《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四百二十八章蕭詫


    第四百二十八章 蕭詫

    驀然,少年鬼爪一翻,綠芒閃動,一道同樣的綠芒『射』出,擊中了迎麵而來的綠虹之上。

    頓時雷鳴聲大響!

    黑、金兩『色』的電弧爆發了出來,並交織撞擊到了一起,並凝成了一顆巨大的雷球,互不相讓的發出霹靂之聲,直震的大廳嗡嗡直響,聲勢驚人之極。

    韓立目光猛然一縮!

    “天雷竹”對方竟然也擁有天雷竹煉製的法寶,這讓他心一驚。

    難道是……

    韓立似乎想到了什麼,凝神向少年『射』出的綠芒細望去。

    在耀目的電弧之中,一根尺許長的翠綠『色』箭矢,毫不示弱的與七柄青竹蜂雲劍所化巨劍鬥的激烈之極。

    它上麵彈『射』出的電弧和巨劍上的大不一樣,不但其中的金『色』仿若不見,反而摻雜進了濃濃的黑『色』,竟似被什麼邪法祭煉過了一樣。

    雖然如此,這黑『色』雷弧的威力奇大無比,再和金『色』的雷光的交織中,反而大占了上風。

    看到這,韓立不由的輕吐了一口悶氣。

    沒想到當初的懷疑竟是真的。

    一看到『插』在白骨頭顱上的箭矢時,他就感到其散發的氣息有些熟悉,很像他培育大成的金雷竹。但它那有些發黑的顏『色』和偶爾泄『露』的絲絲邪氣,卻讓他遲疑了起來。

    畢竟據他所知,金雷竹可隻在『亂』星海出現過一次,隨後就消失了不知多少年。哪有這麼湊巧讓他給碰見了,他實在有些難以相信。

    但如今看來,這當初暗算了對方的箭矢不但是金雷竹製成,並且反被老鬼將煉化成了法寶,這真是一件諷刺之極的事情!

    韓立嘴角微微翹起,不禁『露』出了一絲譏諷之『色』。

    但他驀然轉念一想,若是當初老鬼趁自己觀察白骨時突然驅使箭矢飛起發難,距離如此之近,他豈不是必死無疑啊。

    這個念頭一起,他不由得越想越害怕,隻覺得背後冷汗直冒,實在後怕不已。

    至於青竹蜂雲劍不敵此箭矢,倒沒什麼奇怪的。

    這些飛劍修煉的時間太短,完全隻是靠金雷竹的能力在拚鬥,自然遠不及對方的法寶了。

    若是七柄飛劍磨煉的時間稍長一點的話,絕對不是對方這區區一件金雷竹法寶能抗衡的。

    但此番試探後,對方既然真有辦法對付金雷竹的“辟邪神雷”,韓立倒也不想和對方拚個你死我活。

    畢竟從剛開始的綠影,到現在化身的少年,他一直沒『摸』清楚對方的真實修為。

    並且此人狡詐多端,一身的邪法魔功更是詭異狠辣,防不勝防。

    若與之放手一搏的話,即使還有十餘萬噬金蟲這個殺招,他也並沒有把握一定能取勝的。

    想來,對方剛才突然提出罷手的建議,想必也是見他法寶犀、功法古怪,同樣有些忌憚了。

    這樣想罷,韓立一語不發的衝巨劍一招手。

    頓時轟的一聲,巨劍分解了開來,化為七柄小劍飛『射』回了韓立。

    少年見此,目中寒芒微『露』,但一猶豫後,還是沒有讓那箭矢繼續追擊,同樣召回了法寶。

    “閣下若真是極陰祖師的師傅?那年齡豈不是快過了千歲!”韓立收回了飛劍後,冷淡的問道,仿佛有些不信。

    “我未修煉‘玄魂煉妖大法’時,便已活了六百餘歲。轉化為玄魂之體後雖然不知過了多少年月,但四五百年有吧!這也幸虧我散盡了元嬰,另修煉了這玄魂之體。否則就是肉身猶在,恐怕也早已坐化了。”少年低頭看了看恢複了常態的雙手,不置可否的說道。

    韓立聽了,則心無語了!

    若是對方所說不假的話,此人還真是個“千年老鬼”啊!

    但同時,韓立不禁對這玄魂煉妖大法起了一絲興趣。可以讓壽命突破普通修士的限製,他自然有點動心了。

    於是,韓立口氣一緩的說道。

    “這麼說,在下真的要稱呼閣下一聲前輩了!”

    少年聞言,掃了韓立一眼,也許是看出了韓立的口不對心,便冷笑一聲的說道:

    “前輩?當年我叱詫修仙界這麼多年。沒想到落了個人不人、鬼不鬼的下場,連重入六道輪回的機會都舍棄了。為的隻是找那兩個逆徒報此大仇!你若不說明白你的來曆,我就拚著多損傷些元氣,也不會讓你活著走出此地的。”

    他的聲音奇雖然平常之極,但話的狠辣冰寒之意,卻盡『露』無疑。

    韓立苦笑了起來,但想了想後,就說道:

    “前輩光問在下!晚輩是不是太吃虧了點。在下同樣也有些疑問,不知前輩能否解答一二?”

    聽了韓立這話,少年微微一怔。但隨即仰首大笑了起來。

    “好,很好!我可以答應這個條件。不過,我怕你知道的太多,小命就很難保住了。”

    少年狂態畢『露』!

    “嘿嘿,這個就不用前輩擔心了。若是在下沒猜錯的話,前輩的修為現在也頂多和是結丹後期的修士一樣,在下還自付能應付得了。”韓立有些試探的問道,並仔細注意對方的表情。

    但少年冷笑幾聲,絲毫異樣神情未『露』,讓韓立暗腹誹了一句“老狐狸“。

    “廢話少說了。你說所學得自一塊玉簡,並非我兩個逆徒門下,把玉簡拿過來讓我看看。”少年冷冽的說道,一副咄咄『逼』人之勢。

    韓立皺了一下眉,躊躇了一下後,就伸手往儲物袋中一『摸』,然後一甩手。

    一塊散發灰白之氣的玉簡直飛向了少年。

    少年並沒有直接用手去接,而是一抬手,一團黑氣化為了一條黑蛇,一口將玉簡叼在了嘴中,飛回到了少年身前。

    少年手足未動,隻是雙目血芒閃動,凝望著玉簡一動不動。

    片刻後,他目中異光一收,接著手指輕輕一彈,嗖的一聲,玉簡如箭矢一樣的倒『射』回了韓立手上。然後才向韓立緩緩說道:

    “你當初如何得到此物的,說來聽聽!光憑一個玉簡,並不足以說明你和兩個逆徒沒有什麼關係。”

    聽了這話,韓立微微一笑,沒有回答對方所問,反而自行問道:

    “前輩既然有如此神通,想必當年名聲一定不小。能否告知晚輩一下尊姓大名。”

    少年見韓立避而不答,反而向自己提問,不禁心大奴,眉宇間『露』出一絲陰厲之『色』。

    但隨即想到了什麼,還是冷冷的回道:

    “老夫玄骨上人蕭詫,可曾聽說過。”

    “玄骨上人”

    韓立聽了之後,細一回想,還真未從聽說過。

    但他並不在意,反而從容的說道:

    “既然前輩認為玉簡不足以證實在下的身份,那在下的功法並非閣下一脈相傳,以前輩的閱曆應該能看出來才是。前輩可再仔細一觀。”說完此話,韓立將青元劍訣的功法提升至了極致,身上的青光越發的奪目耀眼,幾乎讓人不敢直視。

    隨後,韓立十指微彈,七八道青元劍芒脫手『射』出,擊『射』到了一側的牆壁上,洞穿出了數個碗口粗的孔洞出來。

    “至於這玉簡的來曆,很簡單!當初晚輩滅了一個邪修,從對方身上無意中搜出來的。若是這樣前輩還不信的話,在下也沒什麼好說了,隻有一戰了。”韓立雙手輕輕一拍的,輕描淡寫的說道。

    蕭詫凝望了韓立身上的青光,臉『色』陰沉之極。半天之後,才臉『色』稍緩的說道:

    “你修煉的功法的確並非出自玄陰經,甚至不是魔道的功法,本聖祖自然能看出來。但你身具煞丹分身,而且又湊巧來此處,老夫慎重一些也是應該的。不過老夫再問你一句,除了這個玉簡外,你當初還從對方身上得到其他的東西嗎?”

    聽了老魔這番話,韓立神『色』一動,他隱隱覺得對方威『逼』了自己半天,似乎最終目的還是在此的。

    這樣想過之後,韓立沒有回應此話,反而不動聲『色』的反問了一句。

    “前輩既然修煉成了玄魂之身,還被困此地這麼多年,是不是這玄魂凝妖大法的限製和缺陷很多,比如說,無法被白晝下行走,被一些特殊的法器所克……”

    “哼,你以為我會告訴你這些事情嗎?”少年一聽韓立的言語,不禁勃然大怒,臉『色』驟變的狠狠打斷道。

    “這就對了!前輩以為我會告訴一些,前輩不該知道的事嗎?”韓立神『色』未變,淡淡的說道。

    蕭詫聽了此番冷嘲之語,微微一怔,臉上的怒容漸漸消散了。

    

Snap Time:2018-08-15 22:33:09  ExecTime:0.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