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四百二十五章脂陽鳥


    第四百二十五章 脂陽鳥

    望著腹部『插』出的血淋淋骨手,胡月兩眼圓睜,臉上全是不相信的表情。

    “啪嗒”一聲,藍『色』圓丹被捏成了碎末,接著骨手驀然消失了。

    胡月悶哼一聲,隨著骨手的抽走,人軟綿綿的栽倒在了地上,鮮血順著血窟窿冒個不停,血腥之氣一時充滿了大廳。

    此刻的他雖然還未死去,但也處在了彌留之際。

    金青和石蝶的驚呼聲,爆裂聲、法寶的呼嘯聲先後傳入了耳中,平生的種種經曆更是猶如走馬觀燈一樣的紛紛湧出。

    幼年時的貧寒生活、被發現靈根時的全家之喜,心儀師姐嫁與他人時的無奈,結丹成功時的意氣風發,一心想凝成元嬰的巨大野心,這一切等等似乎都要隨著手足的冰涼漸漸遠去了……

    可胡月不很甘心!

    他煉有三把飛刀法寶,平常對敵時隻是放出兩把來殺敵,第三把飛刀從不離身的。

    因為第三把飛刀是采用某種秘法煉製而成的,雖然飛出傷人威力一般,但是在通靈護體上確是遠超普通法寶一大截。

    何況他不惜花費巨大心血修煉此寶,前不久已被煉到了通靈的地步。

    在麵對旁人的偷襲,即使他沒有主動吩咐,此寶也應能能感應別人的殺機,自動護體才對!

    “除非偷襲他的……”

    胡月最後又想起了什麼,有些不死心的用最後凡人力氣勉強將頭顱略微扭動了一下,終於用眼角看到了身後的一切。

    一個白乎乎的影子正緊追著金青不放,金青則包裹在一團銀芒中倒飛躲避個不停,並放出自己的法寶不停轟擊著對方,似乎對那白影畏懼之極。

    而另一側的韓立等人則被大片的黑氣困在了其中,隻是韓立手中多出了一幅火紅的畫軸,無數拳頭大小的火燕正從畫軸中飛出,圍成了一個巨大的火環,不停的衝擊那些黑氣,不讓它們近身。

    曲魂和石蝶緊站在韓立身後。

    曲魂周身血光罩體,兩手不停的放出紫『色』火焰,擊散那些衝進火環的黑氣。

    而石蝶則手捧一顆白濛濛的圓珠,光芒四『射』,讓偶爾漏網的黑氣不敢靠近其周身分毫,但眼中仍流『露』出驚慌的神『色』。

    那胡月沒有理會什麼黑氣,而吃力的細看下追著金青不放的白影。

    果然是那具死了不知多少年的白『色』骸骨。隻是它周身放出白『色』的霧氣,身體靈活之極的跳躍個不停。哪還是絲毫死物的樣子。

    胡月慘然一笑!

    他一位結丹期的修士,竟被一具死人骨架暗算了,這真是可笑之極的事情。

    伴隨著這個自嘲的想法,胡月神智一黑,陷入了無盡的長眠之中,隻是那絲自嘲之『色』仍然留在了嘴角邊上。

    就在胡月咽氣的同時,韓立神『色』陰沉,不停的往四處打量個不停。

    剛才,在胡月遭到白骨跳起偷襲的同時,從附近的牆壁中忽然飛『射』出大片的陰寒鬼霧,一下將幾人全困在了其中。

    但幸虧韓立早有了幾分準備,毫不遲疑的打開了剛到手的那幅畫軸,結果從畫內飛出了許多渾身冒火的靈鳥出來。

    這種周身裹在妖火之中,形態貌似普通燕子的“脂陽鳥”,韓立曾在一本典籍中看到過其詳細介紹的。

    它們誕生於精火之中,專愛食用各種陰鬼厲魄,乃是有名的陰物克星。

    隻是此鳥早已在修仙界滅絕了。畫軸中也不過封印了此靈鳥的一分精魂而已,隻能釋放出“脂陽鳥”的分身罷了。

    這些分身雖然和真正“脂陽鳥”的樣子一般無二,但威力可就天差地別!

    否則這些黑『色』鬼霧就不是隻能暫時驅散,而應被吞噬的二淨才對。

    對這些糾纏不清的鬼霧,韓立並不怎麼擔心。無論是“青竹蜂雲劍”還是噬金蟲,都能輕易的破掉它們。

    讓他有些不安的是,至今還隱匿在一旁仍未出手的鬼霧主人。

    至於那白骨,他也看的分明。哪是真有什麼靈識,分明是被人『操』縱的傀儡。隻是這白骨有些古怪,被金青的法寶轟擊了這多下,竟然還安然無恙。看來另有什麼奧妙在其內。

    韓立正想著,四周傳來了似斷似續的鬼啼之聲。

    這些人『毛』骨悚然的聲音,不男不女,尖銳刺耳,讓人聽了氣血翻滾,心神不定。

    韓立心中一凜,頓時神識全開,將整個大廳罩在了其內。手指同時輕輕一彈,兩柄翠綠的小劍出現在韓立身前,圍繞韓立緩緩轉動起來。

    “什麼妖人在此裝神弄鬼,還不現身?”金青似乎被這鬼聲弄得心煩意『亂』,猛然間怒喝一聲。

    聲音不大,卻震得整個大廳嗡嗡直響。鬼啼之聲,竟真的應聲停了下來。

    不但如此,當他法寶再次擊倒到白骨身上時,那白骨在一擊之下七零八落,再不成人形了。

    金青又驚又喜!

    與此同時,原本緊困韓立等人的鬼霧“嗖”得一聲,也迅速縮回了四周的牆壁之中。

    韓立大感意外!他可不認為金青的這聲大吼,能有這麼大的威力。

    就在這時,韓立身後的石蝶一轉身,趁此機會向身後的地洞台階狂奔而去,眨眼間就到了台階跟前並邁了上去。

    見到此景形,韓立麵無表情,金青卻臉『色』大變,心惱怒無比。

    此女竟然臨陣脫逃?

    要知道雖然石蝶法力低微,但是手中的那顆寶珠卻明顯對那些鬼霧有克製之效,自不能讓她就這麼跑掉,

    想到這,金青不假思索的一張口,就要喝住此女。

    但這時,異變再起!

    跑上台階的石蝶隻走出兩步,一側石壁上猛然綠光一閃,一隻可怖的鬼爪毫無征兆的躥出,此爪十指尖尖,通體碧綠。以肉眼難見的速度一下『插』進了女修的胸口處。

    石蝶慘叫一聲,拚命催動手上寶珠的光芒,想要掙脫開。

    但這鬼手似乎絲毫不懼,反而漆黑的鬼氣從鬼爪中冒出,一下將石蝶包裹在了其內。

    此女的叫聲,噶然而止。

    接著一具皮包骨頭的幹屍,從黑氣中扔了出來。正好扔到韓立和曲魂的跟前。

    韓立低頭看了看幹屍血肉全無的樣子,臉『色』微微發青。

    而金青早已麵無血『色』,隻是緊緊的抓住白印法寶,不停的左顧右盼。

    “嘿嘿!本座需要一具合適的軀體,你們三人誰打算奉獻出來?”大廳的四周傳來了陰寒的冷笑之聲,聲音充滿了不屑之『色』。

    聽了這話,韓立目中寒光微『露』,忽將手中的畫軸再次一展,飛在身外的眾多火鳥竟如『乳』燕歸巢般的全飛回了畫軸之內,接著韓立臉『色』陰沉的雙手一掐法決。

    “撲哧”一聲,一隻身長丈許的巨型“脂陽鳥”從畫軸內飛了出來,其周身的火焰耀目之極,在韓立頭頂上盤旋了一圈後,雙翅一展的飛『射』向了大廳中某根石柱上。

    “轟”的一聲巨響。

    眼看巨鳥就要撞擊到柱上之時,卻綠光一閃,接著一股黑氣所化的怪蟒從柱中飛出,和火鳥擊到了一起。

    火鳥口吐炙白的精火,怪蟒則噴出墨黑的寒氣,一場鳥蟒之戰就大廳內展開了。

    “嘖嘖!沒想到,在『亂』星海連失傳已久的驅靈術,竟還有人會。看來本座還真小看了你們。”隨著話音剛落,從石柱中緩緩走出了一個怪影出來。

    韓立和金青不約而同的凝神細望!

    這是個碧綠『色』的人影,渾身綠光晶瑩,看不清楚真麵目絲毫,身上纏繞著幾股粗若胳膊的黑霧狀帶子,雙目則如同滴血樣的鮮紅。

    這怪影往韓立幾人身上一掃後,韓立與金青俱感到背後寒氣直冒,似乎被對方看透了心中所想的一切,不由得互望了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駭然之『色』。

    對方僅依靠目光就給他二人麼大的壓力,這可說明對方的修為可遠超他們二人,難道此人竟是元嬰期的修士不成?

    可是看怪影的樣子,似乎又不像生人,反更像鬼魅多一些。

    可若是厲鬼的話,怎會說話如此的條理清楚,沒有絲毫神智已失的樣子。

    

Snap Time:2018-01-23 20:08:05  ExecTime:0.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