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四百二十四章妖蛇


    第四百二十四章 妖蛇

    在眾人的驚呼聲中,早有防備的韓立另一隻手一揚,綠煌劍脫手『射』出,和黑影撞到了一起。

    頓時黑影被擊回到了水池邊上,然後仰首吐芯的冷盯著眾人。

    “妖冠蛇?怎麼它頭上的妖冠,變成了七霞蓮的模樣!”一看清楚黑影的真麵目,胡月雙目發直的說道。

    在水池邊上的黑影,赫然是一隻身長三四尺,頭生肉角的烏黑怪蛇。

    此蛇口吐鮮紅的舌芯,肉角的上半部赫然是那三『色』的花苞,就猶如一朵纖細的小花長在其頭顱上一樣,顯得極為可笑。

    至於那道彩虹,則是此蛇口吐的一道道『迷』離不散的七『色』妖氣。

    看起來和真彩虹一般無二。難怪能哄騙過這麼多修士的雙目。

    石蝶看清此蛇的真麵目,雙目寒光一閃,二話不說的一揚手,放出了一塊紫『色』雲帕,此物夾帶著轟鳴聲,直擊向了妖蛇。

    “小心!此蛇奇毒無比,你不是它的對手!”金青臉『色』驟變的急忙說道,說完也放出了白『色』大印,化為一道白光的協助攻去。

    妖蛇雙目冰冷,一見二物襲來,一張口噴出了一顆七『色』的彩珠,放出豔麗的寶光,竟將大印和紫帕抵擋在了身前,令它們無法近身前分毫。

    此時,胡月終於從重寶忽失的失落中醒來,略一猶豫後,兩柄飛刀化為長虹,也加入到了戰團之中。

    頓時在妖蛇身前處,三道白光,一道紫芒,及一團七『色』彩光交織在了一塊兒。

    此蛇絲毫不懼!並呱呱幾聲怪叫後噴出數口彩霧,幾人的法寶和法器一接觸霧氣,馬上黯淡無光了下來。

    “此獠怎麼可能這麼厲害,難道是變異的妖物。”金青一見此景,有些駭然的說道。

    但他的話音剛落,突然一道血芒從一側激『射』飛來,一閃即逝的穿過彩霧,『射』到了妖蛇的肉冠之上。

    一個拇指般粗細的血孔,驀然出現在了那兒。

    妖物怪叫一聲,疼痛的在青石地上打了一個滾兒,隨即身子一曲,身形一閃的『射』向了玉池內。

    但就在這時,一把翠綠『色』的飛劍從天外飛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劍將蛇首釘在了青石地上,讓其蛇尾『亂』擺,但再也無法動彈分毫。

    這正是韓立和曲魂在一旁驀然出手了。

    除了曲魂使用了一枚血靈鑽外,韓立特意控製了“青竹蜂雲劍”上的辟邪神雷,不讓其施放出來。以防被人認出,此劍是用天雷竹煉製的。

    金青等人見妖蛇被韓立製住了,這才放下心來。

    他們用法寶,合力將那七『色』妖珠慢慢『逼』落了下來。略一商量後,由石蝶將此珠收進了儲物袋中。

    然後,幾人才向妖蛇圍了過去。

    “這是妖冠蛇不假,隻是妖冠似乎被什麼人特意煉製成了七霞蓮的模樣,決不可能是此蛇天生的。”胡月瞅了下還在小劍下拚命掙紮的妖蛇,『露』出疑『惑』之『色』的說道。

    “顯然,這個七霞蓮根本就是個圈套,可能專門對付那白骨之人的,我等隻不過重上了一次大當而已。”金青苦笑著讚同道。

    而韓立默不作聲的站在一旁,看了看妖蛇,又看了看白骨受損的右手。

    不由的腦中出現,當某人興奮異常的去采摘這枚七霞蓮時,卻忽從水池中飛出奇毒的妖蛇,一口咬住了手指,然後被撕扯進毒之池中。

    韓立不禁心發寒!

    再看那白骨身上的小箭,顯然布局之人另有後手,這位設局之人真是處心積慮啊!

    “撲哧”一聲,妖冠蛇的蛇頭和身子在一道寒芒之下,一分為二。

    目光陰沉的石蝶,手握一把短劍的冷冽站在一旁。

    見此情形,韓立微皺下眉頭。

    他心知,此女因為容顏被毀,所以才如此痛恨此蛇。因為這妖冠蛇就算不是毀其容顏的元凶,但也絕對是罪魁禍首之一。

    而容貌對一位女子來說,恐怕是和『性』命同樣重要的東西。

    韓立輕搖了搖頭,伸手一招。那小劍就一絲不染的飛回到了體內。

    然後他的目光,重新落到了白骨身上的箭矢上。

    這根尺許長箭矢的翠綠顏『色』猛一看,和韓立的青竹蜂雲劍很相似,但細看之下又略有不同。

    韓立的飛劍是那種光亮照人的翠綠顏『色』,而這箭矢則隱帶著些黑氣,似乎被什麼邪法祭煉或玷汙過一樣。

    “韓道友,我們是不是再去其他地方看看,說不定還有什麼發現呢?”胡月見韓立仍要繼續研究白骨的樣子,忍不住的問了一句。

    看來他很不甘心此次空手而回!

    “幾位道友盡管去就是了,我和曲道友在大廳內呆著就可。”韓立神『色』如常的淡淡說道。

    聽了這話,胡月有些意外,但望了望白骨和那翠綠的箭矢後,臉『露』躊躇之『色』。

    最終,他還是腳步未動。

    金青和石蝶見此,也默不作聲的沒有離開此地。

    畢竟有了先前的一番遭遇,誰知道洞府內還有沒有其它的危險?自然,還是眾人待在一起較安全一些。

    而且他們也已看出,這根箭矢似乎不是一般之物。否則在他們心中,已有些神秘的韓立不會如此翻來覆去的看個不停。

    “韓道友,你說這會不會根本不是什麼古修士遺址,而是什麼人專門設出來的騙局。”金青忽然在一旁沉聲問道。

    “不會的,這應該是古修士的洞府沒錯,否則哪有這麼巧合,讓二位道友撿到珍珠,並尋到此地來的。隻不過這早已被他人捷足先登,並借用此處來布置陷進罷了。”韓立搖搖頭的說道。

    “照這麼說,此地不會有什麼寶物了?“石蝶的聲音冷冰冰的。

    而韓立『露』出一分遺憾的表情,雖然沒有說什麼,但算是默認了。

    頓時金青和胡月互望了一眼,神『色』微變。

    特別是那胡月,此次非但沒得到任何好處,反而讓自己力邀來的兩人,一位麵容遭毀,一位就此隕落。怎麼看這都是一次失敗的尋寶之旅!

    就在眾人鴉雀無聲之際,水池方向卻傳來了一絲若有若無的呻『吟』聲。

    這讓眾修士聽到後,全都心一驚的急忙望去。

    隻見水池中應該死去多時的簡姓修士屍體,竟然手腳『亂』動的從水池中緩緩爬起,並不時從那白骨盡『露』的嘴中,發出了含糊不清的呻『吟』聲。

    這一下,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不禁麵麵相覷起來。

    眾人既然是修仙之人,要真出現了什麼厲鬼之類的邪物,倒不會怎麼驚訝,反而多半會立刻斬妖除魔。

    可眼前的,是不久前一齊進入洞府同伴的肉身。難道身體毀成這樣了,還有什麼密術可以保持元神不散嗎?

    因為『摸』不清對方是人是鬼,胡月等人遲疑了起來。

    眼看那簡姓修士的屍體緩緩的爬出了水池,並直直的向他們幾人走來。

    “不管你是人是鬼,不要再過來了。否則,休怪我等就不客氣了。”胡月似乎看出了什麼不對勁,急忙大喊一聲。雙袖一甩,那對飛刀就飛出了體外,在其周身盤旋起伏起來。

    金青和石蝶也戒心大起,同樣死死盯著對麵。

    胡月的話音剛落,簡姓修士的肉身停了下來,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胡月等人不由的稍鬆了一口氣。

    可冷眼旁看的韓立,則有種不太秒的感覺,不由得用手掌一翻,扣住了一樣東西。

    就在這時,驟變突起。

    簡姓修士的肉身猛然腳下一蹬,那白骨畢『露』的身體就狠狠的向眾人撲來。

    胡月和金青神『色』大變,不見思索的法寶齊出,兩道白芒和一道白光同時擊到了對方身上。頓時簡姓修士爆裂了開來。竟不堪一擊之極!

    胡月頓時心一輕!

    可就在這時,他忽感到身後一陣微風吹過,接著背部一涼,一隻潔白的骨手從其腹部伸出,並五指緊捏一枚豆粒大小的藍燦燦圓丹。

    

Snap Time:2018-04-20 17:01:05  ExecTime:0.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