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四百一十八章破陣


    第四百一十八章 破陣

    光罩渾厚而有些渾濁,雖然沒有像黃霧遮掩時的那麼嚴實之極,但仍然有些模糊不清的樣子。

    並且除了這層光罩外,其內似乎還另有數層的樣子,在光罩中心處則隱隱有一塊數丈高的圓形柱子,上麵仿佛有些古老的花紋和古文,具體是什麼,幾人就無法看清楚了。

    因為神識一碰觸光罩,則被完全反彈了回來,根本無法滲透分毫。

    更古怪的是,無數細長的七『色』光帶在各光罩之間中飄忽不定的穿梭遊『蕩』著,仿佛活的一樣,顯得異常詭異。

    其他幾人這時也看到了這一切,不禁嘖嘖稱奇起來。

    韓立卻臉『色』陰沉了一下,眼中不經意的閃過一絲疑『惑』。

    他雖然對古陣法的設置了解的不多,但是在辛如音的各種典籍中,見到的古陣法可並不算少。

    眼前這陣法的模樣氣息,似乎並不像是哪種古法陣。反倒有幾分邪氣的樣子。

    想到這,韓立一偏頭瞅了不遠處的石蝶一眼。

    隻見她好奇的打量著大陣,臉上並沒有『露』出什麼異樣的神情。

    這讓對陣法並不怎麼自信的韓立,心一寬,有些自嘲的認為自己判斷錯了。

    “好了!我看天『色』也不早了。韓兄弟等人都是遠道而來的,還是多休息一下。明日再開始正式破陣吧!看此陣的樣子,可不是一時半刻能破掉的!”胡月這時非常體諒的對韓立等人說道。

    聽了這話,韓立也覺的一連趕了這麼長時間的路,的確有些疲憊的感覺,就沒有出聲反對。

    倒是那位石仙子見到大陣的真麵目,頗有些躍躍欲試意思。隻是見胡月如此說了,就不好再說什麼兩位。

    眾人就禦回到了石屋處。

    因為屋子不太夠,韓立幾人就隨意的拘起一些泥土再建了幾座土屋,然後用石化之術點化成了石屋後,幾人就正式搬了進去。

    ……

    第二日一早起來,韓立就和石蝶到了那光罩附近,開始了各種推算和屬『性』的測試了。

    整個破陣過程非常的緩慢。

    特別是一開始的時候、兩人都有些無從下手的感覺。經常碰到一些無法破解的難點,而數日之久沒有一絲進展。

    但不管怎麼說,法陣是死的,人是活的!

    隻要有了足夠多的時間去揣摩研究,即使再詭異的陣法,也會被人漸漸破解的。

    在韓立和此女的通力合作下,這所謂的古法陣也不例外。此陣法的底細,還是被二人一點點的『摸』清楚了。

    在此過程中,韓立對這位石姓女修也大為的改觀了。

    此女雖然有些倨傲,但還真的有幾分本事。

    她不但對各種流傳在外的大小陣法了如指掌,而且推算起來陣法的布局來,更心無漏算、細膩無比。這讓韓立頗為的欽佩!

    按他的看法,此女在法陣理論上的造詣,雖然還不如那辛如音厲害,但也不會相差太多的。

    可韓立佩服之餘也有點納悶。

    怎麼他知道的陣法高人都是女子?難道女修士在陣法上天生有些天賦不成?

    不過,這位石仙子和那辛如音比起來,似乎還有些紙上談兵的味道。

    雖然各種陣法理論說的頭頭是道,但破陣手段實在是太少了點,就是來來回回那幾種而已。若是沒有效果,此女就隻能幹瞪眼的束手無策了。

    而韓立的半吊子陣法知識,自然在推算之道上遠不如此女。

    他很有自知之明的,不在此上麵和此女爭辯什麼。而幹脆將辛如音的各種破陣技巧,有針對的拿出來使用了一番。讓此女動容不少!

    於是韓立和這位石仙子經過一番默契後,竟形成了由這位女修士來推算尋找法陣的弱點所在,然後再由韓立設法破除去的合作。

    如此一來,不但破陣的進度大幅度的增進,而且兩人互相學到了許多欠缺的東西,都不禁大為的滿意。

    至於金青等幾人一時『插』不上手,則老實的在石屋內打坐煉氣,靜等二人破掉大陣。

    三個月後的一日,韓立和石蝶將其他人都叫到了坡前。

    因為經過這些日子的忙綠,大陣終於破解的差不多了,已到了最後的一道禁製。

    隻要破除此禁製,那根奇怪的石柱就徹底的暴『露』在了眾人的眼前。

    這時的光罩和韓立當初見到的已經大不一樣了。

    不但麵積縮小了一小半,光罩顏『色』也不是原先的昏黃『色』,而變成了赤紅的火焰之『色』,人稍微走進一些,都能感受到一股迎麵而來的炙熱氣息。

    更讓人詫異的是,在光罩壁中的那些七彩光帶,此時化成了無數的帶翅火蛇,在罩壁上到處攀遊不止,不停的噴吐著細細的火苗。

    “這是什麼妖物?”金青見到此景,不禁驚訝的問道。

    其他幾人也是一臉的詫異神情。

    “火係妖靈‘翅惡’,非常的罕見,隻有極特殊的地方才可能形成此物,壽命極短,往往存活數個時辰就會自行消散了。但它們天生能噴出的妖火,其厲害不下於我們修士的丹火,且最喜歡吞噬凡人的魂魄和修仙之人的元神,應付起來十分的棘手。而這最後一道禁製,顯然就是讓此處形成三陽之地,所以這些火靈才能源源不斷的窮生不滅。要是有不知底細的的修士,強行擊破禁製,必定難逃這些翅惡的毒手。”石蝶有幾分得『色』的在一旁解釋道。

    畢竟,這些極少有人知道的“翅惡”來曆,還是她最先想到的。

    “翅惡?”金青等人一聽這些東西竟然會吞元神,臉上都不禁為之『色』變。

    “既然將我們叫到這了,兩位道友顯然是有了破解之法,就不要客氣的盡管吩咐是了。”那一直很少言語的簡姓修士,有點意外的突然說道。

    其他人都微微一怔後,就把目光望向了此女和韓立。

    韓立臉上微微一笑,沒有說什麼。而那石蝶則展顏一笑的嬌聲道:

    “我和韓前輩一開始也頗為頭痛,不過經過幾天的商量後,終於想出了一個破除禁製的妥當方法,不過這需要借助諸位的力量了。”

    此女雖然容顏一般,但聲音卻也清脆無比,讓她一時間頗多了幾分嬌媚的風情。

    “石仙子說吧,你和韓道友怎麼吩咐,我們就怎麼做就是了。”胡月嘻嘻一笑的說道。

    聽了這話,石蝶倒也不客氣了直接吩咐了起來。

    “破除此陣,需要借助相克的幾種水屬『性』法器。我和韓前輩倒也湊齊了幾件出來,隻要幾位道友手持這些法器,按照我們說的位置站好。當韓前輩一把護罩破掉後,幾位道友就用這些法器滅掉一些漏網的‘翅惡’。”

    “諸位道友千萬別用法寶去攻擊這些妖靈,這些東西乃是天生的火靈,我們修仙之人平常可是避之不及的。更不要讓它們近身,否則就麻煩大了。”韓立也在一旁慢慢的補充道。

    見韓立神『色』如此鄭重,胡月等人互望了一眼後,全都心中一凜的應道。

    然後,韓立從身上『摸』出了一把小尺,一個小錘,和一件小叉分別分給了金青,曲魂,還有簡姓修士,而那邊的石蝶也掏出一塊藍『色』絲帕交給了胡月。

    接著幾人在石蝶的指點之下,分別在附近站好了位置,石蝶自己也急忙退到了外圍,同樣『摸』出了把短劍法器,就聚精會神的看著韓立的舉動了。

    韓立並沒有慌忙動手,而是仔細的重新打量了四周一遍,覺得沒有什麼差錯,才放心的雙手一揮,數十道藍『色』的陣旗、陣盤等統一的水屬『性』布陣器具,全飛出了儲物袋,並在韓立身邊開始飄忽不定起來。

    韓立二話不說的十指微彈,“噗”“噗”之聲馬上絡繹不絕。

    這些陣旗陣盤全都應聲的飛『射』到了紅『色』光罩的四周。然後按照某一規律緩緩的落了下來。

    是陣旗,則旗杆直接『插』入了地下數寸。是陣盤,則穩穩的離地數寸的漂浮著,形成了一個氣象森嚴的陣法。

    

Snap Time:2018-07-16 07:23:03  ExecTime:0.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