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四百一十五章珠中


    第四百一十五章 珠中圖

    二個月後,韓立終於從密室內走了出來。

    此時的他雖然麵容有些憔悴,內心卻充滿了興奮之情。

    一想到被吸入體內的七十二口“青竹蜂雲劍”,韓立就忍不住的嘴角微翹,『露』出掩不住的喜意。

    想他為了這套本命法寶,前後花費了二十多年的心血,總算沒有出什麼差錯的煉製出來了。

    雖然還沒有測試過此寶的威力,但想必經過一定時間的培煉後,即使單口飛劍的威力,也絕對遠在綠煌劍這樣的普通法寶之上。

    當他正心中自得之際,神識中也得到了曲魂傳來的“噬金蟲”產卵的消息。

    這讓他更是喜上加喜!

    韓立回到寢室中稍微休整了一日,就去了蟲室一趟。

    結果蟲室內白花花的一大片,到處都是雪白的噬金蟲之卵。

    韓立沒有遲疑,當即在附近另行開辟了一間蟲室,使其和原來的一模一樣,然後就在新蟲室的地麵上刻畫了一個巨大的控神法陣,滴入了大量的精血。

    隨後,他就將大部分蟲卵都移到了新蟲室的法陣中件,進行了認主的控神儀式。

    而原蟲室中,則留下了近千枚氣息最旺盛的蟲卵。

    做完這一切後韓立才真正的放鬆了下來,開始到附近的洞府拜訪了一下以前結交的幾位修士,好恢複到了正常的修煉之中。

    在韓立入世的這些年間,整個『亂』星海修仙界發生了一連串的大事,顯得動『蕩』不安起來,

    其中影響最大的,就是包括“六連殿”等大小七八個勢力,忽然一夜之間都出現了下屬或弟子叛『亂』的事情,那些首腦或者宗主紛紛下馬,被一些原來毫無名氣的人頂替了下來。

    而另有一些不起眼的小宗門,則出現了被人全體滅門和門派重寶被奪的事情。

    一時間,『亂』星海各個勢力間人人自危,幾乎同時收縮起了人手,並互相猜疑了起來。

    但最糟糕的是,不知從何時起,修仙界竟出現了“天星雙聖”早已走火入魔,修為全廢的謠言。

    還說他們如今被幾名屬下架空了權力,根本無力再掌控星宮了。

    這個消息一出來,頓時一片嘩然。

    幾乎所有關心此事的人,都關注著星宮之人對此謠言的反應。

    但讓人愕然的是,星宮竟然一點反應都沒有,既沒有出來辟謠,也沒有承認此事。

    這樣一來,整個『亂』星海更加的人心惶惶了。

    同樣的,一些早有野心和潛伏的勢力則蠢蠢欲動了起來。

    有的暗中謀劃什麼,有的則開始定一些見不得光的攻守同盟。

    但表麵上從謠言傳出後不久,各種混『亂』忽然消失的無影無蹤,似乎一切都恢複了正常。

    可有心人都明白,這隻不過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假象而已。

    因此當他見到這些結交的修士,和他們一談論起此事時,全都『露』出了一些擔心之『色』。

    韓立對此倒沒怎麼在乎!

    對他來說,無論星宮繼續稱霸『亂』星海,還是其他勢力異軍突起取而代之,這都是無所謂的事情。

    反正他孤家寡人一個,隻要到時小心點,別無故被牽扯進去就行了。

    而按照韓立自己的計劃,最近幾年的時間,他打算全用來培煉飛劍和煉製幾套較厲害的布陣器具。

    接著就出海,去捕殺那些六級妖獸。

    畢竟對結丹期修士來說,隻有六級妖獸內丹煉製的丹『藥』,才對增進修為有明顯的效用。

    於是接下來的日子,韓立白天煉器鑽研陣法之道,晚上則盤膝坐打坐,用丹田之火慢慢打磨體內的七十二口“青竹蜂雲劍”。

    不久以後,那些噬金蟲卵終於孵化了出來。

    韓立欣喜的用數個高級靈獸袋,將認主的噬金蟲全裝進了其內,並在空暇時慢慢調教指揮它們,好利於以後對敵時驅使。

    按韓立的本心,對現在這種安穩的修煉生活還是很滿意的。

    既然結丹成功了,他自然開始把眼光放到了元嬰期上,想嚐試著是否還能有修成元嬰的一天。

    可這一日,韓立正在府內培煉飛劍,忽然神『色』一怔,一下站起了身來,緩緩向外走去。

    隻見在洞府外麵,站著一位四十來歲的中年人,此人皮膚白皙,細眼長眉,顯得溫文爾雅。

    “韓道友,在下打擾了!”中年人人一見韓立從麵出來了,立刻溫和的打了聲招呼。

    “金兄!怎麼有暇到蝸居來了,快些請進!”韓立不敢怠慢,急忙還禮後,請中年人進府一敘。

    此人全名叫金青,是住在韓立附近的一位結丹期修士,為人還算正派,還在韓立剛結丹時給過一些指點,算是相交修士中關係最好的一位了。

    上次韓立去拜訪過其人,卻發現對方並不在洞府內,一打聽才知道,這位金道友外出遊曆已經數年未歸了。

    現在見到此位,自然心有些高興。

    “不用了。金某在這說下即可,一會兒還另有事情要辦。”金青搖了搖手,淡笑著說道。

    “有什麼事情,金兄盡管說就是了。韓某洗耳恭聽。”韓立半開玩笑的說道。

    聽了這話,金青『露』出微微一笑。就緩緩的說道:

    “我才回來沒多久,就聽附近的其他道友說,韓道友這些年來一直在鑽研陣法之道,現在已經頗有小成了。真是可喜可賀之事

    !說來也巧,在下此次外出正好遇見一件難事,必須要破除一處的陣法禁製。所以此次前來,就想借助道友在陣法上的造詣,還望韓道友不要推辭。”

    “禁製!不知是何處的?”韓立一愣,隨後就神『色』如常的問道。

    “道友請看此物!”

    金青沒有回答他,反而從儲物袋中『摸』出了一物出來,遞給了韓立。

    韓立接過來一看,竟是一顆拇指大小的白珍珠。

    “這是?”韓立『露』出詫異之『色』的望了金青一眼。

    “道友往此物中注入些靈力,就知了。”金青輕笑一聲,『露』出神秘之『色』的說道。

    韓立皺了皺眉,無奈的渡入些靈力進去。

    刺目的白光,在韓立的靈力剛一注進去的瞬間,從珍珠中迸『射』了出來。

    這些光華對凡人來說,也許要避開一二,以免傷了雙目。但韓立是結丹期的修士,一發現這些都隻是普通的白光後,就凝神盯著珍珠細望了起來。

    結果,韓立臉上的神情微微一動。

    因為此時的珍珠中,竟似出現了什麼東西的。

    這次,韓立沒等金青提醒,就主動的將神識探了了進去,同時隨著時間的流逝,神情開始鄭重了起來。

    “古修士遺址?”韓立一將神識收了回來,就深吸了一口氣,望著中年修士問了這麼一句。

    “不太清楚?不過,用這麼古老的方法保存的地圖,也隻有那些古修士才會這麼幹。”金青臉上升起一絲興奮神『色』,有些急促的說道。

    韓立聽了,點點頭。

    用珍珠和貝殼之類的東西儲存一些重要信息,的確是『亂』星海古修士經常做的事情。

    而在這個珍珠內,就存有半幅像地圖一樣的東西。

    這時,那金青又在一旁接著說道:

    “這樣的珍珠一共有兩顆,湊在一齊正好組成一副完成的地圖。是我和一位同道在某個小店鋪中一齊發現的。當時它們和其他普通的珍珠穿在一副項鏈之上,我和對方就一人分走了一顆,聯手去找地圖上的地方。”

    “這麼說,你們已經找到地圖上的所在了!”韓立『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的問道。

    “不錯,我們前前後後花費了五六年的時間,終於在前不久找了地圖上的地方。可惜的是,此處完全被一個大陣所籠罩。我二人又都對陣法一道一竅不通,隻好敗興而歸。”

    “不過,我和對方約好了。回去之後就各約一名陣法中的好手,再來破陣。韓道友也知道的,我等散修中修煉陣法之道的實在少之又少。即使有那麼兩三名,在下和他們不熟。回來後,金某正在發愁之際。沒想到就聽到了道友的事情,隻好厚著臉皮來請道友相幫了。韓道友放心!隻要能破了大陣,古修士遺址中無論出現什麼東西,到時我等都會算給道友一份的。”金青見韓立有些遲疑的樣子,急忙詳細的給韓立解釋道,並許下了諾言。

    

Snap Time:2018-01-19 21:06:21  ExecTime:0.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