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四百零四章詭局


    第四百零四章 詭局

    一夜無事。

    第二天,天剛蒙蒙大亮,眾修士就默然無聲的出現在了“邪修老巢”的上空。

    “就是這嗎?”紫靈仙子有些疑『惑』的打量了身下黑黝黝的小島數遍。

    此島實在是太小了,前後方圓也就是數而已,說它是島嶼,倒不如說是一塊巨大礁石較恰當一些。

    “沒錯,不但‘金蟬蜂’跟蹤到了這,兩位長老也先後來確認過了,麵進出的人的確是那些邪修。”範夫人在一旁輕聲說道。

    聽了這話,紫衣女子默默的點點頭,心中再無疑『色』。

    不過此地,顯然隻是對方的一個臨時落腳之地。

    不但島嶼小的可憐,甚至在此島上空也隻布置了一個簡單之極的小幻陣而已,根本攔不住任何人的。

    “格殺勿論!”

    於是,在這位紫靈仙子一聲冰寒的命令下,烏雲中的赤火老怪一聲怪笑傳來,幾道轟隆隆的雷火打下去後,就輕易的將此陣掃『蕩』的一幹二淨,然後眾修士不在客氣的直衝了下去。

    這破陣的動靜,顯然驚動了島上之人。

    數道尖嘯後,島上近四五十道各『色』光華升起,一大批修士迎向了他們,領頭的是三名結丹期修士,他們一見眼前的妙音門等人,不禁一怔。

    但未等他們反應過來,範夫人一個“打”已經脫口而出,然後放出了一隻銀輪法器,率先攻了過去。

    其他修士見此,也不客氣的紛紛出手。

    頓時,天上各『色』光芒飛濺,尖嘯之聲大起。

    韓立既然想要打天雷竹的注意,自然不好意思不出手一下,就和曲魂隨意的各放出法寶,圈住了五六名築基期的修士,準備將他們一舉全殲。

    以韓立和曲魂的結丹期修為,對付幾位築基期修士,自然應該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可讓他吃驚的事情出現了。

    這四五名築基期修士一發現韓立二人是結丹期修士後,竟在神『色』大變後,紛紛掙破了衣衫體形狂漲,竟變身成了韓立再熟悉不過的煞妖形象,這讓韓立吃驚的差點眼珠掉下來。

    不過,變身後的幾人雖然速度和修為都漲了一大截,但韓立如今也不是當初的築基期修士了,這幾人也隻是多支撐了一段時間後,就被韓立和曲魂的綠煌劍和混元缽擊成了飛灰。

    韓立這時才發現,這些人的變身似乎和那黑煞教的煞妖還是有差異的,不但不需要念咒化繭就可變身成功,而且體內也並沒有凝結的血凝五行丹。

    這讓韓立如墜雲霧,更加的狐疑起來,暗想這批劫匪到底和那黑煞教有什麼關係?

    不過他馬上就收斂心神,凝神向其它方向望去。

    現在可不是思量問題的時候,否則被什麼人趁機給偷襲了,那才是冤枉之極的事情。

    可是入目的情形,讓韓立心中的疑團隻是越變越大而已。

    隻見這些邪修,築基期的十有八九都使出了煞妖變身之術,並且組成了一個個小團體,正凶悍之極的拚命著!

    他們中修為最高的三位結丹期修士,早被赤火老怪施展法術扯進了黑雲中,困在了其內而無法脫身。

    聽那烏雲中轟鳴聲不斷,他們似乎正苦苦支撐的樣子。

    如此一來,對方的這些築基期修士在數名結丹期和十來名築基期修士的狂攻下,轉眼間就被滅了大半,可剩下之人仍然悍不畏死的毫無懼『色』。

    他們彪悍的樣子,讓大下辣手的妙音門修士也大感愕然,暗自詫異不一。

    可就在這時,一聲狂怒的厲嘯聲從下方傳來,直震的妙音門的諸修士兩耳嗡嗡直響,人人都不禁臉『色』全變。

    “還愣著幹嗎?快滅掉他們。棘手的家夥就來了!”烏雲中傳出赤火老怪的鏘鏘話語,眾修士這才恍然大悟,急忙催動手上的法寶和法器,繼續猛攻起來。

    不過島上的修士聽了嘯聲後,精神大振。抵擋的越發的頑強。竟然一時無法擴大戰果。

    而島上飛出了數道灰白『色』的長虹,轉眼見就到了空中。

    眾修士見此才紛紛住手,如臨大敵的望著新飛來的五名結丹期對手。

    隻見為首的中年大漢人臉『色』鐵青,雖然長的五官端正,但如今滿臉的煞氣。

    而且從他身上的法力波動看來,修為遠超其餘四人,仿佛是結丹後期的修為。其餘四人隻是普通的結丹初期修士,隻不過這些人同樣眼中冒火的望著妙音門的諸人。

    “你們是什麼人,竟敢屠戮我們隱煞門的弟子,本座要你們血債血嚐!”中年人略一打量場中所剩無幾的弟子,神情陰厲之極。

    聽了這話,其他人都是一愣!

    怎麼這位劫匪沒有一絲被人找上門的覺悟,反而說的如此理直氣壯啊?

    其中有些機靈之人,不由的有點遲疑起來,望向了此行為首的紫靈仙子和範夫人等女子。

    紫靈仙子清澈的美目中也浮現出了一層疑『色』,正想開口說些什麼的時候,卻有一人大喝一聲,衝了出來,

    “廢話少說,你們全都死有餘辜!”

    竟是一直緊跟範夫人的趙長老突然飛出人群,並一揚手,放出了一道丈許長的火光直奔對方幾人飛來。

    中年修士見此大怒!

    眼中寒光一閃後,身形滴溜溜的一轉。“呼哧”一下,身上冒出了十餘丈高的灰白魔氣,這些灰白之氣急速翻滾起來,竟瞬間化為了一隻白磷磷的巨大鬼臉。

    此鬼臉才一現世,馬上就張開大口,惡狠狠的向前衝去。

    趙長老放出來的火光,正好一頭紮進了鬼臉的巨口中,一閃即逝的消失了。

    接著,鬼臉毫不停留的直撲向了趙長老本人。

    頓時這位趙長老『露』出了驚惶之『色』。

    他以比飛出去更快的速度,身形幾閃後,馬上又飛回了人群中,並且口中大聲嚷嚷道:

    “大家一齊上啊,這家夥是結丹後期的修士,單打獨鬥我們可都不是對手的!”

    聽了這明顯之極的煽動話語,這邊竟真有兩位結丹期修士和部分妙音門的築基期弟子,馬上放出了法器和法寶攻擊那鬼頭。

    但更多的人,則麵『露』狐疑之『色』的冷眼旁觀起來。

    場中顯得有些混『亂』了。

    見此情景,韓立的麵皮微微抽蓄了一下,手腳未動,但身子卻和曲魂向後緩緩滑去。

    事情有點不對勁兒。

    雖然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但韓立已有了若出現危險馬上抽身而走的念頭。

    “且慢動手!這麵有點蹊蹺!”紫衣女子也看出了其中的不妥,冷冷的向那些妙音門弟子斥道。

    但妙音門這邊動手的修士根本無動於衷,仍然悶頭圍著那鬼頭猛攻,一副視若無睹的樣子。

    看到這情景,未動手的韓立等人臉『色』微變,心中一沉起來。

    對麵的中年修士也不是愚笨之人,同樣看出了事情的古怪。

    他微微一怔後,果斷的衝鬼頭一招手,那鬼頭怪嘯一聲,一張口,無數顆灰白『色』光球從口中噴出,瞬間將所有的法器和法寶都擊打的東倒西歪,趁機飛回到了此人的身前。

    那出手的修士一愣,一時倒也沒人敢獨自衝出人群,去攻擊對方。

    “誰能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趁此機會,紫靈仙子終於飛出了人群,站在雙方中間冷冷的問道。

    “怎麼回事?你們無故殺了本門這多弟子,還問本門主。”中年人陰寒的說道,兩眼不知何時變成了詭異的碧綠『色』。

    “劫了我們妙音門的貨物,還殺了本門的門主,是你們做的吧?”紫衣女子盯著對方雙目,毫無感情的緩緩問道。

    “胡說,我們隱煞門雖然一向很少和外麵修士來往,但怎會做出這種不齒的事情。”中年人麵『露』怒『色』的大聲道。

    聽了這話,紫衣女子沉默了起來,但美目中卻『露』出了冰寒之意。

    其他的人聽了這番言語,也都意識到了什麼,神『色』各異了起來。

    “看來,我們雙方中了什麼人的圈套了!”範夫人忽然從眾修士中走了出來,緩緩的說道。

    “哼,是你們中了圈套,不是我們?”中年人臉沉如水的陰森道。

    此人辛辛苦苦培養了這多年的弟子,幾乎一日之間全滅與此,這怎能不讓他對眼前諸人恨之入骨。

    要不是覺得對方結丹期修士太多,而又沒把握對付那烏雲中的詭異修士。他就是知道對方是中別人的圈套,也要拚著元氣大傷將這些人重創於此。

    紫衣女子聽了這話,眼中仍人冰冷之極,而一邊的範夫人則隻能苦笑以待了。

    “趙長老,符長老,你二人是不是該給我們一個交代?”紫靈仙子慢慢回過頭來,凝視著人群中的兩人,平靜的說道

    

Snap Time:2018-04-27 12:51:58  ExecTime:0.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