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四百零一章天雷竹


    第四百零一章 天雷竹

    韓立出了茶樓,沒有馬上禦器飛回洞府上。而是順著街道走了一段路後,忽然轉到了另一間商鋪的後麵,這個地方離茶樓並沒有多遠。

    隨後,他輕閉上了雙目,麵無表情的一動不動了。

    半晌之後,韓立神『色』動了動,皺了下眉頭後,睜開了眼睛。

    剛才他將神識偷偷潛回到茶鋪中,本想聽聽對方在自己走後會說些什麼話。但沒想到神識剛一接近那茶樓單間,就被一層禁製給攔阻了下來。

    這禁製不算怎麼高明,如果韓立依靠神識的強大硬衝的話,很容易就可擊破此禁製。

    但如此一來,動靜太大,也就失去了用神識偷窺的本義了。韓立自然不會做這種出力不討好的事情,就將神識收了回來。

    “看來妙音門還真不是等閑之輩,暫時沒什麼空子可鑽了。”

    這樣想罷,韓立一張嘴,噴出一把寸許長的綠『色』小劍,禦劍衝天而去。

    回到了府內,韓立從密室內將盛有妖獸材料的儲物袋拿了出來,接著為了小心起見又叫上了曲魂,一齊出了洞府。

    這麼來回一折騰,韓立足足花費了數個時辰。

    但好在他帶著曲魂回到了茶鋪時,範夫人的手下中年人,正站在茶樓口處翹首以待的等著。

    一見韓立回來了,他立刻滿是喜『色』的就往麵跑去。

    韓立知道對方是向那範夫人通稟去了,也沒在意,和曲魂不慌不忙的跟了進去。

    到了茶樓單間處時,少女和中年人已恭敬的站在門口處等著韓立了。

    “夫人和長老正等著前輩呢!”少女神『色』恭謹的說道,但說話之餘,有點奇怪的偷瞥了曲魂一眼。

    韓立沒有介紹曲魂的意思,點點頭後,就毫不客氣的進了屋子,曲魂緊隨而進。

    少女猶豫了一下,還是沒敢上前追問。

    屋內,範夫人已重新掛上了麵紗,一見韓立進來了,兩眼一亮的綽約相迎。

    “韓前輩來的真快啊!妾身還以為要多等一會兒呢。咦,這問前輩是……”範夫人原本笑盈盈的,但一看到韓立身後的曲魂後,怔了一下。

    “這是在下好友曲魂,聽了此事也想過來看看,夫人不會不歡迎吧!”韓立打了個哈哈,輕描淡寫的說道。

    “當然不會,兩位前輩請坐!”

    範夫人一雙美目,在曲魂醜陋的臉龐上轉了一圈,見其一副冷冰冰的樣子,嫣然一笑的說道。

    但心卻暗自慶幸,幸虧此前沒真做動手的打算,否則對方突然冒出一位結丹期的幫手來,計劃肯定不會成功反惹下大敵來。

    不過,此女拉攏韓立的心思越發強烈起來了。

    “材料都在麵了,夫人可以先看看!”韓立沒有兜什麼圈子,一坐下後,就將裝材料的兩隻儲物袋扔到了對方身前的茶幾上。

    範夫人見此,掩不住臉上的喜『色』,連聲稱謝後將儲物袋拿在了手上,用神識大概查看了一下,就隨手交給了一旁的趙長老。

    老者不動聲『色』的接過此物,一樣樣的將材料從儲物袋中拿出細看,以鑒定真偽。

    因為材料太多,這個過程自然不會太快。這位妙音門的範夫人就春風滿麵的和韓立閑聊了起來,並在話中不經意間想打聽一下這些材料的出處。

    但韓立是何等心思靈活之人,一直和此女兜著不著邊的圈子,自然讓此女一無所獲了。

    過了一段時間後,趙長老終於將材料都清點完畢,並估出了一個價錢傳聲給了妙音門的女子。

    女子聽了後,暗自斟酌了一下,就把價格上略微壓低了一成,報給了韓立。

    韓立聽了此價錢,沉『吟』了起來,這種變現讓範夫人有些不安起來。

    為了做成這筆買賣,她躊躇了一下後,一咬牙,主動把價錢再多加了半成去。

    聽到新的報價後,韓立才點點頭的表示同意。

    雖然清楚對方給的價格還是略低了一點,但是一次『性』能將這些東西都處理幹淨,他還是很滿意的。

    範夫人見韓立同意了,心大為一鬆。

    然後,從身上的儲物袋中,倒出了一小堆中階靈石出來,推給了韓立。

    韓立不客氣的收了起來。

    交易到此,算是圓滿結束了,雙方都比較滿意。

    韓立準備起身來告辭離去。

    “妾身聽說,前輩到處在找一些奇異靈竹。妾身正好知道這方麵的消息,不知道前輩有沒有興趣聽上一二呢!”範夫人仿佛很隨意的說了這麼一句。

    韓立聽了心中大震,不由得望向了對方。

    而這時,範夫人的一雙美目也笑『吟』『吟』的迎向了韓立,目光中隱含一縷異樣的精光。

    這位妙音門的媚功高手,竟打算趁韓立心神震驚之際,在其內心深處悄悄種下一粒種子,好利於以後不經意間就可讓韓立慢慢順從於她。

    結果目光一觸之下,韓立就覺此女目中含有一股濃濃的春意,讓人望後深深被吸引,竟有一種沉淪其中難以自拔之感。

    “媚術”

    幾乎在心神差點失守的同時,韓立腦中電光火石的閃過此念頭。

    頓時韓立心中一凜,眼神忽變的冰冷之極起來,其中的冷冽之意讓正對韓立施展狐媚術的範夫人心中一寒,一身的狐媚之功竟瞬間失效了。

    心驚之下,範夫人急忙想將目光挪移開來。但不知為何,自脖頸之上整個頭顱木然了起來,根本無扭動分毫,甚至連嘴都無法張開。

    “功法反噬!”

    範夫人一聯想到此事,驚得魂飛天外,拚命的運功想從韓立目光反製中掙脫出來!

    “你在對範左使做什麼?”

    趙長老此時看出了範夫人的不妥,眼中寒芒一閃後,大步就要走過去。

    但眼前身影一閃,曲魂麵無表情的從一側消失,出現在了其身前,身法之詭異,讓老者不禁心中一驚,不知是否該出手。

    這時,他口中的範夫人數度掙紮無法脫身後,盯著韓立的目光狐媚全無,留下的全是苦苦哀求的神情,一副希望韓立手下留情的楚楚可憐的樣子。

    “哼!”

    韓立冷哼一聲後,眼中寒意終於收了回去。

    這下,此女猶如大赦一般的急忙挪開了目光。但與此同時,還是忍不住的小嘴一張,吐出了一口鮮血出來,染紅了麵上的輕紗。

    “範左使,你……”趙長老見此雙眉倒豎,怒視著韓立須發皆張起來,大有要出手之意。

    “趙長老,不要動怒!韓前輩手下留情了,妾身隻是有點氣血攻心而已,吐了這血已好多了!”範夫人心驚的急忙製止了老者的妄動,勉強一笑的說道。

    聽了這話,老者的神『色』才略緩,恢複了常態。

    “真沒想到,前輩原來也是精通『迷』魂術的高人!妾身剛才的試探真有些魯莽了,還往前輩不要怪罪。但妾身的確知道一小節“天雷竹”的下落。”女子看向韓立的眼神還略帶有一絲懼意,生怕韓立追究剛才之事而主動說起此事來。

    “天雷竹!”

    韓立冷冰冰的麵孔,在聽了範夫人此言後,『露』出了動容之『色』。

    “號稱三大神木之一的天雷竹?”韓立顧不得追究剛才之事,有些不能置信的懷疑道,但話語中還是帶了一絲興奮之『色』。

    他雖然想用不一般的竹子來煉製法寶,但也從未奢想過能用三大神木來煉製啊!

    不是說,三大神木早已滅絕了嗎?

    “是的,的確是天雷竹!說起來,此神物還是妾身親自經手過的,絕對是此物不假。”範夫人掏出了個小玉瓶,服下一顆丹『藥』後恢複了些精神,非常肯定的說道。

    “難得此物已賣給了別人?”韓立盯著女子,聲音又寒了起來。

    同時心不禁嘀咕,難道此女還沒學乖,想要借刀殺人不成?

    “沒有。此物原想交予天星城拍賣行拍賣的,但沒成想,此物連同本門的一大批貨物竟然在半路上給劫去了。但本門現已經找到了這批人的落腳處,正準備邀請一些同道將他們一網打盡呢!”範夫人猶豫了一下後,還是一副老實模樣的講了出來。

    

Snap Time:2018-07-21 02:40:48  ExecTime:0.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