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三百九十九章妙音門

  
  第三百九十九章 妙音門
  韓立正在臥室中暗自思量之時,臉上忽然神『色』一動,轉身走了出去。
  當他來到封閉多年未曾解封的洞府大門時,一眼就看到在洞府前的禁製中,有七八道顏『色』各異的傳音符,正如無頭蒼蠅一樣的到處『亂』撞著。
  看到這一幕,韓立雙眉一挑,拿出禁製令牌出來,口吐了一個“收”字,頓時這些傳音符全都大赦般的飛『射』到了其手中。
  韓立沒有離開的這堙A而是不動聲『色』的一一查看起來。
  這些傳音符一小半,是住在附近的結丹期修士發來的恭賀之言,另一部分竟是幾個大小組織的招攬之言,有的願意以客卿長老虛位位以待,有的則用奇珍異寶作為聘用費用,還有一個竟然一開口就是贈送絕『色』婢女一對,作為招攬其的禮物。
  聽到這些內容,韓立暗自翻了翻白眼。
  那些結丹期修士的傳音符,客氣的回了一下外,那些大小組織的則直接回絕了。
  他可不認為進入結丹期,就可以高枕無憂了。還是花些時間鞏固下境界,繼續保持低調的好啊!
  下麵的日子堙A韓立開始頻繁的到附近幾位結丹修士的洞府竄了下門,虛心請教了一些進入結丹期後要注意的問題。
  因為他所詢問的都不是什麼隱秘的東西,這些修士倒也很樂意在閑談中,指點他一二。
  讓韓立收益不小啊!
  不過,這些修士也對韓立結丹後還能保持如此年青的容顏,大感羨慕。
  畢竟除非是天生資質過人,或者像韓立這樣有眾多靈『藥』輔助修煉,大部分修士在結丹時年齡可都不小了。
  即使結丹後壽元大大增加,但麵容可不會轉回年青時的模樣,頂多以後衰老的程度大幅度降低了而已。
  當然有些人修煉的功法自帶駐顏的奇效,也可結丹後仍年輕如少男少女。
  韓立這次沒有敝帚自珍,當即用手上的幾粒定顏丹,從他們手中換了一些珍稀的物品,大家皆大歡喜起來。
  如此幾次來往之後,韓立和這些人雖然還稱不上什麼好友,但總算混熟了麵孔。
  大家你一句道友,我一句兄台的,倒也相處的不錯。
  在此期間,韓立同時煉化那“綠煌劍”及四處尋覓煉製法寶和三級傀儡的材料。
  可以煉製法寶的材料很多,煉製的方法更是千奇百怪,種種不一。
  在花費同樣時間和心血培煉的情況下,用上好材料煉製出的法寶比普通材料煉製的,有著截然不同的威力和更大的提升潛力。
  並且即使采用同樣的材料,但煉製同類法寶的秘法不一樣的話,威力和功效還會大不同的。
  所以除了一些人人皆知的普通法寶煉製法外,稍有些特殊的煉製秘法,各個宗門和勢力都不會輕易外泄的。
  但這並不是說,有了最好的材料和最好的煉寶之法,這件法寶出爐後一定就會威力無窮了。
  法寶的真正威力,最主要還是靠煉化它的修士在元神內不停的培煉和滋養。
  若是法寶主人偷懶不肯花費時間在上麵的話,奇珍的威力不如一件普通的法寶,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而韓立要煉製的“青竹峰雲劍”,顧名思義,主要材料要用數千年的靈竹煉製而成。
  原本這材料,以韓立的小瓶催熟功能,再花費些時間是很容易弄到手的。但他卻沒有將那些普通的竹子放進了眼堙A而是想找一些傳說中的異種神竹,來當煉製法寶的主材料。
  結果韓立在天星城坊市蹲守至今,卻一直沒得到讓他滿意的品種。
  雖然心埵釣ЗJ急了,但韓立抱著寧缺毋濫的想法,隻好將煉製法寶的事情暫時擱置了!
  好在他還有那把“綠煌劍”和幾件符寶護身,倒也一時無憂!
  法寶無法動手煉製,韓立自然將目光轉向了新傀儡的製作了。
  三級傀儡按照傀儡真經上所說,其全力一擊已相當於築基中期的修士,煉製的材料也越發昂貴起來,並且出現了數種不同形態的傀儡。
  韓立經過斟酌後,挑選了以木製材料為主的猿型傀儡。
  這種傀儡,雖然需要的鐵木年份增加了許多,並要在煉製時摻入稀罕的天晶木。
  但既然都是木製材料,韓立自然可以用綠『液』催生出來,可大大減少成本的。
  可就算這樣,其它同樣升階的輔助原料還是一筆巨大之極的數目,再加上現在可『操』控的傀儡數目又增加了,總花費自然越發的驚人。
  這些靈石雖然沒讓韓立傾家『蕩』產,但也讓其湊齊材料後,重新變得一貧如洗起來。
  無奈之下,韓立隻好再次放出一部分五級妖獸的珍稀材料,來暫緩窘迫的情景。
  可韓立沒想到,他即使小心萬分,這次的材料放出還是讓有心人注意到了。
  這一日,他帶著一些材料和一位外地的小商家剛剛交易完,正想返回洞府時,卻被一位嫣然似花的少女在街道上攔了下來。
  “這位可是韓前輩嗎?我家夫人請前輩到不遠處的清河茶館一敘!前輩能否賞臉一去啊?要是不去的話,小女子會被夫人嚴懲的。”這位少女楚楚可憐的說道。
  “沒興趣!”韓立瞅了少女一眼後,毫不遲疑的拒絕道。
  他一眼就看出,此女雖然隻是煉氣期的修為,但似乎修煉了某種媚術,還不知輕重的胡『亂』向他偷偷使用,自然不會給對方好臉『色』了。
  聽了韓立這話,這十六七歲的少女有些驚慌起來,急忙連聲哀求道:
  “韓前輩!您要不去的話,晚輩真的不好交差。就算晚輩求您好了……”
  未等少女說完,韓立麵『色』冷漠的轉身就走。
  雖然不知道對方是何方神聖,但他可沒什麼興趣和一個陌女子見什麼麵。
  “韓前輩且慢!晚輩妙音門範靜梅拜見韓前輩了。在下管教不嚴,剛才蓮兒多有得罪,還望前輩恕罪!”
  韓立剛甩開少女走出去兩步,身後傳來一句甜美的女子聲音。
  他不由得停下了腳步,回頭望了那麼一眼。
  隻見不知何時,那少女的身旁已經多出了一位頭戴輕紗的女子。雖然看不清其麵容,但其肌膚賽雪,秀發烏黑發亮,高高盤起,兩隻明眸清澈如水,眨也不眨的望著韓立。
  “在下並不認識夫人。有什麼事就長話短說吧,韓某還要回府修煉呢!”韓立不動聲『色』的說道,話埵釣ワ琱H千堛漕道。
  這自稱“範靜梅”女子聞言,微微一怔,但馬上就輕笑的說道:
  “韓前輩既然如此爽快,小女子就直說了。前輩是不是最近出售了大批的珍稀妖獸材料,本門對這些材料大感興趣,想找前輩好好商談一下。不過這堣H多嘴雜,前輩不如隨我到茶館靜室一敘,如何?”
  聽到對方的自我講述和邀請之言,韓立眯起了眼睛,凝神細望了此女好一會兒,直把對方看的雙目『露』出了羞澀之意時,才生硬的說道:
  “好吧,你前頭帶路!”
  “多謝前輩賞臉,韓前輩這邊請!”女子眼中『露』出幾分喜『色』,急忙蓮步輕挪的先走了一步,而少女則垂頭喪氣的跟在了其後。
  不過少女雖然走在了前麵,但還是忍不住的回首又偷望了一眼,正好和韓立的目光對在一起,當即將這叫蓮兒的少女嚇的急忙又轉回了玉脖,耳根處升起了不少紅暈。
  這讓韓立『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心埵麻I啞然一笑。
  妙音門女子口中的茶館並不遠,一會兒的工夫後,韓立就隨她們走進了一處掛著巨大“茶”旗幡某閣樓內。
  這時喝茶的人並不多,其中一位正品茶的中年人,一見女子和少女走了進來,急忙起身跑到身前說道:
  “師叔,房間已經定好了!可以和客人進去了!”
  “好,到時你守在門外。”範靜梅淡淡的吩咐道。
  “是”
  然後就在中年人的帶領下,兩女和韓立上了二樓,進入到了一間典雅的單間內。
  屋內竟然已有一位灰衣老者,正不慌不忙的沏著一壺熱茶,熱氣騰騰的,見韓立等人進來了,仍眼皮都沒有動上一下。
  

Snap Time:2018-10-16 18:24:25  ExecTime:0.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