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三百八十八章曲魂魔威


    第三百八十八章 曲魂魔威

    韓立和曲魂匆匆的從小寰島上飛出,但剛禦器飛離小島十餘地,韓立忽然臉『色』一沉的將神風舟停了下來。

    “不要隱藏了,出來吧!”韓立望著前方,神情平靜的說道。

    “咦!”虛空處有人發出了一聲驚訝之聲。

    接著各『色』光華閃動,七八個築基期的修士在前方不遠處顯『露』出了身形。

    “韓立,你和姓曲的修士為了降塵丹,而殺害尾星島主門下『毛』師弟等修士的事情暴『露』了,現在我等執法修士,奉了木島主之命將你製住交予詹台島主發落,你還是快快束手就擒吧!”這幾人中的一位築基後期修士,一現身就衝韓立傲然的喊道。

    韓立和曲魂為了掩人耳目,一直收斂著自己的修為,以至於這些人錯判了二人的修為,才顯得如此大大咧咧的。

    雖然他們也有些吃驚,韓立竟提前發現了他們的行跡,從而導致埋伏失敗。

    但以他們的人手和修為,對付一個煉氣期和築基期的修士,那還不是手到擒來的事情!

    因此也並未怎麼放在心上,幹脆要直接硬上。

    韓立不動聲『色』的打量他們幾人一遍,才淡淡的說道:

    “你們是魁星島的修士?說我殺害了其他修士,有什麼證據嗎?”

    聽了這話,說話的白發老者,先是一怔。但接著就冷笑了起來。

    “怎麼,有六連殿的苗長老作證你還要狡辯不成?不要想心存僥幸了!木島主已經傳下話來了,你們師侄兩人狡詐異常,一經發現先立即廢除修為再說。”

    這番言語一出,韓立神『色』微微一變,麵孔上罩上了一層寒意的說道。

    “廢除修為?木島主不打算讓我二人分辨一句嗎?”

    “嘿嘿!你們心虛逃匿了數年,證據早已確鑿,還要分辨什麼?大家動手,快拿下這二人回去領賞!”白發老者眼睛一瞪,不耐煩的扭頭向其他人吩咐道。

    頓時,這些修士也不言語的紛紛動手,眾多的各式法器一齊祭出,各『色』的霞光氣勢洶洶的飛向韓立。

    韓立眼皮跳了一下!

    這架勢哪是製住自己隻廢除修為的意思。看他們眼中的凶光,分明是打算一舉擊殺的樣子。

    雖然不知道麵是否有其他的貓膩,但韓立不由得動了殺心。

    “曲魂,殺了他們!不要放走一人!”韓立的聲音不大,但冰冷之極。

    一直站在其身後的曲魂,默不做聲上前一步,身上冒出了驚人的血光,整個人瞬間化為了奪目之極的光團。

    一聲低嘯後,曲魂腳下黃光一閃,整個人迎上了那群法器。

    閃了幾閃後,竟然消失在了各『色』法器的光芒之中,但隨即血『色』大盛,諸多的法器驀然被一片直徑二三十丈的血光罩在了其內,變得行動呆緩起來。

    曲魂的身形,才出現在了血光的中心處,其麵無表情的雙手一結手印,口吐了一個“禁”字。

    頓時諸法器猶如被什麼推動似的,全都乖乖的『射』到了曲魂的身側,被其衣袖一揮全都憑空不見了,竟被收了似的樣子。

    然後,曲魂才一轉臉木然的瞅向了那群執法修士,他們早已被這眼前的這一幕驚得目瞪口呆了。

    “結丹期!他是結丹期修士!”

    不知是誰終於發現了,曲魂法力全開的真正修為,不由得麵如土『色』起來。

    其他修士聞言同樣驚慌之極,有兩個機靈的修士馬上一掉頭,禦器狂奔了起來。

    而為首的那白發老者,傲氣『蕩』然無存,隻剩下滿臉的不能置信。

    曲魂既然接受了韓立的吩咐,又怎會讓這些人逃脫掉。

    他雙目徒然鮮紅如血了起來,毫無感情的望了逃遁的兩人一眼後,一言不發的兩手一抬,兩道赤『色』的血柱從手心處狂噴出去,奇快無比,一閃即逝的就到了跑出了數十丈遠的兩修士的背後。

    這兩名修士,一人穿著一件晶光閃閃的土黃『色』護甲,一人纏著條一看就不是凡品的藍『色』光鏈,但隻是稍一阻隔光柱,便立刻連法器帶人被血光擊的灰飛煙滅了

    見到這情形,其他也想逃竄的執法修士麵無血『色』了。

    白發老者更是惶恐之極的急忙高呼道:

    “前輩,誤會!這都是誤會……”

    曲魂根本沒有聽對方的推脫之言,肩頭一抖,周身的血光脫離身體的一飛衝天而去,頓時在眾修士的上空形成了一片不小的血雲。

    接著在曲魂一揚手,一道紫『色』的法決發了出去,“撲哧”一下,血雲竟如同點燃的油火一樣,瞬間變成了漫天的紫『色』火焰,鋪天蓋地的向對麵的修士壓了下去。

    下方的白發老者和其他修士麵『露』絕望之『色』,不甘心的紛紛祭出防禦法器並苦苦求饒起來。

    但在曲魂冰冷的目光中,他們僅在紫『色』魔焰之下支撐了片刻,就連人帶法器化為了灰燼。

    接著曲魂身形一閃,將他們掉落的數個儲物袋,一把都抄在了手中。

    韓立也早把最先被光柱幹掉二人的儲物袋,在遠處分別撿起,然後禦器飛回到了曲魂身邊。

    “走吧!若是有結丹期的修士來了,就麻煩了!“韓立望了望四周後,喃喃的說道。

    既像是和曲魂說話,又像是在自言自語。

    曲魂默不作聲的一閃回到了神風舟上,韓立立刻催動法器,化為了一道白光,遠遁而去。

    一刻鍾後,一籃一紅兩道長虹從魁星島方向飛馳而來,轉眼間就到了曲魂擊殺幾位執法修士的地方。

    刺目的光華一斂後,一位滿麵『奸』詐的老者和一位渾身散發灰氣的中年人出現在了半空中。

    “應該就是這了!此地的靈氣波動尚未散盡,看來凶手剛走掉沒多久!“中年人陰沉的說道。

    這次在小寰島輪值的執法修士,有一位可是中年人的弟子啊!

    在這位剛剛身死,中年人身側施了秘術的元神牌就出現了異兆。中年人立刻知道自己的弟子遭遇了不測,當即和正在其洞府做客的一位好友飛遁趕來,沒想到還是遲了一步。

    “袁島主!我用‘浮雲尋蹤術’查看了一下,出手的人應該在沿這個方向遁走了。如果現在就去追的話,還有三成的機會能夠攔下對方。”老者指了指韓立逃遁的方向後,慢悠悠的說道。

    “好!我二人去追,一定要將凶手攔下!”中年人身上的灰氣一漲,麵『露』猙獰之『色』的說道。

    “但根據此地的靈氣衝撞看來,對方肯定是結丹期的修士。雖然出手的是一人,但誰知道還有沒有其他的修士同行呢?袁道友真要為一名普通的弟子,和同階修士衝突嗎?”老者忽然話鋒一轉,竟語重心長的勸慰起了中年人。

    聽了這話,中年人先是一怔,但馬上麵『露』不悅之『色』的說道:

    “難道我弟子就白死了!此事要傳出去,袁某豈不落個膽小怕事的名聲?”

    “,此地除了齊某外,哪還有其他的外人。那個凶手既然是結丹期的修士,而且還敢在魁星島附近隨意出手殺人,肯定不是西南海域的人。自然不會將此事到處『亂』說的,至於齊某,也不會『亂』嚼舌根之人!如此一來,隻要我等回去時當做一副趕到已晚的樣子,此事自然不了了之了。否則,為了一名普通弟子,就冒然和未知名的同階修士爭鬥,實在不值和冒險了啊!”老者嘿嘿的笑了笑,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

    聽了這話,這位袁島主的怒容漸漸消失了,『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

    沉『吟』了片刻後,他終於神『色』平靜了下來,並衝著老者一拱手道:

    “多謝齊道友的提醒,袁某感激不盡。我等這就回去吧!以後多善待這位弟子的族人就是了。”

    “這才對了!我等追求仙道長生之人,乃是千金之軀!怎可輕易犯險呢?就是要冒險,也要有足夠的代價才可啊!”老者在一旁撫掌的『奸』笑道。

    “不過這批執法修士,都是在小寰島附近監視那座島上洞府的,怎麼會惹得過路的結丹修士大開殺戒呢?不會和被三島和六連殿同時通緝的兩名修士有關吧?”中年人隨後又有些百思不解起來。

    “算了,就是有關和我等有什麼關係!木島主和人家六連殿關係匪淺,才會如此賣力追查那二人的!我二人都隻是副島主而已,用得上瞎『操』心嗎?”老者哼了一聲,口中大『露』酸意的講道。

    聽了這話,中年人微微一笑。

    接著,這位袁島主和老者在空中又閑聊了一會兒後,就按原路返回了。

    

Snap Time:2018-07-16 07:14:42  ExecTime:0.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