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三百八十三章鬥結丹


    第三百八十三章 鬥結丹

    神風舟的速度極快,再以韓立的築基後期修為驅動,更是快似離弦之箭,幾乎夾帶著破空的“嗤嗤”之聲,神風舟就到了無名小島的跟前。

    當韓立看到了不遠處呆過的礁石時,心才略送了一口氣,抬手想要擦擦額上的冷汗並回頭望下時。

    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覺,忽然從背後傳來!

    韓立驚駭之下,不加思索的單腳一跺腳下的神風舟。

    頓時連人帶法器猛然往一側一飄,神風走就從原地遁出去了十來丈遠的距離。

    幾乎於此同時,一道深黃『色』的長虹從韓立剛才站立處一閃即逝的透過,往前再飛了二三十丈的距離後,就黃光一斂的顯出了一人的身形。

    韓立『摸』了一把黏糊糊的冷汗,望了望這人,苦笑了起。

    眼前之人『亂』發披肩,正是那六連殿的古姓長老!

    此刻他腳踩著一片圓形的土黃『色』法寶,正一言不發的望著他,目光中冰冷無比,仿佛在其眼內韓立就是一個死人一樣。

    而在這位煞神身後十餘丈距離的下方,正好是韓立布下大陣的處所,這讓韓立的心涼無比。

    不過韓立也清楚,現在說什麼質問或求饒的話,都是白搭的。

    隻有和這位結丹期的“前輩”拚上一回,看看能否有機會借助到陣法的威力將其困住了。

    想到這,韓立心一橫。

    在其命令下,曲魂身形一晃,已擋在了了韓立身前,同時身上放出了絲絲的血光,將整個人都罩在了隱帶腥味之氣的血『色』之中。

    而韓立則兩手光芒一閃,手中多出了兩件法器出來。

    這時的古長老,見韓立和曲魂擺出了想要頑抗的樣子,眼中寒芒一閃,腳下的圓形法寶馬上長鳴一聲,黃芒大盛起來,竟如同盔甲一樣,將其一下包在了黃光之中。

    然後古長老雙手突然一張 ,密密麻麻的黃『色』光點從其十指中飛旋而出,但馬上就變成了巴掌般大小的月牙光刃,無聲無息的向韓立和曲魂狂湧而來。

    韓立大驚之下,卻鬆了一口氣。

    此人的法寶,並非像那雷萬鶴一樣是速度型的,這可就給了他活命的機會。

    韓立強打起精神,兩隻手同樣一揚。

    一隻手飛出脫手就巨大化的龜殼法器,另一隻手則驀然出現了一麵明晃晃的小鏡,一大片青光從鏡麵中噴出,迎頭『射』向了對麵而來的光刃群。

    “噗噗”聲接連不斷的響起,前邊的一小部分光刃被青光一照之下,馬上身形呆滯速度大減。

    但隨著後麵更過的月牙刃,爭先恐後的湧進了青光中,青光轉眼間就被斬的支離破碎了,化為了點點星光。

    與此同時韓立手上的鏡子,也“啪嗒”一聲從中間分成了兩半,徹底毀掉了。

    將手中的鏡子一扔,韓立對於“青凝鏡”的毀壞,沒有絲毫痛惜的意思。

    而是看也不看的單手往儲物袋上一拍,兩道烏光及五道白光從儲物袋中先後飛出,在頭頂上略一盤旋半圈後,就整齊的迎了上去。

    可韓立還不肯罷休,身側又有七八道白光閃動,七八個傀儡獸士兵同時出現在了兩側,同時張弓搭箭,一副蓄勢待發的樣子。

    這時的光刃群已經擊到了巨大的龜殼上,幾乎在一接觸的瞬間,此法器表麵馬上就多出了無數的深深切痕,僅支撐了片刻的工夫,就哀鳴一聲,被眾光刃斬成了無數塊。

    有這片刻時間的爭取,韓立的七八件頂階法器後發先至的飛到了曲魂身前,不停地旋轉飛舞,布下黑白交錯的刃幕。

    自然這些頂階法器,同樣無法當抵擋這些勢頭大減的光刃攻擊,烏龍奪及那五把白『色』飛刃,閃了幾閃後就化為了流螢。

    這下沒有任何阻擋的月牙光刃群,毫不客氣的直斬向,自交手以來一直站在韓立身前沒動一下的曲魂。

    “嗨!”

    曲魂口中,突然發出驚天動地的一聲巨吼,接著身上的血『色』紅光竟脫體而出,轉眼間化為了一條巨大的赤紅光蛟,張牙舞爪的向前撲去。

    頓時,紅光和這些已現頹喪之勢的光刃交織衝撞到了一齊,韓立兩側傀儡士兵的光矢也恰到好處的加入了赤蛟的攻擊之中,竟一時之間呈僵持之勢。

    這一幕讓韓立大喜,站在對麵的古長老則麵『露』詫異的微微一怔。

    但隨後,這位追來的結丹期修士不屑的哼了一聲,一抖之後身上黃芒大盛,兩手再次抬起。

    一見此情形,韓立心一涼!

    能檔下這波攻擊,已經是他法寶盡出了,對方若還來一次如此犀利的攻擊,他可死無葬身之地了。

    就在韓立心驚膽顫之際,不知是不是老天爺開眼!

    對麵冷笑的結丹期修士臉『色』忽然一變,臉頰上升起一片不正常的血暈,隨即又變得異樣蒼白起來。

    接著,對方身上的黃芒馬上黯淡了下來,並且在一陣顫抖中身子痛苦的躬了起來。

    古長老頓時又驚又怒!

    他心知肚明。這是由於先前元氣大傷,沒有及時休息調養,自己又妄用真元所致的。

    不過,隻要給他片刻的工夫,他就能將傷勢再次壓下去,仍滅掉韓立易如反掌。

    可此刻的韓立欣喜若狂!

    抓住此良機的他,不加思索的一拉曲魂,連那七八隻傀儡和正僵持的赤蛟也顧不得了,就風馳電掣般的飛向下方的無名小島。從正弓腰的對手下方,直接斜飛了下去。

    古長老這時羞怒交加!

    若真讓韓立成功的從他手上逃脫,這個笑話可就鬧大了。

    懊惱之下,他也顧不得以後的傷勢會加重幾分,,一咬牙猛然調全身的靈力,強行將不適壓了下去。

    然後就沒有半點遲疑的身形一轉,黃虹耀目,激『射』追向了韓立。

    數十丈的距離,對全力禦器的韓立來說,瞬間就到。

    但幾乎在他前腳剛踏進了陣法範圍內,那黃虹就後腳的追上了他,幾乎同時遁入了陣法之中。

    古長老正暗喜可以將兩人一擊滅掉,突然眼前一花,景『色』大變。

    這哪還是什麼小島,竟四麵八方全是無邊無際的碧波大海,一股巨大的壓力同時擠向了他。

    “陣法?”古長老臉『色』鄭重了起來。

    不過他雖然有些吃驚,此地為何會冒出一個陣法出來,但心也沒有多麼驚慌。

    畢竟從附近的陣法波動看來,這不會是什麼了不得的大陣,他自信能夠輕而易舉的破掉。

    想到這,古長老的臉『色』一寒,身上的黃光耀眼奪目起來。

    韓立自己布下的“碧水青甲陣”,自然和後麵這位結丹期的“前輩”遭遇截然不同,禦器閃了幾閃後,他就輕鬆的出了大陣。

    此刻,原本想就此遠遁的他一回首,臉『色』陰沉了下來。

    隻見那古長老正在陣法中化為了一道驚電黃虹,狂雷霹靂般的狂攻著陣法的禁製,一副馬上就能破禁脫困的樣子,這讓韓立神『色』陰晴不定起來。

    看情形,若是就此禦器而跑的話,絕對會被脫困的這位煞星再次追上。畢竟法寶和法器的飛行速度,實在懸殊的很啊。

    韓立略一躊躇之下,那陣法的禁製又被對方破了數層。

    眼中殺氣一閃,被『逼』急了的韓立不再遲疑的一招呼曲魂,兩人借助著禁製的掩護,無聲無息的潛了進去,慢慢靠近了古長老。

    但是尚未等韓立二人真正接近對方,正在陣法禁製中肆無忌憚的破壞的古長老,竟似察覺到了什麼。

    他忽然停下了手上的舉動,警惕異常的四處張望起來,一副的陰厲之『色』。

    韓立皺了皺了眉。但是他一翻手掌,光芒一閃,一幹青『色』的小旗出現在了手中,正是控製此陣的主陣旗。

    幾句低低的咒語聲從韓立口中若有若無的傳出,然後將手中的旗子一拋,化為了一道青光,融入了大陣之中。

    接著古長老眼前的景象一換,四周的海水波濤洶湧了起來,原本就重逾千斤的壓力,突然又加大了數分,讓其身形一時間呆滯了起來。

    

Snap Time:2018-01-22 12:34:05  ExecTime:0.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