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三百八十二章烏醜


    第三百八十二章 烏醜

    “玄陰魔氣”

    苗古兩位長老似乎認得這些黑氣的來頭,驚懼的大叫一聲。

    急著兩人如見毒蠍一樣的左右一分,瞬間飛遁到了兩側。

    那些黑氣也沒有窮追不舍的意思,如毒蛇吐芯般的又收縮回了海麵上,並在冰雕般的嬰鯉獸旁邊,凝結成了一團黑『色』的旋風,。

    黑風漸停,在嬰鯉獸的一側現出一男兩女的身形。

    男的矮小枯瘦,一臉黑麻,女的豐滿豔麗,無袖短裙,這三滿身的陰寒邪氣。

    兩女的尚好,隻是築基後期的修為,但是那奇醜的枯瘦青年,韓立看不出修為深淺,竟也是結丹期的修士。

    “烏醜!你這是何意,難道要和我們六連殿開戰嗎?”

    苗長老顯然認識其中的男子,口不擇言的大怒道。

    “開戰?本少爺還沒這個興趣!隻不過家祖即將從海底出關了,這隻嬰鯉獸的妖丹就當做在下的賀禮吧!”枯瘦青年雙目朝天的傲然說道。

    “極陰祖師要出關?”

    青年的這句話,將這兩位六連殿長老嚇了一大挑,麵麵相覷了起來。

    附近的青算子等修士聽了這話,唰的一下,麵無血『色』起來!就是一直傲氣衝天的中年儒生,也同樣身子微抖,『露』出了惶恐之『色』。

    韓立看到這一切,心暗暗吃驚!難道這位“極陰老祖”有這麼大的名頭?

    當更讓他覺得奇怪的是,他竟對青年身上的黑『色』邪氣,隱隱有一種似曾相識的熟悉感,這讓他奇怪之極。

    但稍一細想之下,韓立就想起了,這黑氣雖然不知威力如何,但似乎和越皇及曲魂修習的“血煉神光”的氣息有些近似。就不由想起了那塊灰白氣玉簡中提及的“玄陰經”。

    “這“玄陰魔氣”難道和此物有什麼關聯?”韓立狐疑了起來。

    但未等韓立多想,苗長老先忍不住的大聲嚷嚷道。

    “烏醜,你說什麼大話!誰不知道,令祖早在百餘年前就已做生死關,除非修為再做突破,否則天大的事也根本不會出關的。你可不要告訴我,令祖僅僅百餘年就修煉到了元嬰中期的境界。”

    烏醜聽了這話,仰天狂笑了起來。

    “哈哈,你們六連殿真是太無知了!誰告訴你們,家祖閉關是為了想進入元嬰中期的?家祖實際上是為了修煉一門威力蓋世的魔功,如今功法大成自然要出關了。”烏醜得意洋洋的說道。

    聽了這話,苗古二人怔住了,不知對方所說是真還是假。

    “既然知道家祖的威名,這隻嬰鯉獸本少主就收下了。想必你們六連殿不會不給我們極陰島這個麵子吧!”烏醜見二人此種神情,陰陰的又道。

    聽到對方如此猖狂的言語,苗長老麵『色』有些發白,古長老卻目光閃動的想些什麼。一時二人都沒有開口。

    至於青算子等被邀來助拳的幾人,則不由得後退了了幾步,一副不想攪合進去的樣子。

    馮三娘見此,眉頭緊鎖一時也毫無辦法。

    畢竟曲魂等人,隻是說好對付妖獸的,可不是他們六連殿的下屬。

    要說眼前的局麵,六連殿的人還真處在了下風!

    雖然六連殿有苗古兩位結丹初期的修士,但他們剛才為了驅動兩枚借來的洪荒異寶“幹天戈”,已經元氣大損。而那叫烏醜的青年,雖同是結丹初期的修士,但修煉的可是『亂』星海頂尖的魔功“玄陰功”,遠不是普通的結丹修士能比的!

    更何況其背後的極陰老祖,在『亂』星海那是無人不知的魔梟巨頭,誰敢輕易招惹啊!

    但這樣讓烏醜將嬰鯉獸從眼前帶走,他們六連殿的麵子可就丟大了!

    不但此前的工夫全白費,還會給人以軟弱可欺的印象,絕不利六連殿以後的發展。

    這時,『亂』發披肩的古長老嘴唇微動,和苗長老暗中交談了起來。兩人一邊商議著什麼,一邊神『色』顯得陰晴不定。

    而烏醜冷哼一聲,囂張的走到腳下的嬰鯉獸旁,手中黑芒一閃,一柄漆黑如墨的魔刀就出現在了手中。

    隻見他手起刀落,那妖獸的怪首被其一刀砍下,毫不客氣的在頭顱內尋覓了起來。而那兩名女子,則警惕的注視著天上的苗古二人。

    見到此幕,馮三娘的臉『色』難看之極!

    但是苗古兩位客卿長老沒有言語,她更不敢輕舉妄動。

    韓立等人則默然注視著這一切,誰也不敢大聲說一句,生怕惹禍上身。

    不一會兒的工夫,那烏醜就從嬰鯉獸的頭顱中掏出了一顆翠藍『色』的圓珠,醜陋的麵孔『露』出大喜之『色』。

    接著他抬首,望向四隻怪手上的蟹鼇等奇物,貪婪之『色』在臉上閃過。

    但當其再舉起手中的魔刀,古長老卻沉聲喝住了他的舉動。

    “少島主,看在令祖和我們殿主也算舊識的份上。這嬰鯉獸的其他東西,你都可以拿去。但是妖丹是我們六連殿必得之物,必須要留下。否則我二人根本無法向殿主交差的。”古長老的聲音淡淡的,沒有任何喜怒的情緒。

    但烏醜聽了此話,冷笑了幾聲。仍絲毫不理會的還是一刀斬下,一把將那妖獸斷掉的手腕及緊抓的藍『色』珊瑚抄到了手中。

    見到此幕,古長老先是『露』出了幾分溫『色』,但接著歎了一口氣。他有些無奈的突然先烏醜傳聲了過去。

    這些傳音的言語剛一入烏醜的耳中,他本已舉起的魔刀,頓時停在空中不動了,麵『露』不可思議的驚愕之『色』。

    接著他將手中的魔刀放下,不能置信的同樣嘴唇一張一合起來,似乎在詢問什麼事情的樣子。

    而古長老則麵無表情的又說了一兩句。

    這詭異的一幕,讓韓立等人都看得一頭的霧水,大感莫名其妙。

    而苗長老則木然的漂浮在空中,對這一切視若無睹。

    “我不信,除非你拿出證據來證明你們的身份!”烏醜忽然搖了搖頭,陰寒的大聲道。

    這句話,不知其是故意的還是無心的,竟然沒有傳音之術,就這麼大模大樣的說出了口。

    讓韓立和馮三娘等人聽的真真切切,不禁疑『惑』萬分。

    古和苗二人的神『色』大變,互望了一眼後,同時『露』出惱怒之『色』。

    “接著,這可以證明我二人的身份了吧!”古長老麵如寒霜的一揚手,一塊烏光脫手而出。

    烏醜則毫不費力的將其接到了手中。

    韓立心中一動的凝神望去,依仗著神識的強大竟將那物看的一清二楚,是一麵雕繪著猙獰鬼頭的令牌,通體散發著淡淡的黑氣,烏醜正前後翻看的仔細辨認著。

    韓立心中咯一下,隱隱有了一絲不好的預感。

    他急忙扭頭的左右一看,心中不禁一凜。

    其他人還好,同樣驚疑不定的注視著三位結丹期修士間的一舉一動,但那青算子卻臉『色』煞白無比,竟雙手緊握的開始無聲息的倒退了起來,轉眼間就退出了二三十丈的距離。

    他一看見韓立瞅向了他,先是一驚,接著就『露』出了難看無比一絲苦笑,然後二話不說的忽然化為了一道青虹,亡命般的飛遁而去。

    見到此景,韓立的心往下一沉!

    他不見思索的單手往儲物袋上一拍,將其中的神風舟急速放出,然後一拉曲魂的就上了法器,隨後化為了白光的同樣急遁而去,飛向的是無名小島的方向。

    青算子和韓立的這番詭異之極的舉動,讓才發現的馮三娘和中年儒生等人怔住了,大感莫名奇妙。

    下方的古、苗二人同樣注意到了這一幕,神『色』同時一寒,那古長老更是陰森森的說道:

    “我二人負責將逃走的兩人斬殺,這留下的人就交由烏兄滅口了!”

    說完此話,就不管烏醜同意與否的馬上和苗長老二人化為了兩道驚虹,分頭向韓立和青算子追了過去,轉眼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烏醜冷哼了一聲,雖然滿麵的不情願之『色』,但還是目『露』殺機的望向了茫然失措的馮三娘等人。

    “哼!算你們不走運,聽到了不該聽的話!就把你們的元神獻給本少主吧!”

    說完此話,烏醜的兩臂一張!

    鋪天蓋地的黑『色』陰風,那間從其身上湧出,以黑壓壓一大片的驚人氣勢,往馮三娘等人席卷而來。

    

Snap Time:2018-01-23 20:10:40  ExecTime:0.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