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三百八十一章異寶伏妖


    第三百八十一章 異寶伏妖

    “開始施法!”馮三娘大喝一聲,舞動手中的藍『色』大旗,頓時一圈圈的藍『色』波紋從上麵『蕩』漾了開來。

    其他幾人聞言,同樣默然的揮舞陣旗,那間藍『色』光華將所有人罩在了其內,然後閃爍了幾下,眾人就消失的無影無蹤,徹底隱匿了蹤跡。

    而從遠處望向此地,除了空『蕩』『蕩』的海麵,空無一物了。

    片刻後,兩道長虹飛到了此處,沒有停留的從上麵急速飛過,一副還要繼續逃命的樣子。

    後麵的白霧,沒有絲毫懷疑的緊跟著紮進了此處。

    但白霧剛飛進了陣法範圍內,四周藍濛濛的光華大起,一個巨大的藍『色』光罩憑空出現了,將其困在了其內。

    此時,馮三娘曲魂等人紛紛在四周現出了身形。

    他們高舉手中的藍『色』陣旗同時指向光罩,『射』出六道碗口粗的藍『色』光柱,不停地融注到巨大光罩上,讓其變得越發的耀眼深藍。

    而前麵的黃、金兩道長虹見此幕,毫不遲疑的一掉頭,馬上遁到了光罩的正上方。

    光華一斂後,『露』出了那位苗長老和一位『亂』發披肩的彪形大漢。

    “好,幹的不錯!下麵一定要頂住此獸的反撲,讓我二人用借來的異寶拿下此獠!”苗長老麵帶喜『色』的說道。

    然後其和那位古長老互望一眼後,同時往懷內一『摸』,各掏出了一物出來。竟是一對古跡斑斑的青銅長戈,上麵黯淡無光,絲毫不起眼的樣子。

    兩位結丹期的六連殿長老,同時麵容肅然,口中念念有詞,手上的長戈竟脫手漂浮了起來,並發出了黃『色』的熒光,還越來亮起來。

    而這時,被困在光罩中的嬰鯉獸似乎也明白了自己的處境,在一陣淒厲的嬰啼後,百餘丈的白霧猛然往中心收縮起來,轉眼間就變得隻有十餘丈大小,竟形成了一『乳』白『色』的霧罩。

    同時霧氣內的的雷鳴聲,如同萬馬奔騰一樣漸漸連成了一片,直震得四周布陣的幾位修士,兩耳欲聾嗡嗡直響,人人心中暗驚不已。

    突然嬰兒的啼哭嘎止!

    接著無數藍『色』的拳頭大光團,從白霧中密密麻麻的彈『射』了出來,氣勢洶洶的打向了藍『色』光罩,其聲勢淩厲,讓眾人心不禁一緊!

    在離光罩十來丈遠的距離時,冒出一大片青『色』霞光,一部分光團在霞光中一閃即逝的消失了,然後憑空出現在了白『色』霧氣的上方,狠狠的砸了下去,這部分攻擊竟然被陣法反遁了回來。

    但光團實在太多了,大部分的還是擊到藍『色』的罩壁上。

    頓時,藍『色』光罩和白霧同時爆發出轟隆隆的炙白『色』光芒,但白霧中這些白光一閃就消失了。而光罩方向,則整個罩壁都晃動了起來,藍『色』和白『色』的光芒交織閃爍,一副搖搖欲墜的樣子。

    “諸位道友,快加大法力!這是嬰鯉獸三大殺招之一的水罡神雷,不會持續太久的。隻要支撐個一時半刻就能應付過去了。”馮三娘臉『色』大變的高呼道,然後率先念了幾句口訣,一張嘴一口精血噴到了手中的陣旗上,藍光大盛,然後碗口粗的光柱馬上變粗了數倍,讓身前的光罩馬上安穩了一些。

    其他五人見此,也隻好紛紛施法,調動身上的全部法力,強行支撐著大陣。

    韓立在曲魂身後有些意外,沒想到剛和這嬰鯉獸交手,就這麼快拚命了。

    此妖獸還真厲害的離譜!

    陣法的上空,兩位結丹期修士身前的銅戈開始了異變,隻見肅然神秘的咒語聲中,兩把冒著黃光的長戈一寸寸的巨大了起來,並且長戈的尖端開始慢慢朝下,正好對準了下方的白霧中心處所在。

    白霧中的嬰鯉獸似乎也察覺到了上空的危險,突然在霧氣中發出刺耳的長鳴起來。

    接著白『色』霧氣緩緩的旋轉起來,並且速度越來越快,片刻後就化成了一股巨大的旋風,卷起了滔天的巨浪。並且巨浪旋風中,還夾帶著點點藍芒,正是那危險之極的眾多水罡神雷。

    青算子等人見到眼前的駭然變化,不禁神『色』緊張的瞅了馮三娘一眼,但是她同樣的滿臉惶恐,似乎也不知道嬰鯉獸施展的是何驚人法術。

    見到此景,韓立臉『色』陰沉了下來,急忙暗叫曲魂再透支的加大法力的輸出。

    雖然不知道嬰鯉獸用的是何神通,但顯然妖獸要亡命一擊了。

    想到這,韓立不禁抬首向天上望去,隻見那兩柄長戈,已經各變得足有七八丈巨大,隱隱發出了悅耳的清鳴聲。

    兩位結丹期長老則結著一個古怪的手印,死死的盯著巨戈,咒語聲一刻也沒有停下,神情緊張之極,額頭上隱隱滲出了熱汗。

    “ 呱呱”的一聲怪叫聲,藍白『色』的巨浪狂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向某一方向的光罩橫撞了過去,足有數十丈之高,氣勢驚人之極。

    中年儒生及其身邊的少『婦』,臉『色』忽然大變,幾乎麵無血『色』。

    因為這駭人之極的攻勢,正是麵朝他防守的陣門,讓他暗暗叫苦不迭。

    無奈之下這位一咬牙,全身發出黃藍兩『色』交織的光芒,將整個人都罩在了其中,耀眼之極。

    然後其雙手死死握住陣旗,全身的靈力注入到了旗杆中,化為了一道粗大無比的光柱從旗尖處『射』出,正好『射』到了迎麵而來的滔天巨浪上,讓其來勢稍微一頓,但馬上就若無其事的撞到了光罩之上。

    雷鳴聲、破裂聲,驚呼聲,同時傳來。

    隻見光罩僅挨了片刻時間,就在痛苦的哀鳴聲中崩潰了。

    曲魂等幾名主持大陣的修士,不約而同的神『色』大變,同時噴了一口鮮血出來。

    中年儒生幾乎在噴血的同時,二話不說的一拉身側的少『婦』,兩人立刻遁到了數十丈外的地方。

    正當大陣被破,馮三娘等人麵無人『色』之際,天上傳來了一聲怒吼。

    “妖孽,速速受死!”

    話音剛落,兩道巨大的黃芒,如驚雷怒電般的在空中閃了幾閃,就從天而降的紮進了巨浪狂風之中。

    嬰兒的淒厲聲大起,海麵上馬上風平浪靜了起來。

    同時霧氣緩緩的散盡。『露』出了藏在其中的嬰鯉獸真身,而兩把恢複了原形的青銅長戈,正閃著黃光的將其交叉的釘在海麵上。

    韓立趕緊讓曲魂取出塊中階靈石,抓緊恢複法力,自己則凝神向下方望去。

    隻見這所謂的“嬰鯉獸”,真是奇特之極。

    不足歲的嬰兒麵首,藍『色』的鯉魚身尾,並身下長有四隻白嫩的人手,兩隻巨大的魚鰭,仿若翅膀一樣。

    但最奇特的還是,其四隻人手上各握著四件不同的東西,一件巨大的紅『色』蟹鼇,一根數尺的藍珊瑚,一顆雞蛋般大小的白『色』珠子,及一麵仿若盾牌一樣的銀『色』蚌殼。

    這幾樣東西全都閃閃發光,一看就知是珍稀之物。

    此刻嬰鯉獸的嬰兒頭部,麵『露』痛苦之『色』的張嘴尖鳴個不停,竟『露』出一副銳利的尖牙,讓韓立看了心直發『毛』。

    而其丈許長的鯉魚身子,則不停的甩尾,『亂』動,一副想要從兩把銅戈下逃脫的樣子。

    但這兩件青銅戈,似乎天生就是此妖獸的克星,任憑其如何的掙紮,仍是穩穩的將其釘在水麵上紋絲不動,一副吃定了它的樣子。

    兩名放出銅戈的六連殿長老,麵『色』不比韓立等人強到哪去,一臉的疲憊之『色』。顯然釋放這兩根異寶,讓他們也有些元氣大傷了,但他二人還是麵『露』狂喜的向下直飛過去

    中年儒生和青算子幾人盯著被製住的嬰鯉獸,不由得麵『露』貪婪之『色』。

    但是一望見一旁虎視眈眈盯著他們的馮三娘,也就熄了其他的心思,隻能幹咽口水的瞅著那兩位滅妖取寶了。

    就在兩位結丹期修士,興衝衝的飛到離嬰鯉獸隻有二三十丈遠的距離時,忽然從嬰鯉獸下方的海中刮起一股漆黑如墨的陰風,竟瞬間將數百丈的海麵連同嬰鯉獸,凝結成了白花花的冰雕。並還不肯罷休的一衝飛天的向兩位結丹期修士狠狠的撲去。

    韓立等人頓時驚呆了!

    

Snap Time:2018-04-22 20:15:36  ExecTime:0.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