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三百八十章嬰鯉獸


    第三百八十章 嬰鯉獸

    馮三娘聽了此言,麵『露』幾絲苦笑。她一挽額前劉海的緩緩道。

    “諸位道友!不是妾身不願據實相告。而是上麵有命,在未到此島前不準將消息輕易外泄。但現已到了此地,自然就沒此限製了。妾身就如實的告知吧!

    此次我們六連殿想要對付的是隻‘嬰鯉獸’,所以不得不謹慎從事!”

    “嬰鯉獸”青算子幾人聞言,神『色』大變的失聲叫道。

    韓立冷眼注視著這一切!雖然不知道“嬰鯉獸”到底是何妖獸,但見他們如此失『色』的樣子,也知道此妖獸絕對非同小可。

    “怪不得貴殿如此的小心,若是此妖獸的話,的確是應該多加小心!若讓其他的勢力知道此事,還不知道會鬧出多大的風波!”青算子不能置信的喃喃自語起來。這讓韓立聽了,不禁心中一動。

    嚴姓青年和光頭大漢的神『色』陰晴不定,一副心『亂』如麻的樣子。

    隻有中年儒生臉『色』難看之極,衝馮三娘冷聲說道:

    “你們六連殿太過分了吧!誰不知道嬰鯉獸是天生的水係靈獸,一身水係神通厲害無比,如果是六級的話,在海中絕對比七級的普通妖獸差不到哪去了。你們竟然還打著六級妖獸的名頭,請我出手!難道是故意相欺嗎?”

    中年儒生說著說著『露』出怒『色』,一副上了大當的樣子。

    而青算子等人的神『色』終於恢複了正常,但同樣『露』出了不滿之『色』。

    隻是他們都是孤家寡人的散修,可不敢輕易的得罪六連殿,就一言不發的觀看馮三娘如何答複此事。

    “『毛』道友,你這話說的可不對了!我們六連殿什麼地方欺瞞諸位了。雖然這嬰鯉獸是厲害了點,但可是貨真價實的六級妖獸,你總不能硬叫本殿將六級妖獸說成七級的吧!”

    “再說了,當初既然知道本殿肯用降塵丹如此貴重的東西作為報酬,自然也應該心有數,要對付的絕不是普通的六級妖獸。否則,本殿怎會做虧本的生意。”馮三娘臉『色』一沉,毫不客氣的反駁道。

    這話讓中年儒生一時埡口無言,半天說不出話來。

    韓立暗皺下眉頭。

    猛一聽此『婦』人說的似乎有些道理,但韓立心卻很不舒服,不由得看了其他幾人一眼。

    其他三人顯然和韓立的看法差不多,臉『色』都有些不愉的樣子。

    但這時,馮三娘忽然衝曲魂幾人展顏一笑道:

    “當然,本殿這樣做,更多的還是為了保守嬰鯉獸的秘密。所以妾身在來此之前,已經得到上麵的許諾。此事成功後除了按約付給諸位一枚降塵丹外,本殿還每人另贈一千靈石作為事先保密的補償,不知幾位道友還滿意嗎?”

    聽『婦』人說出這番話來,青算子等人的怨氣漸消,就神『色』一緩的紛紛點頭同意了。

    中年儒生似乎還有些不滿,但是其道侶那嬌豔的少『婦』,低聲在其耳邊說了幾句什麼,讓其臉『色』微變,也就默不作聲了。

    隨後,眾人在這小島上各自散開,各找一個靜處打坐休息去了。

    韓立和曲魂則找了個靠海的巨大礁石,麵對麵的盤膝坐下。

    曲魂在他的刻意吩咐下,很快進入了養精蓄銳之中。

    韓立自己也慢慢的閉上雙目,想進入入定中。

    可一盞茶的工夫後,韓立卻眉頭一皺的睜開了雙目,並望著澎湃激昂的一波波海浪,有些發呆起來。

    不知為何,此時他有些心神不寧的感覺,似乎要有什麼大事要發生一般,讓他有些難以自恃的緊張不安。

    思量了半晌之後,還沒有找出什麼原因的韓立,啞然一笑。

    看來他還真有些神經兮兮的。雖然他的靈覺一向很好用,但是明日有兩名結丹期修士和那”六遁水波大陣“輔助,怎麼可能拿不下一名六級妖獸呢?

    雖然這妖獸似乎很不尋常的樣子!但妖獸就是妖獸,實力再強,麵對修士怎麼也不可能有勝算的。

    這樣安慰了自己幾句,韓立就想強迫自己進入煉氣中。

    但過了一會兒後,他心中還是沉甸甸的,怎麼也無法進入狀態中。

    “咳!”韓立歎了一口氣,還是站起了身來。

    看來不做些什麼的話,他是無法安心了!

    韓立有些無奈的往四處看看,同時放出了神識。

    還好!附近並沒有其他修士在。

    韓立麻利的往儲物袋中一『摸』,十幾杆閃著微光的陣旗和五六個陣盤出現在了手中,這是一套“碧水青甲陣”的布陣器具。

    此陣雖然遠比不上“顛倒五行大陣”和明日要主持的“六遁水波大陣”厲害,但也比普通的陣法強多了。而且因為有布陣器具的緣故,布置起來簡單之極。

    韓立沒有遲疑的一招呼曲魂,讓其以此礁石為中心,在附近數十丈的範圍內開始設置陣旗,掩埋下陣盤了。

    望著曲魂,將一杆杆陣旗深『插』地下的忙碌身影,韓立覺得心踏實了許多。

    不禁嘴角微翹,『露』出了幾分自嘲之『色』!

    “自己還真是怕死的要命啊!”

    ……

    第二日,天『色』還未大亮。馮三娘就將幾人召集到了一起,一齊往離小島十餘的一處海域飛去。

    而與此同時,千外的一處海麵上,一道金光和一道黃光,正飛快的向無名小島的方向疾馳而來。

    而在它們身後一兩的水麵上,一大塊直徑近百丈的白濛濛霧氣,正以同樣的速度緊貼水麵的急速追趕著,並隱隱傳出了嬰兒的啼哭聲

    這聲音淒涼至極,讓人聽了『毛』骨悚然。

    “苗長老,用下飛劍傳書。看他們準備好了嗎?”疾馳的黃光中,忽然傳出一聲渾厚的話語。

    “好的!”

    金光中的苗長老毫不遲疑的答應著,然後人影一閃,跑到了旁邊黃光之中,但同時身上的金光化為了一道金虹,一閃即逝的消失了。

    而後麵的那一大片白霧,見此情景似乎受了什麼刺激,嬰兒的哭聲更加的尖銳起來,並開始漸漸響起了雷鳴的聲音,而且越來越大。

    “不好,此獠又要使用水罡神雷了,古兄快加速啊!”黃光中響起苗長老的焦慮叫聲,似乎對後麵的雷鳴聲大感畏懼。

    “放心,我這混元缽的速度可並不慢!”渾厚的聲音剛說完此話,黃光瞬間加速了起來,轉眼間和那白霧拉開的距離更大了。

    但白霧仿佛並不甘心,在雷鳴和啼哭聲中,疾馳的速度同樣快了幾分,竟在海麵上劃出一條長長的白浪出來,一眼望不到盡頭。

    ……

    曲魂等人已經各就各位的站到了自己主持的陣門前,並且人人手中多出了一杆藍『色』的大旗。

    此旗長約兩丈,通體冒著藍瑩瑩的毫光,耀眼奪目之極。

    而六名築基後期的修士,人人神『色』肅然,每人相隔百餘丈的距離,腳踩法器的漂浮在海麵上,正好圍成個半圓形的口袋模樣。

    而韓立就站在曲魂的身後冷眼旁觀,那少『婦』也站在中年儒生一側,麵『露』關心之『色』。

    片刻後,一道金光忽然破天而來,一下落到了馮三娘的手上,引起了其他幾人的注意。

    “大家小心了,嬰鯉獸馬上到了!一等此妖進入大陣,馬上封鎖陣門。”馮三娘似乎接到了什麼信息,神『色』鄭重的衝其他幾人大喊一聲,然後又將金光放出,讓其再次衝天飛走。

    韓立的心一緊,往那金光飛走的方向,眼都不眨一下的凝望著。

    其他幾人也都繃緊了臉龐,隱隱透出一絲風雨欲來的樣子。

    不知過了多久,遠處隱隱傳來了隆隆隆的雷鳴聲音,並且隨著此聲越來越大,終於看到了一金一黃兩道驚虹,從遠處風馳電掣般的飛來,後麵則是白花花的一大片,似乎有什麼東西在緊追不舍的樣子。

    “這就是嬰鯉獸?”

    韓立雖然看清楚了後麵那一大片白『色』東西,隻不過是霧氣而已,但怎麼也無法想象出來,霧氣中隱藏的妖獸到底是什麼猙獰模樣。

    

Snap Time:2018-04-20 17:04:48  ExecTime:0.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