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三百七十九章出海(二)


    第三百七十九章 出海(二)

    “歡迎曲道友到此,妾身是六連殿的馮三娘。和諸位一齊負責主持陣法的。”一位年約四十的中年『婦』人,站起身來笑盈盈的說道。

    此『婦』人雖然稱不上什麼美豔,倒還有幾分姿『色』的樣子。

    “原來是馮道友,曲某有禮了。”曲魂不卑不亢說道,然後帶著韓立向桌子走去。

    而韓立目光一掃之下,也已將廳內的幾位陌生修士納入了眼內。

    相貌平常的中年儒生、二十來歲的嬌媚少『婦』、雙目灰白的老者,及渾身赤紅發光的青年,再加上自稱馮三娘的『婦』人,正好五人。

    不過,那少『婦』隻是築基初期的水準,而且和那儒生緊挨在一起,一副很親密的樣子,看來應是一對道侶。

    韓立正暗自琢磨的時候,馮三娘開口嬌笑道:

    “曲道友來的正好,我正和諸位道友研討那‘六遁水波大陣’的變化呢!如果能事先就『操』演熟練了,想必到時候布陣時諸位道友更加得心應手些。不過在此之前,我先給曲道友介紹下其他的道友吧!”馮三娘顯然非常善於和人打交道,幾句話軟綿綿的話語一說出口,立刻將韓立和廳內諸人的距離拉近了不少。

    “這二位是尾星島島主詹台前輩的高徒『毛』道友及其道侶薛道友!”風三娘先一指中年儒生和少『婦』給韓立介紹道。

    “曲魂?魁星島上的修士,在下也認識不少,怎麼從未聽說過閣下?”中年儒生冷冷的望了韓立一眼,有些倨傲的說道。

    不知為何,這中年儒生似乎看曲魂有些不順眼,一開口就是一句得罪人的話語。

    這讓馮三娘原本笑盈盈的表情,不禁一滯。,但馬上就恢複了常態。

    “在下原本就不是魁星島修士,隻是最近才到島上看看定居的韓師侄。道友不知道曲某名諱,有什麼奇怪的!況且閣下的名諱,在下也是第一次聽到。”曲魂不動聲『色』的反譏道。

    “你……”

    “我來介紹下,這位老先生是金鱉島隱修的青算子道友,雖然罕有人知,但一身的木係法術在築基期內罕有人敵!至於嚴道友就更厲害了,其是暗火體,一手純陽真火可修煉的出神入化。”

    中年儒生『露』出怒『色』,臉『色』一沉還想再些說什麼,但卻被『婦』急忙『插』口把話頭岔開了。

    “青道友!嚴道友!”曲魂望了望老者和青年,略微點頭示意了一下。

    這二人雖然和那儒生同為築基後期的修為,但明顯給韓立的壓力要遠甚那中年儒生,顯然他們修煉的功法非同小可。韓立可不願輕易得罪兩人。

    “曲道友好!”

    “嚴某有禮!”

    這兩人也沒有托大,同樣向曲魂含笑示意。

    這一幕讓中年儒生越發的有些不舒服。

    於是,他未等馮三娘再說些什麼,就忽然站起身來板著臉說道:

    “在下想回屋打坐一會兒,陣法的事情以後再說吧!”

    說完此話,他就衣袖一甩的轉身出了大廳。而那少『婦』則有些歉意的望了幾人一眼,同樣跟了出去。

    “哼!有什麼囂張的,不久有個做島主的師傅嗎?”嚴姓青年身上紅光一盛,有些惱怒的說道。

    老者和馮三娘的神『色』也微微一變,但老者馬上就麵無表情,馮三娘則勉強一笑的招呼曲魂坐下,似乎不想談及儒生的事情。

    “不是說話應該有六人嗎?那位薛道友不會也是主持陣法的一員吧!”曲魂沒有客氣的坐下後,就坦然的問道。韓立則低調的站在了其身後。

    “還有一位化鳴島的竇道友,不過據說其正在修煉一門厲害的功法,這幾天都不會出屋的。”馮三娘笑了笑後,出言解釋道。

    “哦,這樣啊!”韓立點點頭,沒有再說什麼。

    但馮三娘卻似乎對曲魂大感興趣,不時的詢問一些不著邊際的問題,倒讓站在曲魂身後的韓立有點意外,不知『婦』人到底是何用意。

    不過,當其問曲魂是否懂“六旬水波陣法”時,曲魂在韓立的指使下當然連口否認了。

    於是,『婦』人笑著說其他幾人也都不會,就開始給三人講解期此陣法的奧妙起來。

    真讓人意外,馮三娘竟是一位很少見的陣法師!

    ……

    雖然中年儒生似乎和其他幾人都有些不對頭,第二日後總算也回到大廳內,聽馮三娘講解主持此陣需要注意的地方。

    畢竟六連殿請他們來,不就是要他們主持此陣法嘛!

    再過了三四日後,另一位在屋內閉關的修士,韓立也終於見到了,是位身高七尺的光頭大漢,一臉的橫肉,看起來凶惡之極的樣子。不過,此位言談舉止倒是豪爽的很,倒也和他人相處的挺融洽。

    就這樣,韓立等人在聽完馮三娘講解的陣法奧妙後,就經常讓海船停下來,然後飛出去在附近的海域,不停的切磋“六遁水波陣”的演化配合,好到時能一舉成功的拿下那妖獸,這樣大家都皆大歡喜。

    這樣一來,海船自然走不了多快,但六連殿似乎也並不急的樣子,雖然停停走走,但馮三娘始終笑盈盈的,沒有一絲催促之意。

    但當真的將陣法的幾種變化演練的純熟無比後,馮三娘就沒有再耽擱時間,而是讓海船開始全速前進。

    一個月後,海船終於在一座十幾大的無名荒島邊拋錨,停了下來。

    韓立等人在風三娘的帶領下,走出了海船。

    剛踏足小島上,天外就飛來了一道刺目之極的金光,在幾人的身前盤旋一圈後,金光消散,『露』出了一位臉『色』淡金的老者,麵無表情的盯望著他們。

    此人身上沒有法力波動,既像一名絲毫法力都沒有的凡夫俗子,又像法力深不可測已可收斂自如的樣子。這讓韓立心中一凜。

    “屬下馮三娘,參見苗長老!”馮三娘毫不遲疑的上前對老者深施一禮,麵『露』恭敬之『色』的說道。

    這時,站在其後麵的韓立等人,哪還不知此位的身份,紛紛的也上前見禮。一位結丹期的修士,可不是他們這些人能夠慢待的。

    “不用多禮了!馮三娘,你這次做的不錯,將這些幫手帶來的很及時!他們是不是將陣法演練熟了?這次要對付的妖獸很棘手,不可大意啊!”老者神『色』不變的緩緩說道。”

    “長老放心,諸位道友已將‘六遁水波陣’的數種變化徹底掌握,絕對能困住此獸!”馮三娘自信滿滿的說道。

    “好!幾位道友,我們六連殿需要借助幾位一臂之力。隻要諸位好好的出力,本殿一定不會虧待諸位的。”苗姓長老往儒生幾人身上一掃,神『色』緩和了下來,變得和顏悅『色』起來。

    “前輩放心,我等一定盡心!”未等他人說話,那中年儒生就搶先的說道,一臉的賠笑。

    看到儒生這般阿諛之『色』,其他幾人雖然臉『露』異樣之『色』,但也隻能同樣的出聲附和一下。

    這位苗長老對諸人的態度滿意之極,略點點頭後,又說道:

    “大陣在半日前,就已經叫人布置好了。你們隻要去主持下即可。而古長老正在附近海域和那妖獸糾纏追逐,我這就和其將此獠引過來。估計明日一早,應該能將此獸引進大陣,到時就看你們的本事了。你們先在島上稍微休息一下吧!”

    說完,這位苗長老就化為了一道金光飛天而去,轉眼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幾位道友,都聽到了苗長老所說的話了。大家就先休息半日,好好養下神。明天可有一場硬仗!”馮三娘回首肅然的說道。

    其他人到此時,自然不會再說其他的話語,都點頭表示明白。

    但就在這時,一路上都很少說話的青算子,忽然木然的開口問道。

    “馮道友,一路上我們問你到底要對付什麼妖獸,你始終不肯明言,但明日就要動手了,是不是也該給我們透下底了!”

    聽了此老這麼一問,其他幾人不禁心中一動,一齊把目光盯上了馮三娘。

    他們同樣有此疑問。這妖獸是何凶厲稀罕品種,竟值得六連殿如此大動幹戈,還謀劃了如此之久。普通的六級妖獸可不值得如此啊!

    

Snap Time:2018-07-17 00:41:13  ExecTime:0.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