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三百六十九章挑戰(一)


    第三百六十九章 挑戰(一)

    韓立打量了一下這些衛兵,雖然身上沒有靈力的波動,但個個身手矯健,看來是練過一些粗淺的功夫。

    不過最讓他好奇的,還是那個圓筒。這些衛兵沒有靈力在身,竟然也能憑此辨別修仙者,還真是奇妙的東西。

    韓立不禁多打量了圓筒幾眼。

    這一切,被旁邊的王長青看進了眼,就笑著給韓立解釋道:

    “那是靈盤,可以讓我們凡人辨識出仙師們的身份!”

    “靈盤?”韓立聽了這個稱呼微微一愣,但馬上想起了圓筒一端的確鑲嵌了一個巴掌大的玉盤,就輕輕的點點頭,什麼也沒有說。

    接著,在韓立的冷眼旁觀中,獸車沿著一個條白石鋪成的街道,往市中心方向駛去。

    路上的行人很多,並且來來往往的穿息不停 ,而且大有越往前走,越熱鬧的趨勢。

    這些人的衣服大都是白『色』,就是有其他不同顏『色』的,也都是淡黃,微綠等顏『色』輕淡的服飾,竟沒有一個打扮鮮豔的人。

    而且這些人中,明顯有身份高低之分,往往一兩個衣飾貴重的人走在前麵,後麵則是三四個衣衫有點破舊的人緊跟隨著,顯然是下人的身份。

    到最後因為人和獸車太多,韓立他們的車子也不得不放慢了速度,才得以繼續前進。

    費了老大的勁兒,獸車終於到了城市中心處的一個巨大廣場。

    此廣場占地數十畝,稱的上是人山人海,韓立一眼望去,到處都是黑乎乎的人頭。

    而四麵八方的人流,還繼續廣場不停的湧來。

    沿著廣場的四周,開有眾多的店鋪,擠滿了人群。在店鋪的中間則有一些臨時的攤位,同樣是人滿為患的樣子。而中間則是更多的人,在熱切的交談著什麼,顯得熙熙攘攘,熱鬧非凡。

    韓立看著眼都有些直了,他心略微估『摸』了一下,像人群站的如此稠密,最起碼此廣場同時擁擠了數萬人之多。

    獸車到了這,自然不可能在前進了。

    顧東主就帶頭下了車子,帶著韓立等人,步行往廣場邊上的一座宮殿式建築走去。

    此宮殿高約十幾丈,明顯比其他建築高了一大截。

    並且巨大的殿門前還站有一排衛兵,手持閃閃的長矛守衛在那兒,不準其他人隨便靠近此處。

    “今天是魁星島三月一次的開市日,所以這‘東石城’的人,比往日要多了數倍。基本上東部十幾個城鎮的人,都會來次交易一些平常買不到的稀罕物品。”顧東主一邊往前走著,一邊回頭給韓立解釋著這一切。

    韓立淡淡的一笑,跟著其走到了宮殿前。

    顧東主上前和那守門的衛兵說了幾句什麼,衛兵就把手一揮,示意他們可以進去了。

    於是,顧東主急忙招呼韓立和王長青,一齊走了進去。

    一進殿門,顯得陰涼和幽靜了許多。在門後的走廊上,有數十名看起來有些身份的人,正三五成群的竊竊私語著什麼。看到顧東主的到來,全都有些敵意的望了過來。

    但這時,走廊另一端的紫『色』木門打開了,從麵走出一位二十許歲的白衣青年,此人麵目清秀白白淨淨,很文弱的模樣。

    “是顧先生吧?其他人都已到了,就差顧家了。但麵隻能是參加挑戰的修仙者,才可以進去,顧先生就在這等候結果吧!”少年善意的望了韓立一眼,就彬彬有禮的衝顧東主說道。

    青年的修為,在韓立的一掃之下顯『露』無疑,有煉氣期四五層左右,倒和如今的他差不多。

    顧東主見此,隻好用期盼的眼神望了韓立一眼,然後口中稱是的退到了一邊。

    韓立神『色』如常的隨著青年走進了木門,然後木門馬上緊閉上了。

    “我姓文,道友可以叫我文檣。不過,我看道友麵生的很,難道是新到我們魁星島的修士嗎?”一帶韓立進了木門,青年就回頭微笑著問道。

    “在下韓立,上個月才到的魁星島!”經過這段時間的練習,韓立說當地的語言總算沒有什麼問題了。

    “,真是佩服!以道友現在的修為,就敢外出闖『蕩』了。道友還真是膽識過人啊!在下就不行了,自從在此島出生後,就一步也沒離開魁星島。”青年有些羨慕的說道。

    聽了這話,韓立輕笑了下沒有接口。

    然後,韓立跟著青年一路直走,就到了一個圓形大廳,麵或坐或站的有三十幾名神情各異的修士。

    “看樣子,人都來齊了。那下麵馬上開始抽簽吧!一戰決勝負,隻準傷人不準殺人,否則取消獲勝資格。”坐在人群對麵的一名道骨仙風的老者,簡短之極的說道。

    滿屋子的煉氣期修士,就他一人是築基初期的修為,看來是主管此事的修士了。

    而文姓青年一進了大廳,就趕緊走到了老者身後雙手侍立著。

    老者沒有理會青年,而拿出了一個青『色』的玉筒,筒內裝有二十幾枚竹簽。

    “好了,要挑戰的就來抽取一枚,數字相同的先互相比試,勝者才有資格挑戰原有商家的代表。”

    聽了這話,三十人中的大多數人都盯向了那個玉筒。

    而玉筒忽然冒出了一層青光,將竹簽罩在了其內。其他人的神識,自動的被排斥到了青光外,有的還受了一點影響,不由得身形晃了幾晃。

    其他沒用神識探測玉筒的修士,則『露』出了幸災樂禍之『色』。

    這些人,就是要被挑戰的修仙者。自然希望韓立等挑戰者,吃的虧越大越好。

    以韓立的神識強大,強行破去青光自然毫無問題,但他可不會做這種惹眼的事情。

    於是麵麵相覷之下,韓立等修士一個個輪流上去抽取竹簽。

    韓立抽到住前後,韓立橫過來略微一看,是個古怪的銀『色』符號。

    他不由得皺了皺眉,他倒忘此事,他可不認識當地的文字啊!

    但韓立麵無表情,仍將手中竹簽一收,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

    “一號”老者冷冷的說了一聲。

    頓時,有兩名手拿一樣竹簽的修士,走了出來。

    “你們到那邊的平台內比試去,那設有了陣法,不懼怕法術的破壞。隻要能拿到對方的竹簽交給我,就算獲勝。我是不問你們采用什麼方法和手段的。當然不能殺死對方。”老者毫不客氣的講道。

    “是,前輩!”這兩人衝老者施了一禮,就向大廳後隱約可見的『露』天平台走去。

    結果平台上一陣白光亮起後,兩人的蹤影消失了。

    但不一會兒後,兩人有些疲倦的在平台上重新顯出了身影。

    其中一人興衝衝的將兩枚竹簽交予了老者,另一人則黯然的直接走出了大廳。

    “二號“老者冰冷的喊道。

    ……

    因為煉氣期修士的爭鬥手段比較簡單,所以勝負決出的非常快。

    甚至有一對修士前腳剛進去,後腳就都出來了,無論得勝者還是失敗者都笑嘻嘻的,高興異常。這讓韓立看了略有點奇怪。

    “七號”

    一名修士,隨著老者的聲音馬上站了出來,但另一人則遲遲未出。

    “七號”老者臉『色』一沉的又喊了一遍。

    這時韓立才一臉恍然的走了出來,嘴上急忙的道歉:

    “前輩!實在對不去。我剛才看錯了號碼,以為自己是九號呢!”

    老者根本不理會韓立說什麼,不耐煩的把手一揮,韓立就識趣的和另一人連忙向平台走去。

    白光閃過後,韓立和對方出現在了一片白濛濛的天地中,出了中間數十丈寬的空間,四周都是白『色』的霧氣。

    “閣下的修為,比我低了足足兩層。我看不用再打了,道友直接認輸吧!省的到時在下一時失手,重傷了道友!”對麵的中年修士,一臉自信的對韓立說道。

    韓立望了望對麵這位煉氣期七層的“高手”,看到其和自己一樣連護罩都沒有打開,輕笑了起來。

    

Snap Time:2018-07-17 23:41:35  ExecTime:0.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