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三百六十七章保人與定居


    第三百六十七章 保人與定居

    王長青聽了韓立如此一問,麵上『露』出幾分苦笑。

    “仙師說笑了,儲物袋諸位仙師雖然有一些,但仙師都珍惜無比的,怎會借與我等凡人用來裝些俗物。而且每次的交易,各大島之間都是整船大量的交易,仙師們的儲物袋雖然神妙無比,但也裝不了多少的。各位仙師更不會做這種有事身份的搬運之事!”王長青小心的給韓立解釋道。

    聽了這話,韓立點點頭不語了,半眯起眼睛陷入了沉思之中。

    半晌之後,他才淡淡的說道:

    “顧東主想讓我出手的事情,在下無能為力。因為在下修為實在不高,就是答應了也是自取其辱而已,還是請王先生如實回稟顧東主,讓他另請高明吧!而作為貴船帶我到魁星島的代價,我會付一些靈石作為報酬的。”

    韓立說的很慢,很清楚,但聲音更冷漠。

    老者聽了這些拒絕之言,臉『色』刷的一下白了一些。

    接著,就向韓立苦苦哀求道:

    “仙師大人,你還是幫幫我家東主吧!要知道顧東主為了能拿下這生意,已經連船帶人的花費兩人不少。而且為了獲得挑戰的資格,顧東主還另花了一大筆靈石,若沒有得到大島間行商的資格,顧家一定會破產的。我們這些幫工也會失去工作,隻能另謀出路了。”老者一臉的懇求之『色』。

    “在下修為的確低劣,而且也不願意剛到魁星島,就招惹什麼是非!”韓立毫無表情的搖搖頭。,拒絕的很幹脆。

    王長青見韓立心意已決,聲音也有些嚴厲,便不敢再說什麼勸言,隻能強打精神的和韓立又聊了一些當地的習俗和韓立迫切知道的事情。

    半個時辰後,韓立見老者精神有些不濟了,便讓其先回去休息,明日再來這教他一些當地的言語。

    王長青早覺得疲倦了。見韓立如此體恤他,也就不推辭的退了出去。

    韓立,望著老者走出去並恭敬的帶上木門後,不禁輕歎了一口氣。

    他身上雖然有些提神、甚至對凡人身體有點好處的靈『藥』,但絲毫沒有拿出來給老者服用的意思。

    在一個陌生的地方,還是財不『露』白的好啊!否則,極可能招惹到不必要的麻煩。甚至有了殺身之禍,也不稀奇的。

    這樣想過後,韓立盤膝坐到床上,然後從身上掏出一瓶“黃龍丹”,倒出一顆來放進嘴,開始煉氣了。

    他一定要及早恢複修為才行。畢竟,無論什麼地方的修仙界,還是以實力說話啊!

    可韓立隻打坐了一小會兒,門外就隱隱傳來了腳步聲。

    韓立雖然沒有開門,但神識卻早已飄了出去,將門外的一切都映在腦海中。竟是那叫王長青的老者去而複返,身後還跟著那位顧東主,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韓立眉頭輕皺了起來。

    看來麻煩來了!顯然這位顧東主還不死心,想再來糾纏自己不放。

    若還是在天南,韓立早就一句冰冷的言語,將對方喝止住了,不會讓這二人再進屋子的。

    但現在初到一個陌生之地,還是不要顯得過於不近人情了。

    想到這,韓立不等兩人上前敲門,便平和的傳聲道:

    “兩位請進吧!門沒有鎖上!”

    顧東主和王長青,猛一聽韓立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嚇了一跳。但馬上意識到了這是麵的仙師大人,在叫他們進去。於是急忙整理了下衣襟,恭聲答應了一下,輕推門走了進去。

    韓立這時已經從床上下來了,正倒背著手的站在屋內。

    “仙師大人,顧東主想親自和你淡淡那件事,還請仙師大人東主一個機會好嗎?”王長青通過先前和韓立的一些接觸,已知道這位仙師實在不是好蒙混之人,就直接將來意挑明了。

    聽了這話,韓立望了老者一眼,展顏一笑的說道:

    “當然可以了。不過,你還是勸這位顧先生不要寄希望太大了!”韓立『露』出了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聽到韓立這樣說,王長青『露』出了幾分尷尬之『色』,但仍向中年人如實的解說了一下。

    中年人聽了之後,神『色』一變,但馬上神『色』鄭重的衝老者說了幾句話,讓王長青怔了一下,麵『露』古怪的神情。

    而韓立在一旁冷眼旁觀著,臉上沒有任何的異樣。

    “仙師大人!我們東主說了,隻要仙師肯出手幫忙,不論事成與否,顧家都願意付一大筆靈石當做報酬。而仙師若真的替顧家爭到了大島的行商資格。顧東主甚至願意替仙師這個島外人,做魁星島定居的擔保人。讓仙師可以成為魁星島的正式居民。最重要的是,無論仙師以後是否在魁星島擔任職務,顧家今後三年內願意將交易的三成利潤,奉獻給仙師。”

    王長青說完這些話時,神情都有些恍惚了。似乎顧東主向韓立許諾了不得的事情。

    韓立微微一怔,『摸』了『摸』下頜,有點奇怪的問道:

    “怎麼?在魁星島住下,還要什麼擔保人嗎?先前,我好像沒聽先生說過啊!”

    這話韓立雖然說的溫和之極,但卻讓王長青出了一身的冷汗,急忙開口解釋道:

    “仙師誤會了!在魁星島上留下的外來仙師一般有兩種,一種是隻是臨時在島上住下的仙師,他們不會在島上擔任職務,一般住了數年,就會根據喜好決定去留的。另一種則是有當地的大戶人家做保人,就可以辦理永久居住島上的手續。這種仙師不但每年繳納的靈石比前一種少的多,而且隻有他們才有資格擔任島上的職務,並可參加島上十年一次的靈地爭奪大會。名次靠前者,便可獲得靈氣濃薄不一的修煉之地。而因為島外的人,想在魁星島這樣的大島找到保人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所以老朽一時疏忽,就沒有向仙師提及此事!”

    王長青生怕韓立誤會了什麼,一口氣將一切都講了了出來。

    聽了這話,韓立神『色』陰沉了下來。

    “所有不在魁星島定居的修仙者,就不能得到修煉之地嗎?”韓立有些不太信的說道。

    “這倒不是的,那些附屬島嶼定居的仙師,也可以參加這種比試的。不過,他們也隻能參見本島修煉之地的爭奪。而魁星島之所以作為主島,就是因為島上的靈脈是附近海麵上最好,靈氣最濃的。其他島上的靈脈,則差了許多。”老者給韓立解說道。

    聽完了這一切,韓立的臉『色』陰晴不定了。

    這些規定,明顯是將那些修為較高的修士留在主島的一種策略。因為凡是修仙者,誰不想要一個靈氣充沛的修煉之地!

    即使他為了培育靈草和修煉,同樣也是修煉的地方,靈氣越濃就是越好啊!

    韓立眉頭緊鎖,低頭在屋內來回踱走了幾步,再抬首看了看姓顧的中年人,其一臉的期盼之『色』。

    見到這位顧東主這般神情,韓立歎了口氣,緩緩的說道:

    “你們給我講下,那些要挑戰的仙師修為如何,若是真的可以對付的話,我就破例出手一次吧!”

    韓立『露』出點無奈的樣子,一副給了兩人極大麵子的神情。

    王長青聞言大喜,急忙將此事解說給了中年人,讓對方同樣麵『露』狂喜之『色』。

    而韓立在說完話後,則暗自想道:

    “若是這些仙師沒有築基期的修士,即使自己現在的修為,倚仗傀儡和法器的犀利,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的!如此一來,就可以在魁星島上開始修煉那三轉重元功了。當然,那身外化身以及大衍決則同樣要修煉才行,這可是以後保命的利器啊。”

    ……

    四日後,這艘巨船終於在船上之人的歡呼聲中,到達了魁星島。

    韓立則在顧東主和王長青的帶領下,興衝衝的給韓立辦理一些上島的手續。

    畢竟一位陌生的修仙者到了此島,一定要通知一聲港口的。這樣才不會當做惡意的闖入者處理的。

    不過,當韓立跟在兩人身後,默不作聲的打量著此港口的一切時,給他的一個感覺,就是這好大啊!

    無論是船隻的數量,還是船隻的體積,根本不是天南的那些小碼頭可以比的。

    像顧東主那麼大的出奇的巨舟,這碼頭上竟然一連停靠了六七隻之多,至於其他較小的船隻,更是不計其數了。

    韓立雖然沒有仔細去數,整個碼頭也應該有二三百隻左右。

    至於來來往往,上船下船的人群,就更多了。

    讓韓立第一次感覺到,什麼叫做人流如『潮』。

    

Snap Time:2018-07-21 04:06:53  ExecTime:0.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