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三百六十章半路劫人


    第三百六十章 半路劫人

    和妖異男子一直站在一起的董萱兒,同樣被男子的霞光罩住,瞬間三人急速向後遁去。

    一位結丹期修士的含恨一擊,可不是他們三人能接下的啊!

    那漫天的白『色』劍光,在蒙麵女子的催動下緊追出去十餘丈的距離,突然雲消霧散,消失的無影無蹤。

    同時站在法器上的女子,妙曼的身子晃動了幾下,一副隨時都要掉下來的樣子。

    見到此景,豔麗男子和鬼靈門少主大喜,同時由退變進的衝了上來。

    韓立在下麵看的神『色』微變,不加思索的往儲物袋上一拍,十三枚“紅線遁光針”自動跳到了手上,韓立雙手緊扣住它們。

    就算此時出手再危險!韓立也不能眼見南宮婉香消玉損了。

    畢竟他再怎麼自私和冷漠,也並非真的六親不認,冷酷無情。況且他自信,現在的他也許還不是鬼靈門少主二人的對手,但若一心想逃的話,還是綽綽有餘的。

    就在韓立一揚手,打算將這些飛針放出,救下蒙麵女子之時,天上的情形卻又急轉直下,發生了巨變。

    原本在劍上站立不穩的蒙麵女子,在王蟬等人欺近身前時,忽然身形一穩,秀目寒光一閃。

    王蟬和那豔麗男子見此,麵『露』駭『色』,頓時心知中計了。

    但他們想要回頭遠遁時,已經晚了。

    隻見女子雙手一揚,無數的衝天劍氣再次飛出,刺目的白光將三人徹底淹沒在了其中。

    看到此幕,韓立心一輕,手中緊扣的法器,也略微送鬆開了些。

    這時,整個天空都被蒙麵女子的劍光照耀成了灰白『色』,而在白光中的血霧和霞光,雖然如滔天驚浪中的小舟搖搖欲墜,但卻一直隨波逐流的硬撐了下來。特別是那豔麗男子和董萱兒在霞光中,兩人雙手『射』出青紅兩『色』的奇光,竟能抵消劍光的狂攻。

    這種情形,讓韓立輕皺了下眉頭,低頭思量了一下後,人就無聲的從原地消失了。

    與此同時,天上的蒙麵女子卻焦慮萬分!

    她雖然用計將這兩位魔道的後輩困住了,但現在的這種強度的攻擊,竟一時拿這三人不下,這真出乎了意料之外。

    而不久前,她和魔道的一位結丹期修士大戰了一場,結果法力耗盡後,差點和對方同歸於盡。

    後來雖然逃出了重圍,但傷勢嚴重的令自己都極為的心驚。

    更糟糕的是,和元神相緊密相連的法寶在拚鬥中大損,短時間是無法動用了。

    並且因為有追兵存在,無奈之下,她隻能動用了大損元氣的秘術,強行提取體內的一部分潛力,來激發出一絲靈力出來,好禦器逃遁。

    但沒想到,雖然大部分的魔道之人都被其甩掉了,但這三人卻魔功奇特,竟能緊追其後不放。

    如此一來,她隻能設法滅掉這三人。否則等秘術功效一過,她即使是結丹期的修士也隻能任人宰割了。

    而她之所以選在此處停下,是因為剛才神識感應到了這有一名修士存在。雖然不知其是何人,但身上卻沒有魔道六宗的魔功氣息,這是無疑的。

    並且這個人是名築基中期的修士,不是修仙大族的修士,就是其他五派的同盟修士才對。

    因此抱著情況再壞,也壞不到哪的想法,她才飛遁此處的。大有把這名修士一同拖下水的意思,這樣事情說不定還有什麼轉機。

    可萬萬沒想到,這人的神識倒也不弱,竟遠遠的聞聲隱匿了起來,完全一副不想惹麻煩態度。

    這樣一來,蒙麵女子隻能停下來獨自對敵,讓她對這人恨得牙根直癢癢。

    可沒想到,另一個要命的意外又出現了。

    這三名魔道中人竟然韌『性』十足,身上還有極其厲害的防禦法器。以她用殘餘靈力施展的功法神通,竟一時滅不了對方。

    而她身上的高級符籙和其它厲害的法器,又早在多日的爭鬥中消耗的一幹二淨了。

    如今的她,感到體內的最後一絲法力,也要消失了。這讓她的心,直往下沉!

    正在對麵劍光中苦苦支撐的王蟬等人,感到如山一樣壓得他們喘不過氣來的劍光,漸漸稀疏了起來,接著徹底消散了。

    這讓三人一呆,但馬上看到蒙麵女子木然的站在法器之上,雙目黯然無神,並且身子讓人憐惜的有些微微顫抖。

    王蟬和豔麗男子互望了一眼後,心驚喜起來。但是剛剛吃過的苦頭,還是讓二人猶豫了一下,不敢輕易妄動。

    可就在這時,下方飛出了一道白光,這白光快似閃電,眨眼間就到了蒙麵女子的身前,在白光中似乎有個人影一晃的將那蒙麵女子攔腰抱住,接著白光一掉頭,竟然朝下沿原路飛了回去。

    這一幕,讓王蟬和那豔麗男子勃然大怒。

    他二人怎會讓到嘴邊的肥肉,被別人搶了去。不加思索的施展起遁術,順勢直追了下去。

    但董萱兒,這次站在原地沒有動身去追的意思,反而『露』出了驚疑的神『色』。因為那個人影,讓她覺得眼熟無比,不禁讓其躊躇了一下。

    數十丈的距離,讓那白光那間,就飛落到地上的一片密林中,同時白光一斂後,『露』出了一名相貌不起眼的青年男子。

    這男子正一手緊抱住蒙麵女子,抬首仰望著追來的王蟬二人,臉上毫無表情。

    但那蒙麵女子卻無力的在男子懷內掙紮著,眼中滿是羞惱之『色』,似乎正斥著男子什麼。但青年男子根本不予理會。

    “原來是你!”

    “是你!”

    看清楚男子的相貌後,王蟬和豔麗男子幾乎同時叫出了聲。

    他二人都認出了半路上殺出來的韓立,在驚詫的互望了一眼後,就不再猶豫的各施展神通,衝向了韓立。

    隻見王蟬身上的血霧大漲,轉眼間就布滿了二三十丈的空間,血腥之氣大起,氣勢驚人之極。

    而豔麗男子冷笑了一聲,手中突然多出了一根玉笛,略一揮動後清鳴之聲傳出,接著身上霞光與清鳴之聲呼應,竟脫體化為了一直粉紅的孔雀,直向韓立飛去。而他本人則不甘落後的緊跟孔雀之後。

    見到二人氣勢洶洶的過來,韓立終於『露』出了一絲慌『亂』之『色』。

    他猛然一踩身下的小舟,小舟頓時發出此目的白光,並微微顫抖著,似乎就要激『射』出去。

    這時王蟬兩人的驚人攻勢,已到了韓立的頭頂,徹底將其逃出的路徑堵死了。他們甚至清楚的看到,原本正掙紮的蒙麵女子,身子驀然不動了,明眸中滿是絕望的神『色』。

    這讓兩人心大安!看來這位結丹期的女修士全無反抗之力了!

    可那驚慌中的韓立,卻瞬間神『色』一變,臉上浮現出一絲詭異的微笑。

    見到韓立『露』出這種表情,兩位魔道中的後輩翹楚,不由得心咯一下。

    忽然眼前的景『色』一變,韓立和那蒙麵女子竟如同清風一樣,化為了無有,出現在二人身前的竟然兩塊巨大的岩石。這讓王蟬和豔麗男子驚懼的急忙收住了遁術,不禁詫異向四周望去。

    結果入目的一切,讓二人臉『色』一變。

    四周哪還是什麼樹林,竟然出現了無數高聳如林的巨大石柱,他們竟被困在了幻陣之中了。

    王蟬和豔麗男子心大怒。

    這個幻陣雖然威力不大,他二人破去也用不了多大的工夫,但這足以讓韓立帶著他二人的獵物揚長而去了。這讓兩位魔道少主,對韓立更是仇上加仇,恨之入骨了。

    “王兄,我們快點破陣,不要忘了!我那董師妹可還在外麵呢!以她的修為,纏住對方一時半刻,還是能做到的。”豔麗男子忽然想起了什麼,麵『露』冷笑的對王蟬說道。

    “是啊,本少主差點忘了此事!不過那妮子,我記得以前也是黃楓穀的弟子,她會出手欄人嗎?”王蟬麵上喜『色』一閃,卻有些不信的講道。

    聽了這話,豔麗男子麵『露』遲疑之『色』,有些不太肯定的回道:

    “應該會出手吧!畢竟董萱兒在我合歡宗的地位不低,可比她在黃楓穀當一個普通弟子強多了!而且我父對其可不薄啊!”

    

Snap Time:2018-01-22 14:33:14  ExecTime:0.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