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三百五十九章驚遇舊人


    第三百五十九章 驚遇舊人

    心中拿定了主意,韓立就不聲不響的禦器飛離了山峰。

    後來那些和韓立交談過的煉氣期修士,在白池聚會開始時,反而看不到韓立這位“前輩”高人,心都不由得大感奇怪。

    韓立先去了天星宗坊市一趟,將修補古傳送陣的各種材料按清單購齊,然後才就奔越國飛去。

    這一次,韓立並沒有按原路進入越國。而是兜了個圈子,從元武國和越國非常偏僻的交界處,偷偷的潛入。

    如今的越國可是魔道的天下,他不可想剛進入險地,就被人家一路的追殺。

    韓立不知道,因為他的這份小心,又讓他無意中躲過一場危機。

    因為現在越國的大部分邊界處,魔道派出了不少的人手日夜巡視。韓立若是冒然從原路返回,肯定躲不過人家的耳目。一場逃亡大戰,十有八九是免不了的!

    如今,安然進入了越國的韓立,盡揀人煙稀少的地方趕路,竟讓他一路無險的到了古傳送陣所在的靈石礦附近。

    此時的靈礦,自然落到了魔道的手中。

    韓立遠遠的就偷望一下,結果見到了身穿綠白兩『色』服飾的魔道弟子。

    從其袖角上的碧綠鬼頭和粉紅『色』的桃花標識看來,應該是鬼靈門和合歡宗的修士。

    知道了占據靈礦的魔道身份後,韓立就悄悄的隱匿走開,並在附近找到了隱秘的地下入口,潛入了進去。

    他很輕易的找到了當日被封閉的洞窟,在用法器將『亂』石擊碎後,就重新見到了破損的古傳送陣。

    在見到傳送陣還安然存在,韓立心略送了一口氣。

    接下來的日子,韓立先用一套新得到的幻形陣旗,將那個隱秘入口徹底幻形掩住。然後,又用改進過的“顛倒五行陣”的陣旗和陣盤,布下大陣,護住了古傳送陣所在的洞窟。

    如此一來,即使魔道的修士發現了他,他也有時間從容逃跑了。

    於是,沒有了後顧之憂的韓立,開始修複傳送陣了。

    因為玉簡內說的清楚,古傳送陣的修複是一個精密無比的工程。即使不起眼的一道符紋弄偏了一絲,都有可能讓整個傳送陣出錯,所以韓立的修複過程緩慢無比。

    整整七天的時間過去了,傳送陣隻不過完成了一小半的修複。而這時一個大麻煩出現了,事先買的材料竟然耗盡一空了。

    見此情形,韓立有點傻眼了!

    原來他所買的修複材料,固然比清單上的還要多些,但完全沒有考慮到修複中會出錯,材料會報廢的問題。

    而他又不是專門的煉器師或者陣法師。

    結果技藝不過關的他,有大半的材料修複時出錯,被白白的浪費掉了。如此一來,自然不夠用了。

    韓立輕歎一下,看來要出去一趟了。

    不過他記的,在靈礦東邊數天的路程,有一處某修仙家族開的小坊市。

    雖然不大,但這些鐵母和晶玉之類的材料倒是能買到的。畢竟傳送陣的核心之處沒有壞,需要的隻是些普通的材料而已。

    他唯一但心的是,現在修仙界這麼『亂』,這家坊市存在與否還是兩可之間事啊!別冒險趕到了地方,坊市早就沒有了。

    韓立思量過後,到了晚上還是趁著夜『色』出了地下洞窟,直奔坊市禦器飛去。

    他心已想好了。若這坊市真的沒了,他頂多再回元武國坊市一趟就是了。這古傳送陣,不可能隻修到一半就不問了。

    但為了保險起見,韓立準備晚上趕路,白天則找個地方休息隱蔽。

    這樣一來就能將危險減少到最低了。

    於是趁著漆黑的夜『色』,韓立向東飛行了整個晚上,當天開始蒙蒙擦亮的時候,才開始尋覓落腳的地點。

    但他正往下方眺望之時,忽然神『色』微變,猛扭頭往某一方向凝神望去。

    他隱隱的感到,似乎有什麼人,正往這急速飛馳而來,而且不止一人的樣子。

    韓立不假思索的一踩腳下的神風舟,人就向下斜飛下去,轉眼間,就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他剛剛將身形隱匿好,並將周身靈氣收斂起來。一道刺目的白光,就閃電一樣的無聲飛來。

    而在白光身後,一團數丈大小的血霧,鬼哭狼嚎之聲不絕,緊跟不放。再稍後點的地方,則有一片粉『色』的霞光,隱隱發出清鳴之聲,同樣直追不舍。

    躲在下麵山林中的韓立,沒有注意前麵的白光,和後麵的粉『色』雲霞,反覺得那團血霧眼熟無比!這不是那鬼靈門少主的護體魔功嗎,難道就是此人?

    一想到鬼靈門少主的厲害和所吃的苦頭,韓立的神『色』陰沉了下來。

    就在韓立以為,這幾人馬上就會從其上空急速遁走之時,前麵飛馳的白光,忽然間頓了一下,接著光華斂去並停下來,『露』出了一位站在飛劍之上的白衣女子。

    這女子身材修長,頭戴鬥篷,一現出身形,就冷冰冰的向後說道:

    “小輩!你們窮追不舍,難道真想自尋死路?”

    女子的聲音清寒無比,可一聽到韓立的耳中,卻差點讓其一蹦數尺來高。

    “這……這好像是那南宮婉的聲音,真是此女?”韓立大吃了一驚!

    這位和他有過合體之緣的女子,雖然和他說過的話寥寥無幾,但作為韓立人生中的第一位女人,其心早就將對方音容深記在了腦海中。

    而這聲音的確很像南宮婉,隻不過嗓音似乎沙啞了點啊!韓立還是有點驚疑不定。

    韓立正在震驚之際,後麵緊追的血霧和那片粉紅的霞光,似乎也被蒙麵女子的話嚇住了,不約而同的停在了十幾丈外。

    接著血霧和霞光稀疏了起來,同樣『露』出了麵之人。

    那血霧中的果然是鬼靈門少主王蟬,另一側霞光散盡後『露』出的男女二人,則讓韓立目瞪口呆了起來。

    男的是那燕翎堡見過的、豔麗如女子的妖異男子,女的竟是失蹤多日、估計早落入魔道之手的董萱兒。

    董萱兒神『色』清冷,原先的狐媚之『色』,不知何時『蕩』然無存了,顯得端莊無比。

    更令韓立驚異的是,其修為從原先的築基初期提升至了築基中期的境界了。

    韓立看著董萱兒和妖異男子並肩站立在一齊,不禁眉頭緊鎖。

    而在此時,鬼靈門少主和豔麗男子,與蒙麵女子的冰冷眼神一對,同時『露』出躊躇之『色』。

    對方雖然已和一位鬼靈門的結丹期高手兩敗俱傷,應該無力抵抗了。但畢竟此女在掩月宗攻防戰中,可是殺傷了無數魔道修士的結丹期修士,萬一對方拚死一擊,硬拉上他們兩人同歸於盡,這可就太冤枉了。

    有此想法的二人,不由得互望了一眼,誰也沒有搶先動手的意思。

    見此情形,那豔麗詭異的男子眼珠一動,就麵帶微笑的衝蒙麵女子說道:

    “若是在往日,南宮前輩說出這樣的話來,我和王兄自然望風而逃了。但是現在嗎!即使晚輩看在掩月宗和合歡宗的淵源上,想放前輩一馬,可這位鬼靈門的王兄,也不會罷休啊!”

    豔麗男子,完全一副我們是自家人,什麼都好商量的口氣。但卻不客氣的將鬼靈門少主正麵推了出去,當作了擋箭牌。

    王蟬聽了此話,心大怒。

    但他同樣是喜怒不形於『色』之人,隻是冷望了對方一眼後,就不慌不忙的說道:

    “聽說合歡宗秘術中,有一門的“玄月吸陰功”,修煉的男子可以通過雙修之術,將女子的元陰強行吸納一部分去。雖然不多,但以前輩的結丹期修為,想必可以讓這位田公子借此,由築基中期的瓶頸進入到後期了吧!”

    王蟬的此話一出口,豔麗男子臉『色』微變。

    他萬萬沒想到自己苦追此女不放的目的,竟然被王蟬一眼就看穿了,心不禁有些惱羞成怒了。

    而與此同時,那蒙麵女子卻兩眼『射』出羞惱之『色』,銀牙一咬的吐道:

    “一丘之貉,找死!”

    說完一抬手,一片白濛濛的劍光鋪天蓋地的『射』了過去。

    對麵的王蟬和豔麗男子見此情景,同時大驚失『色』,身上血霧和霞光瞬間湧出,就要馬上飛遁後退。

    

Snap Time:2018-07-20 01:04:54  ExecTime:0.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