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三百五十七章白池山


    第三百五十七章 白池山

    白池山的西峰,比韓立想象中的要大一些。

    整座峰頂不但建有一座古寺,還有十幾座大大小小的石亭,已有修仙者三五成群的在麵長談了。

    當然,在亭子和寺院的外麵,同樣稀稀拉拉的有些修士在來回走動著。

    看來這次的白池山聚會,已經有人心急的早到了。

    韓立在峰頂上空看了一會兒遍,才盤旋了一圈,落到了峰上一處偏僻的角落。

    隨後韓立帶著曲魂,隨意的向附近的幾處石亭走去。

    以韓立的神識強大,不一會兒就將石亭內修士的談話內容,都聽的一清二楚。

    其中一座,有四名修仙者正闊口長談的石亭,進入了韓立的眼內。

    韓立略一凝聽,說的正是越國七派和魔道之戰的事情,不禁精神一振,不再遲疑的走了過去。

    “這次對魔道的大敗,不但越國六派被『逼』得紛紛逃離了故土,就連我們元武和紫金兩國,以後也要大難臨頭。現在就看魔道下一步是先打我們元武,還是攻紫金了。”四人中的麵容蒼白的中年人,歎息的說道。

    “是啊,上次大戰,固然六派實力大損。前去助拳的兩國修士也葬送了五六成!這次天星宗等仙派要焦頭爛額了!”另一位年紀二十許歲的青年,幸災樂禍的接話道。

    聽了青年這話,另外三人中的兩名老者神『色』如常,沒有什麼反應。但那剛開始說話的中年人,則不由得苦笑了幾聲,一張嘴就想再說些什麼。

    可就在這時,從一旁傳來了他人的聲音。

    “恐怕天星宗等大派固然狼狽不堪,我們這些散修和修仙家族的日子,會變得更不好過。魔道中人講究的就是弱肉強食的一套。到時我們就不會有今日這般輕鬆自在了。”韓立從緩緩的走了過來,口中卻說出了中年人苦笑的本意。

    這四人聽到有外人在附近,先是一驚,馬上閉口不言了。

    但等發現看不出韓立的修為後,幾人均麵『露』出一絲不安之『色』,紛紛起身向韓立恭敬的施禮。那中年人更是急忙想替青年開脫的說道:

    “這位前輩,餘賢侄剛才隻是隨口一說而已,可絲毫沒有對各派不敬之意。還往前輩不要見怪!”

    這幾人,竟將韓立當成了元武國哪家仙派的高階修士了。

    那青年的神情,同樣的緊張了起來。

    “,幾位道友不要誤會。我也隻是散修而已!剛才也隻是隨便的『插』一句。”韓立微笑著,溫和的解釋道。

    幾人聽韓立如此一說,這才放下了心來。雖然不知道韓立所言身份真假,但對方沒有追究剛才言語冒失的意思,這可是很清楚的。

    於是在幾人的恭迎中,韓立也在亭中的石桌旁坐了下來。

    “前輩能到此地,我等晚輩的榮幸。不過以前輩的修為,怎會參加這種程度的交流呢?”四人中修為最深的紅臉老者,有些拘謹的問道。

    這也難怪此人如此的驚訝,要知道白池山這種地方『性』的小聚會,一般很難吸引到築基期修士的。高階修士要是交流,自然會另有更高層次的聚會。

    “前段時間,我一直在離此不遠的一處荒山修煉。隻是不久前聽到我國修士在越國大敗的消息,感到修仙界要有大的變動,這才出山打探下消息的。幾位道友可有魔道和越國最新的消息嗎?”韓立輕描淡寫的講道。

    聽到韓立如此一說,這四人麵麵相覷了一會兒,但馬上其中三人一齊望向了另一位幹瘦的老者。

    “要論消息靈通,當然要數丁老哥了,畢竟丁家有許多世俗產業就直接開在了越國!”紅臉老者幹笑了一聲,輕巧的說道。

    其他二人也一齊附和的讚同,這讓韓立聽了,眼中異『色』一閃。

    丁姓老者見此,臉上浮現出一絲尷尬之『色』,隻好開無奈的說道:

    “我們丁家在越國的子弟,的確最近給家族傳回了一些越國的最新情況。本來這些消息家族內不希望外傳的,但既然幾位都是丁某的至交,這位前輩也想知道一些,那在下就說一些吧!不過,還請幾位不要輕易外泄。”

    聽了丁姓老者此話,其餘三人不禁精神一振,連連的稱是。韓立也微微的點點頭。

    於是,老者輕咳了一聲,就慢慢的說道:

    “前幾日剛接到的消息說,現在的越國很混『亂』。雖然魔道擊潰了六派的聯軍,但仍有不少六派的潰退修士沒有離開越國,而是倚仗著地勢不停的襲擊魔道的人,聽說麵還有幾位結丹期的修士也沒有撤離,這讓魔道的人有些忙於疲命。畢竟結丹期的修士,可不是那麼好對付的。再加上六派在越國紮根多年,潛在勢力還是不小的,讓魔道接手越國修仙界還是有點辣手。”

    “而越國的修仙家族,現在也分為了三種態度,一種見六派落敗了,馬上倒戈,主動歸順了魔道六宗。另一種因為和六派太密切了,生怕魔道清算後賬,幹脆也和六派一樣撤離出了越國。最後一種家族,則還處於觀望的階段,準備看看形勢再說。”

    “而七派占據多年的門派重地,聽說除了掩月宗和巨劍門還未被魔道六宗攻破外,其餘四派都已被徹底攻占了。但繳獲的東西據說很少,大部分的珍稀物品都被六派撤離的弟子,帶走了。”

    “以我看,魔道一日不能讓越國穩定下來,他們一日不會攻擊我國或紫金的。畢竟他們的人手再多,一下占了兩個小國和一個中等國家,恐怕也有些顧不過來了。所以才拿那些不停搗『亂』的六派修士一時沒有辦法。”

    老者緩緩的說出了上麵的一番話來,並透『露』了些自己的見解。

    “丁老哥,你估計魔道能給我們留下多長的喘息之機,現在我國各派還能抵擋對方的攻擊嗎?”一旁的紅臉老者,忍不住『插』嘴的問道。

    “這個不好說?畢竟我知道的也隻是些表麵上的消息而已,真正的實情倒底如何,恐怕隻有各派的高層,才心才有數。”丁姓老者搖搖頭的說道,並偷望了韓立一眼。

    顯然他還是認為韓立是本國某派的修士,以致說的這些話有些遮遮掩掩的。

    接著,丁姓老者似乎不想繼續說和此相關的問題,就忽然笑著講了一個讓韓立吃了一驚的事來。

    “這次越國六派因為撤離的較匆忙,都不約而同的采用了壁虎斷尾的方法,隻帶走了門中資質較好的精銳弟子,讓其他不少弟子都蒙在鼓被犧牲掉了。這麵下手最狠的,據說是黃楓穀的一幹高層了。他們為了讓真正的心腹精銳安穩的逃離越國,竟然一連犧牲了兩批弟子,這幾乎是黃楓穀撤離弟子外的所有修士了。嘖嘖,手段還真是了不得啊!”

    老者雖然說的漫不經心,韓立聽了心卻猛然一沉,臉『色』微微一變。

    不過,幸虧他人都不敢緊盯韓立不放,這才沒人注意他的異樣神情。

    “丁道友,你說的那黃楓穀犧牲了兩批弟子,這是怎麼回事?在下頗感興趣的!”韓立強按捺住心中的震驚,不動聲『色』的問道。

    “,既然前輩下問,晚輩自然如實的說了。事情是這樣的,聽說那越國的高層一接到前方失利的消息,馬上就想出了一個金蟬脫殼的詭計。他們先讓門內的一批弟子搶先一步撤離,暗地卻此消息泄『露』給魔道的『奸』細,說這些弟子就是他們黃楓穀的精銳,並帶上了大批的靈石原料等財物。讓魔道的追兵完全被吸引住。同時又在門內留下了被蒙在鼓的另一批弟子,讓他們利用大陣和剩下的魔道中人再形成對峙的局麵。有了這兩批弟子吸引了敵人的全部注意力後,黃楓穀的高層才讓真正的心腹精銳弟子,帶著門內上千年的積蓄,從相反的方向另行撤退了。”

    “聽說,雖然黃楓穀安全撤退的人數最少,但他們在六派的撤離中,卻是走的最輕鬆的一路。而其餘五派雖然將人手集中到一起撤退,但還是陸續被追兵追上,拚殺了多場。有不少財物都落入了魔道的手中。這件事因為魔道被耍了一記,所以在越國修仙界已廣為流傳了。”老者不敢怠慢的給韓立講述了一遍。

    “哦!事情是這樣的啊。那群被拋棄的黃楓穀弟子,還真夠笨的!”韓立神『色』不變,慢悠悠的低聲道。

    

Snap Time:2018-07-16 22:53:09  ExecTime:0.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