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三百五十二章承諾


    第三百五十二章 承諾

    韓立沒有馬上答應或拒絕,而是緊皺雙眉的低頭不語,似乎在考慮其中的得失利弊。

    說心話,韓立並不願答應此事。

    因為陣法和煉器之術,對現在的他來說根本是雞肋一樣的東西,除非結丹成功了,否則根本沒有這個時間研究這些的。而且他也不願平白招惹一個強大修仙家族,更別說也沒這個能力。

    “我知道,這個請求對韓前輩來說很過分,但如音實在是沒有別的辦法。”辛如音淒然的一笑,臉『色』蒼白了起來。

    “齊大哥之所以會死在付家手上,都是因為妾身引起的事端。若是此生不為我夫君報此仇,如音就是死後也無顏在九泉之下與其相見!”辛如音喃喃的低聲道,話充滿了哀求之意。

    韓立聽到此女說道“死”字,雙眉不禁一挑,忽然想起了什麼似的,猛抬首盯著辛如音的麵容細看了起來。這讓辛如音怔了一下。

    “你的氣『色』不對勁,讓我把下脈吧!”

    韓立說了一句大出辛如音意外的話來,但聲音充滿了不容置疑的口氣。

    辛如音眼中閃過一絲異『色』,猶豫了一下後,還是聽話將一隻玉腕遞給了韓立。

    韓立不客氣的將兩根手指搭在了上麵,然後一絲絲的靈氣注入到了其體內。

    半晌之後,韓立神『色』有些難看了。

    “你知不知道,你的經脈全都枯萎了!照這樣下去,兩年內就會喪命的!”韓立抽回手指後,冷冷的說道。

    聽了韓立的斷言,辛如音卻微笑了起來。

    “妾身當然知道,我的身體自己還不清楚嗎?我的體質是龍『吟』之質,男體錯生女兒身,強行修真的話,壽命經脈會漸漸錯位萎縮,能活到今天已是僥天之幸了。當初我費盡了心機找到的一份古方,自以為可以治愈此症,可是還是失敗了。倒白白浪費了齊大哥替我尋來的許多靈『藥』!”

    辛如音的麵上,『露』出了一些自嘲之『色』!

    “小姐!”辛如音身後的丫鬟,不禁難過的叫出聲來。

    “沒事的,小梅!可以早些和齊大哥在下麵見麵,我還求之不得呢!”辛如音反而神『色』如常的安慰起身後的丫鬟來。

    看到這一幕,韓立的臉『色』柔和了下來,並且不知為何,心中著實有些對其憐惜起來。

    但可惜對辛如音的這種奇症,他同樣的束手無策,也隻能看著其以後香消玉損了。

    “既然韓前輩知道此事,也應該明白如音為何如此做了。雖然前輩現在隻是築基期的修士,但確是我和齊大哥唯一認識的有可能幫我們報此仇的人,我不需要前輩發什麼誓言,隻要一個承諾而已,這樣我才能安心的走掉。”辛如音的神情回複了正常,若無其事的重新提起了報仇的事情。

    韓立單手使勁的『揉』了『揉』鼻子,大感左右為難,但凝神想了想後,忽然問道:

    “齊道友也是修仙家族的人吧!難得齊家不會幫其報仇嗎?”

    “齊家?哼,他們隻是元武國普通的家族,又怎麼敢得罪付家?況且齊大哥還是齊家逐出門戶的外係弟子,他們就更不會關心此事了!而我的一身所學,則全部來自一位散修中的無名陣法大師,但這位奇人也逝世已久了。”辛如音似乎明白韓立話的意思,輕聲的將齊雲霄和自己的來曆略微交待了一下。

    聽到這,韓立心默然無語了,看來他還真是此女唯一的選擇啊!

    “好的,我可以給辛姑娘一個承諾!不過我隻會在能力足夠的時候,才會出手的。這個機會,可能一輩子都沒有的,你不後悔?”思量了半天後,韓立深吸了一口氣,沉聲的說道。

    “這就夠了!隻要能給我個希望就可以了。妾身先多謝韓前輩了!”辛如音聽到韓立答應了下來,不禁展顏一笑,頓時整個人都顯得嬌豔無比。

    韓立被對方的豔容震懾攝得一呆,但隨即搖了搖頭,不客氣的把袍袖往桌上一拂,兩個匣子馬上消失的無影無蹤,被他收進了儲物袋中。

    “既然要一個月才能複原傳送陣,那我一個月後再來打攪辛姑娘了。如今先告辭了!”韓立起身不慌不忙的講道。

    趁此時間空隙,他還真有些事情要處理呢。

    “妾身恭送前輩了!”辛如音沒有多加挽留,恭敬的說道。

    於是,韓立帶著曲魂從小山上禦器飛出,這次往天星宗的坊市飛馳而去。

    一日之後,韓立出現在了坊市的附近,並隨手從儲物袋中找出見鬥篷,遮住了麵孔,這才帶著曲魂大搖大擺的進了坊市。

    走在坊市的街道上,韓立望著人來人往的眾多修士,心驚訝之極。

    坊市內來買賣交易的修士人數,最起碼是他上次來此地所見到的數倍之多,而且人人都一副急匆匆的樣子,麵還有不少坊市內罕見到的築基期修士。

    韓立在心前後想了想後,眼中閃過若有所思的神情,然後就將此事拋置了腦後,人直奔上次幫他煉製法器的那家店鋪而去。他身上有些材料要煉製成合用的法器,好增加自身的一些實力。

    那家煉器的店鋪仍然還在原處,甚至那麵口氣不小的招牌,都一般無二的豎在那。

    韓立微微一笑的推門走了進去。

    進去後店內的情形,讓韓立輕皺了下眉頭。

    小小的店鋪內,竟然或站或坐的有五六人之多。這些人一見韓立進來了,都情不自禁的望了他一眼。

    韓立見此,不客氣的冷冷一掃視,感應到韓立築基期修為的人,馬上都低下頭去。這幾人都是煉氣期的修士,自然不敢得罪韓立這位“前輩”了。

    但坐在椅子上的一名相貌凶惡的漢子,毫不畏懼的直視韓立。

    他同樣也是築基期修士,雖然隻是初期水平,但也不願弱了自己的臉麵。

    韓立沒理會這些人,而是走到了正和其中兩人交談的店員,那名叫做“大黑”的壯漢跟前。

    “徐店主在嗎?”韓立平靜的問道。

    “前輩是……”壯漢麵『露』狐疑之『色』。

    輕歎了一口氣,韓立將那對烏龍奪拿了出來,往其眼前一晃。煉製這對法器時,這位可也在旁邊打下手的,不可能認不出此物。

    “原來是前輩啊,在下這就叫家師出來。”

    壯漢眼睛一亮,果然認出了烏龍奪,頓時滿臉堆笑的說道,然後告罪一下,就匆匆忙忙的往後院走去。

    見到韓立竟是店鋪主人的熟人,其餘幾人的都不禁驚愕的互望了幾眼,但也沒誰敢上前不識趣的打攪韓立。

    不大會兒工夫,那滿頭白發的徐掌櫃,就從後麵喜笑顏開的迎了出來。

    上一次,韓立可給他留了不少的珍稀材料啊!自然讓韓立大受此老的歡迎了。

    “前輩又來本店了,這真是小老兒的榮幸!前輩還是打算煉器嗎?”徐老頭稍微寒暄一下,就有些迫不及待的問道,臉上滿是期盼的神情。

    韓立淡淡的一笑,故意的望了四周的其他修士。

    這位徐店主馬上明白了韓立的用意,頓時連叫“糊塗”的請韓立到後院說話,並興衝衝的率先抬腿就走。

    見此情景,別人不敢說什麼,但那凶惡的大漢卻不滿意的冷哼了一聲。

    他也是找此店鋪煉器的,可同為築基期的修士,怎麼對韓立和對他的態度如此的不同,這讓他大為的惱怒起來。

    聽了大漢的冷哼聲,韓立目光冰冷的望了此人一眼。

    要知道死在韓立手上的修士,數量可著實不少了,身上已不知不覺中帶了些普通修士沒有的殺戮氣息。這一眼,頓時讓大漢如墜冰窟,通體冰寒,臉上不禁大『露』懼意。

    看到大漢的臉『色』已變。韓立不再理會此人了,而帶著曲魂一齊走進了店鋪的後院。

    此刻大黑,則非常機靈上前給其他幾人賠禮一下,並找了個借口,隨便的解釋了一番,以安息其他客人的不滿。

    “前輩,是不是又自帶了材料來?”一見韓立和曲魂走進後院,徐店主略感意外的望了曲魂一眼,就心急的向韓立詢問道。

    

Snap Time:2018-04-25 16:48:14  ExecTime:0.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