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三百五十章瞬殺


    第三百五十章 瞬殺

    韓立不動神『色』的望著二人,不說一句話。可心卻很清楚,這二人十有八九和齊雲霄住處的被毀大有關係的。

    果然, 韓立沒說話那位青年就先忍不住喝問道:

    “閣下是什麼人,和那姓齊的小子有什麼關係?”

    韓立聽了這話,隻是冷冷的望了他一眼,就不再理會了,而是轉臉盯著那老者不放。很顯然,論修為這真正主事的人當然是此位了。

    青年見韓立如此藐視他,心惱怒之極,雖然知道韓立是築基期的修士,但他們家族在元武國可是赫赫有名的幾大家族之一,他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待遇。

    況且因為齊雲霄的事情,他心中正一肚子怒火,因此一咬牙後,就要將手上的法器放出。

    但是他的手臂剛一動,就被一側老者一把拽住了手臂。

    “且慢!還不知道這人的來曆,就是要動手也要問清楚了再說!”老者神『色』如常的說道。但

    說完此話,他有點疑『惑』的望了望韓立身後的曲魂。因為他並沒有從其身上感應到活人的氣息,但卻有法力的波動,這讓他有些費解了。

    韓立聽了此話,眼睛卻微眯了起來。

    這位老者和他一樣都是築基中期的修士,說出這樣的話來,顯然看出了他有些不好惹,有了一絲顧忌之意。

    “這個地方是你們毀的?”韓立不慌不忙的問道。

    “道友和那齊雲霄是什麼關係?是齊家的人嗎?”老者沒有回答韓立的文化,卻反而另行問道。

    韓立微皺下眉頭,看來對方不會老實說的,隻有換一種問法了。

    “看來我們誰也不想回答對方的提問,不如這樣,回答一句,閣下也回答我一句怎麼樣?省的大家浪費時間。”韓立眉『毛』一跳的說道。

    老者一愣之下,就眼珠轉動了幾下後,滿口答應了下來。

    “既然是在下提出的方法,那就由道友先問吧!?”韓立淡淡的說道。

    “閣下是齊家的人麼?”老者聽韓立這麼一說,也不客氣的馬上問道。

    “不是!”韓立毫不猶豫的說道。

    聽韓立說的這麼堅決,老者和青年二人都是一怔,眼中『露』出了狐疑之『色』。

    “齊雲霄現在是死是活?”韓立悠悠的問道。

    “他還活著!”老者猶豫了一下後,還是回答了。

    “活著”二字一入耳中,韓立頓時放心了下來。

    “閣下和齊雲霄,是什麼關係?”老者慎重的又問道。

    “有點交易上的關係。”韓立很冷漠的說道。

    “交易?”老者眼中閃過一絲意外。

    “齊雲霄如今在哪?”韓立似乎很隨意的問道,但實際上心關心之極。

    “這個我不能告訴你!”老者不假思索的馬上拒絕了。

    “那我換一個問題,你們為什麼攻擊齊雲霄?”韓立沒有動怒的馬上再問道。

    “他殺了我們付家的人,難道不該死嗎?”一旁的青年冷笑著搶話道。

    老者皺了一下眉頭,臉上『露』出幾分不悅之『色』。但並沒有開口說什麼。

    “付家!”

    韓立一聽此話,卻馬上想起了為救辛如音而死在他手上的那些煉氣期修士,心頓時殺機大起。

    “這樣啊!不過,這就你們兩人在此,萬一齊家來了厲害的角『色』,你們怎麼是對手?”韓立表麵上沒有異樣,反而很隨意的問了一句。

    “齊家怎會因為一個外係子弟和我們付家作對?難道這有我們兩人還不夠嗎?”青年聽韓立如此一說,有些傲然的說道。

    “這麼說,這就隻有你們兩個了”韓立聲音忽然低沉了下來。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青年臉『色』一怒的還想說什麼,但一旁的老者聽出了不對勁,急忙出聲打斷道。

    但是此時已經晚了,隻見韓立猛然雙手一揮,兩道烏光就破空向青年『射』去,隨後單手再往儲物袋中一拍,十幾道白光從袋中飛出,轉眼間化為了十餘頭傀儡獸和傀儡士兵。

    這些傀儡一現身,就立刻光柱光矢的一齊狂『射』了過去。

    老者一見此幕,心駭然,不假思索的身形一閃,人就出現在了青年的身前,接著單手一揚,一枚銅錢狀的法寶脫身而出,轉眼間漲到了桌麵這麼大,擋在了二人身前。

    頓時各『色』的光芒在銅錢麵前發出了連串的爆裂聲,將銅錢法器連同老者擊的連連後退,讓他驚怒不已。

    可就在這時,身後的青年發出了一聲慘叫,這讓老者心一哆嗦急忙扭頭去望,可是頭顱隻來及扭到一半,就感到脖子上一涼,就眼前一黑的人事不知了。

    老者的無頭身體剛剛載倒在地上時,後麵的空氣中就憑空出現了韓立的身影,隻是他右手的無名指上,隱隱有流光閃動,正是那透明的絲線法器。

    剛才韓立,趁著烏龍奪和傀儡的浩大攻勢吸引住老者的注意力,自己則使用羅煙步,從神風舟上幾個呼吸間就跨過了二十餘丈的距離,到了二人的身後,然後用絲線輕易的割掉了他們的頭顱。

    這一切對韓立來說,如此的輕易!簡直不費吹灰之力啊!

    說來也可笑的很!

    築基期修士間的爭鬥,因為低階的五行罩根本無法抵擋頂級法器的攻擊,而高階的護罩施展太費時間並根本沒有瞬發的符籙可買(就是有賣得也是天價位的),所以戰鬥時大多人隻是采用防禦法器護身,反而很少用全身防護的光罩了,因為他們覺得這實在是雞肋般的無用。

    不過這樣一來,這就給了韓立不少可乘之機!

    當初在邊界搏殺時的魔道修士,有大半就這樣死得不明不白。

    現在想想,他的此種手法倒和那黑煞教的血侍煞妖的殺人手法很相似的,同樣的迅雷不及掩耳,爭取一擊必殺的效果。

    隻可惜這種手段,也隻能當敵人在地麵上才能使用,否則他在築基期修士中幾乎不用懼怕誰了。

    韓立這樣想著,輕搖搖頭,心大感可惜啊!

    他幾步走到無頭的屍體前,將兩人身上的儲物袋搜了出來,用神識略微一查看,心有些失望。

    雖然有兩三件頂階法器,但隻是很普通的貨『色』,對韓立來說沒什麼大用。不過,那個銅錢法器看起來,倒是很少見的防禦法器。

    韓立這樣想著,就衝那恢複了原形的銅錢法器一招手 ,此法器馬上從地麵上飛到了其手上。

    他有些欣喜的欣賞了一下後,就隨手兩顆小火球扔出去,將兩具屍體燒成了灰燼。

    然後他帶著曲魂在附近的上空盤旋了一圈後,人就飛天而去。

    這次他直奔那辛如音居住的小山飛去,他寄希望此女的住處夠隱秘,應該不會同樣糟了毒手。

    兩三個時辰後,韓立飛到了辛如音居住的無名小山。

    一望見此山上霧氣依舊,一副完整無損的模樣,韓立心大喜。

    想了想後,不敢冒然的降下,而是在半山腰處的高空中停了下來,然後從懷內取出一枚傳音符,輕聲說了幾句話,就將其扔了下去。

    傳音符所化的火光,在下方的上空閃了幾閃後,就驀然消失不見了,但同時大股的霧氣升起,轉眼間將韓立的身影徹底徹底淹沒在了其內。

    韓立隻覺眼前一花,四周到處都是百餘丈高的參天大樹,他竟如同螞蟻一樣的身處一處巨林之中,不禁心一驚,身形卻一動不動。

    但他知道,接到傳音符的辛如音,應該很快就會將自己接進去的。

    果然片刻之後,四周的的巨樹如幻影般的重新化為了濃霧,接著對麵的霧氣一陣翻滾後,『露』出了一個丈許高的通道出來。

    韓立毫不猶豫的催動神風舟,和曲魂走了進去。

    通道非常長,韓立飛了六七十丈的距離,才隱隱的看到了出口,精神不禁一振。

    可就在他離出口六七丈遠的地方時,突然一聲有些沙啞的女子聲音傳來。

    “韓前輩,你身後的那人是何來曆,你不應該帶陌生人來此的。”

    

Snap Time:2018-04-22 20:20:55  ExecTime:0.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