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三百四十六章令狐老祖


    第三百四十六章 令狐老祖

    韓立和小老頭一齊走出了屋子,守在院門處的蕭翠兒也聽到了一連串的巨鍾聲,不禁驚慌的向小老頭望去。

    小老頭見此皺了一下眉,幾步走了過去低聲說了幾句什麼,少女的神情才恢複了正常。

    然後小老頭一招呼韓立,兩人就禦器飛天,直奔向議事大殿而去。

    一路上,韓立見到眾多的修士朝同一個方向飛去,可大部分都是煉氣期的弟子,可見穀內的實力已大大不足啊。

    想必魔道真的攻來時,即使有護派大陣輔助防守,也堅持不了多久的。

    陰著臉的二人路上無語,不一會兒就到了巨大的石殿前。

    這時,殿門前聚集了上千名修士,但都被門口的守衛攔了下來,隻允許築基期以上的修士才可以進去議事。

    韓立和小老頭自然身份足夠,就在他人複雜的眼神中,默默的走了進去。

    一進入議事殿的大廳,韓立就是一愣!

    因為麵並沒有想象中的熱鍋上螞蟻一樣的混『亂』場麵,竟然到場的近百修士鴉雀無聲,全都神情恭謹的盯著主座的一人。

    這人當然不是名義上的黃楓穀掌門鍾靈道,因為鍾大掌門本人就老實的站立在一旁。端坐在正位上的是一位須發皆白的錦衣老者。

    老者麵容焦黃,一雙小眼暗淡無神,長的實在醜陋之極。

    但是不知為何,韓立一望見此人卻心中咯一下,手腳都有些難以自製的顫抖。

    “這是怎麼回事?”韓立心中愕然起來。

    老者一見韓立和小老頭兩人進來了,隻是淡淡的望了一眼。

    可這一眼就讓韓立渾身冰涼,心中難受之極,仿佛所有暗藏的秘密都被其看穿了一樣,不禁麵『色』大變。

    “咦!元神修煉的不錯,修煉了什麼鍛煉元神的功法吧!”老者看過韓立後,眼中閃過一絲訝『色』,淡淡的問道。

    韓立一聽此話,心驚懼交加。

    但更令他不可思議的是,從老者身上感應不到有靈力的存在,這說明兩者的修為相差天壤之別,才會出現這種情形。可是李化元等結丹期修士,都沒給他這種感覺過,難得這位是……

    韓立略一思量,心駭然起來,那一點點怒氣早就拋到了九霄雲外,反而恭敬之極的忙回答道:

    “啟稟前輩,在下的確修煉一點和元神有關的功法,前輩真是目光如炬!”韓立暗捧了老者一句。

    錦衣老者聽了韓立如此一說,絲淡淡一笑,接著輕輕的一揮手。

    韓立和小老頭立刻識趣的站到了人群中。

    再等了大約一頓飯的工夫後,又陸續來了十幾名築基期修士。

    這時鍾靈道,才恭敬的對老者講道:

    “老祖,穀內現有的築基修士,都已經到齊了。而黃師叔現正在天石峰,恐怕一時半刻趕不回來了。”

    錦衣老者聽了此話,輕皺了眉,就馬上就神『色』如常的吩咐道:

    “沒來就算了,現在救人如救火,不用先等他了,先開始吧。”

    “是,老祖所言即是!”鍾靈道聽話之極的附和道。

    錦衣老者聽了嘿嘿一笑,卻什麼也沒有說。

    “諸位師兄弟,我給大家介紹一下,這位就是大家久聞的令狐老祖。老組三百年前就到了元嬰期,是本門唯一的太上長老。現在本門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滅門危機,下麵就由老祖安排一切事情。”

    鍾靈道說萬幾句場麵上的話,就自覺地退回到了一側。

    下麵的眾人,雖然大多猜到了錦衣老者的身份,但聽了這番話後,還是一陣的『騷』動,都用異樣的眼神瞅著這位令狐老祖!

    這就是黃楓穀近千年來,唯一的一名元嬰期修士,聽說已經近八百歲的高齡,堪稱黃楓穀的不老翁啊!

    令狐老祖見下麵這種混『亂』的情形,輕輕的咳嗽一聲,大廳立刻安靜了下來,誰敢不給這位老祖宗麵子啊。

    “你們既然聽到了驚龍鍾,我也不說什麼廢話了。”

    “現在七派聯軍在前方已經大敗了,我方的修士死傷慘重,雖然勉強在第二條防線重新紮下大營,但是失敗已經是不可避免了。”

    老者這幾句話一出口,廳內的眾多修士勃然變『色』,韓立和小老頭則神『色』複雜的互望了一眼,隻能暗自無語。

    “老祖,這怎麼可能?我們和魔道的決戰之日,不是還沒到嗎?明明還有一個多月啊!”一位中年修士忍不住站出來問道。

    “就是因為前方的那些人和你的想法一樣,所以才被魔道的人偷襲大敗的!”錦衣老者把臉一沉,不客氣的訓斥道。將這中年人說的滿臉通紅,施了一禮後,匆忙退了回去。

    見到中年修士這般下場,其他人哪還有不識趣的,因此雖然心中疑『惑』叢生,但還是靜靜的聽這位令狐老祖下麵說些什麼。

    “其實這次大戰失利,倒也不能完全怪罪前麵的主事之人不夠小心,沒有提防對方用詐,而是我們七派中出了叛徒。那靈獸山的人,竟然在趁他們一派警戒時,私自將外麵的大陣打開,將魔道之人放了進來,這才有此大敗。”老者說著說著,『露』出幾分惱怒之『色』。

    聽到錦衣老者這番話,眾多修士才恍然大悟,頓時對那靈獸山的修士大罵不已,場麵再次有些混『亂』。

    “好了,現在說這些還有什麼用?對方技高一籌,我們隻能甘拜下風。如今最重要的是,讓本派避免滅門之禍。要知道,前方的殘餘修,頂多為我們爭取兩三天的時間。我們必須及早撤離越國才行。”令狐老祖冷靜異常的說道。

    “撤離越國?”

    這句話一出口,整個大廳靜了下來,無人開口了,似乎眾人都被震住了!

    對這些越國土生土長的修士來說,離開越國實在是太難以接受了,一時竟無人開口附和老者的話。

    “怎麼?舍不得嘛?”老者淡然的說道,毫不驚慌,似乎早預料到了此情形。

    “老祖,難得你老人家和其他元嬰期前輩出手,也無法擊退魔道嗎?”終於,一位三十許歲的青年,有些遲疑的問道。

    “當然能,我們這幾個老家夥聯手的話,可以很輕鬆的滅掉和你們對峙的這些魔道修士。”老者毫不猶豫的說道。

    “那老祖怎麼……”

    “但是你們不要忘了,魔道六宗既然能有這麼大的名聲,其擁有的元嬰期修士怎麼會少呢?我們幾人早和他們中的老家夥,幹了數架了。結果,我們處在了下風。因此對方『逼』我們幾人發下毒誓,和他們一樣都不得親自出手參與這場大戰。這場大戰隻能限製在結丹期修士的水準。”令狐老祖輕歎了一口氣,說出了一件大出意料的隱秘。

    下方的韓立這才恍然大悟,為何始終沒有見元嬰期級別的修士出現在大戰中。

    “不搬走,到時整個黃楓穀被人家團團包圍,一網打盡,我限於誓言也不會出手相救的。因此我意已決,必須整個門派離開越國。而且不光我們越國,其他五派也會和我們共進退的,這樣到了陌生的地方,我們還可以東山再起。到時侯實力強大了,再把越國搶回來就是了。”令狐老祖冷笑著說道。顯然退出越國,對其來說並不是什麼接受不了的事情。

    見到這位老祖說的如此決然,其他人即使有不同的主意,也不敢說出口了,隻好遵從此老的吩咐。

    “其他的事情都好辦,但是有一件危險的事情,還需要有人去做。”令狐老祖忽然說了一句讓眾人一怔的話,其他人不禁麵麵相覷。

    “下麵我指道的人,跟我到後殿去,其他人留在這,聽鍾掌門安排撤離的事宜!”

    說完此話,此老從座位上站起身來,麵無表情的向下麵眾人走去,讓大家繼續愕然。

    ”你,還有你……”

    此老倒也毫不客氣,一連用手指點出了在場的大半人之多,韓立和小老頭都在其中之列。

    點完人後,這位老祖就自顧自的往後殿而去。

    韓立和其他人有些不安起來,猶豫了一下,還是老老實實的跟了過去。

    

Snap Time:2018-07-16 07:15:22  ExecTime:0.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