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三百四十二章驚疑


    第三百四十二章 驚疑

    在韓立屏住呼吸的注視下,巨螳螂在方圓數內,飛了數個來回後,突然直直的向韓立的藏身之處疾速『射』來。

    韓立的麵容,一下變得鐵青!

    他一臉寒意的緊握住手中的“血靈鑽”,並開始注入了靈力,頓時此物微微發燙起來。

    麵無表情的看著馬上飛下來的妖獸,韓立已決定等對方離自己距離較近時後,才放出法器。隻有這樣做,擊傷或擊斃對方的把握才更大上一些。

    當然這樣做的後果,危險肯定會成倍的增加,但如今的韓立也顧不得了。

    五十丈、四十丈、三十丈……

    韓立的心砰砰的跳的厲害,不由得深呼吸一下,就要一抖手將血靈鑽祭出。

    但令韓立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現了。

    那螳螂妖獸,在離韓立頭頂二十丈距離的時候,忽然一個盤旋竟改變方向,斜『插』向了離韓立不遠的另一處地方。結果在一兩聲淒慘的獸吼聲後,那巨螳螂竟然用前肢夾著一隻巨大的山豬,從林中再次飛起,向來時之路毫不猶豫的飛走了。

    在看到妖獸的身影,從視線中漸漸消失了,韓立才長籲了一口氣,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再也不顧修仙者的風度了。

    剛才的情形 ,真是千鈞一發!

    若不是他抱著近距離才發起攻擊的打算,恐怕就和那野豬一樣,成了那妖獸的腹中餐了。

    此次的安然無恙,真是僥幸無比啊!

    韓立暗暗慶幸不已,頭一次覺得自己的運氣還真是不壞。

    略定了下心神,韓立就想起了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那個占據曲魂軀體的禦靈宗修士,不由得怒火中燒!

    很明顯,什麼信簡在山洞內是對方設下的一個圈套。

    任憑自己百般小心,還是不敵對方的老『奸』巨猾,被其結結實實的陷害了一把,差點把小命丟掉。

    “好,很好!現在我沒死,就有你的好瞧了!”首次這般惱怒的韓立,一邊坐著休息,一邊恨恨的自語道。

    在他心目中,那位“曲魂”一連貼了自己三張“定神符”,絕不可能憑其修為掙脫開的,隻要自己一回去,自然就輕易的就取下了對方的小命。

    一感覺自己體力和法力都恢複了過來,韓立當即飛身禦器,同樣向原來的方向飛回。

    隻不過,這次他不敢大模大樣的在高空中飛了,而是十分謹慎的在地麵十幾丈高的低空飛行。生怕再引起那隻妖獸的注意。

    在飛回的路上,韓立被按冰涼的夜風一吹,倒將洶洶的怒火熄滅了大半,頓時腦子清醒了不少,開始重新審視自己和“曲魂”前後接觸的過程。

    略一琢磨這位禦靈宗修士的前後言行,和那螳螂妖獸的可怕,韓立對其原來的築基期修士身份懷疑了起來。

    在這嘉元城不過百餘的地方,出現的這麼厲害的蟲類妖獸,當然不可能是野生的。

    再一想到其禦靈宗修士的身份,那這巨螳螂十有八九是其馴養的靈獸了。

    這麼可怕的靈獸,韓立實在難以想象會是築基期修士能夠馴養出來的。按照他的看法,這頭螳螂靈獸,絕對一隻就可以對付三四名築基後期的修士,實在厲害的離譜。

    “難道這“曲魂”,原先的身份並不僅僅是築基期修士,而是結丹期的……”他不由得這麼猜想了。

    韓立被自己的猜想嚇了一跳!

    眼看接近了原來的小山頭,卻不由得停止了前進,漂浮在低空中沉思了起來。

    一名結丹期修士,怎麼會落了個軀體毀壞、元神出竅的淒慘下場,要知道碰到同為結丹的修士,就是打不過,想脫身還是應該能坐到的吧!除非碰上了越國的元嬰期老怪物們?

    但是七派的元嬰期修士,早就不過問世事了,好像還有兩三人不在越國的樣子。甚至這次魔道和七派的幾次交鋒,韓立也沒有聽說過雙方有元嬰期級別的修士出手。

    這讓他很難想像,這些人動起手來又會是怎樣的山崩地裂,翻江倒海。

    不過,韓立對這些元嬰期修士坐看低階修士爭鬥,自己卻冷眼觀看的做法,有些不滿,暗自腹誹了好幾次。不知雙方的這種級別修士,到底都在搞什麼花樣?

    “難道真的這樣巧,這位可能是結丹期的家夥,碰上了其中的一位老怪物?”韓立有些猜測的想道。

    若是侵占了曲魂軀體的家夥,真是結丹期修士,那他能知道這麼多魔道入侵的機密之事,並且還擁有像螳螂妖獸這麼強大的靈獸,就完全說的通了。

    韓立思量了一番後不得不承認,“曲魂”是結丹期修士的可能竟然高達了六七成,這讓他不由得冷汗直冒,『露』出了古怪的神『色』。

    既有些害怕,還有一絲的興奮。。

    “對方不會是在扮豬吃老虎吧?故意裝成修為如此低下的樣子,一直在戲耍他?”韓立拚命的在想,這種最糟糕的情形倒底有多高。

    “不對,對方絕不是在故意示弱!”韓立又暗自琢磨了一會兒,終於心有了肯定的判斷。

    別的不說,對方的確是在數年前才侵占的曲魂身體,這一點是肯定無疑的。如此一來,他一身深不可測的修為,自然像其先前所說的那樣付之東流了。

    即使因為其元神猶在,重修起來沒有瓶頸限製了,如今的修為的確是其應有的表現。

    而且韓立還一眼看出,對方也控製不了那螳螂靈獸了,否則像這樣厲害的保鏢,他怎會不讓其貼身跟隨著。

    要知道現在的他,可是最軟弱的時候,最欠缺就是強有力的保護,所以無奈之下,才將自己騙去那山洞中,想讓失控的巨螳螂來殺掉自己。

    韓立心思機靈之極,隻是前後整個略一細想,就明白了真相的七七八八了,頓時心膽氣又壯了不少。

    這倒不是韓立想趁人之危檢什麼便宜,而是自知和這位禦靈宗修士已結下了大仇。

    如果對方一逃出他手,那等以後恢複了結丹期的實力,肯定會將他碎屍萬段的。

    因此,他絕不能讓此位活著離開這。

    清楚其中厲害關係的韓立,不再猶豫的催動腳下的法器,直向那個小山頭飛去。

    轉眼間就到了山頂的韓立,一眼就瞅見了老老實實呆在原地的“曲魂”,身上的幾張符籙還安然存在著。

    頓時韓立大喜,放心的在離對方十幾丈遠的地方降落了下來,同時雙手各扣住了一件法器。

    一看到韓立從天而降,“曲魂”臉上『露』出了震驚的神『色』,似乎根本沒想到韓立竟能生還。

    於是其強笑了一掀,就嘴唇一動的要說些什麼。

    但是韓立隻上前幾步,就毫不客氣的一抬手,兩道烏光發出怪嘯的直襲了過去。

    既然打算斬盡殺絕了,韓立可不喜歡和快要死的人,耍什麼嘴皮子。

    見烏龍奪氣勢洶洶的激『射』而來,“曲魂”的臉『色』大變。

    當韓立認為對方要被撕裂的粉碎時,“曲魂”竟然身子一晃,向外側一躍數丈的躲開了攻擊路線。

    “你幹什麼,難道忘了所發的毒誓嗎?”這位禦靈宗修士氣急敗壞的說道。

    顯然他沒料到一見韓立,就遭到如此凶狠的襲擊。

    韓立對“曲魂”此話,猶若未聞,隻是死死盯著對方身上的三張定神符,幾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符籙沒有摘下,對方如何能行動的?”韓立一肚子的狐疑。

    不過,現在可不是詢問和糾纏之時,因此韓立冷哼了一聲,根本二話不說,用手一指那烏龍奪,頓時法器漲大了數倍,化為了兩道粗粗的烏光,一閃即逝的撲向了對方。

    他已下定了決心,即使犧牲了曲魂這具行屍,也要將這位結丹期修士的元神,消滅的一縷不剩。

    “曲魂”似乎看出了韓立不死不休的心思,眼看烏龍奪狠狠的衝其壓了下來,情急之下猛的一張嘴,一道綠光脫口而出,竟硬生生的檔住了烏龍奪的全力一擊。

    

Snap Time:2018-04-27 12:49:52  ExecTime:0.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