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三百四十一章狼狽


    第三百四十一章 狼狽

    這可是用“墨蛟”的白磷煉製出的頂階法器!跟韓立經曆了這麼長時間的廝殺,除了前些日子被那“血靈鑽”弄穿了個小洞外,幾乎從來就過大的破損過,而如今就這樣毀在了一個妖物手上,韓立實在難以相信。

    此刻,借著頭上的月光石,韓立隱隱看到了怪物的形狀,非常的古怪。

    塊頭倒不大,隻有丈許高的的樣子,一個細小的脖頸,上麵有一顆很小的頭顱,但兩團拳頭大小的綠光冷森森的閃著寒意,正毫無感情的盯著他。

    最讓韓立在意的是,在其身前,兩隻前肢一樣東西仿,佛是兩把糊糊的砍刀狀利刃,這讓韓立驚愕之極!

    這怪物竟會用武器!但什麼砍刀這麼鋒利,竟一刀劈開了“白磷盾”呢?

    這些念頭在韓立心隻是一轉,但身子卻已一晃,箭矢一般的向洞外的『射』去。

    開玩笑,在這個不大的山洞,和如此可怕的怪物糾纏,他就是再多幾條命也不夠用的。自然要逃出去才更有利些了!

    可韓立這邊身形一動,那怪物同樣無聲無息的彈『射』追來,其速度竟似同樣奇快之極。

    山洞隻有這麼一點距離,韓立和那怪物一前一後的『射』出山洞來,刮起了兩股勁風。

    一出洞口,韓立想都不想一抬手,一道白光噴出手掌,接著潔白的神風舟就出現在了前邊的空中。

    他打算驅使神風舟飛天而去!

    既然法器防禦不了妖物的攻擊,那就拉開距離,用法器將其擊的的粉身碎骨吧。

    可韓立因為釋放法器的略一耽擱,,眼前黑影一閃,那妖物竟然後發先至衝在了韓立和神風舟的中間,並且兩柄刀狀的前肢“鏘鏘了

    ”幾聲,互相摩擦了幾下,眼神冷冰冰的盯著韓立。

    見到此景,韓立心一涼。

    這妖物不但如此厲害,竟還有一定靈智了,這下麻煩大了。

    不過出了黑乎乎的山洞後,在月『色』之下,韓立也認出了眼前妖物,是一隻通體灰黑的巨大螳螂,渾身散發著詭異的灰氣。

    韓立輕吸了一口氣,強壓住心的不安,身子模糊了一下,幻化出了五六道一『摸』一樣的幻影,直直的向巨大螳螂衝去,韓立不信自己全速都開的羅煙步,還衝不過去一隻妖獸的攔阻。

    螳螂兩眼綠光一閃,竟同樣幻化出了幾個模糊的影子,分別迎著韓立的幻影而去。

    韓立臉『色』大變!

    “噗”“噗”幾聲輕響,韓立的幻影一一被巨螳螂的兩隻螳臂擊破,最後的真體則被迫用用剩下的龜殼法器硬檔了一下,結果人不但倒飛的擊回了原地,而且一道深深的斬痕也出現在了龜殼之上。

    韓立神情蒼白的望了一眼龜殼上的斬痕,幹咽了一下口水,顯然此法器決擋不了幾擊了。

    但未等韓立思量出對策,那螳螂“啦”一聲,一對數尺長的灰『色』翼翅亮了出來,接著嗡嗡的聲音響起,此妖獸竟然在雙翼的急速煽動下,輕輕的漂浮了起來。

    看到這一幕,韓立叫苦起來,他怎麼忘了螳螂是昆蟲,可以飛的啊。這一來,此妖獸的速度豈不更驚人了。

    韓立首次對自己身法有些信心不足了。

    雖然如此,韓立也急忙將”輕身術“等各種輔助法術施加身上,並一拍腰間的儲物袋,十幾道金、黑、紅法光芒,一齊飛出。

    他想搶先一步出手,好占了先機。

    但是螳螂妖獸,根本沒有等韓立發動法器攻勢,在身子剛一飄起後,突然黑影一閃從原地消失的無影無蹤,但下一刻就憑空出現在了韓立頭上,對準他的頭顱狠狠就是一刀,大有將韓立一刀兩半的架勢。

    這時的韓立,神情冷靜無比。

    他同樣雙肩一晃,在一陣殘影出現後,也在原地消失了,但身側盤旋的十餘柄“金蚨子母刃”“烏龍奪”等法器,則一窩蜂似的同時擊向了妖獸,大要將其『亂』刃分屍的意思。

    “噹噹”一連串輕響傳來,巨螳螂將手中的兩柄螳刀,以肉眼看不見的速度急速揮舞了起來,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防護網,法器們和其稍一接觸,馬上就有三柄金刃和一把火叉被切割的七零八碎,化為了點點熒光從空中掉落了下來。

    見到這情形,趁機衝到了神風舟上的韓立,心痛之極。

    他連忙將剩餘的法器往回急招,結果,剩餘的幾道光芒急速掉頭齊飛了回來。

    可是那巨螳螂卻不肯善罷甘休,前肢略一次交叉摩擦,身形就猛然一竄,化為了一道黑線疾速追去,瞬間就追上這幾件法器,接著毫不客氣的又是一陣『亂』砍,又有兩件金刃斷成了數截,跌落了塵埃。

    韓立心有了滴血的感覺!

    這套“金蚨子母刃”雖然不算什麼頂階法器中的精品,但難得是數件一套,平日用起來順手之極,並且這套法器跟了他這麼多年,早有了一定的感情,沒想到今日十毀八九啊。

    不過走運的是,韓立最重視的那對“烏龍奪”還是完好無損的,總算沒有毀掉其中一隻,這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但是看著還死盯著自己不放的螳螂妖獸,韓立實在無法有大幸的感覺。若是沒有好的辦法對付此獠,恐怕不要說剩餘的法器了,就是自己的小命多半都要不保了。

    想到這,韓立腳下的靈力狂噴而出,頓時神風舟在輕微的顫抖中,化為了一道白光衝天而去。韓立可不信,一個妖獸還真跟的上神風舟的飛行速度。

    可韓立僅僅在高空中飛行了片刻工夫,就不得不改變了這個想法,承認自己是井底之蛙了。

    現在的他,一麵在前麵狂奔,一麵不時的回首瞬發出幾顆火球,來阻擋一下緊跟在後麵的螳螂妖獸。

    “這也太邪門了,這妖獸不但攻擊迅猛,飛行的速度更是快的不可思議,連韓立的神風舟和其比起來,都慢了那麼一點。”韓立鬱悶之極的想道。

    他現在十分的肯定,這隻妖獸絕對比當日地下洞窟內的白蜘蛛,要厲害許多。

    這巨大的螳螂不是四級妖獸的頂階,就是傳說中的五級妖獸。那可是幾乎能抗衡結丹初期的妖物啊!

    韓立一想到這個可能,後輩越發的冷汗淋淋,更得拚命的釋放火球,來阻擋一下妖獸的步步緊『逼』。雖然每一顆火球飛出,都被其輕易的劈成了兩半,但總算能讓它的身形稍緩一下,給神風舟爭取下時間。

    但韓立很清楚,如果這樣下去的話,被對方追上隻是遲早的事情,決不能就這樣僵持下去。因此雖然一邊禦器,一邊釋放火球,但還是利用分神匆忙進入到儲物袋中,看看有什麼法器,可以此時用上。

    忽然一樣若軟之極的東西,被韓立的神識找到了,這讓他靈光一閃,頓時心有了主意。

    於是,韓立低頭打量了下麵的環境後,猛一踩腳下的神風舟,竟然禦器斜向下方的茂密叢林飛去。

    同時,他從儲物袋中胡『亂』『摸』出了七八件普通的法器,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一齊祭出,然後又有四五隻傀儡士兵,在白光中也被扔了出來,頓時數道刺眼的光矢,緊隨法器的『射』向了後麵的妖獸。

    這一番瘋狂攻擊,果然讓那巨螳螂雙臂飛舞的應付一下,雖然很快就把法器和傀儡們劈得稀巴爛。但再想去尋覓韓立時,卻下麵靜悄悄的,韓立竟在林海中消失的無影無蹤。

    妖獸雙目的綠光閃爍不定,緩緩飛落至了低空,然後在附近的密林上麵盤旋了起來,一副還想將韓立找出來的樣子。

    在下方密林中的一顆大樹後,韓立正鄭重的望著天上盤旋的巨大螳螂,目光中透漏些緊張神『色』。

    此時的他,身上披了一件鬥篷似的輕紗,讓韓立周身的各種氣息,全都隔絕的一幹二淨。

    這件“隱靈紗”就是韓立在白蜘蛛一戰時,從那宣樂那得到的戰利品,當初其還用此物想陰韓立一下,結果反而因此送了『性』命。此紗不但可以隔絕靈氣的波動,就連人身的體味氣息,都能同樣遮蔽的一幹二淨。

    如今,韓立無奈之下使用這法器,就是寄希望此妖獸智慧不太高,在尋覓一會兒不見後,就會自行離去。否則,他就不妙了。

    不過為了以防萬一,韓立還是一隻手上扣著那枚固化的“血靈鑽”。

    這東西雖然速度驚人,殺傷力極大,但見過巨螳螂的驚人速度後,韓立實在沒信心用此物擊殺這妖獸,因此隻是拿出來以防萬一而已的。

    

Snap Time:2018-04-21 19:57:30  ExecTime:0.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