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三百四十章圈套


    第三百四十章 圈套

    “就算如此,為了掩護靈獸山,犧牲的其他修士不說,竟有兩名結丹期修士也死在那場自己導演的襲擊中,這無論如何也說不過去吧!”韓立輕皺著眉頭緩緩說道,不肯輕易相信的模樣。

    “沒有結丹期修士的陣亡,其他六派哪能輕易的相信!況且你們真以為陣亡的就是結丹期修士?”“曲魂”冷笑著說道。

    “聽你話的意思……”韓立有些意外的望著“曲魂”。

    “據我所知,可以將築基期修士強行激發至結丹期差不多修為的秘法,我們魔道六宗還是有兩三種的。當然這些方法每個缺陷都很大,基本上施展了一次的修士,注定要經脈寸斷而亡,而且修為存在的時間也短的可憐。不過,這點時間也應該能瞞過你們其他六派的耳目了,畢竟一場襲擊戰,不用演多長時間的戲。”

    聽到這,韓立默然了起來,他此時已有三分相信了。

    可以想象的出來,當七派和其他兩國修士聯軍,正布下大陣和魔道六宗對決時,早已洞悉聯軍一切安排的魔道,將在靈獸山的倒戈一擊下,能輕易的撕裂七派的陣勢,到時沒有大陣掩護的七派聯軍,絕不是魔道六宗的對手。

    “就算你所說的是真的,現在決戰的時間還沒到,如果我前去報信的話,應該能反敗為勝,為什麼我要跑路?”韓立沉『吟』了一會兒後,有點不甘心的問道。

    “你真以為我們魔道會按照約定的時間才發起決戰嗎?要知道按照原來的安排,本就有這種『迷』『惑』對手,打對方一個時間差的決戰計劃。雖然不知道具體的時間,但我估計數天之內,我們魔道就會突然襲擊你們大營了。畢竟這時的你們正是大戰前最鬆懈的階段,而且人手還遠遠沒有到齊。道友認為剩下的時間,能夠將消息傳到交戰之地,並讓那些上層相信你的話嗎?”此位嘴角一撇,很明顯帶有幸災樂禍之意。

    聽到這,韓立終於神『色』變了變,心有了一絲擔心。

    假若七派真的大敗,那他的日子可真的不好過了,不是留在越國被魔道追殺,就的撤往他國四處流竄了,再不就隻有修好傳送陣,到另一個陌生的地方開始新的修煉生涯。

    “閣下似乎對魔道的計劃了如指掌,看來真的身份不低啊。不用擔心,我沒興趣問閣下的具體身份,隻是想再問一句,你說了這麼多,有什麼證據沒有?你不會以為,僅憑你的一張嘴巴,我就會完全相信你的所言吧!”韓立想了想後,鄭重的問道。

    聽到韓立如此一問,這位禦靈宗的修士一怔,隨後苦笑了起來。

    “我危急時連原來的軀體都沒有了,道友認為,還能保留什麼證據?其實道友若有些耐心的話,隻要多等幾日,想必就能聽到一些大戰的風聲了。”這位若有其事的說道。

    聽到此話,韓立卻冷笑了起來。

    “軀體沒有了,元神如何逃的出來。閣下既然當年沒被人當場擊斃,我就不信你沒有將法器等重要東西,另行收好。”韓立冷漠的說道,但話的內容一針見血,讓“曲魂”的苦笑之『色』凝滯住了。

    “嘿嘿!看來還真瞞不過道友了,不錯我是藏有件本宗和靈獸山來往的玉簡書信,其實數年前我來越國就是負責傳帶回此消息的,可沒想到……“被韓立揭破的他,微『露』些尷尬的說道。

    聽到對方終於承認了,韓立暗歎了一口氣,這人不知真實年齡到底多大,但可真是『奸』滑無比啊,看來還要再多加謹慎一些。

    “東西在什麼地方?”

    接下來,韓立不客氣的問道,同時目光開始在其身上各處掃去。

    “裝玉簡的儲物袋,我沒有帶在身上,被我放在了附近的一個山洞,我可以帶道友去拿?”現在“曲魂”到表現的非常合作。

    “沒帶在身上?”韓立目光閃動,『露』出了不信的神『色』。

    “你也知道,我現在的身體其實是僵屍之體,雖然結實遠勝常人,但同時也喪失了大部分的感覺,我實在怕把儲物袋裝身上,一不小心弄丟了還不自知。所以一般情況下,我都是將儲物袋留在住處的。”這位勉強拿出了一個,讓韓立聽了有些別扭的理由。

    但韓立沒有說什麼,而是仔細的在其身上搜索了一遍,真的一無所獲後,才冰冷的再問道:

    “山洞在什麼地方,我去將東西拿過來!”

    看到韓立如此謹慎小心,“曲魂”隻能一臉鬱悶將地點告訴了韓立。

    韓立聽了點點頭,似乎想要離去了。但忽然想起了一事,轉頭又問了一句。

    “你是怎麼進入這具身體的,雖然次軀體本就沒有魂魄元神,省去了奪舍的麻煩,但畢竟也不是修士的軀殼啊!”

    韓立是真的有些好奇了。

    “不知道!”

    對方的回答,讓韓立臉『色』一沉。但尚未等他再說什麼,對方又急忙解釋道:

    “我是真的不知道怎麼回事?當時在下拖著重傷的身體來到嘉元城時,就徹底不行了,隻好倉促之下元神出竅,然後四處尋找可以奪舍的修士。可是找遍附近所有地方,也沒遇見一個修士。正在絕望之際,就發現了這具沒有元神的僵屍軀殼,在下也是死馬當活馬醫,隻是姑且一試的進此身體的。可沒想到,竟然安然無恙,這讓在下也驚奇無比啊。”

    說到這時,這位禦靈宗修士也是一副不可思議的神情。

    韓立聽了沉默了,望了對方一眼後,突然又走回其身邊,又在“曲魂”身上多帖了兩張“定神符”,然後才消失在黑暗之中。

    原地站立的“曲魂”,仙師滿臉的苦『色』,但在韓立離開後不久,雙目卻『露』出了一絲詭異的神情。

    ……

    按照對方所說的地點,韓立準確的找到了那個山洞。看洞口似乎不太大的樣子。

    韓立一抬手,一塊月光石從儲物袋中飛出,漂浮在了自己頭頂,照亮了四周。

    然後,他望了望那乎乎的洞口,略一思量,又放出了白磷盾和龜殼法器擋在了身前,才小心的往洞走去。

    山洞果然像韓立預想的一樣不是很寬闊,隻是走了七八丈,就隱隱看到了一麵山壁擋在了前麵,看來到山洞底部了。

    韓立犀利的目光轉動,沒有發現什麼異常,這才低頭朝地麵瞅去。

    因為按照對方所說,那儲物袋被壓在了一塊大青石的下麵,應該很好找才是。

    果然,在一側兩丈遠的地方,有一塊黑不隆冬的數尺高東西,仿佛是石頭的樣子。

    韓立沒有多想,幾步走了過去,並借著月光石的柔和白光,凝神細看。

    “唏!”韓立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哪是什麼石頭,分明是一大堆白骨高高摞在了一起,上麵還有些模糊的血肉殘留著,散發著若有若無的血腥味。

    韓立震驚之下,稍一用心,就發現白骨都是些虎豹之類的猛獸所留下的,上麵還留有一些撕咬的牙痕,仿佛被什麼東西咀嚼過的一樣。

    看到這時,韓立心念頭一轉,暗叫不好,急忙想要後退出去。

    但是已經那個晚了,一個黑影一閃,不知從什麼地方竄了出來,狠狠的撞到了韓立的白磷盾上。

    頓時,一股強烈之極的巨力傳來,韓立瞬時間連盾帶人的倒飛了出去,狠狠的砸到後麵的洞壁上,差點沒讓韓立當場痛暈了過去。

    “是什麼怪物?”在劇烈的疼痛中,韓立又驚又怒的想道。

    但是沒等韓立從洞壁上跌落下來,那黑影又一躍而起的衝向韓立。

    韓立大驚失『色』,不假思索的急忙將兩件防禦法器同時當在了身前。

    “噹”的一聲清響,令韓立意外了。

    這次並沒有巨力傳來,但擋在最前麵的白磷盾,“當”一聲,整齊的從中間裂成了兩片,跌落了下來。

    看到這一幕,韓立差點驚駭的咬傷了舌頭。

    這太不可思議了!“白磷盾“竟然被那怪物斬成了兩半。

    

Snap Time:2018-06-19 16:32:05  ExecTime:0.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