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三百三十九章震驚

  
  第三百三十九章 震驚
  “我是……”
  “閣下不要想自稱散修。這樣的話,我不用想也根本不信的!”韓立麵無表情的打斷了對方的話語。
  聽到韓立這麼一說,“曲魂”苦笑了起來。看來他剛才還真的不死心,想如此一說呢。
  於是,下麵“曲魂”略猶豫了一下,就有氣無力的說道
  “就像道友懷疑的這樣,在下身份的確有些特殊,並不不是越國的修士。”
  “不是我們越國人?”隻是聽了對方的第一句話,韓立就神『色』微變,心埵Y驚起來。
  “我其實是天都國禦靈宗修士,是來越國遊曆的。”曲魂緩緩的說道。
  “魔道禦靈宗!”
  韓立不禁眼睛微眯,『射』出了如刀劍般的鋒芒。
  “是的,在下數年前來貴地的,可沒想到莫名其妙的被貴國一名法力高深的修士,毀壞了法體,才落到這種地步的。”曲魂說到軀體被毀時,一臉的無奈之『色』。
  韓立稍微想了下,就眉梢一挑的問道:
  “你是五六年前毀壞的軀體吧?”
  韓立的聲音平靜之極,曲魂沒有聽出韓立此話何意,就老實的回答道:
  “是的!”
  “在你占了這軀體的數年時間內,就沒有想過回去。”韓立不動聲『色』的問道。
  “在下當然想了,可是閣下對我們魔道了解的太少了。”曲魂滿臉的無奈。
  “怎麼回事?我雖然知道一點魔道的事情,但也是點點滴滴的傳聞而已。”韓立沒有避諱的承認道。
  “我們魔道講究的是弱肉強食,強權真理,有什麼樣的實力才能享有什麼樣的權力。而我當年在禦靈宗的地位並不低,有一個貌美如花的同修道侶和一些聽從使喚的仆役弟子。但如今我修為大減,你認為回去後,這些東西還能再是我的嗎?十有八九會被一幹早盯我位子的師兄弟們,暗下了毒手。”曲魂冷笑著說解釋道。
  韓立聽了之後,皺了皺眉,並沒有說什麼。
  而曲魂接著又道:
  “在下是因為奪舍修為才驟然降低到如此地步的。因此在下自信,隻要躲起來修煉個三四十年就可修為盡複,到時候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回去了。否則,道友以為在下願意躲在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嗎!”曲魂的話堙A充滿了一肚子的怨氣。
  “這麼說,你一直躲在嘉元城附近,就沒有見過其他修士?”韓立的神『色』淡淡的,一副不為所動的樣子。
  “沒有,道友是在下奪舍後,見到的第一個越國修士。”他臉『色』不太好的說道。
  “為何一開始不這麼說,要假冒靈獸山的修士?”韓立沒有放鬆的繼續追。
  “我不是覺得閣下可能是七派的修士,會對在下不利?”他有些燦燦的說道。
  聽到這堙A韓立忽然笑了!
  “這就是你的實話?”韓立很和氣的說道。但是這麵容卻讓“曲魂”背後發涼。
  “是的!莫非道友有什麼不滿?“他小心翼翼的問道,神『色』中有點不安。
  “我曾經聽人說過,這世間最容易騙人的謊話,就是七分真三分假了。不知道,閣下剛才說的有幾分真的?”韓立盯著對方的雙目,一字字的說道。
  “!道友疑心太重了,剛才的確句句是實。”曲魂明知不妥,但一想到說實話的後果,就隻能硬著頭皮死撐了。
  “既然這樣,我就先說一個消息吧!你們魔道六宗已入侵我們越國了。也就是說我們現在是敵對的勢力,因此我也懶得再拷問什麼秘密,現在就把你的元神抽出來滅掉,省的浪費時間了。”韓立沉著臉,陰森森的說道。
  這話一出口,才剛吃過苦頭的此位,麵『色』如土。
  “入侵你們越國?怎麼可能,明明時間還沒到?”這位情急之下的話一出口,“刷”的一下臉『色』蒼白,『露』出了懊悔的神『色』。
  而韓立卻心中一驚。
  “你知道此事?看來我真小瞧你了。不過,就算你原來在禦靈宗的身份再高,現在也隻是個煉氣期修士而已!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韓立眉『毛』緩緩倒豎,麵『露』煞氣的說道。
  接著韓立手掌一翻,“聚魂缽”再次出現在手上,頓時陰森森的寒氣重新降臨。
  令韓立驚訝的一幕出現了,“曲魂”竟沒有『露』出懼怕的樣子,而是雙目盯著缽盂,臉孔上『露』出了奇怪的神『色』。
  見此情景,韓立倒心埵釣リㄕw起來了。
  他哪會什麼“煉魂術”,隻不過是恐嚇對方而已。若對方真的寧死不說,韓立也隻好連曲魂的身體和對方一齊滅掉了。不過,他新得到的血祭秘術內,倒有些抽魂的法法,但可惜根本沒來及修習。
  韓立正這樣想著的時候,這位“曲魂”幽幽的長歎了一聲,忽然說道:
  “我身上的確有些秘密,而且還和你們七派的生死存亡有關,但你怎麼保證我說了之後,就放我一馬?恐怕多半還是難逃煉魂而死吧!”他一說道”煉魂“兩字時,麵皮不由的抽蓄了一下。
  韓立聽到對方說的如此鄭重,『揉』了『揉』鼻子,一揮手將缽盂再次收起。
  “你想要什麼保證?隻要是合理的話,我可以考慮答應!”韓立神『色』如常的說道,似乎並沒有將對方的大話放進眼堙C
  “哼!一般的誓言,我是不會相信的。但是據我所知,修習“煉魂術”最忌諱用魂器起誓,若是違背誓言,多半會被煉魂術反噬而死,下場淒慘無比。我要你用魂器發誓,我說出了實情後,你若仍是下毒手,就會魂器破裂,反遭煉魂之苦。”曲魂不假思索的說道。
  “好,我答應!”韓立一點遲疑之『色』都沒有的應允道,心中卻暗暗冷笑個不停。
  隨後,韓立就將“聚魂缽”拿出來,按照對方所說的發了一番毒誓。
  看到韓立如此幹淨利索的發下誓言,“曲魂”倒有些狐疑了,隱隱覺得有什麼不對勁似的。
  “我毒誓已發了,你不會還想提其他條件吧?”韓立不動神『色』的不讓對方細想其中的蹊蹺,故意流『露』出不滿之意。
  “當然不會了,在下還是知道貪得無厭的下場。不過,在說出秘密之前,道友還是要先把我們魔道和你們七派如今的情形,告知一下。因為我並不知道,這些消息是不是過時了。”曲魂果然一下被分神了,強笑著解釋道。
  韓立麵上閃過一絲猶豫之『色』,但還是緩緩的將七派和魔道如今的情況,稍微介紹了一下。
  “曲魂”聽得很仔細,但當聽到一個多月後雙方就要展開大戰時,臉上卻『露』出了一絲譏諷之『色』。這讓一直留心對方臉『色』的韓立,看的很清楚。
  當聽完了介紹後,曲魂沉『吟』了一下,就講開了。
  但其所說的第一句話,就讓韓立著實愣了一下。
  “道友若是肯聽我一言的話,現在根本不需要再趕去七派大營了。因為此時的七派和其他兩國修士聯軍,多半已經大敗了。你去也隻不過是送死而已。”他『露』出一絲古怪神『色』的說道。
  韓立神『色』不變,隻是冷冷的望著對方,聽其下麵的解釋。
  這位禦靈宗的修士,見韓立如此沉著,不由的有幾分敬佩,但心堣]越發忌憚韓立了,同時嘴上還繼續講道:
  “你們恐怕不知道吧,靈獸山其實從其立宗到現在,一直沒有斷過和我們禦靈宗的隱秘聯係。上次的假反叛,若是沒有估計錯的話,應該我們六宗故意放出的煙霧,專門是為了等候其他兩國的修士到來,好一勞永逸的一網打盡三國修士的。想必此戰結束後,我們魔道六宗就可以獨霸數國了。”這位緩緩講出了一個讓韓立聽了心媯o涼的隱秘。
  “煙霧?這樣做不是有些多此一舉了?靈獸山可是主動說出自己和你們禦靈宗的關係的,若是它不說,豈不更好。”韓立震驚之下,臉『色』有些難看的說道。
  “道友真以為,其他六派不知道靈獸山的來曆嗎?要知道你們七派中除了靈獸山是我們禦靈宗的分支外,那實力最強的掩月宗和我們六宗中的合歡宗,同樣大有淵源的。隻不過掩月宗是真的在數百年前就斷了和合歡宗的聯係,打算雄心勃勃的自立了。”禦靈宗的此位,又說出了一個讓韓立吃驚的話來。
  

Snap Time:2018-10-22 04:58:37  ExecTime:0.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