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三百三十七章暗手曲魂


    第三百三十七章 暗手、曲魂

    “今晚發生的事情,我不希望有靈獸山的人知道,你們父子不是多嘴的人吧!”韓立忽然抬頭向五『色』門主冰冷的說道。

    老者心中一凜,接著滿麵的謙卑之『色』,連聲說不敢。

    韓立沒有言語的盯了五『色』門主一會兒,直望著對方麵『露』冷汗之時,才展顏笑了,然後身子一晃,就從原地消失的無影無蹤。

    老者正驚駭之際,感到一隻手掌輕拍了一下自己肩頭,頓時身子僵直了,慢慢轉過頭去。

    果然韓立,正神『色』淡淡的站在其身後。

    “仙師還有什麼吩咐嗎?小老兒一定照辦。”五『色』門主忐忑不安的強笑說道。

    “沒事,隻是想給你打個招呼而已!”韓立神『色』如常的說道。

    “打招呼?”

    老者怔住了,有些不太明白韓立的用意。但隨即心想起了什麼,急忙臉『色』大變的運氣檢查了下身體,結果毫不異狀,這才放下心來。

    而這時的韓立,不再言語的放出了神風舟,接著人一閃的站到了法器上。

    深深的望了老者和青年一眼後,韓立就冷笑一聲,化為一道白光,飛天而去。

    留下了丈二『摸』不著頭腦的老者父子二人和神『色』複雜的墨玉珠。

    ……

    韓立在法器上迎風而立,嘴角不經意的升起一絲譏笑。

    剛才那五『色』門主,雖然滿口的說不敢讓靈獸山的人知道自己來的事情,但韓立卻從其神『色』中看出了一點口不對心的異『色』。

    既然這樣,韓立自然不會留一個心機如此深的家夥,在暗處忌恨自己了,即使對方是個凡人也不行。

    於是,他剛才跑到其背後,偷拍的那一掌就暗自做了手腳,將一隻“鑽心蟲”暗自打入了其體內。

    這蟲非常奇特,身體纖細如毫『毛』,肉眼幾乎看不清楚其存在,完全是靠神識才能感應到的。但隻要從肌膚進入人體內,這東西就會緊貼著血脈慢慢向人的心髒處蠕動。

    一兩年後,中招人就漸漸出現了心痛,和夜不能寐的症狀,然後此症狀會越來越嚴重,再拖數個月的時間,這人就會心痛發作而亡,看起來和正常的心肌絞痛身亡,一點區別沒有。就是事先不知情形的高階修士前來查看,也根本看不出絲毫異狀來。

    時間過了這麼久,他們自然不會將其的身亡和韓立今晚的這一掌聯係到一起的,能很輕鬆的脫離關係。

    這種陰人的詭異蟲子,是韓立從一名擊殺的魔道弟子那得到的。開始也不知是何物,但後來找人鑒定了一下,才知道此物的來曆和用途。現在正好用在了五『色』門主的身上。

    這樣一來,既不用在墨玉珠麵前做惡人,也算變相完成了對墨鳳舞的承諾吧。韓立心有點得意的想道。

    而在此之前,即使對方真將今晚的事情告訴靈獸山的人,韓立也不在乎的。

    畢竟他今晚沒有當場傷害這父子二人分毫,想必靈獸山的人也不會因為這點小事,來找他的麻煩。至於剩下的五『色』門主之子,看起來人還不錯,希望墨玉珠和其以後好好的在一起吧。

    韓立這樣想著,腳踏神風舟直往嘉元城的西邊飛去。

    他還要抓緊時間解決那曲魂的異變,雖然不知道曲魂到底出了什麼事情,但絕不能就這樣將其放置不問。

    嘉元城西邊百餘外,是一大片的高山密林,聽說山中還有些毒蛇猛獸出沒,所以罕有人進出此地,這大概也是異變後的曲魂跑到此地的原因。

    韓立站在高空處,平靜的看著下方黑糊糊的山巒,一言不發。

    半晌之後,他往儲物袋中一『摸』,那“引魂鍾”就出現在了手中。

    韓立將其平托在手掌上,然後將靈力緩緩注入,不一會兒的工夫後,引魂鍾發出淡淡的白光,憑空浮了起來。

    “去”

    韓立另一隻手掐了道法決,飛快的扔進了小鍾,嘴中輕吐道。

    於是引魂鍾顫抖了一下,就清鳴一聲,朝某一方向疾速飛去。

    韓立見此,臉上『露』出淡淡的笑意,踩著神風舟緊隨在其後。

    憑著此鍾煉製時混入的曲魂一絲精血,他可以很輕易的隨此鍾找到曲魂的藏身之所。當然,此鍾也不可以離曲魂過遠。若是相隔個千餘地,那韓立照樣幹瞪眼而無計可施了。但如今看此鍾的反應,那曲魂還當真就藏在這附近,韓立自然欣喜了。

    小鍾筆直飛行了二三十地,忽然斜斜向下降去。韓立見此,知道找到了目標,當即一提速度,將小鍾抓到了手中,然後驀然一層青光出現,將小鍾的白光徹底包在了其內。

    韓立從孫二狗的話中已知,異變後的曲魂能夠感應到引魂鍾的存在,自然要將此鍾的氣息掩蓋住,以防驚走了對方。

    無聲無息的降落在這個小山頭上,韓立雙目開始向四周望去。

    雖然夜『色』很黑,但韓立身為築基期修士,還是可以模糊的看到一些東西,因此他直直的奔向那小鍾原本降落的地點,山頂的一大片『亂』石堆而去。

    韓立走路毫無聲息,猶如鬼魅一樣的詭密。因此當他最終看到了曲魂時,曲魂仍然絲毫不知,正坐在一塊巨大的岩石上,盤膝打坐,一副在閉目煉氣的樣子。

    躲在一塊山石後,偷偷觀察曲魂的韓立,驚訝之極。

    因為他在曲魂身上感應到了靈氣的存在,這分明是煉氣期五六層才能有的靈氣波動。這怎能不讓韓立愕然萬分。

    韓立記得很清楚,當初的張鐵可是根本無法修煉“長春功”的,應該沒有靈根才是。

    “等等!不能修煉長春功,這可不代表張鐵就沒有靈根啊,隻是說明他沒有木屬『性』靈根而已。難道曲魂竟然具有其他屬『性』的靈根不成?”韓立有些恍然大悟的回想道。

    “如此說來,世上還有如此巧合的事情!凡人中萬中無一的兩個靈根者,竟然同時被那墨大夫收入了門下。”

    韓立有些難以置信了,但轉念又想道:

    “如此說來,真是可惜了。就因為靈根屬『性』的不同,自己和張鐵竟然是完全不同的兩個結果。若是自己欠缺的屬『性』恰好就是木屬『性』,恐怕自己的下場……”韓立想到這,心有了幾絲後怕。

    “但是“曲魂” 怎麼會修煉靈力的基本功法?難道是……”

    韓立似乎想到了什麼,輕皺了下眉頭,眼中閃過一絲寒意,但仍沒有現身出來的意思,隻是冷冷的望著修煉中的曲魂不語。

    過了一頓飯的工夫後,曲魂睜開了雙目,隨後緩緩站起了身來,活動了下手腳。

    看其目光靈動之極,竟一副真有了神智的樣子。

    可韓立看到這,一點高興之『色』沒有,反而陰著臉,神情中隱隱透著些煞氣。

    “今天的進度不錯!看來再過三四個月,就不用懼怕那手持克製這身體法器的凡人了。”曲魂似乎很高興,最後仰天喃喃的自語道。

    正當“曲魂”麵『露』喜『色』的時候,一句冷冰冰的聲音從一側傳來。

    “看起來,閣下對這具身體很滿意啊!”

    “誰?”

    曲魂麵『色』大變,急忙向聲音傳出處望去,滿臉的戒備之『色』。

    這時,韓立麵無表情的從山石後轉了出來,一臉的寒意。

    “你是什麼人?”

    “咦,你是築基期修士!”

    曲魂一見韓立先是喝問了一句,但隨後就發現了看不出韓立的修為深淺,不禁麵『露』懼『色』。

    “這句話,正好是我想問你的。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何侵占這句軀體?要知道這具身體是我好友的,我親手交予了手下保管。你不說一聲,就侵占了這麼多年,是不是該給我個交代”韓立不動聲『色』的說道。

    “這軀體是你的?”曲魂『露』出了半信半疑之『色』,眼珠同時轉動個不停,顯然在想什麼鬼主意。

    韓立見此,冷笑了一聲,突然一抬手,『露』出了那口被青光包裹的“引魂鍾”。

    “你要幹什麼?”曲魂一見韓立如此舉動,就猶如受驚的兔子一樣,立刻向後一躍數丈,滿臉的警惕之『色』。

    他以前雖然感應到引魂鍾的存在,但不知此鍾的具體形狀,也不知這口小鍾就是專門克製這身體的法器,隻是下意識的以為韓立隨便拿出件法器想要動手呢。

    

Snap Time:2018-04-19 23:50:22  ExecTime:0.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