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三百三十六章纓寧


    第三百三十六章 纓寧

    “閣下既然能站在此地,看來絕不是無名之輩!請問尊駕是玉珠的舊識嗎?若是如此閣下也不算什麼外人,請進屋一敘吧。”五『色』門主忽然一笑的問道,顯得客氣之極。

    這話讓他身側的青年一愣,『露』出了幾分詫異。

    韓立聽了此話,表情滅變,嘴角卻升起一絲譏笑。

    “當年,我曾經在墨居仁門下學藝幾年,你的這位兒媳,說起來也算是我的師姐了,當然不算外人。不過在『亂』攀關係之前,我們是不是先算算墨府被滅之事啊!”韓立見墨玉珠嫁給了仇家之子,震驚之下鬱悶之極,已打算出手了。

    “你是墨府的餘孽!”青年吃驚的說道,滿是意外之『色』。

    五『色』門主也『露』出訝『色』,但隨即臉上一沉,雙目閃過一絲陰霾『色』,身上的衣袍忽然無風而起的自動鼓起,氣勢瞬間如若有形的大放出來。

    “既然是墨府的殘黨,那就別想走了,把命留下吧。”五『色』門主神『色』截然一變的大聲喝道。

    接著,他就踏出一大步,須發皆張起來,而原來立足的青石地麵,竟留下了兩個半寸深的清晰腳印,其內力之深實在是驚世駭俗。

    那青年見此,同樣無聲息的朝一側溜去,打算配合其父的行動了。

    韓立麵無表情的望著五『色』門父子的舉動,二話不說的單手一抬,“撲哧”一聲,數枚拳頭大小的赤紅火球,夾帶著一股炎熱氣息,憑空浮出現在了手掌上。

    見到這一幕,正步步緊『逼』的五『色』門主,身形凝滯了。

    “修仙者!”他幹澀的說道,滿是難以置信之『色』。

    在另一側的青年,也呆住了。

    “哼”、

    韓立根本不打算再囉嗦什麼,手指微微一曲,就要將幾枚火球彈出分別擊殺二人。

    可就在此時,一側原本緊抱小女孩的墨玉珠,突然臉『露』決然之『色』,身子一閃的擋在了韓立的麵前。

    “不要!我不準你殺孩子的父親。若是殺了他,就連我母女二人一齊殺掉吧。”她神『色』慘然的說道。

    看到這一幕,韓立皺了一下眉,手上的火球在一陣“劈劈啪啪”的爆響中,忽然漲到了碗口大小,更顯得炙熱無比。而墨玉珠雖然神『色』淒慘,但一副決不後退的樣子。

    “這位仙師,你是不是搞錯了。我們五『色』門可是……”青年見到墨玉珠舍身擋在前麵,大為感動之下,也生怕韓立真的一怒將其與孩子一齊擊殺了,因此慌忙想將背後的大靠山搬出來。

    但是未等他說完,韓立就冷冰冰的道:

    “閉嘴!這沒有你們兩父子說話的份兒,我知道你們背後是靈獸山。但對我來說都是一樣的。若是再聽到你二人再說一句廢話,我就馬上滅了你們全府。”

    聽了這話,青年麵『色』通紅,想要發作但又不敢,不禁心急如焚的向自己父親望去。

    結果入目的五『色』門主,神『色』雖然還算鎮定,但作為其子的青年,還是一眼看出其中的不安之『色』,這讓他的心直往下沉。

    “給我一個不殺他們的理由,這可是為你們墨府報仇,並且還是風舞親自向我提出的。”韓立淡淡的對墨玉珠說道。

    “風舞還活著?這太好了!我一直很擔心她呢!我後來才知道,她當年好像跳河了。”墨玉珠聽了韓立此話,麵『露』喜『色』的說道。

    “不光是風舞,彩環和四師娘也活著好好的,但是我對現在的你很是失望。給你點時間說服我,否則,我還是會取他們的『性』命。”韓立將手一揮,漂浮在空中的火球,消失的無影無蹤,然後冷漠之極的說道。

    見韓立收了攻擊的架勢那五『色』門主父子二人同時鬆了一口氣,最起碼小命暫時保住了。他們可怕韓立盛怒之下,根本不聽墨玉珠的解釋啊。

    修仙者的可怕,他們可是比普通的凡人知曉的更多,根本興不起對抗之意。

    墨玉珠同樣神『色』放鬆了下來,想了想後,就低聲的說道:

    “韓師弟,你能看在家父的份上,不遠千來給墨府複仇,我先多謝了。不過,我想問師弟,你找我相公報仇的理由是什麼?他們可沒有動手傷害任何一位墨府的人,隻是下了道命令而已。而這道命令,也不是他們能做主的,而是上麵另有他人指使。至於什麼人,師弟也是修仙者,應該比我更清楚吧!”

    聽了墨玉珠此話,韓立微微一怔,沉『吟』了起來。

    墨玉珠說的這些話,韓立又怎會不知道呢?

    真要找害的墨府家破人亡的元凶,當然是靈獸山的修士了。

    但樣的敵人,哪是現在的韓立能招惹起的。

    更別說,韓立也不認為和墨府的關係,好到能豎此大敵的地步。

    說到底,他隻是看在往日的情分上,才拿五『色』門為墨鳳舞出出氣的而已。

    原本這樣做,也沒什麼。

    畢竟不管五『色』門門主父子是不是無辜的,誰讓他們參與到了墨府的滅門之中。

    但現在墨玉珠出現了,還成了所謂“仇家”的一份子,這可是韓立始料不及的。

    隻能仰天長歎,造化弄人啊!

    既然,人家墨府自家人都有了相反的意見,韓立自然不會做這種出力不討好的事情,於是思量了一下,就神『色』緩和了下來,緩緩開口道:

    “師姐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但不管怎麼說,這父子二人都做了幫凶,就是殺了他們,也不怎麼冤枉的。更何況,他們一聽說我是墨府的人,就一副想斬盡殺絕的樣子,很難相信他們和墨府滅門一點關係都沒有。”

    韓立說到這,臉上再次罩上了寒霜,讓五『色』門主和青年神『色』大變,重新提心吊膽起來。

    “不過,現在既然牽扯到了師姐了,你們姐妹自己的意見都不一樣,我也無意做這個惡人了,就留你們姐妹自己解決吧。希望到時,你能說服風舞。”說完此話,韓立嘴唇微動,將墨鳳舞和墨彩環的下落,傳音給了此女。

    五『色』門主和青年聽到此時,已知眼前的這位修士,放棄了殺掉他們的想法,不禁大鬆了一口氣。

    那五『色』門主,更是臉上堆笑的上前了一步,想和韓立套些近乎。但是韓立的冰冷的目光掃了過來,讓老者身上一寒,竟不敢再踏上一步。

    “我不知道,你用何手段讓我師姐嫁給你兒子的,也不打算追究木已成舟的事情。但今後對我師姐最好好一些,否則……”韓立話沒說完,但其中的威脅之意,在場的人都聽的出來。

    “韓師弟,你誤會了!我可……”

    墨玉珠急忙想替這二人分辨一下,可她的話還沒說完,老者早已開口打斷道:

    “仙師大人盡管放心,我一定讓犬子好好對待玉珠,絕不讓她受半點委屈的。”這五『色』門主倒也機靈的很,知道韓立根本不想他的解釋之言,隻是想要一個承諾而已。因此非常誠懇的保證道。

    韓立點了點頭,表示滿意。

    而墨玉珠聽了,眼中閃過感激之『色』,猶豫了一下後,忽然將懷中一直沉睡的小女孩,輕輕的遞了過去。

    “韓師弟,我知道你現在是神仙一流的人物了,這是小女“纓寧”,你抱抱吧!也算是結個善緣,沾點師兄的仙氣。”墨玉珠小聲的說道。

    聽到眼前的佳人如此一說,韓立微微一愣,接著淡然一笑,就二話不說的接了過來,低頭瞅去。

    好一個天真無邪的麵容,清秀的五官,白透紅的皮膚,雖然還年幼無比,但韓立已隱隱看到了將來的另一位墨玉珠了。

    這小女孩,不知是否白天嬉鬧的太疲倦了,竟然還是香睡不醒,小臉上掛著甜甜的笑容。

    韓立強忍住,想在那嬰兒肥的臉上捏一把的衝動,輕歎一聲後,從儲物袋中『摸』出了一塊白濛濛的玉佩,輕輕塞進了女孩的懷中。然後,就將女孩連同玉佩再遞還給了墨玉珠。

    “這件通靈玉,雖不是什麼稀罕之物,但可以冬暖夏涼,百蟲不侵,就留給她做紀念吧。”經過幾次大戰,韓立繳獲的戰利品,不但有各種法器,還有一些世間難尋的珍寶,這件通靈玉就是其中之一。

    

Snap Time:2018-08-15 20:45:06  ExecTime:0.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