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三百三十五章驚愕


    第三百三十五章 驚愕

    看到孫二狗臉上冷汗直冒,韓立知道火候差不多了,就臉『色』緩和了下來,準備給點好處給對方。

    “好了,以後繼續做你的孫大幫主吧。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我不會找你的。但是今日一別,我也不知道何日還能和你再見麵。所以這個東西,你好好收好吧,以後萬一你留有後人,可以憑此物來認我。隻要你的後人願意為我效力,我會保他一世富貴的。”

    韓立說著就掏出一張普通的空白符紙,“唰”的一聲,清脆的撕扯成了兩半,並把其中的一半遞給了孫二狗,自己則收起了另一半。

    孫二狗聽了韓立這話,先是『露』出吃驚之『色』,隨後滿麵狂喜,並激動的一下跪倒韓立跟前,結結實實的磕了三個響頭,然後抬首認真之極的說道:

    “多謝公子大恩!請公子放心,我孫二狗一支孫氏族人,從此願世代供奉公子為主,永不反悔。否則必遭門滅族消之奇禍”說完此話,孫二狗又磕了一個響頭,才神情恭敬的站起身來。

    看到這一幕,韓立稍稍一愣!

    他的本意雖然有籠絡孫二狗之意,可沒想到隻是做了一個承諾,竟然讓對方感激涕泣到如此地步。

    但隨後略思量一下,韓立就明白過來了。

    在凡俗世界,凡人最重視的就是傳宗接代,世族興衰!而韓立這話就保證了孫家數代內的興旺富貴。這樣一來,孫二狗自然真心的想要依附韓立了。

    畢竟韓立這些年來,也沒有對孫二狗下什麼過分的命令,這自然讓他覺得讓子孫繼續效忠韓立,是最好的選擇了。

    想通了此點,韓立心也挺高興。孫二狗以後真心的為自己辦事,和敷衍了事自然效果大不相同了。

    “好,既然你如今真心的歸順我,我自然也會給你多留些好處的。這兩瓶丹『藥』,你就拿去吧。一瓶專治各種內外傷,隻要一口氣不死,人就能救回來的。另一瓶丹『藥』,就是先前給你的解毒靈丹,可解天下百毒,也留給你保命用吧!”

    韓立一翻手,兩個小巧玲玲的瓷瓶,出現在手掌中,然後神『色』如常的扔給了孫二狗。

    孫二狗當然感激不盡,自覺自己沒有做錯選擇!

    然後,韓立又叮囑了孫二狗幾句,便在其恭送中,飄然的離開了四平幫總舵。

    這條後路,還是繼續留著吧,誰知道什麼時候又能用上呢!韓立心默默的想道。

    站在外麵的街道上,他抬首望了望,現在天『色』全黑了下來,正好是去那李府的時候。

    於是,韓立身形一晃的禦器飛天而去,不一會兒的工夫,就到了“李府”的上空。

    趁著漆黑的夜幕,韓立非常輕鬆的從空中降落下來,然後一連數種隱匿法術施展了出來,人就無聲息的消失在李府宅院之中。

    因為有了潛入那馨王府的經驗,韓立非常熟練的用定神符,製住一名身手不弱的“高手”,然後用“控神術”詢問起那五『色』門主的下落。

    結果,令韓立大喜的是,這五『色』門主竟然沒有在警衛森嚴的後宅重地,而是去了一處偏院他二子的住處,好像要商談一些事情似的。

    問清楚了偏院的位置,韓立毫不客氣的一顆火球,將其化為了灰燼。

    既然這人聽到了自己的口音和話語,還是不要心軟留活口的好。

    隨後,韓立躲過重重明暗崗哨,就來到了一處不小的院落跟前。

    但令韓立意外的是,在緊閉的院門前,竟一動不動的站著四名白衣人,這四人太陽『穴』高高鼓起,兩眼精光四『射』,分明都是武功極高的好手。

    韓立皺了下眉,看來這就是那五『色』門主的貼身侍衛了,如今這些人都留在了外麵,那五『色』門門主就真的在此地了。

    韓立冷冷的望了這四名守衛,略一思量,人就身形猛然一閃的出現在幾人麵前。

    這四名白衣人大驚,剛想有所行動,但是韓立身形再次一晃,竟同時化出了四道幻影,同時向這四人輕輕揮掌一撲。

    頓時,這幾人無聲無息的倒地而亡,每個人心髒處都『插』上了一根亮晶晶的冰錐,屍體還罩上了一層白『色』的冰霜。

    韓立麵無表情的用火球將屍體化盡,人就大搖大擺的推開木門,走進了院子。

    在來此的路上,他已用神識將整座李府搜查了一遍,這竟一個修士都沒有,這讓韓立放下心來,大動殺機。

    看來,這五『色』門主真的命該死在自己手上。

    韓立已經想好了,隻要一進院中,就將院子內的人全部滅掉。

    要是留下什麼活口,讓那靈獸山的修士查到自己,那可不是開玩笑的事情。

    韓立這樣想著,滿臉殺氣的走進院子,可是看清楚院子中的情形,人就是一呆。

    院子中有一名少『婦』,正懷抱著一名兩三歲的小女孩,在輕唱兒歌的哄起入睡。這女人雖然低著頭看不清麵容,但聲音柔和憐愛之極,即使韓立這個剛進來的外人,都能清晰的感應到其對女孩的疼愛之心。

    這麼一副景象,可是大出韓立的意料之外,竟讓滿腔的殺意不知不覺的泄掉了大半,大有進退不得的感覺。

    這女人就是那位少門主夫人了,可是那孫二狗怎麼沒有告訴他,他們還有個小孩啊!

    因為進來時,韓立並沒有掩飾自己的舉動,所以少『婦』雖然低著頭,但仍知道有人進來了。

    於是她停止了口中的催眠兒歌,而有些不高興的說道:

    “不是說了嗎?讓你們待在外邊不要隨便進來的,這會驚醒我家“纓寧”的。”說完此話,少『婦』便冷冷抬首望去。

    顯然,她把韓立當成了外麵的那四侍衛之一了。

    當少『婦』和韓立互相看清楚對方的麵容後,同時愕然的驚呼了一聲。

    “是你?”

    “你怎麼會在這?”

    ……

    少『婦』的臉『色』陰晴不定,一張驚豔之極的美麗麵孔陰霾了下來,同時還『露』出一絲手足無措的驚慌之『色』。就好似和他人偷情,而被當場抓『奸』在床一樣,實在有點可笑。

    韓立卻一點笑意都沒有,臉『色』難看之極。

    半晌之後,韓立才輕吐心中的一口悶氣,冷冰冰的說道:

    “我是應該喊你墨師姐好呢,還是應該稱呼你李夫人?墨玉珠師姐!”

    這名少『婦』竟是墨氏三姐妹中的老大,當年弄的一幹嘉元城公子哥神魂顛倒,茶飯不思那位絕代佳人。

    現在的她雖然已是少『婦』打扮,但那傾城的美容顏沒有減少半分,反而流『露』出一種讓男人們瘋狂的驚人魅力。

    墨玉珠聽到韓立如此一說,臉『色』蒼白無比,身子不由得晃了幾下,差點連人帶懷中的小孩一齊坐倒在地上。

    “玉珠!我怎麼聽到有外人的聲音!在和誰說話嗎?”

    屋內的人似乎察覺到了外麵的異樣,一個韓立有些耳熟的聲音傳來。

    接著屋門一開,從麵走出了一名滿頭白發的老者和一名三十許歲的青年。

    青年正是白天,韓立在“香家酒樓”曾有過一麵之緣的李姓青年。而白發老者,須發雪白,麵『色』棗紅,一副慈眉善目的樣子,隻是望見韓立時,臉上閃出一絲異樣。

    “這人就是五『色』門的門主?”

    韓立目光冰冷的望了老者一眼,不客氣的問了墨玉珠一句。

    可是此時的墨玉珠,哪還有心思說什麼話,隻是緊緊的抱著懷內的小女孩,死死的望著韓立,一副死也不開口的樣子。

    “你是誰?對我夫人做了什麼事?”青年一見院子內站著一位男青年,心已經愕然之極,後來又聽韓立直呼墨玉珠的姓名,更是怒氣衝天,身子一晃就想要出手教訓一下韓立。

    但是他還沒有邁出一步,身旁的五『色』門主就一把拉住了,並冷靜之極的說道:

    “這麼大人了,怎麼還這麼衝動!此人能無聲息的闖過李大他們聯手,肯定不簡單啊,別中了別人的激將法了。”

    薑果然還是老的辣!光看五『色』門主這份慎密的心思,就知其真的非同一般啊。

    若是他真是位築基期的修仙者,韓立肯定會大生警戒之心,將其視為勁敵的。但可惜他隻是一個凡人而已,就是心機再深,在絕對的力量麵前,也根本不被韓立放進眼的。

    

Snap Time:2018-07-16 18:38:19  ExecTime:0.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