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三百三十一章命令


    第三百三十一章 命令

    韓立將幾樣東西小心的收好之後,抬首望了望天上霞光,就飛身向竹林的一角躍去。

    片刻之後,韓立將『插』在一根『插』在巨竹根部的青『色』陣旗,拔了出來。

    頓時,漫天的霞光禁製消失的無影無蹤。

    韓立微微一笑,轉身向其他角落而去。

    不大會兒工夫,所有的陣旗和陣盤都被韓立從竹林中起了出來,被其珍惜異常的收進了儲物袋。

    在見識過這新改進的“顛倒五行陣”的威力後,韓立對此可寶貝之極啊。

    當韓立不慌不忙的回到了原地,想要禦器來開此地時,卻在地麵上望見了一樣東西,竟是那如同爛泥一樣的越皇屍體。看來霞光一散,它也從天上掉落了下來。

    韓立皺了皺眉,微微歎息一聲,手指一彈,一個拳頭大小的火球飛了過去,將越皇的屍體化為了灰燼。

    此位也算是個了不起的人物了,可死後也隻是一堆飛灰而已,這讓韓立感歎不已!

    隨後,韓立往儲物袋上一拍,一道金光飛出,在一側的空地上擊出了一個大坑出來。

    然後韓立用衣袖輕輕一拂,那堆屍灰便被一股柔風一吹,全都穩妥的送進了坑內。

    突然白光一閃,韓立原本想要掩埋的動作,立即停了下來。

    他驚詫的單手一招,一塊白濛濛的錦帕,從坑中輕飄飄的飛出,落入了其手上。

    “這是……”韓立雙目略一掃過,『露』出了疑『惑』的之『色』。

    此錦帕略微發黃,一看就是年代極遠之物,不知何物織成,竟通體散發著淡淡的熒光 。但讓韓立狐疑的是,這上麵竟然繡著一副模糊不清的地圖。

    韓立好奇心大起,急忙的細看此地圖,結果翻來覆去的看了數遍後,就失去了興趣。

    因為仔細看過之後了,他就肯定這絕對不是越國的地形,畫的應該是一個陌生的地方。而且地圖明顯殘缺不全,不知是完整地圖的一半,還是幾分之一啊!

    不過,這地圖現在才從灰燼中發現,看來應該是那越皇用某種秘法藏在了體內,否則一開始就應該被獸傀儡發現了。

    如此看來,此地圖還非同小可啊!

    韓立若有所思的想著,就將這殘缺地圖收在了裝五行丹的玉匣內。

    現在可不是解謎的時間,還是趕緊找其他人吧!

    畢竟越皇掛了,這善後之事還真有點頭痛的!

    當韓立在冷宮前,找到了陳巧倩幾人時,又一個不太好的消息傳來。

    在冷宮的黑煞教主密室內,他們發現了“武炫”的屍體,不久前才被血祭吸盡了精血而亡。

    韓立聽了此事,先是一愣,但馬上苦笑了一聲,什麼話也沒說。

    如今,因為黑煞教的事情,一下讓本門陣亡這麼多築基期修士,回去之後,恐怕李化元不會給自己好臉『色』了。事情終究是他引起來的啊!

    韓立大感無奈之後,幹脆將善後的事情交予了陳巧倩和鍾衛娘幾人處理,自己則找了個借口,就先回到了秦宅。

    可是他萬萬沒想到的是,剛一回到住處,一個意想不到的人出現在了其眼前。

    ……

    “拜見韓師叔!”眼前的錦衣中年人恭敬的施禮道。

    “馬師侄啊!這麼晚來找我,有什麼重要事情?”韓立眼中閃過一絲驚疑之『色』。

    此時韓立剛從皇城趕回,沒想到這位負責越京聯絡的本門弟子,竟就在院內等著自己了。

    而且看情形,等候的時間可不短了。

    “師叔,在下剛剛接到消息。上麵有令,所有築基期以上弟子,都必須馬上趕往邊界的七派大營,對方已經下了決戰書了,兩個月後魔道六宗要和我們決一雌雄了。上麵要求收縮所有的人手。另外同時來的,還有李師祖的一枚信簡!”錦衣人鄭重的說道。

    說完,他就掏出一封手令和一枚玉簡遞給了韓立。

    韓立聽了微微一驚,但不動聲『色』的接過了兩物,仔細審視起來。

    手令上的命令的確和對方說的內容一樣,要求所有在外執行任務築基期弟子,必須在接到手令之日起的一個月內,趕到邊界營地集合,和魔道決戰的日期定好了。而手令最後的靈徽標記,也的確不假。

    驗完手令,韓立就把神識深入了玉簡內。

    結果,在其內出現了李化元的虛影,其所說簡單異常。隻是吩咐秦宅不用再保護了,因為已得到消息,這次魔道潛入越國世俗界興風作浪的計劃,不知為何取消了。韓立和其他弟子可以放心的返回邊界。

    聽著李化元虛影的寥寥數語,韓立卻懊惱的大有吐血的感覺。

    他強壓著心頭的鬱悶,才將心神退了出來。

    “我知道此事了,你將手令和玉簡留下,我會通知他人的!”韓立望了望手上的東西,想了想後說道。

    “那麻煩師叔了!”中年人猶豫了一下,還是恭謹的答道。

    接著,其就向韓立告辭了。

    韓立輕輕一句不送,就目睹此人飛走了。然後,他才輕吐了一口氣,緩緩推門進了屋子。

    ……

    第二天早上,韓立、宋蒙等幾人坐在客廳內,商量著離開越京之事。

    “在參加大戰前,我要先回家族一趟,然後再去營地!所以就不和幾位一齊同行了。”在看過手令不久,陳巧倩就輕咬紅唇的說道。

    “我要把劉師兄的遺物,送還給劉氏家族!”鍾衛娘麵容有些憔悴,雙眼微紅的說道。

    雖然沒有明說,但同樣單獨行動的意思,表『露』無疑。

    “我倒沒什麼事,韓師弟我們一齊回去吧。”宋蒙倒是非常看的開,輕拍了一下身邊的韓立肩頭,豪爽的說道。

    “不了,四師兄!我也有點私事要處理的”早就另有打算的韓立,微笑著拒絕了。

    “這樣啊,那就算了吧!”宋蒙『露』出很失望的樣子。

    “要不,我陪宋師弟一起回去吧!”陳巧倩唯一幸存下來的師兄,忽然衝宋蒙一笑的說道。

    宋蒙頓時大喜,如此一來路上就有人切磋一二了。

    韓立看此,心啞然失笑!沒想到經過這次血戰,這位四師兄還是一點改變沒有。

    就這樣,眾人約好了明日一早,大家各奔東西。

    到了下午,韓立去和那秦言講明了他們已安全的事情,然後在其大喜之中,說了明日告辭的話語。

    秦言聽了此話,連忙說了一些挽留的話語,但韓立淡笑著拒絕了。對方見此,也隻好作罷!

    從秦言那出來後,韓立往住處走去。

    可沒想到,在路過必經的小花園時,那陳巧倩背對著他,身穿白裙的出現在了那。

    仿佛正欣賞著花草,而恰好擋住了他的去路。

    見到這種情形,韓立微微一怔,自然不好意思一聲不響的就過去了。

    “陳師姐,這麼巧啊!”韓立神『色』如常的招呼道,然後就想與其擦肩而過。

    但是陳巧倩,突然柳腰扭動,身形輕輕一轉,一張嬌豔如花的麵孔就麵向了韓立。

    “不是巧!我是專門等你的!”陳巧倩杏唇微張的說道。

    她的一雙秋眸,直直的注視著韓立,臉上『露』出一種複雜的神『色』。

    “等我……”韓立恰當的『露』出一點驚愕之『色』。

    可心卻不知為何,既有些苦澀,也有些喜悅。

    “聽說越京郊外的白菊山,豔麗非常,是附近的一大奇景。韓師弟陪我過去看看好嗎?”陳巧倩默然了一會兒後,竟說出了一句讓韓立大感意外的話來。

    “好的!”不知是不是鬼使神差!韓立原本想要拒絕的話語,但在一接觸對方眼中的哀怨之意時,竟不知不覺的改了口。

    “太好了,韓師弟!我們現在就走吧。等到太陽落山,可就什麼都看不到了。”陳巧倩聽到韓立同意的話語,臉上升起了一絲紅暈,『露』出了欣喜之『色』,更襯得其豔麗無雙。

    

Snap Time:2018-01-24 02:12:52  ExecTime:0.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