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三百二十八章黑血刀


    第三百二十八章 黑血刀

    聽了韓立自信的話語,再看到韓立取出一張青『色』符籙閉目坐下的樣子,陳巧倩和鍾衛娘,也一言不發的從儲物袋中掏出了一張紅『色』和黃『色』的符寶,一樣盤膝激發起來。

    陳巧倩的師兄和宋蒙則相視苦笑了一眼,他二人可沒什麼自己的符寶,那陳巧倩的師兄雖然手上有一枚道侶遺留的藍『色』符寶,但他剛到手根本不甚了解其威能和效用,自然不會半生不熟的拿出來冒然使用。而那宋蒙的灰槍符寶,在和冰妖一戰結束後,就威能耗盡了。

    於是,這二人幹脆幹巴巴的站在韓立等身邊,給他們三人護起法來。

    這時天上被困住的越皇,似乎意識到了自己這樣無頭蒼蠅一樣『亂』撞,根本不是一個辦法,就停下了身形浮在空中一動不動。

    他低頭沉『吟』了起來。

    片刻後,越皇猛然一抬首,猙獰著將頭上的金冠一把扯下,長長的黑發蓬鬆散下迎風而動,遮住了其半邊的麵孔,與其身上的血光一襯,顯得越發妖異神秘起來。

    他深吸了一口氣,突然用鋒利的指甲左右交叉在手腕上一劃,大量的鮮血狂湧而出,全都融入了周身的血光之中,鮮紅的血光陡然一暗,那間轉為了暗紅之『色』。

    現在那聞之欲嘔的血腥味道,即使相隔這麼遠的宋蒙等人都聞到了一二,讓他們臉『色』微微一變,但毫無辦法,隻能苦看著敵人繼續施法了。

    見到周身的血光顏『色』已經轉化完畢,越皇一張嘴,噴出了兩道紅氣到自己手腕上,也不知是什麼法術,兩個深深的傷口馬上停止了流血,並由紅轉淡漸漸消去了,但越皇的麵容明顯蒼白了血多。

    接著其臉上厲『色』一閃,伸手往懷內一『摸』,一個光禿禿的烏黑刀柄,出現在了其手中。此刀柄不算大,長約半尺,但黯然無光,殘舊之極,非常不起眼。

    但越皇手捧著此物,卻一副小心翼翼的樣子,仿佛這東西不是什麼死物,而是一件危險之極的東西。

    他雙目盯著此刀柄,嘴中開始低低念起咒語來。

    咒語聲不大,而且苦澀難懂,但那緩慢之極的聲音中,隱隱有一股蠻荒之氣彌漫開來,讓人一下就感受到一種上古的感覺。

    “他要幹什麼?”宋蒙在下麵遠遠望見這一幕,大感吃驚,不禁下意識的問道。

    “不知道,可能在施展什麼厲害法術吧!”一旁的那位同門,同樣聽不懂咒語內容,有些擔心的說道。

    雖然二人都不知道敵人的用意,但看此人自殘放血的情形,也知越皇有些狗急跳牆,想拚命的意思了。

    就在宋蒙兩人忐忑不安之時,越皇口中的咒語聲,節奏加快了許多,那股蠻荒氣息越發的濃厚。

    越皇目中紅光一閃,驚人的一幕出現了。

    刀柄在咒聲中突然爆發出一團黑光,竟在黑光的包裹下憑空漂浮起來,一直升到其頭頂一尺高左右,才懸浮不動。

    越皇見此,越發謹慎了。雙手熟練之極的結出了一個個奇怪的手印,讓周身的血光中浮現出了一縷縷黑『色』的血絲,這些血絲一現身,就自行向那刀柄處急速飄去。

    開始這些黑血絲還隻是一兩條、數條的浮現,但沒多久血絲就開始十幾條,數十條,甚至上百條的從血光中湧現了出來,它們全都飛蛾撲火般的衝向了刀柄。

    轉眼間,此刀柄就被密密麻麻的黑血絲纏的風雨不透,並在一番蠕動後凝結成了一塊不小的汙血團。

    刀柄徹底被其包裹在了其內。

    而細看這汙血,黑中透紅,散發著詭異的光芒,讓人一見之後,竟然有種要將人魂魄吸進去的詭異感覺,實在妖異的很。

    可正結手印中的越皇見到這一幕,卻『露』出了喜『色』。

    他將手印一散正想施展另一番手段時,那原本停止了蠕動的黑血,卻發出耀眼之極的黑光,再次激烈的蠕動起來,開始一會兒翻滾,一會兒膨脹,顯得極不穩定。

    見到這一幕,越皇剛『露』出的喜『色』消失不見了,反而表現出恐懼之『色』。

    他慌忙扭頭向四周望了望,再回頭望著血團時,臉上畏懼之『色』更深了幾分!

    但馬上其臉上『露』出決然之『色』,低吼著吐出幾個深重的咒語,然後狠狠一咬自己的舌尖,一口汙血連同一點舌尖碎肉,全噴到了不斷變形的血團之上。

    黑『色』血團,將這些外來物吸進了其內,立刻停止了變形,耀眼的光芒也黯淡了下來。

    越皇見此,仍不放心的風車般急掐了十幾個法決,一口氣全砸到了上麵。這下血團上的最後一點光芒,也隨之消散了。

    越皇此時才大鬆了一口氣,在那口精血噴出後,他的麵容驟然老了十幾歲,看起來憔悴無比。

    但他現在根本顧不上其他的事情,而是隨手一招,身上的血光分出不小的一塊猛然往血團上一撲,同時低沉的聲音再次響起,隻是因他舌尖不見了,實在有些吐字不清。

    隻見那外罩血光的黑血團,漸漸的變形拉長起來,並在其最後一句咒語結束後,重新『露』出了烏黑的刀柄,變成了一把刀刃由黑血組成的真正長刀,散發著驚人的血氣。

    見到此刀,越皇臉上『露』出了狂熱之『色』。

    他不再遲疑的伸手抓起刀柄將其握在了手上,並隨手揮了揮,絲毫威力沒顯,但他卻『露』出了滿意之極的神『色』。

    深深的望此刀一眼,越皇意氣風發的一聲長嘯,便連人帶刀的化為一個巨大血光團,猛然向下麵的竹林衝去,讓正緊密注視這邊的宋蒙等人大為緊張起來。

    就在這時,原本閉目的韓立張開了雙眼,閃著冷冷的目光,盯著那向下撲來的血團。

    剛才,韓立雖然正在下麵催動著手上的符寶,可是憑借其強大的神識,還是一直將對方的舉動掌握的一清二楚。

    但是當那把黑『色』血刀一成形之際,韓立原本遊『蕩』在其附近的神識,馬上被黑『色』血刃強行吸納了過去,大有要全部吞噬的架勢。這讓韓立大驚之下,急忙將神識猛然往回一收,幸虧血刀這種吸力隻是此物自身的舉動,並沒有那越皇主持分毫,所以輕易的逃脫了出來,並馬上返回了本體。

    但就是這樣,也讓韓立嚇出了一身冷汗,若是神識真被此邪刀吸取,他可不知道會有什麼可怕的後果!

    現在韓立雖然知道此刀的厲害,但他對這匆匆布成的“顛倒五行大陣”信心更強!

    畢竟那位結丹期的雷萬鶴都說過,就是他破原先那套未改進的“顛倒五行陣”,都不是輕易之事。如今換了這威力更大的新布陣法器,雖說沒有布置完整,但他也絕不相信對方一位築基期修士就能短時間破了此陣。

    因此雖然睜開了雙目,但他心仍絲毫不慌。

    就在韓立心念頭轉動時,越皇身上的血光已經撞到了五『色』霞光之上了,頓時發出了“吱”“吱”的巨大壓力聲,霞光輕易的將他擋在了上麵。

    但心早有準備的越皇,臉上『露』出獰笑,雙手猛然緊握住那把黑血刀,惡狠狠的朝著霞光就是一刀。

    一聲尖嘯從此刀上傳來,接著衝天的黑芒一閃,此刀竟發出了十餘丈長的驚人黑『色』刀芒“,刺啦”一聲,霞光竟然真的被斬開了一大塊。『露』出了一條丈許寬的通道。

    越皇見此心大喜,毫不遲疑的一閃就衝了進去,同時雙手黑芒閃動不停,人竟然真的衝進了霞光之中。

    “啊!這如何是好?”宋蒙當即驚慌的失聲道。

    另一位雖然沒有說話,但臉『色』也好不到哪去,同樣滿是焦慮之『色』。

    “不用驚慌,那霞光隻是第一層防護而已,我這大陣沒這麼好破的!”就在這時,兩人的耳邊響起了韓立淡淡的聲音。頓時讓他們臉上一喜,鎮靜了下來。

    不過,他們同時也大感驚訝,這位韓師弟竟然在驅動符寶時,還有餘力分心傳音,還真是厲害啊!

    這時的越皇,三下五除二的闖出了十餘丈的霞光層,一下就清楚的望見了下麵的黃楓穀等人,自然也將韓立幾人驅動符寶的情形看的真真切切。

    他當即麵上陰陰一笑,一閃就先到了韓立頭頂數丈高的地方,輕輕一揮手中黑血刀,十餘丈長的黑『色』刀芒,迎頭劈下。

    

Snap Time:2018-07-17 00:44:56  ExecTime:0.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