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三百二十七章入陣


    第三百二十七章 入陣

    “滾”越皇陰森森的喝道。

    接著一團血光圍著這群傀儡飛速的轉了一圈,然後長嘯一聲,帶著殘影直追韓立等人而去,轉眼間就不見了一點蹤跡。

    片刻後,呆呆不動的傀儡們突然四分五裂的從空中墜了下來,都被肢解了開來,再也沒有一個保持完整的。

    到了自己所設大陣上空的韓立,從自己的分神中感應的一清二楚,惋惜之餘,半點遲疑沒有的一招呼其他人,就斜直的墜入了下麵的小竹林中。

    當韓立等人的身影向下衝去的時候,後麵略被傀儡阻擋的越皇就飛『射』一般的追到了,自然將韓立鑽入竹林的情形看的一清二楚,這讓越皇意外不解之餘,心大感驚喜。

    到了竹林上麵的他,見韓立幾人沒有從林中出來的意思,陰陰一笑後,立刻雙手一揮,身上的血光硬生生的分裂了一小塊出去。

    “噗嗤”一聲,這塊血光一閃,就向下麵的竹林激『射』而去,在半路上迎風就長,轉眼間巨大無比,將這竹林的上空全部籠罩了其內,映的下麵通紅一片,顯得詭異之極。

    眼看血光無聲無息的侵入到野竹林之上,越皇『露』出一絲得意之『色』。他的護體魔光隻要將這片竹牢牢困住,就可催動另一種秘法,將其內的一切溶解的一點不剩。對方自入死地,這可怪不得他心狠手辣了。

    他兩手眼花繚『亂』的一陣彈動後,就結好了手印要催動秘法時,下麵的竹林中突然冒出一層青白兩『色』的光幕,竟將那徐徐降下巨大血光,一下輕易的托起,這讓越皇一怔之下,臉『色』一冷。

    “果然這群人逃到這另有打算的,他們竟在這布下了陣法!”越皇有些惱怒的想道。

    “不過這也沒什麼,倉促布成的陣法能是什麼厲害的,大不了自己連陣帶人一起煉化就是了!反正決不能讓這幾名人逃出了皇城。”越皇狠狠的想道。

    主意已定後,他就毫不客氣的將手中法決一掐,立刻催動了秘法。

    那本被托起的血『色』光華,發出了耀眼光芒,往下一沉,竟停止住了被托起之勢。

    但越皇不僅如此,還用手指輕輕往身上虛劃一道,又一片絕不小於先前的血光再次往下投去,轉眼間就融入了下麵的血光之中。

    整片血『色』光幕更加鮮紅了三分,甚至有淡淡的血腥之氣流『露』了出來,讓人聞之欲嘔!

    見到此幕,催動法決的越皇『露』出幾分快意之『色』,雙手十指連連彈出,一連串的各『色』法決,分別『射』出融入了下麵。

    血幕隨著法決的『射』入開始激『蕩』起來,猛然往四處湧去,竟將整片竹林一下包在了其內,已成深紅『色』的血光沉沉的壓了過去,但麵的青白『色』光芒還在苦苦支撐,仿佛隨時被淹沒的樣子。

    見此情景,越皇才徹底放下心來。

    對此時的他來說,滅掉韓立等人隻是遲早的事情了,這幾人是『插』翅難飛了。倒是如何善後的事情,很有些辣手。

    “看樣子這個越國皇帝是當不下去了,隻有隱姓埋名,另起爐灶了!”越皇有些遺憾的想道。

    越皇在空中考慮後路之際,竹林中的宋蒙幾人則提心吊膽之極。

    他們幾人聽到韓立的傳音,讓他們撤退時緊隨其後就可保住『性』命,出於對韓立實力的信任,他們幾人都不約而同的依言做了。可萬沒想到,他們竟到了這個莫名的小竹林中,而身陷絕地。

    這竹林雖然布下了防護陣法的樣子,但如今四麵被對方血光圍得水泄不通,此陣法已經搖搖欲墜,隨時都有陣破人亡的危險。這幾人怎能不驚怒之極!

    “韓師弟,這就是你留的後手?”宋蒙有些不敢相信的喃喃問道。

    “是的,怎麼有問題嗎?”韓立仰首注視著上麵的情形,頭也沒回的淡淡說道。

    宋蒙“刷”的一下,臉『色』蒼白無比,鍾衛娘和那失去了雙修伴侶的陳巧倩師兄,臉『色』也好看不到哪去。

    隻有那陳巧倩,望了望韓立不動聲『色』的麵容,眼中閃過了一絲若有所思的異『色』。

    “韓立,你若是有其他手段就說出來吧,不要讓我們悶在鼓了!我相信以你的手段,不可能隻布置了這一個後手吧!”陳巧倩忽然冷靜的開口道。

    聽了此話,其他三人一愣,接著精神一振的望向了韓立。顯然他們也都覺得以韓立前麵對敵時顯『露』的慎密心思,的確不可能出此昏招的。

    韓立聞言,有些意外的低下了頭來,向幾人淡淡的一笑。

    “放心,我既然將諸位師兄師姐帶到了此地,自然心中有數。”他神『色』如常的說道,接著伸手往儲物袋中一拍,一杆青紫『色』的小旗出現在了手上,旗上滿是密密麻麻的符號咒文,顯得此物絕非普通法器。

    “這是陣旗?”鍾衛娘驚訝的叫出了聲。

    陣盤和陣旗之類的布陣法器,的確在越國很少見到。

    “師姐真是見多識廣!”韓立輕讚了這位七師姐一句,默認了對方的話語。

    這讓宋蒙幾人大為意外,同時信心略微一漲。看來這位韓師弟,還真的另有其它準備。

    在他人的注視中,韓立將小旗放在雙手中間,輕微的一措,那小巧的陣旗瞬間暴漲了數倍大小,旗麵上隱隱發出了青紫『色』的光芒。

    韓立雙手將陣旗平橫掌上,口中低念了幾句咒語,高聲吐了一個“疾!”字。

    頓時青紫『色』陣旗“嗖”的一聲,自行向一個方向激『射』而去,不見了蹤影。

    接著韓立從儲物袋中,接連取出了其他三杆一模一樣的陣旗,同樣的手法,同樣的飛『射』至其他方向,隱匿不見。

    做完這一切後,韓立才冷冷望了一眼天上,手中又多了一杆杏黃『色』的陣盤。

    此陣盤黯然無光,毫不起眼,可韓立鄭重的平捧此法器,高舉頭頂,然後那麼輕輕的一晃。

    隻見一道粗粗的黃『色』光柱衝天而起,直直的擊向了的青白『色』光罩。

    而幾乎與此同時,其他四個方向,也同樣飛出了金、青、紅、藍四種顏『色』的光柱,一同『射』入到了上麵。

    原本搖搖欲墜的青白光幕,一吸入這五『色』光柱馬上為之一穩,並傳來了淡淡的『潮』汐之聲。

    此聲音由小變大,由慢變快,越來越響越來越頻繁起來,漸漸的就猶如無邊的響雷在頭頂上連結成一片,讓人聽了震魂落魄,不能自已。

    那青白的護林光幕,竟隨著此聲音的高漲,逐漸改變了顏『色』,此時變成了五『色』的霞光,任憑外邊的紅光如何晃動衝撞,此光都猶如狂濤駭浪中的礁石一樣,紋絲不動。

    見到此幕,宋蒙等人提著的心放下了,才知道韓立布置的這個陣法竟然大不簡單,看來保命絕不成問題了。

    上麵見此陣產生了異變,一連催動數番魔功,都沒能奈何下麵彩光的越皇,感到了事情不妙!

    他麵罩嚴寒的閃出遲疑之『色』,皺了皺眉後,突然一跺腳伸手一招,頓時下麵的血光全都如同江河倒流一樣由大到小的飛回了其身上,然後毫不遲疑的轉身化為一團血光,就往天上飛遁就走,其速度之快就是韓立也要自愧不如。

    可是此人去得快,回來的更快,不知為何其在天上飛遁了一圈後,就轉回了原地。

    他臉上『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色』,又一連飛遁了七八次,但每次不過離開原地數十丈,都會老老實實的在天上兜了一個圈,再次的飛回原地。這時,越皇麵容上不再是驚疑之『色』,而充滿了惶恐的神情。

    看到此景,下麵的韓立冷笑了一聲,而宋蒙等人則張目結舌起來,鍾衛娘更是驚喜交加的握緊了拳頭,即使長長的指甲將表皮劃破了一條長長的口子,鮮血直流,而絲毫不知。

    而陳巧倩意外的麵容中,還包含了更複雜的神『色』在內。

    韓立可沒時間給這些人解釋“顛倒五行陣”的奧秘,而是一抬手放出了白磷盾和龜殼法器,環繞其身邊,嘴上更是沉聲說了一句:

    “大家有符寶現在就趁此機會激發,一會兒一齊出手滅掉此人!既然陷入了這個大陣中,此人一時半刻決逃不出此陣的!”

    韓立此話,說的自信之極!

    

Snap Time:2018-07-17 23:38:45  ExecTime:0.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