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三百二十五章詭異


    第三百二十五章 詭異

    “砰”“砰”兩聲,劉靖兩人的屍體,被偷襲之人隨意的甩到了地麵上,讓韓立眼角微微抽動了一下。

    “既然來了,就不要再走了,我正好還缺幾個築基修士血祭呢!”這人說完此話,陰陰的一笑,『露』出了白森森的牙齒,在月光下閃閃發光。

    這人,竟是那剛才還驚慌之極的越皇。隻是此時的他,哪還有半分狼狽慌張的樣子,身上傳來了不下於藍袍人的法力波動,竟也是築基後期的修士。

    感應到此人的修為,韓立的臉『色』越發冰冷了。

    實在不知他剛才施展了何功法,竟能將修為掩飾到讓黃楓穀眾人察覺不到分毫,這讓韓立一下想起了當初見小王爺和王總管二人時,同樣察覺不到有法力存在他們身上的情形,隻是這次那奇妙的危險預感並沒有出現,這讓韓立越發的忌憚與小心了。

    韓立手指一彈,白磷盾和龜殼法器同時出手,圍繞身側緩緩移動起來。

    旁邊的陳巧倩和宋蒙等人神『色』緊張的望著越皇和藍袍人,同樣放出了法器,緊緊護住全身。

    看到韓立等人如臨大敵的模樣,越皇和那藍袍人互望了一眼後,竟同時嘿嘿冷笑了起來。

    接著就見那藍袍人身形一晃,突然出現在了十幾丈遠的一處地方,那有一堆閃閃發光的冰渣,正是被韓立『亂』刃分屍的冰妖碎屍。

    藍袍人到了跟前,衝著堆冰渣伸手輕輕一抓,一顆藍『色』珠子就“嗖”的一下,從冰妖屍骸中飛到了其手上。

    與此同時,那陰險的越皇也閃身到了被火鳥真寶煉化的兩名血侍葬身處。他伸手往地上狠狠一拍,一金一黃兩顆珠子破土而出,老老實實的飛到了越皇手上。

    “這是?”

    韓立一見這幾顆珠子,在聯想到此前的那可青『色』珠子,立刻隱隱猜到了什麼,心馬上緊張了起來。

    沒想到他還想如何將此行目的達成,可東西竟然就出現在了眼前。

    這些肯定就是那小王爺講的和結丹有關的“五行血凝丹”,隻是這隻有四顆而已,還有一顆呢?

    韓立正在驚喜交加之際,那越皇和藍袍人得到這幾顆珠子,同樣的喜形於『色』。

    他們各站一方的忽然仰天大笑起來,然後在笑聲中冷眼瞅向了韓立等人,毫不掩飾麵上的流『露』的殺機。這讓韓立這邊的人都不禁臉『色』微微一變。

    “全都上天!”韓立各種念頭在心轉了一圈後,忽然大聲說道。然後神風舟一現,人就率先飛到了空中。

    其他人聽了一愣,但處於對韓立前麵不凡表現的信任,宋蒙和那“雪虹”師姐的雙修伴侶,都下意識的按韓立所說的一齊飛到了天上,隻有那陳巧倩聽了韓立此言,躊躇了一下,但隨後一拉身後的鍾衛娘也禦器上了天。

    越皇和藍袍人見此,臉上閃過一絲奇異之『色』,但隨即同時冷笑了一下。明明是兩個相貌完全不同的人,但卻給韓立神情笑容如同一人的詭異感覺,讓韓立心為之一凜。

    “這些小家夥還挺機靈的,看來需要你提前獻身了!”

    “我的,不就是你的嗎?拿去就是了!”

    越皇和藍袍人兩人在下麵淡淡的一說一答,但話的詭異內容,讓韓立和陳巧倩等背後直冒寒氣。

    “韓師弟,他們在說什麼!”宋蒙湊到了韓立身邊,咽了下口水的問道。

    在見到了這麼多同門慘死在眼前,即使宋蒙這樣爭強好鬥之人,也沒有開始時那股天不怕地不怕的銳氣了。此時來問韓立,更多的是想心安一些,畢竟韓立在其心目中有一分神秘感,讓他覺得有幾分可靠。

    韓立聽了心苦笑了一下,嘴角一動剛想說什麼時,下麵發生的一幕,讓他臉『色』大變,馬上將要說的話咽了回去。那陳巧倩更是失聲叫出了聲,引得宋蒙心驚的急忙望去。

    隻見那越皇的一隻手『插』進了藍袍人的胸口處,而藍袍人兩臂張開,一點掙紮之意都沒有,還神『色』如常的微笑著。

    接著藍袍人和越皇身上冒出了耀眼的血光,並通越皇『插』進藍袍人胸口處的手臂,讓兩人的血光連接到了一起,緊接著藍袍人身上的血光開始向越皇身上狂湧而去,既像被越皇吸納走的,也向他自己主動送上門的,讓宋蒙看的目瞪口呆。

    然後藍袍人身上的光華越來越弱,皮肉也一點點的幹癟下去,而越皇身上的血光則越來越來強,麵容竟一點點的年輕了起來。

    “這是什麼邪功?”宋蒙駭然的失聲道。

    但此時的韓立臉『色』陰沉無比,根本顧不的這位宋師兄的驚詫,而是深吸一口氣後,猛然雙手向外一甩。

    無數的火蛇和火球之類的火係符籙,就爭先恐後的從其手中湧向了下麵的越皇和藍袍人,足足扔出了一兩百張還多,這可是韓立身上僅有的火係符籙了。

    結果這些符籙在半空中就化為了鋪天蓋地的火係法術,巨大的火浪氣勢洶洶的就衝了過去。其聲勢甚至遠在那劉靖的火鳥真寶之上。不過,能一次扔出上百符籙的,好像修仙界中還真沒有幾人,畢竟這哪是仍符籙,這仍的都是成百的靈石啊。

    這一手的聲勢之大,讓宋蒙和陳巧倩等人嚇了一跳,連失神中的鍾衛娘也茫然的眨了眨眼睛,盯著瞅了幾眼。而下麵的越皇,剛開始也被此景駭了一大跳,但隨即就瞅出了這些隻不過是低階法術而已,就不屑一顧的不予理會了。

    他很清楚,憑自己身上的護體血光,這些法術根本上傷不到自己的,還是抓緊眼前的事要緊。隻要眼前之事一了結,他殺對方那幾人根本入探囊取物一樣容易。

    就在越皇眼中閃過讓人心悸之『色』的一霎那,那漫天的火光就將其和對麵的藍袍人淹沒進了轟隆隆的爆裂聲中。

    果然,不論那爆裂聲多麼震耳欲聾,火光多麼衝天

    ,身處血光中的越皇和對麵的藍袍人都安然無恙,藍袍人身上的血『色』光化已有多半轉移到了越皇身上,而這時的越皇也變得隻有三十許歲的模樣。這讓越皇『露』出了幾分欣喜之『色』!

    這時的陳巧倩幾人見韓立出手了,也紛紛放出了法器向下麵襲去,畢竟看起來那二人正施展某種邪術而無法反擊,這自然要痛打落水狗了。

    可是他們的法器剛一出手,一團刺目的白光在越皇和那藍袍人中間爆發兩人出來,接著一聲驚天動地巨響傳來,白光一縮一漲之間就將那二人淹沒在了其中。

    白光中蘊含的可怕靈力及越皇臉上『露』出的驚恐之『色』,清晰的落入了陳巧倩等人的眼中,讓他們又驚又喜,不約而同的望向了韓立,顯然這一幕是眼前這位同門下的手。

    可是他們眼中的韓立沒有任何喜悅之『色』,反而神『色』更見陰寒了。

    “別高興的太早,那家夥還沒死呢!”

    韓立淡淡的望了他們一眼後,冷冷的說道。這句話讓這幾人心一驚,急忙望去。

    果然,下麵的各種煙塵雖然掩蓋住了一切,但那越皇的靈氣仍若有若無的樣子,看樣子即使尚存,但也法力大損而來不少。

    用神識感應到這些信息後,宋蒙等三人又是精神一振,各指揮自己的法器,在附近上空盤旋不定,一等越皇顯出身形,就要合力將其擊斃,也算為慘死的同門報仇了。

    “咳……好!……好!咳!我還真是看走了眼,想不到閣下才是此行人中最辣手的一個!你到底在那些符籙中藏了什麼東西,竟然連我的護體血光都擋不住!”一陣咳嗽聲從煙霧中傳來,但漸漸聲音就平穩了下來,並越說聲音越冷,中氣也充足了起來。

    宋蒙等人神『色』大變,就是韓立也心駭然之極。

    “一顆天雷子罷了!我倒真沒想到,這世間還真有築基修士能擋住天雷子而不死的!”韓立歎了一口氣,緩緩的說道。並雙手一揮,十餘頭傀儡獸和傀儡士兵在一陣白光中出現在了身前,一個個對準了地麵上那個逐漸清晰的人影。

    一見那人影顯現出來,宋蒙等人的法器毫不遲疑的猛襲過去,但是一陣紅光後,所有的法器同時失去了和他們主人的聯係,接著越皇滿身血跡和汙垢的從煙霧中走了出來,一雙充滿了怨毒之『色』的眼睛,死死的盯住了韓立。

    

Snap Time:2018-07-19 12:17:47  ExecTime: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