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三百二十四章黑煞教主

  
  第三百二十四章 黑煞教主
  炙熱的火焰飛揚起六七丈之高,青紋整個人在巨鳥這一啄之下,化為了巨大的火人,直直的從空中跌落了下來,到了地麵上隻來及慘叫了兩聲,就化為了一堆白灰,竟連一絲反抗之力都沒有。
  韓立正驚訝萬分之際,那火焰巨鳥尖鳴一聲,一扭頭向那兩個光繭狠狠的撲了過去,結果一股滔天的火柱在兩個光繭之間爆發出來,轉眼間就將這兩個快完成變身的血侍,卷入了火海之中。
  韓立看的真切,兩個光繭的血光在那火紅的烈焰中,隻苦苦抵擋了片刻就消融的絲毫不剩,『裸』『露』出的兩個模糊人影無聲的晃動了幾下,就煉化的一幹二淨。
  這看起來和普通火焰無二的火光,竟然厲害如此,讓韓立驚駭不已。對結丹期修士的法寶威力,再次有了清晰的認識。
  宋蒙等其他人除了和韓立同樣驚駭外,臉上更多的則是驚喜之『色』。
  “這真寶太厲害了!”
  “此次能剿滅邪教可全靠劉師兄啊!”
  ……
  其他人興奮之極的紛紛說道。
  在他們看來,隻要將這血侍除去,剩下還在閉關的黑煞教主還不好對付嗎?畢竟他們這麼多築基期修士,沒有道理還拿不下邪教頭頭一個人。
  劉靖看著下麵那火鳥所化的烈焰漸漸的消失不見,心堳o痛惜之極!但聽了這些讚語後,又覺得精神一振!
  “走吧!我們在此耽誤了不少時間,進去將黑煞教主也滅掉吧!”劉靖變得豪氣大發的揮手說道。
  其他人聽了點頭稱是,幾人就飛了下去。
  韓立微微一笑,同樣也想下去時,可是目光向旁邊一掃,卻發現那王師兄竟怔怔的向下望著什麼,神『色』有些古怪的樣子。
  這讓韓立有點一愣,不禁順著他的目光瞅去,可地麵上除了妖化青紋所化的白灰和麵『露』傷心之『色』收拾道侶遺骸的同門師兄外,哪有任何值得注意的東西?
  “王師兄,有什麼發現嗎?”韓立還是忍不住問道,臉上帶了些狐疑之『色』。
  “沒有,沒有什麼發現?韓師弟你多心了!”王師兄聽了韓立如此一問,立刻把目光收了回來,眼光有些躲閃的說道。
  韓立見此,哪還不知道怎麼回事?此位一定有什麼重要發現,可是卻不想讓其他人知道,才『露』出了這種表情的!
  想到這堙A韓立有些鬱悶。但表麵上淡淡的一笑,神『色』如常的說道:
  “既然沒事,我們還是快下去吧,劉師兄都要進去了!”指了指那冷宮的大門方向,韓立二話不說的禦器飛下。隻留下空中的王師兄,臉『色』陰晴變幻的模樣。但隨後其一跺腳,無奈的也跟了下去。
  可就在韓立剛剛落地的時候,一句嬌聲從天上傳來。
  “劉師兄,韓師弟,等下我們!”
  韓立一愣之下,緩緩回過頭去。劉靖和其他人聽了後,同樣的停下腳步,麵帶喜『色』的尋聲望去。
  隻見在柔和的月『色』之下,鍾衛娘和陳巧倩以及一名麵『色』蒼白之極的中年人,從天上徐徐的降了下來。
  那中年人身穿金黃『色』的服飾,神情害怕之極,幾乎被鍾衛娘倒提著衣領的懸掛在飛行法器外,見了韓立和劉師兄等一大群人,臉上的慌『色』更深了三分。
  劉靖見此,微然一笑的迎上去了。
  “看來兩位師妹,此行很順利!這位就是越皇吧!”等到兩位女修士落地後,劉靖目光在中年男子臉上轉了一圈,就不在意的挪開問道。
  “是啊!這家夥正在一個什麼殿召見幾個臣子,我和師姐上去把其他人打暈,就把他抓來了,當時還有兩個煉氣期的黑煞教弟子從旁邊衝出來想阻攔,被我和師姐輕易的就解決了。劉師兄,你也沒出事,真是太好了!”
  鍾衛娘見到劉靖安然無恙,似乎非常高興,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對劉靖的關切之情流『露』無疑。這讓劉靖在眾人的目光下,微『露』尷尬之『色』。讓韓立看了暗覺得好笑。
  “陳師妹,你也沒事吧!”陳巧倩的兩位師兄也上前殷勤的問道。
  陳巧倩神『色』淡淡的應付了兩句,目光掃向了人群,瞅見韓立後,隻在其臉上略停留片刻,就神『色』複雜的立刻閃開了。
  “雪虹師姐呢?”陳巧倩皺了一下秀氣的雙眉,有種不好預感的問道。
  這句話一出,其附近的其他人臉『色』都一沉,『露』出了沉重之『色』。
  “雪虹已經兵解了!”那位”雪虹“師姐的道侶,強忍著悲痛,勉強說道。
  這句話一出口,陳巧倩和鍾衛娘“刷”得一下,臉『色』極為難看。
  鍾衛娘更是馬上麵現惱怒之『色』的一張嘴就說道:
  “你們怎麼……”
  可是這句質問的話語隻說出了一半,就被一聲突然響起的淒慘叫聲打斷了。
  韓立等人聞聽吃了一驚,立即警戒之極的望去。
  隻見在離眾人不遠的地方,不知何時多出了一位藍袍人出來。這人一隻紅光閃閃的手臂,正從不知何時出現在那堛漱師兄胸腔處抽出來,隨後屍體就直直的栽倒在了地上,氣息全無。
  “我原本並沒想先殺他的,但是這孩子實在不該拿不屬於他的東西啊!”藍袍人笑眯眯的說道,年約四十許歲,麵容白淨無須,眼角有些魚尾紋,一副慈祥之極的模樣。
  說完此話,他非常隨意的一彎腰,從王師兄屍體的一隻手上,撿起了一顆拇指大小的青『色』珠子,讓其臉上的笑意越發濃了幾分。
  望見此人後,劉靖和韓立的臉『色』幾乎同時一沉,麵『露』出謹慎之極的神『色』。
  “閣下是黑煞教主!”劉靖眼中閃過若有所思之『色』的試探問道。
  “,很聰明嗎!的確是在下創立的黑煞教。你就是他們的為首之人吧!”老者神『色』如常的笑嘻嘻問道。
  一聽此人就是那應該在閉關中的黑煞教主,即使韓立也不禁臉『色』驟變,更別說其他黃楓穀修士了,一個個如臨大敵的紛紛將法器扣在手上。
  劉靖臉『色』微變後,深深吸了一口氣,才按下心中的驚慌之意。
  隨後,他偷偷的衝其他人做了一個小心的手勢後,就冷冷的問道:
  “不錯,在下劉靖!這次剿滅你們黑煞邪教,就由在下領頭的!現在你成了孤身一人,竟還敢行凶殺人,膽子真的不小啊!”
  這番話劉靖說的正氣凜然,毫無懼『色』,就是他自己也非常滿意這番表現與言語,大有越說氣勢越發高漲之勢。
  隻要除去了這邪教頭頭,想必他劉靖的聲望在七派中將會達到一個新的高度,其他人對他將會更加的尊崇敬仰!
  一想到這堙A劉靖的心頭就如同澆上了烈酒一樣漸漸火熱起來,手一翻兩把銀鉤和那圓環就亮了出來。
  可是還沒到等他招呼其他人一齊出手時,對麵的黑煞教主突然衝其詭異的一笑,接著他就聽到一聲輕輕的話語:
  “那你可以死了!”
  幾乎同時,劉靖忽然胸口一痛,尚未明白怎麼回事時,一隻鮮血淋淋的手臂從其前胸透出,五根血紅的手指上捏著一顆微微蠕動的圓形東西。
  “這是什麼?”劉靖不禁愕然的想道,或許他心堜白,但卻不願真的想知道。
  隨後其隻覺得一陣天旋地轉,兩眼發黑,耳邊還傳來了幾聲尖叫之『色』。聽聲音好像是一直苦戀他的鍾衛娘的哭叫聲,隻是聽起來這麼的陌生,這麼的遙遠!
  “咳,這小丫頭還是這麼愛哭啊!”劉靖在陷入黑暗的長眠前,有點苦澀的最後想道。
  韓立的臉『色』很難看,因為尚未和黑煞教主開始戰鬥,他們這邊就被一個想不到的人一出手,就擊殺了兩名築基中期的修士。此行的領隊之人劉靖,竟然就這麼隕落在了此人手上。
  那人一擊得手後,兩隻手臂各洞穿著劉靖和陳巧倩一位師兄的屍體,身形一閃就到了黑煞教主的身邊,然後轉過頭來衝韓立等人獰笑不已。讓韓立根本來不及出手攔下。
  那鍾衛娘在劉靖被殺的一刻,隻發出了幾聲撕心裂肺的慘叫聲,就徹底的怔住了,陷入了失神之中。一旁的陳巧倩見此,急忙將其拉到了身後小心的護住,然後滿臉憤怒與悔恨的望著那出手偷襲之人。
  

Snap Time:2018-10-22 05:04:21  ExecTime:0.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