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三百二十三章斬妖


    第三百二十三章 斬妖

    真寶的激發比普通符寶要難上許多,這也是劉靖為何讓其他同門給其護法的緣故,他可不想落個和那個慘死師妹一樣的下場。因此,在放出了一道黃『色』圓環法器環繞自身後,他才真正放心盤膝坐下,往這火鳥真寶中注入法力。

    那火紅的符籙,在劉靖手掌上開始紅光漸盛起來,符籙中的那隻火鳥飛舞的越發靈活歡快,一副隨時可以躍出符籙的樣子,看來此鳥化形飛出之時,就是激發成功之刻。

    韓立雖然在地麵和那冰妖正糾纏不清,但也明白這些同門是在另行施展手段了,心頓時放心了下來。他可最怕這些同門因為膽怯,拍拍屁股就走人了,到時他一人說什麼無法從黑煞教主手上得到那東西了。

    既然不用分心他事,韓立的心神自然全都回到了眼前的對手上了。以他築基中期的修為施展這羅煙步,但對身體來說仍是一個不小的負擔,不能再將這種急速戰拖延下去了,必須全力冒險一擊,

    韓立思量到這,一隻手揮舞銀劍身形閃動不停,將冰妖壓得喘不過氣來,另一隻手則無聲無息的用手指從儲物袋中勾起了一物,緊緊的纏在了無名指上。

    做好這事後,他眼中殺機一閃,雙手一合,成雙手持劍的大開大合之勢,突然連人帶劍凶狠之極的就是迎頭一斬,這一劍的速度凶厲遠超前麵的所有攻擊,讓冰妖心中一凜之下,急忙一邊往後倒『射』,一邊舉起晶瑩的冰爪交叉去接。

    “噹” 的一聲清響,冰妖冷笑一聲,借著這一擊之勢倒飛反而更加快了,眼看就要拉開了和韓立之間的距離,可是韓立臉上卻浮現出了一絲譏諷之『色』。

    就在冰妖見了暗覺心中不妥之際,韓立鬆開了持劍的一隻手,並猛然往回一拉。

    結果,冰妖的倒飛之勢莫名的停滯住了,接著就不能自己的向韓立激『射』而來,而這時的韓立重新雙手握劍,擺出了斬擊之勢,臉上不含絲毫表情。

    冰妖見此大驚失『色』,急忙拚命掙紮但是為時已晚,其人眨眼間就到了韓立的身前,就見韓立手中銀劍略微一抖,無數道密密麻麻的銀芒一閃即逝,兩人瞬間擦身而過,接著二人的身形同時在月『色』下顯『露』在了出來。隻是韓立持劍站立著,而冰妖則重重的摔倒了地上。

    這一幕,被空中觀望的宋蒙等人瞅的真切,不禁大為緊張起來。

    冰妖搖搖擺擺的站立了起來,望著韓立的背影,臉上獰笑了一下,剛想說著什麼時,突然間神『色』凝固住了。

    一連串清脆的破裂聲傳來,冰妖如寒冰一樣的透明身軀,竟現了無數細細的裂紋,轉眼間裂紋變身變長,冰妖整個人就在破裂聲中化為一堆晶瑩的冰渣堆在了地上。

    在晶瑩的碎渣中,一隻完整的利爪伸出了半截,那鋒利的爪尖仍然寒氣森森。也隻有此物,才經的起韓立的急速切割,而絲毫無損。

    韓立冷冷的望了一眼粉身碎骨的冰妖,再抬首看了看三個血『色』更加耀眼的光繭,緊皺了下雙眉。

    他默不作聲的揮手手一拉,一隻冰爪就直直的飛了過來。

    在月光的反『射』之下,才能隱隱的看出韓立和這利爪之間,竟有根透明的絲線緊緊相連著,這正是那冰妖身亡的致命原因。

    韓立趁著和其再度交手時,『操』縱無名指上的透明絲線,無聲息的纏到了對方的爪子上,可憐其妖化的冰身雖然變的透明堅硬,但同樣喪失了靈敏的觸覺,這才被韓立輕易的得手,喪命於此上。

    韓立低頭細看了一眼這隻冰爪,猶豫了一下後,還是隨手扔掉了。

    他雖然明知這冰爪既然能硬接“銀精”煉製的銀劍而不毀,肯定是煉器的絕佳材料,但仍一想到這原本是人手所化,仍覺得心『毛』『毛』的,還是無法克服心結將其收起。

    他幾步走過到冰妖的屍身旁,用銀劍在冰渣中胡『亂』劃了幾下,將一隻儲物袋一劍挑了出來,略看了一下就仔細收好。然後一聲不響的往天上飛去,他要看看這些同門倒底再玩什麼花樣,那三個血侍可是馬上變身出來了。

    韓立並不清楚,就在冰妖剛剛送命的同時,一處假山下的密室內,一個白淨淨閉目的中年人忽然睜開了血紅的雙目,口中喃喃自語道:

    “冰妖已經死了嗎?也好,省的我以後再動手了。”

    說完此話,他又若無其事的繼續合上了雙目。

    而他身前正橫臥著一具皮包骨頭的骸骨,看其瘦骨嶙嶙的樣子,竟似除了層皮外,一絲血肉都不複存在了,而從其身上的衣飾看來,竟是黃楓穀的修士。

    ……

    韓立禦器到了空中,尚未開口,宋蒙幾人就急忙圍了過來,個個麵帶驚歎之『色』的稱讚不已,甚至言行中還夾帶了一絲絲敬畏之意。而那“雪虹“師姐”的雙修伴侶,更是兩眼微紅的滿臉感激不盡。

    韓立稍微謙虛了一句,就納悶的指著劉靖手上紅的有些刺目的符籙,疑『惑』的問起。

    當下就有一人給韓立講了“真寶”之事,這讓韓立喜出望外,徹底放下心來。

    有關真寶之事,韓立當然也聽說過,隻是沒想到這位劉師兄就有此寶,而且如今還舍得拿出來使用,一般情況下這可都是生死關頭的保命手段啊。

    韓立和劉靖的經曆不同,自然無法體會到劉靖的複雜心和那種患得患失之心。

    對韓立來說別人用什麼目光看待自己,這根本就是無所謂之事,隻要不是觸動自己的利益,這又不會少一根汗『毛』的。

    當然若有機會不費什麼力氣就能給他人留有不錯的印象,韓立還是樂意去做的。但要為了維持這種印象,就是用像“真寶”這樣的寶物,那是打死他都不會做這種傻事的。

    不過劉靖這種做法,還真讓韓立有點感動,甚至懷疑自己以往的觀點是不是錯了。這世間竟還真有為了除惡,連自己都不顧的“好人”?

    正當韓立暗覺有點慚愧之際,忽然下麵傳來了一聲怒吼聲,聲音中滿是嗜血殺戮之意。

    韓立等人不由的一驚,急忙向下望去。

    隻見三個血『色』光繭中的一個,已經開始不停的漲大變形,似乎麵的血侍就要馬上出來的樣子。

    韓立心一凜,看來還要先鬥一鬥另外的血侍,給這位劉師兄爭取些時間了!

    思量到這,韓立正要采取行動時,一句平靜的聲音從眾人的身後傳來。

    “眾位師兄讓開一下,讓我來滅掉這三名妖人吧。”

    此聲讓眾人的臉『色』都為之一喜,韓立急忙回身望去。

    隻見劉靖正含笑望著他們,在其手掌之上,有一隻小巧玲瓏的紅『色』小鳥,不停的飛來飛去,可愛之極。原本附近的那股炎熱之氣,不知何時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就是那真寶的原形?”

    韓立有些驚訝的望著紅『色』小鳥。

    “多謝諸位護法了!”

    劉靖緩緩站起身來,輕飛到了韓立等人的身前。接著在他人驚詫的目光中,毫不遲疑的用嘴輕輕一吹手中的小鳥,那火紅小鳥立即清鳴一聲的飛出了劉靖的手掌,往下輕快的直飛過去。

    這時下方的那個已有變化的光繭,”噗嗤“一聲悶響,竟然自動撐裂了開來,從麵走出個青光纏繞的妖物出來,看其形狀和那冰妖的半妖化造型極其相似,隻不過顏『色』變成了深青『色』而已。

    這妖人的麵容分明是那青紋道士,隻是此時的他滿麵的瘋狂之『色』,仿佛神智有些不清了。

    他狂吼兩聲,一抬首就望見了輕飄飄飛來的火紅小鳥,身形頓時一滯,臉上的瘋『色』竟然為之一斂,『露』出了畏懼之極的神情。

    馬上他驚慌失措的四處張望了一下,突然身上青光一盛騰空飛起,想要遁走的樣子。

    可就在此時,那紅『色』小鳥“啦”一聲身形猛漲,化身成了一隻丈許大小的火焰巨鳥,然後兩翅一扇,就如同瞬移一樣的從十幾丈遠的地方,突然出現在了妖化青紋的身後,用那尖尖的紅嘴輕輕的一啄。

    

Snap Time:2018-07-21 02:40:51  ExecTime:0.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