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三百二十二章劉靖與真寶


    第三百二十二章 劉靖與“真寶”

    韓立心惱火之極!

    這倒不是因為他一時心軟,出手救下了那位王師兄而被迫施展羅煙步和妖人激鬥的緣故,而是為劉靖等人還不抓緊機會,去先滅掉其他還處於變身中的血侍。等到那三位也變身出來了,那才是真的大麻煩了。

    剛才他望見了那位王師兄要糟了冰妖的毒手,考慮其在對青紋一戰時出手相幫的情分上,就一閃過去將其救下。

    隨後這位妖人大概覺得韓立壞了他的好事,就死纏住他頻頻出手,讓他隻得出手應付一下。但隨後他也覺得,這位冰妖對其他同門來說的確很辣手,還是由他出手解決的好。畢竟再有同門隕落的話,後麵的戰鬥就真的人手不足了。

    現在他纏住了此妖人,可沒想到其他人隻是光看自己的打鬥,竟然沒有趁機攻擊其他三個光繭,這豈不是浪費了大好的機會!

    不過他也隱隱猜到,其他人恐怕並非不知道抓住時機,而是因為冰妖的詭異隱身並有人喪命其手上,而害怕其他血侍的半妖化了。因此雖然明知全變身的血侍肯定更加辣手,但還處於躊躇之中,說不定都有了一絲退意。

    可韓立來此處,並非光是鏟除黑煞的,而是另有預定目的,怎會輕易的打退堂鼓。而且這位半妖化的冰妖雖然一破繭而出,就擊殺自己這邊一人,但隻要小心一些其實也沒什麼。甚至在韓立眼中,此位還不如當初那位光頭大漢,那麼讓他更難以對付呢。

    這位妖人隻不過將身體透明化,能夠極速行動和『操』縱些寒氣罷了。就是所謂的隱身,也是和他的急速羅煙步一樣,純粹高速移動的錯覺而已。隻是因為其身體的透明詭異,更加的難以捕捉發覺。

    但這種詭異的身法,也就隻能在地麵上才能顯出威力,隻要眾人一飛到天上拉開距離,施展大範圍的法術,就可『逼』其現身了。畢竟肉身的急速移動,在短距離還可以逞凶,距離一長怎麼也跟不上修士禦器飛行的。

    劉靖等同門隻是從來沒經曆過這種短刃相接的肉搏戰,自然覺得對方鬼魅之極,根本難以對抗。可韓立本身就經常使用此方式戰鬥,自然應付經驗豐富之極。

    想到這,韓立猛然用一揮銀劍一下擊退了對手的利爪,突然一現出身形,大聲說道;

    “劉師兄,你們快飛到天上去,繼續攻擊那三個血侍,我不會讓眼前妖人離開『騷』擾你們的。”韓立說完此話,身形陡然一閃,又不見了蹤影,可實際上手中銀劍快到無影無形,正將那冰妖『逼』得連連後退不已,根本沒有任何機會再飛離地麵。

    韓立手中的銀劍可是血『色』試煉的那件戰利品,可以硬接對方的利爪,而完好無損。但同樣銀劍也無法傷到對方一雙冰爪,這讓韓立暗暗稱奇不已。

    劉靖聽到了韓立的話語,略一思量,就明白了韓立的用意,可竟麵現猶豫之『色』。他的心,正在矛盾之極!

    劉靖雖然出身修仙大家族,但是幼年時卻曾經被邪修擄走過,著實過了一段倍受折磨虐待的黑暗日子,甚至差點還丟掉了『性』命。後來總算被家人救出,並拜入李化元門下修為有成。

    但因為幼年之事的陰影存在,劉靖對邪修當然痛恨之極。奉行見一位殺一位的鐵血原則,不放過任何知道的修煉詭異功法的邪修。

    這樣做的後果,讓他大感痛快的同時,還給他帶來了巨大的正麵聲望,即使一些修為比他高的七派修士,見到他都『露』出一絲敬佩之『色』。

    劉靖表麵上不動聲『色』,可心卻漸漸『迷』戀上了這種受人尊崇的感覺。

    以至後來再主動四處鏟除邪修,其實大半是為了享受他人的敬仰之『色』而已!

    當然表麵上,劉靖很小心的將這種心態隱藏在了心底深處,待人處事上,似乎還是那個義薄雲天,嫉惡如仇的鐵血“劉師兄”。

    而眼前的黑煞教,絕對是他所遇見的勢力最大,最應該鏟除的邪教。但是同樣,對方的實力也是他所遇見的實力最強的邪修。他實在沒有什麼信心光依靠普通法器,就能擊殺剩餘的三個血侍,攻擊力度稍弱一點,隻會讓剩下三人提前半妖化而已。

    一個半妖化之人就這麼難對付,剩下三個再出現的話,他們幾人根本應付不了,還很有可能送命於此。

    若是就此撤退,他們此行就算是打草驚蛇了,徹底失敗了。黑煞教肯定會由明轉暗,再次的銷聲匿跡。會讓他多年積攢下來的聲譽,徹底的付之東流。

    一想到他人望向自己的譏諷之『色』,劉靖就覺得胸口喘過氣來,鬱悶難受之極。

    韓立的這一聲催促,是將其推到了抉擇的邊緣上了。

    “劉師兄,我們要不要先撤退啊!這黑煞教的實力,遠超出我們的預料之外,再不走就來不及了。”那被韓立救下的王師兄有些遲疑的湊過來,小聲的說道。

    從那躲閃不定的眼神中,劉靖清楚的看出了怯懦之『色』。

    “撤走?這麼做了之後,自己以後在其他師兄弟眼中,恐怕也是同樣的形象吧!”劉靖苦笑的想道。

    “大家飛到天上給我護下法。剩下的三名血侍,全都交給我處理吧!”劉靖微然一笑後,平靜的說道。

    同時心默默的想著:

    “看來隻有動用那個東西了!隻有這樣才能一戰成功,保住名聲不受損。雖然那是自己保命的東西。”

    “劉師兄,你要一人對付剩下的血侍?”

    不光眼前的王師兄,附近的其他人聽了劉靖的話,臉上都『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色』。這種表情,讓劉靖覺得心十分痛暢。

    不過表麵上,他還是做出了若無其事的樣子,二話不說的直接禦器飛到了空中,同時肅然的從儲物袋中掏出了一個火紅的玉盒出來。

    此時的劉靖,完全恢複了平常時的從容不迫,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這讓其他人互望了一眼後,對其有了些信心,同樣飛到了空中。

    望了一下手中的玉盒,劉靖臉上浮現出一絲不舍之『色』,但隨即神情一曆,猛然雙手一拍此盒。

    頓時整個盒子寸寸的碎裂了開來,『露』出了一張紅光包裹著的奇特符籙。

    符籙上有一張火紅的火鳥圖案,那火鳥在符籙中間不停的揮動翅膀來回飛動著,竟可以像真鳥一樣自由活動,甚至此鳥的眼珠發出淡淡的藍光,不時還轉動一下。

    更讓人駭然的是,此符籙剛一現身,炎熱之氣就一圈圈的散發了出來,讓附近數十丈空間溫度驟然上升,直烤得他人口幹舌燥之極!

    剛剛靠近的宋蒙等人,正好看見這驚人的符籙現身一幕。

    “符寶!”宋蒙一見此物,就叫出了聲。

    “不是,這不是普通的符寶,這……這是真寶!”那位王師兄見到這張好似符寶,但又大有異象的符籙後,卻猶如見到鬼一樣的失聲叫道。

    “真寶”知道的人聽了此話,心同樣的大吃了一驚。

    所謂的“真寶”雖然也屬於符寶,但是和普通符寶大不一樣,有許多截然不同之處。

    首先,普通的符寶最多擁有原法寶的十分之一威能,就算頂尖了。而真寶則可逆天的容納本體法寶的三分之一威能,這根本不是一般符寶可以比擬的。

    其次,真寶出世時要經過法寶主人的血脈之法煉製,隻有擁有特定血脈的後人,才可驅使運用這些真寶,並非是任何人可以使用的。否則一注入靈氣,這些真寶就會自動毀掉。

    有以上這些好處,當然真寶的缺陷也很大,否則先輩前人們遺留下的就全是這種真寶了。

    真寶最大的缺陷,就是雖然可以容納多出普通符寶數倍的威能,但隻能作為一次『性』的消耗物。一經使用威能就會當場全部發揮出來的,絲毫折扣都不打,不會有什麼第二次使用的機會了。因此實用『性』相比普通符寶來說,大大的減少了許多。

    但真正限製這種真寶極少流傳下來的,還是另一個極為苛刻的條件。

    一件法寶一經血脈煉製出真寶,那麼此法寶損失的威能將會是永久的,是無法重新祭煉彌補回來的。這讓一些明知大限將至的先輩修士,還是對平時珍若『性』命的法寶無法做出此事,寧肯選擇多留幾件符寶給子孫後輩。

    因此有些修士開玩笑的說,在修仙界真寶的數量比法寶的數量還要稀少得多。

    這句話,雖然有些誇大,但也離事實不遠了!

    

Snap Time:2018-07-21 05:48:02  ExecTime:0.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