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三百二十章破繭


    第三百二十章 破繭

    劉靖等黃楓穀修士一見此景,早已從韓立口中得知這些妖人會變身的他們,哪還不知道對方要幹什麼。當下毫不客氣的法器道術一同砸向了四個光繭,他們同樣知道,在對方變身破出之前,這些血侍就是很好的固定靶子,自然不會放過這個克敵的機會。

    可惜就像韓立說的那樣,這些光團個個堅固無比,一番暴風驟雨般的攻擊過後,它們還安然無恙的屹立在原地,絲毫沒有受損的樣子。

    劉靖等人臉『色』有些難看了。

    “大家不要留手了,有什麼絕招就施出來吧!此時不用的話,等他們變身後出來了,就壞了!”劉靖神『色』堅毅的厲聲喝道。

    說完此話後,他當即把法器一收,肅然的掏出一張金『色』符籙出來,用兩根手指夾住。隨後其口中開始念念有詞起來,在神秘的咒語聲中,這張金符籙漸漸發出了耀眼的金光。

    韓立見了心中暗驚。雖然不知此符是何等階的,但以劉靖築基中期的修為,都需要用口訣來催動,就可知此符籙絕對不是一般貨『色』了。

    其他幾人見此,互望了一眼後,也紛紛各顯神通起來。

    其中最惹人注意的,竟是陳巧倩那位師姐和宋蒙。他們竟各拿出一張畫著法寶圖案的符寶出來,並馬上坐下凝神催動起來。一團團藍『色』和灰『色』的光華從他們的符寶上散發了出來,這讓其他幾人羨慕不已。

    符寶可不是每個築基期修士都能輕易擁有的,能有此物就足以證明這兩人不是身後有大家族撐腰,就是自身深得師門長輩的喜愛,才能由此物的。否則光靠他們自己收集,哪有這個機遇和身家啊!

    其他人羨慕歸羨慕,也不甘示弱的要麼施展犀利的法術,要麼祭出了更加神妙的法器,搶先發起了下一輪的攻擊,頓時光華衝天,法器『亂』舞。

    而韓立既沒有動用那符寶,也沒有使用剛才威力驚人的“巨劍術”。隻使用了最省力的手段,雙手輕輕一揮後,數聲重物落地聲音響起,韓立身前多出了四頭獸傀儡出來。

    這些傀儡一睜開冷冰冰的雙目,就張開血盆大口,數道光柱如長長的白練一般,狠狠的噴『射』出去。韓立則站在它們後,趁機恢複先前一戰所消耗的法力。

    現在連那黑煞教主的麵都沒有見到,他可不願意就此全力盡出,讓法力早早耗盡。

    盡量節省法力以備萬一,這是韓立在此戰前就拿定的主意。否則法力耗盡,他就是有再多的本事和手段,都無從用出啊。

    獸傀儡們一出現,讓其他同門略吃驚的望了一眼,但馬上就各行其事了。

    畢竟使用什麼功法,修煉什麼法決,這都是個人的隱秘,誰也不會不知趣的到處打聽的。

    略知道些“傀儡術”淵源的,也都以為是韓立從李化元那得到的功法。以李化元的修為殺死幾名千竹教的修士,得到些千竹教的修煉法決,這也不是什麼稀奇之事!

    所以,其他人頂多對韓立的這幾頭獸傀儡大感好奇罷了。

    此刻,劉靖的金符激發成功了,它一陣輕微的顫抖中,就化為一道金光,飛向血『色』光繭的上空。

    然後“撲哧”,一聲爆裂聲響起,金光爆裂成了點點光雨漫天飄落,如夢如幻,真是驚人的炫目。

    可是在這淒豔的奇景下,卻隱藏著要命的殺機,因為在劉靖一陣眼花繚『亂』掐動法決後,漫天的光點發生了詭異的變形,漸漸收縮伸長,化為了一把把金『色』的小劍,雖然隻有寸許長,可一個個寒氣『逼』人,鋒利無比。

    “千刃術”

    這時,劉靖才低聲吐出了這個金係法術的名稱。

    這一幕,讓除了還在驅動符寶的兩人外,其他人看了一怔。

    因為金係法術本來就在五行道術中最稀少的一種了,而且大多還是“金甲術”“鐵膚術”這樣的輔助法術居多。如今劉靖這符籙,不但是攻擊『性』金係法術,而且還是中級以上的群攻法術,這怎能不讓包括韓立在內的幾人大感驚訝,手上不約而同的一緩,想看看此法術有何神妙之處。

    此刻數以千計金『色』利劍,明晃晃懸掛在光繭的上空,看起來氣勢驚人之極。

    但劉靖一催動口訣,金『色』小劍們就如同冰雹一般的,紛紛掉落了下來,直刺向下方的血『色』光團。

    接著韓立等人耳邊,傳來了“噗噗”的一連串悶刺之聲。金光、血光交織在了一起,光華四濺,仿佛煙火紛飛。

    原本在他人打擊下絲毫變化的都沒有的光繭,在這麼猛烈的攻勢下,產生了異變。血光漸漸狂漲起來,似乎知道厲害似的,主動加強了血光的厚度,和前仆後繼攻來的光劍,發生了更加激烈的碰撞。

    劉靖見到這一幕,心不急反喜。既然『逼』出了光繭的異變,就說明他的攻擊還是有效的。隻要再加大攻勢力度,還是能擊破這血光的。

    但此時空中的眾多小劍,轉眼就掉落了大半,可是光繭上的血『色』仍鮮紅如初,一副遊刃有餘的樣子。

    “劉師兄,我來祝你一臂之力!”

    竟是宋蒙大喝了一聲。

    他手上的灰『色』符籙已產生了變化,化為了一把數尺長的灰『色』小槍,渾身散發著詭異的灰氣。

    “先集中幹掉左麵那個血侍再說,不要把攻擊分散了。”劉靖見到宋蒙的符寶顯出真形,不禁大喜的說道。

    隨後,其一指那些還未落下的小劍。

    頓時所有的金劍突然一密,全都朝最左邊叫“冰妖”的血侍所化的光團集中飛刺過去。

    一陣轟隆隆之聲過後,眾人定睛一看,這光繭的血光竟似萎縮了不少。

    一見這樣有效,韓立等的法術,法器以及獸傀儡的攻擊都同時擊了過去,宋蒙的灰『色』長槍,發出淒厲的尖嘯聲,同樣緊跟而去。

    結果在韓立眼中,曾經堅不可破的血『色』光繭,被“千刃術”及他人的攻擊瞬間就消磨的隻剩下薄薄一層,麵的人影都模糊可見了。

    最後,那灰『色』長槍竟一擊洞穿了過去,隨之而來的則是驚怒之極的大吼聲,直震得眾人的雙耳嗡嗡直響。接著,兩隻晶瑩潔白的利爪突然從血光中伸出,然後飛快的一陣狂舞,竟將那最後的血光撕裂的粉碎,『露』出了麵人影的真容。

    一個隻妖化了一半的白『色』怪物。

    這人猛一看麵目清秀無比,分明是個清秀青年。可是頭上卻微微凸起了兩個白『色』的小角,『臀』部也長出了尺許長的潔白尾巴,上麵隱隱閃著潔白鱗片,更別說那兩隻鋒利無比的利爪了,身上一層層的半透明『乳』白妖紋。

    在其肩頭上有個碗口粗的鮮血淋淋大洞,附近的血肉正不停的蠕動收縮,讓人看了『毛』骨悚然。不過轉眼間,血洞就要收攏痊愈的樣子。

    “你們找死!”隻完成了一半變身的冰妖,顯然還保持著足夠的神智,惡狠狠的衝著眾人說道。

    對他來說,雖然沒有完全妖化成功,不過憑著自己妖身的特『性』,也夠了。足可以讓他拖延到同伴都妖化出來。

    未見過妖化變身的劉靖等人,見了對方的恐怖形象,都臉『色』一變。雖然聽韓立提起過,血侍化妖後的詭異模樣,但實際見到後,心還是震驚異常,都有些忐忑不安的感覺。

    數道白光一閃即逝的激『射』而來,正好擊到冰妖赤『裸』的上身上,頓時將其結實的擊翻個大跟頭,顯得狼狽不堪。

    這正是根本不願聽對方廢話的韓立,讓獸傀儡發出的攻擊。

    其他人見此,這才從醒悟過來。原本停下的攻勢,再次狂風驟雨般的攻了過去。

    可是倒地的冰妖,周身冒出一股寒霧,霧散後其人就從原地憑空消失了。

    這下其他人心驚駭,急忙四處找尋起來。

    按照他們的經驗,出現這種情形,通常都是對手使用某種遁術,急速逃離了原地,但決不會逃離太遠的。

    四周除那三個還在微微放光的光繭外,哪有半個人在?那些普通的黑煞教弟子也都不傻,早就逃之夭夭了。

    韓立見此心中一凜,突然想到了什麼。他慌忙一拍儲物袋,白磷盾和龜殼法器同時飛出,圍繞身邊急速旋轉起來,同時大聲說道:

    “諸位師兄小心!這人是隱匿了。”

    韓立的話剛一出口,一聲女子的慘叫聲就突然傳來,所有人吃驚的連忙望去。

    隻見原本坐在地上,正驅動符寶的那位陳巧倩的師姐,仰天倒在了地上。其胸膛處無端的裂開了一個大洞,仿佛被人用手『插』了進去,活生生的捏碎了心髒。

    倒在血泊中的她,秀麗的麵容有些扭曲,四肢不停的抽蓄著,眼中滿是不能置信的恐懼表情,但馬上顯出一絲不甘之『色』後,此女的眼珠就凝滯了,徹底失去了『性』命。

    

Snap Time:2018-07-21 10:18:05  ExecTime:0.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