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三百一十八章青紋重現


    第三百一十八章 青紋重現

    “韓師弟果然非同凡響,這麼快就找到了漏洞?是什麼破綻?”劉靖稱讚了一句,接著和顏悅『色』的問道。

    韓立臉上微微一笑,忽然把手上的水晶球遞了過去。

    “師兄用這紫光球,往此處望一下就知了。”韓立用手指著剛才凝望的方向,嘴中說道。

    劉靖聽了這話,好奇的接過此法器,透著水晶球仔細望去。

    隨著這一望,韓立『露』出了訝然之『色』。片刻之後,他將水晶球交還了韓立,低頭沉『吟』了起來。

    再過了一會兒後,他才抬起頭來,對焦急等待的其他人說道:

    “韓師弟所言沒錯,這個方向不知為何,和其他地方的靈氣波動大不一樣,好像稀薄了許多。看來應該是對方倉促布陣,『露』出了一絲不應該有的破綻。”劉靖說著說著聲音大了起來,看來充滿了自信。

    “那劉師兄的意思是……”陳巧倩的那位師姐,忍不住問道。

    “集中所有法器,一齊攻擊這個薄弱之處。相信不費太多法力,就能破此陣了。”劉靖肯定的說道。

    “既然這樣,我們快動手啊!”宋蒙一聽此言,當即不耐的一抬手,把“藍絲劍”放了出來,在頭頂上盤旋了起來。

    其他人聽了劉靖這番話,臉上同樣是躍躍欲試的表情。

    劉靖見此不再遲疑了,當即說道:

    “好!一出手吧。一定要破去此陣,給對方一點顏『色』看看。”

    隨著此話說出,十幾件法器發出耀眼的光芒,從他們身上飛出,直接向那破綻之處激『射』而去。

    ……

    此時站在外麵,正指揮著教徒做各種包圍陣勢的冰妖,心同樣焦急無比。

    自從黑煞教主要求四大血侍,近期在宮內要嚴陣以待,每次輪值的血侍應該是一班兩人才對。

    但原本應和他一齊守門的葉蛇,卻自恃剛剛立下大功,並借口馬上就要進入築基中期,所以偷偷跑去血牢練功了。而他不願因此得罪這四大血侍中的後起之秀,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默認了。

    可就是這一時的疏忽,以至於現在有這麼多強敵入侵,但大門處隻有他一人可以應對。

    不過,好在他也機靈!

    先用”四象陣困住了來敵,接著就毫不遲疑的派人分別去血牢和後殿叫其他三人快來。

    他很清楚,憑著眼前的這些煉氣期教徒,不可能是對方這麼多強敵的對手。但好在這四象陣,已將對方幾人困在了其內,怎麼也能拖延些時間吧!

    隻要有一點點時間緩衝,想必另外三位同僚就能及時的趕到。

    到時四大血侍聯手,他冰妖就不會懼怕任何人了。

    他正想著呢,四象陣中傳來一陣轟隆隆的震鳴聲。

    隨著此聲傳來,陣中彌漫的白『色』濃霧激烈的沸騰起來,竟似要馬上陣破人出的樣子。

    “這是怎麼回事?四象陣,不可能這麼快支持不住的,肯定哪出問題了!”冰妖見到此幕,藏在寒氣中的蒼麵孔有些發青了。

    “冰大人,剛才敵人來襲的太快,有幾位專門主持陣法的弟子已經陣亡了。所以現在主持四象陣的人手並不充足,可能被對方看出了破綻吧。”附近的一名黑煞教弟子見此,小心的解釋了一句。

    冰妖聽了此話,心驚怒之極,剛想開口大聲訓斥幾句,身後卻傳來了一聲溫和的話語。

    “冰妖,出了什麼事了?竟然連四象陣都發動起來了,看樣子還困不住對方嘛。”

    聽到此聲,冰妖心馬上一鬆。

    “青紋,你終於趕到了。太好了!”冰妖的聲音中充滿了掩飾不住的喜意,接著忙回頭一望。

    隻見在身後五六丈遠的地方,不知何時來了兩人。

    一人三十多歲,五官端正,白麵無須,身披青『色』道袍,神『色』鄭重的望著四象陣的異狀。另一人則人高馬大,頂著一個大光頭,正是和韓立交過手的鐵羅。

    “來犯的是什麼人,葉蛇那小子呢?”鐵羅一『摸』自己的大光頭,臉上『露』出嗜血的神『色』。

    “葉蛇正在……”

    冰妖這句話還沒有說完,“轟隆隆”的一聲巨響,四象陣中的濃霧在爆裂聲中消失的無影無蹤。原本白霧彌漫的殿門前,出現了韓立幾人的身影。

    看清楚來犯之人的修為和人數後,青紋的臉『色』微微一變,鐵羅更是吃驚之極。

    “哈哈!你們這些邪修,以為憑一個破陣就能困住我們黃楓穀的人嗎?簡直是癡心妄想!”宋蒙一發現自己重新出現在了冷宮前,不禁興奮的大吼了幾句。

    “黃楓穀?”

    青紋三人有點驚訝,不過再一想又覺得很正常。除了七大派外,誰有可能在越國一下出動這麼多的築基期修士。

    “幾位為何夜闖皇宮,難道就不怕觸犯禁令嗎?”青紋沒有等劉靖等人說話,就不動聲『色』的質問道。

    深悉七派禁令的他,希望可以借此,讓劉靖等人有所忌憚。

    劉靖冷哼了一聲,尚未開口,一聲驚呼就從對麵傳了過來。

    “是你!你不是千竹教的人嗎!怎麼和黃楓穀修士攪在了一起?”光頭大漢鐵羅的目光一掃之下,就發現了站在人群最後的韓立,不禁愕然的大聲問道。話中滿是狐疑之『色』。

    這句話讓不管敵我之人都是一怔。目光“刷”的一下集中到了韓立身上。

    此時的青紋道士,這才看清楚韓立的麵容,麵皮不禁抽動了一下,眼中『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情。

    “我什麼時候,說自己是千竹教的人!”韓立冷冷的望了一眼光頭大漢,眼神就轉向了青紋道士的身上。

    這位當年一力邀請他同路的太南會舊人會出現在此地,這可真出乎了韓立意料之外。

    不過也就因此,當年對方極力拉攏低階修仙者同行,後來自己莫名被黃衣人追蹤刺殺的疑團,一一都解開了。

    弄清楚原委的韓立,當然心中惱怒之極,對這位青紋道士動了強烈的殺心。

    “胡說,不是千竹教等人,怎會傀儡術?”光頭大漢還是不肯罷休的追問道。

    “韓師弟會用什麼功法,有必要告訴你嗎?大家動手吧,這些人是在故意拖延時間,不能讓他們如願。”劉靖臉上一沉,猛然間厲聲說道。

    說完就一抬手,一片銀光就直奔最前麵的冰妖襲去。

    黃楓穀這邊的人這才恍然大悟,隨之暗罵對方狡猾,同樣不客氣的祭出法器,當即混戰在了一起。

    韓立早就盯上了青紋道士,因此一動手,他就和陳巧倩的一位王師兄,一齊呈夾擊之勢圍住了對方。

    韓立二話沒說,一拍腰間儲物袋,頓時金光、烏光、紅光等十餘道耀眼之極的三『色』光芒,一齊衝天而出,在韓立頭頂上略一盤旋後,就隱隱發出轟鳴聲的直撲對方而去。

    韓立可沒有和對方說幾句,敘敘舊的丁點意圖。

    青紋和另一側的那位王師兄,一見韓立出手的巨大聲勢,都不約而同的臉『色』大變。

    王師兄『露』出的是驚喜之『色』,心中暗歎韓立果然名不虛傳,不愧為擊殺了眾多築基期修士的高手,果然不同反響啊。

    而那道士青紋,則麵帶慎重之『色』,身上則隱隱罩上了一層青氣。他一見韓立出此辣手,也知道韓立對他起了殺心,當然不會束手待斃的。

    於是他同樣不說什麼廢話,在法器襲來之前突然伸出手一張。

    五顆青『色』的圓珠狀法器就從其手上飛出,瞬間漂浮在其周圍排列成了五角形狀。

    然後青光一閃,青紋道士周圍青濛濛的一片,一張五角形棱柱護罩憑空出現了,將青紋道士嚴嚴實實的護在了其中。

    一陣各『色』光華四賤,韓立的“金蚨子母刃”“烏龍奪”“火焰連環叉”,同時擊倒了青『色』的棱柱上,發出了耀眼的光芒後,這古怪的護罩竟然安然無恙。

    “韓立,我這青木真罩除了結丹期修士可以破外,築基期修士損傷不了其分毫,你還是死心了吧!”青紋忽然麵帶微笑的說道,一副和韓立非常熟的樣子。

    

Snap Time:2018-04-25 22:42:59  ExecTime:0.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