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三百一十四章會和


    第三百一十四章 會和

    韓立的這番話一出口,讓鍾衛娘眉開眼笑起來,不停的稱讚起韓立,劉靖也『露』出了欣慰的神『色』。

    至於宋蒙,則上前狠狠拍了韓立肩膀兩下,大嘴一咧的說道:

    “我果然沒有看人,你小子若真的不願意去,宋某可就要和你翻臉絕交了,不過我就知道韓師弟是個有血『性』的人!”

    說完此話,宋蒙還冷眼狠瞪了武炫一眼。看來武炫在師兄弟中的人緣,真的不怎麼樣啊!

    武炫見此哼了一聲,口中說道:

    “既然如此我另找地方安頓去了,不打擾你們的大事。這的一切我會向師傅講述的,希望師傅不會怪罪你們!”說完此話,武炫就麵無表情的走出了屋子,直接禦器飛離了秦宅。

    “六師兄真不像話,竟然臨陣退縮。虧他還是做師兄的!”鍾衛娘極其不滿的說道。

    “算了,人各有誌,不能強求的!下麵還是及早安排計劃吧。越早行動,就越保險一些,畢竟誰也不知道那黑煞教主會不會提前出關。”劉靖鄭重的說道。

    “師兄剿滅修士敗類的經驗這麼豐富,你就安排吧!怎麼說,我們怎麼做就是了。反正到時侯,我隻負責廝殺就行了!”宋蒙眼『露』興奮之『色』的說道。

    “宋師弟,你啊!”

    劉靖哭笑不得的無言了,一副拿宋蒙毫無辦法的樣子。

    鍾衛娘雙眼眯成了月牙,甜甜的笑了起來。

    而韓立,則微笑不語。

    “七師妹,你和輝明師伯門下的陳師妹較熟。她這次就在南烏城。就由你去請求協助吧!這樣也好開口一些。”劉靖恢複了常態後,就冷靜的對鍾衛娘說道。

    “陳師妹也在嗎?我可有段時日沒見了。不過我和她交情好著呢,援助的事不會有問題的。”鍾衛娘一聽此話,自信滿滿的說道。

    韓立聽到“陳師妹”幾個字,心一怔,驚疑的想道:

    “不會這麼巧吧!難道就那位嗎?”

    韓立正狐疑著呢,耳邊傳來了劉靖對他的話語。

    “韓師弟,我們幾人恐怕要在秦宅長住一段時日,還需要你和秦家的人溝通一下,給我們安排下住處和靜修之所。”這位三師沉著的說道。

    韓立自然滿口答應了下來。

    “那我幹什麼?”宋蒙忍不住問道,頗有些迫不及待的意思。

    “你就好好的留守秦宅,以防黑煞教的人突然襲擊。我有時需要去街麵上看看黑煞教的人有什麼動靜,韓師弟已經和他照過麵了,自然不方麵再『露』麵了。”劉靖淡淡的說道。

    “知道了!”一聽此言,宋蒙變得沒什麼精神了,無精打采的應道。

    接下來的日子,仍是平靜之極。

    除了鍾衛娘早早的去南烏城求援了,其他的人一般都留在秦宅內修身煉氣。而三師兄劉靖,真像其所說的那樣出去了幾次,不過並沒有得到什麼有用的消息,似乎所有的黑煞教弟子,全都龜縮潛伏了起來。

    而武炫則在越京的一家客棧內住下,聽說給李化元去了一封書信,到底麵說些什麼,也沒人知道。不過,隨後他就無事一身輕的在越京熱鬧繁華的地方,肆意遊玩起來,沒有一點想回秦宅的樣子。

    南烏城離越京實在不遠,那位鍾師姐離開隻不過三日的時光,就帶著三男兩女回來了。

    其中一位冷豔異常的女子,還真是韓立認識的那位“ 陳師妹”——陳巧倩,這讓韓立心有些惴惴不安。

    陳巧倩見了韓立也微『露』出驚訝之『色』,不過並沒有說什麼。

    韓立對她來說也不算什麼陌生人,即使兩人之間還未說過一句話。

    另外三男一女,則是陳巧倩的同門,兩人築基中期,兩人築基初期。而且一見劉靖都顯得熱情異常,看來也都是認識之人。

    鍾衛娘向這幾人介紹了一下韓立,她新進的師弟。結果聽了韓立的姓名後,讓除了陳巧倩之外的其他幾人,都『露』出了吃驚的神『色』。

    “你就是韓師弟,真的年紀不大!不過,我們幾人可早就聽說了韓師弟的大名了,一人就在邊界對峙那,擊殺了十幾位魔道築基期修士,真是不得了啊!”另一位陳巧倩的同門師姐嫣然一笑的說道。

    這位二十七八的美貌女子,竟似很欽佩韓立的樣子。

    這句話一出,讓劉靖及鍾衛娘大吃了一驚。

    他二人以前在外麵另有任務,一直沒有參加七派和魔道的第二輪大戰,自然對韓立的“偉績”一無所知了。

    如今,聽這些相熟的人如此一說,深感驚駭!

    要知這位三師兄,雖然也擊殺修仙者敗類無數,但是麵的築基期修士可是屈指可數的兩三人而已,每次還是深陷苦戰才能獲勝。

    可韓立竟有擊殺十幾名築基期修士的“偉績”。這讓兩人震驚之下,不禁重新打量了一遍這位不起眼的韓師弟,大有刮目相看之意。

    “四師兄,我們不知道韓師弟的事情,你應該一清二楚才是,為什麼不告訴我?”鍾衛娘吃驚之後突然想起了什麼,立刻對一旁“嘿嘿”偷笑的宋蒙,大聲嬌叱道。頗有興師問罪之意!

    “小師妹,你可沒有問過此事啊。隻是一個勁兒的問韓師弟功法修為方麵的事情,我還以為師妹早就知道了呢。”宋蒙洋洋得意的說道。

    他早就想看到這兩位同門知道此事的吃驚之『色』了,如今果然讓他大開眼界。

    這種敷衍的話語,鍾衛娘怎麼聽不出來,狠狠的瞪了對方一眼,還要不肯罷休時,劉靖卻大笑著說道:

    “好,沒想到韓師弟如此了得!這樣一來對付那黑煞教主更有幾分把握了。”

    他說此話時,臉上滿是喜出望外之意。但是韓立卻覺得背部有些發涼,忐忑不安之極,不由得暗想道:

    “這位三師兄,不會想讓他一人單挑黑煞教主吧?”

    這種可笑的念頭一出現,就被韓立自嘲了一下,扔到了腦後。

    接下來,韓立幾人為陳師妹等人接了下風。雖然修為到了他們這個地步,可以長時間辟穀不用進食,但是既然到了世俗界,當然要入鄉隨俗的享用一番,以滿足口腹之欲了。

    用過飯後,韓立叫秦宅的下人將宴席撤去,眾人就開始商討對付黑煞教和闖皇城之事了。

    劉靖當即表明,願意一力承擔私犯七派禁令的後果,所以陳師妹幾人就放下心中的顧忌,答應一同前去。

    因為從韓立那得到的情報來看,現在的皇宮內除了所謂的四大血侍外,其餘的壇主之類的高手應該還在越國各地主持教務,一齊出現在皇宮內的情況應該幾率極小。

    所以劉靖認為,憑他們現在的人手對付黑煞教的人綽綽有餘了,應該及早動手行霹靂手段,省的夜長夢多。

    其他人聽了也覺得有理,就準備讓陳師妹等遠到之人修整一日,等到了第二日夜晚趁皇城內的凡人還在熟睡時,再潛入皇宮大內動手除邪。

    韓立在一旁含笑看著他人越說越興奮的樣子,心卻不禁冷笑不已。

    這幾人還真以為黑煞教的人是泥捏的,這麼好對付!

    等到大戰結束後,在這說話的人還不知能有幾人活著呢!

    要不是從那小王爺的口中得知了一個隱秘,對他以後的結丹可能大有用處,他才不會冒此奇險闖什麼皇宮。別人血祭修煉什麼邪功和他有什麼關係,自有這些受害者的家族和朋友前來報仇,他隻要將此消息稍微外泄就可。

    對於什麼懲『奸』除惡、主持正義的事情,韓立一向認為量力而行即可。

    若是沒什麼風險,不用花費多大的精力,他很樂意順手而為之。但若是對手太強,又和自己沒什麼關係,他可不認拿自己的小命去管別人的閑事,是什麼明智之舉!

    那位六師兄武炫雖然看起來很討人厭,但不可否認的是,其一早撇開此事的做法,的確是明哲保身。否則一番熱血激情之後,就要冒魂飛魄散的風險了。

    韓立此次,硬著頭皮答應和這些人一齊闖黑煞教的老巢,可是違反了立身保命的原則。但這個險,韓立認為值得一冒的。

    因為韓立自身靈根實在太差,隻要能夠提升結丹幾率一丁點的東西,他都不願輕易放過的。況且,他對自己全身而退還是有幾分把握的。

    為此他還特意準備了一個殺手,可確保自己此行無恙。否則以韓立的慎密小心,怎會無緣無故的答應下此事!

    

Snap Time:2018-01-24 07:46:16  ExecTime:0.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