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三百一十二章平靜與援兵


    第三百一十二章 平靜與援兵

    “冰妖,不會你看人家不順眼,卻想挑撥我找葉蛇打一架吧!”光頭大漢把眼一瞪,沒好氣的說道。

    “嘻嘻!哪能啊!你不是要見教主嗎?現在去正好,教主剛剛血祭過還沒開始煉氣呢!”白影被大漢說中了心事,但卻毫不在意的岔開道。

    光頭大漢明知對方言不對心,也隻能哼了一聲,大踏步走進了黑暗之中。

    一連轉了好幾個彎,走過六七個庭院後,大漢走到了一座偏僻之極的巨大假山附近,臉上開始掛起了敬畏的神『色』。

    “屬下鐵羅拜見教主!”大漢躬身大聲說道。

    “鐵羅啊!怎麼受傷了?”

    一個中年人的磁『性』聲音從假山的根部遙遙傳來,黑煞教之主的閉關之處竟然在假山之下,恐怕是韓立等人萬萬想不到的事。

    “多謝教主關心,屬下隻是施展了化妖術,有些損耗元氣罷了!”光頭大漢聽黑煞教教主如此一說,急忙小心的答道。

    大漢此言說罷,這位教主卻一時沒有回應,而是半晌之後才幽幽的說道:

    “照著麼看來,這次的任務失敗了!否則,我那位記名弟子應該跟你一起回來複命才是。”

    “教主恕罪,屬下保護不力,少主和王護法都已落入了敵手。屬下甘願領取教主嚴罰!”大漢把牙一咬,臉帶羞愧之『色』的說道。

    “處罰!為什麼要處罰你?既然連化妖術都使用了,這就說明此次的敵人的確太強大了,並非是你不盡力之過。隻不過是一名弟子和一個護法而已,這沒什麼大不了的。倒是你萬一落入了敵手,我才會真的頭痛了!”

    “多謝教主寬恕,屬下以後一定盡心盡力為教主辦事,來彌補這次的失誤!”

    黑煞教教主非常善於籠絡人心,幾句話就將光頭大漢說的激動萬分,當即大表了一番忠心。

    “嗯,很好!不過你把這次交手的情況說來聽聽,我想知道是哪一派的修士,竟然這麼辣手!”黑煞教教主顯然很滿意大漢的言語,但還是頗感興趣的問到韓立。

    “遵命!”大漢急忙應聲道。

    “這次要抓的築基期修士功法非常奇特,竟然可以『操』縱像玩偶一樣的機關獸,而且威力還不小,當時……”光頭大漢徐徐的講道,把和韓立交手以及見勢不妙進行妖化的經過一五一十的講了出來。

    等大漢說完這一切之後,假山下一時寂靜無聲,黑煞教教主似乎在思量著什麼。

    過了一會兒後,才再次傳來其清冷無波的聲音。

    “這個修士『操』縱的玩偶,按你的描述應該是千竹教的傀儡術,這人有可能是千竹教的修士。前段時間倒是聽人說起過,好像有一批千竹教的人出現在了元武國境內,可能是其中一人吧。不過你化妖之後憑直覺立刻逃走,這倒是很明智的選擇,否則就無法站在這和我說話了。”黑煞教教主淡淡的說道。

    “不會吧!即使當時對方使用的是符寶,我就不信憑化妖之身,還真抵擋不了。要不是化妖之後無法『操』控自如妖軀,我還真要和對方碰碰呢!就算不是其對手,但總能全身而退吧!”大漢有些不服氣的說道。

    “鐵羅,我知道你曾經硬接過一次符寶而安然無恙,但是符寶的威力可是天差地別的,即使是同一件法寶煉製出的符寶,其威能也是大不相同。而這件符寶僅憑其異象我就可以斷定,以你現在的煞妖化身,還是接不下對方一擊的。若是青紋的木魔化身,倒有點把握。”黑煞教教主似乎溫和的笑了笑,給大漢解釋道。

    “多謝教主指點!”大漢心還有些不相信,但嘴上卻諾諾的稱是道謝。

    “教主,我們下麵要如何應對這些修士?對方既然也不是七派的弟子,要不要我們四血侍全體出動,將這人活擒來送予教主練功。”光頭大漢躍躍欲試的說道,顯然有找韓立報仇雪恨的打算。

    “不用!說他是千竹教的修士,隻是猜測之言,並不能十分肯定,說不定其還有幫手呢。而我正處閉關的關鍵時期,不想招惹大敵。最近約束下京城內的教徒,全部留守皇宮,一切事情都等我功法大成後再說!即使沒有築基期修士進行血祭,也隻不過時間稍拖後數月而已。等到那時,除了結丹期的修士外,築基期的修仙者就不會放在我眼了。”黑煞教教主說到這時,原本平淡的語氣也充滿了一絲興奮的味道。

    黑煞教教主的想法果然和韓立所料不謀而合。

    “恭祝教主功法即將大成,屬下馬上去安排教中弟子在皇宮內多加戒備,不會讓他人來打擾教主分毫的。”大漢識趣的大聲的說道。

    “好,你下去安排吧!”

    黑煞教教主說完此聲後,似乎有些疲倦,就再沒任何聲音傳來。於是光頭大漢恭敬的倒退了數步,才轉身走開了。

    此地再次成了一處不起眼的冷宮一角。

    ……

    時間過的飛快,韓立將自己新得到的情報送出去之後,又過了半個多月的時間。

    在此期間,黑煞教和韓立不約而同的都龜縮了起來。

    黑煞教的人既沒有勞師動眾的到處搜查韓立的隱身之所,韓立也沒雙方敢冒大不韙去闖皇城大內,都表現的冷靜克製,仿佛兩者之間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一樣。

    而按理說應該早就現身的魔道之人,也不知何故一點相關的消息都沒有,這讓韓立大鬆了一口氣。

    他最害怕的黑煞教和魔道之人互相勾結,一齊出現搗『亂』的惡劣局麵,總算沒有出現。韓立不禁暗自慶幸了一番。

    按照韓立的推算,李化元就算派人來,最快還要十餘天左右,所以他也不急不躁的每日加緊修煉,不再輕易外出。秦言在韓立的暗示之下,最近也一律推脫掉了外出的請帖專心待在府內,倒也享受了一番天倫之樂。

    可今日早上,韓立正在床上打坐煉氣時,忽然緊閉的兩眼一睜,『露』出一縷寒光出來。

    “是那位道友來訪,不要鬼鬼祟祟的,現身吧!”

    韓立冷聲說完此話,一拍腰間的儲物袋,頓時飛出了白磷盾漂浮在空中,擋在了其身前,同時手中也扣上了一張火雲符,整個人如臨大敵的樣子。

    讓韓立這麼鄭重的對待,完全是他驚駭的感應到外麵一下來了三四位築基期修士,就徘徊在門外的樣子。雖然他們都用了隱匿氣息的法術,但是修煉了無名口訣的韓立,還是隱隱的感應到了他們的存在。

    韓立震驚之下暗自想道,莫非黑煞教的四大血侍同時到了?

    這樣的念頭一出現,韓立叫苦之餘馬上做了逃之夭夭的打算。至於蒙山四友和秦宅的人,韓立是顧不得了,隻能讓他們自求多福吧。

    韓立心中雜念四起時,外麵沒有發生韓立想象中的法器、道術狂襲而來的場麵,反而一聲清朗的笑語聲傳來。

    “哈哈!怎麼樣,我就說你們幾個瞞不過小師弟的耳目吧!小師弟已經進入了築基中期的境界,你們這點本事就不要在韓師弟跟前賣弄了。”

    這個聲音韓立非常的耳熟,心中一動之下,就長聲答道:

    “莫非是宋師兄到了,師弟給師兄問好了!”

    韓立的話滿是驚喜之意!

    “師弟,你倒是一猜就準啊!”那聲音的主人說完此話,就大搖大擺的推門進了韓立的屋子,正是四師兄宋蒙。

    其身後還站著另外兩男一女,除了那麵目俊美的年輕男子板著一張臉外,其餘一對男女則笑『吟』『吟』的望著韓立。

    其中麵目儒雅的男子還含笑說道:

    “八師弟,我可早就在師傅那聽說過你的名字了,可惜的是我和七師妹一直與你無緣相見!如今總算見到你這個真人了。不過修為這麼快就到了築基中期,嘖嘖!真是沒話可說了。”

    那和其並肩站立的秀美女子聽了此話,也掩口輕笑了起來,一雙明眸好奇的打量著韓立。

    韓立聽了此話,再看了這男女二人的相貌,那還不明白這兩位是誰了。當即連忙起身下床,神『色』恭謹的說道:

    “是三師兄和七師姐吧!師弟可也早就聽說了師兄和師姐的大名了,隻是一直錯失交臂罷了!至於修為,師兄不是早就到了築基中期了嗎,師弟這點修為算得了什麼?”

    韓立的話語,滿是誠懇之意,給這位三師兄留下了不錯的印象。

    

Snap Time:2018-01-21 08:50:57  ExecTime:0.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