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三百一十一章血祭隱秘


    第三百一十一章 血祭隱秘

    韓立正思量之間,黑臉老者仍滔滔不絕的說道:

    “……我們無法得知黑煞教之主的真實修為情況,其身邊還有像今日所遇見的四大血侍這樣的貼很護衛,憑我們這些人肯定不是對方的敵手,所以我建議前輩還是不要再主動招惹對方,最好等援兵……”

    “放心,這位黑煞教教主頂多是築基後期的修為,不會是結丹期修士。”

    原本一直聽著對方言語的韓立,突然開口打斷了老者的話語,非常肯定的說道。

    韓立此話一出,讓黑臉老者一愣之下頓時一喜,其他幾人也『露』出了大鬆一口氣的神『色』。

    雖然不知道韓立為何如此肯定,但既然這位韓前輩如此說了,那應該十有八九不會錯了!剛才他們幾人還在討論,敵人萬一是結丹期修士的話,他們可隻有抱頭鼠竄的份兒!恐怕就是七派支援的人到了,也不一定能把黑煞教主怎麼樣。

    現在韓立如此一說,蒙山四友自然心中大定了起來。

    “前輩能否告知此事一二,我們審問的王總管,對黑煞教教主的修為可是一無所知的!”已從五妹打擊中恢複了許多的青年,開口想問個明白。

    “四弟,你這是什麼話?韓前輩既然這麼說了,肯定是有十足的把握。”黑臉老者卻把臉一板,狠狠訓斥了青年一句。

    韓立聽了兩人所言,臉上微微一笑,淡然的說道:

    “這沒什麼可保密的!這些消息,是從這位教主還需要築基期修士進行血祭判斷而來的。”

    韓立的聲音不急不忙,緩緩的解釋了起來。

    “雖然我們黃楓穀對魔道功法涉及不多,但對血祭這種拔苗助長的邪法,還是有一定了解的。這種吸納其他修士精血修為來提升自己修為的魔功,以前在魔派中算是屢見不鮮的。它可以讓一名修士在極短時間內法力大增,免除大半的打坐苦修時間。所以修仙界有這麼一段時期,不要說魔道,就是正派之人也有許多人偷偷修煉此類功法。”

    韓立說到這冷笑了一聲,嘴角『露』出了一絲譏諷之『色』,這才繼續說道:

    “可是這種瘋狂的修煉之法,不僅需要心狠手辣殺戮大批其他修士,而且缺陷也是致命的。不但隻有築基期以下才有效果,並且一旦血祭就注定終生無法結丹,隻能在築基期徘徊了。當年那麼多偷偷修煉血祭魔功的修士,就從沒有一人能夠結丹成功。”

    “更糟糕的是,通過血祭吞噬他人的法力,經常會出現反噬的現象,一不小心就會走火入魔而死。當然這種功法銷聲匿跡的主要原因,還是吞噬他人精血的行為,太讓其他修士忌諱了。所有懂此魔功的人,都被正魔兩道逐漸絞殺殆盡。”

    “不過,後來聽說魔道之人舍不得這種急速提升修為的手段,另行又創立出了一種同樣叫做血祭的修煉方法,不過這種方法,不再是直接吞噬他人的精血,而是對修仙之人的魂魄元神下手。聽說修為的提升雖沒有原始血祭這麼迅猛,但同樣也避免了結丹和反噬的危險,又被稱為魂祭。對於魂祭,本門典籍提到的不多,隻知道它一經創立,就隻掌握在魔道少數高層手,沒有讓其廣為流傳,這就避免了遭受修仙界的封殺!而且據說,其他方麵限製也有不少的。”

    韓立一口氣說出了這麼多有關血祭的隱秘出來,讓身為散修的蒙山四友大開了一番眼界,同時也知道了韓立為何如此肯定,那黑煞教教主隻是築基期的水準了。很明顯,黑煞教所用的血祭方法,正是第一種血祭手段。

    “我們已『摸』清了了黑煞教的大概底細,但那光頭大漢逃了回去,黑煞教的人應該也知道了我們的情形,會不會立刻拋棄老巢跑掉啊。這樣一來,對方就由明轉暗,對我們很不利了。”幾人中的老二,忽然想起了什麼,擔心的說道。

    “不會的!如今的黑煞教不會馬上逃竄。我從那小王爺口中得知,那黑煞教教主如今正處於閉關修煉的關鍵之期,必須借助於皇宮內的一處陰『穴』之地才可完功。聽說了為了此次的修煉,這位教主準備了數年的時間,絕不會半途而廢的。多半他們正積蓄力量,正加緊防範我們。”韓的語氣中,多了些對黑煞教的嘲諷之意。

    聽了這話,蒙山四友幾人精神是一振,都微微『露』出興奮之『色』。

    “前輩,那我們下麵要……”黑臉老者冷靜下來後,有些試探的問道。

    “下麵什麼也不用做,就靜等援兵吧!對方雖然知道了我們的形貌,但是不知道我們的藏身所在。而且負責越京事物的人,就是我們手的兩名俘虜,黑煞教就是現找我們,也派不出什麼得力的人手了。不過大家還是要小心些,最近不要外出了,就在府內好好修養吧。等到援兵來了,我們再從長計議。”韓立伸出一隻手掌『揉』了『揉』鼻子,嘴角微微一翹的說道,兩隻眼睛眯成了一條細縫。

    韓立臉上『露』出的似笑非笑神情,讓屋內內的其他人,看的一頭霧水,大感困『惑』不解。

    ……

    越國皇城,占據了整個越京的五分之一大小,但其中三分之一的麵積完全被金碧輝煌的大內皇宮占了去。

    那一層層精雕玉砌的宮樓,無數造型典雅的大小走廊,和一個個奇花異草裝飾的豔麗花園,讓即使在皇宮內住了數年的小太監和宮女們,還經常發生認錯路的可笑事情。可見越國皇宮的廣大了!

    現在是深夜三更,原本應是形形『色』『色』的太監、宮女來回穿梭的巨大宮殿,早已變得五步一哨,十步一崗,戒備森嚴了。

    可就在這樣的情形下,卻有一個從頭到腳全身被寬大披風包裹的嚴嚴實實之人,手持一麵金牌,大搖大擺的穿過一層層的大內崗哨,走到了皇宮深處的一座冷殿跟前。

    這人身材高大之極!

    望著陰森的殿門,神秘人忽然將身上的披風一脫,『露』出了一個碩大的光亮腦門,竟是那從韓立手上逃脫的光頭大漢。

    此時的他,不再是妖魔般的形象,恢複了原來的相貌。可是臉『色』顯得蒼白少血,好似元氣大傷的樣子。

    “誰?”

    光頭大漢剛走上前兩步,一個寒冷無比的聲音,隔著殿門從麵傳了出來。

    “冰妖,是我。”

    光頭大漢毫不客氣的回答道,腳下卻絲毫不停,幾步就走到了大門前。

    “原來出任務的鐵羅啊!不過怎麼腳步虛浮、中氣不足?難道自稱法器難傷、水火不浸的你,吃了大虧不成?”那冰寒的聲音有些驚訝的說道,但隨後就幸災樂禍起來。

    “哼,你這冷冰冰的家夥知道什麼!我這次遇見的家夥可是個硬茬,別說我了,就是我們兩人齊上恐怕都討不到好去!要不是我機靈的提前化身成煞妖,恐怕連命都留在了那。”光頭大漢冷笑著說道。

    “動用了煞妖化身?怪不得你元氣損傷成這樣,看來不苦修半個月,是別想恢複正常了!不過,能把你『逼』成這樣,這對手還真不簡單啊,能不能先講給我聽聽!”這個冰妖的話透『露』出了好奇之『色』。

    “這事等我先向教主請罪之後,回頭再跟你細說!這次連教主的記名弟子都失陷敵手了,還不知道要受什麼處罰呢!”光頭大漢不耐煩的回答道。

    “老鐵,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們可和其他人不同的,幾乎和教主是同心異體。教主怎會嚴罰你我。頂多訓斥一頓罷了!”麵的冰妖不以為然的說道。

    但隨著話落,原本緊閉的殿門“吱嚀”一下自行敞開了,『露』出了漆黑無比的門戶,猶如正擇人而噬的妖獸大口。

    可光頭大漢見此,毫不遲疑的走了進去。

    “青紋和葉蛇呢?”

    光頭大漢一走進殿門,馬上衝門內一側的白『色』人影隨意的問道。

    “去血牢練功去了!這暫時隻有我留守。”這個白『色』人影在暗處影飄忽不定,渾身上下散發著淡淡白氣,讓人根本看不清身形容貌。

    “哼,青紋那家夥已經是築基中期了,還修煉的這麼勤,難得就不怕真元反噬了嗎?倒是那葉蛇小子,什麼時候這麼勤快了!”光頭大漢『露』出了愕然的表情,疑『惑』的問道。

    “你聽了不要妒忌啊!人家葉蛇說了,好像感應到了進入築基中期的征兆了。誰讓人家天生資質好,不用修煉也能趕上你我,這能有什麼辦法!”冰妖雖然口中勸大漢不要妒忌,可是他自己的話卻充滿了酸溜溜的味道。

    

Snap Time:2018-04-19 23:47:26  ExecTime:0.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