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三百一十章皇室


    第三百一十章 皇室

    韓立憑借築基中期的修為,催動起符寶可比煉氣期時快了不知多少倍了。

    片刻之後,其手上的青『色』符籙就在一聲清鳴中化為了一把青『色』的玉尺,有數寸大小,小巧玲玲,熒光流動。

    而這時蒙山四友的法力也到了極限,在妖化大漢氣勢洶洶的一抓之下,白磷盾如遭重錘一樣的倒飛了出去,這幾人當即委頓了下來,同時麵容變得灰白無比。

    “前輩,快點!”

    黑臉老者已瞅見了韓立這邊的符寶異象,不禁焦急的催促起來。

    韓立沒有時間理會此老,而在看到妖化大漢被光柱擊退之後,就立刻將全身靈力往玉尺內狂注了進去。

    那間手上漂浮的小尺發出了耀眼的青芒,瞬間由一分二,由二分四,再由四分八……,眨眼間就幻化出了數百把同樣的小尺出來,每把小尺發出了嗡嗡的轟鳴聲,圍繞在韓立四周,不停的抖動個不停。

    這驚人的一幕,讓蒙山四友看的張嘴結舌,以為中了幻術,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韓立沒有絲毫耽擱,臉『色』肅然的往那妖化大漢一指,頓時密密麻麻的小尺如同決口的洪水一樣,浩浩『蕩』『蕩』的激奔而去。

    光頭大漢妖化之後雖然神智有些不清的樣子,但麵對韓立的符寶攻擊,似乎意識到了不妙,臉上浮現了畏懼的神『色』,竟突然紅光一現,整個人如同流星一樣的向後狂馳而去,其速度之快絕不再神風舟之下。

    見到此幕韓立一怔,微一躊躇,對方就跑出了百餘丈的距離,隻能遙遙望見其逃竄的背影了。

    歎了一口氣,韓立沒有去追,而是用手一點,將那玉尺符寶召了回來,重新匯聚成了青『色』的符籙,飄落到了手中。

    不是他不想免除後患,好竟全功,而是這玉尺符寶所剩的威能實在不多了,若長時間和對方追逐糾纏下去,韓立可不知能否撐得了這麼長久。而活口已經到手,還是穩妥點的比較好吧!

    蒙山四友見那勁敵被韓立嚇退,也心一鬆的互相攙扶著站了起來。

    韓立看幾人的麵『色』實在不好看,就一想之下,從儲物袋中掏出一個小『藥』瓶,拋給了幾人。

    “每人一顆服下,對你們的傷勢很有益處。”韓立微然一笑的說道。

    不管怎麼說,這幾人在今日的戰鬥中還是幫上了忙,他自然要有所表示了,這樣才可讓幾人知道自己不是刻薄之輩。

    果然蒙山四友麵『露』感激之『色』,由黑臉老者恭敬的拿過小瓶輕輕一倒,四顆龍眼大小的『藥』丸就出現在了手中,顏『色』火紅,『藥』香撲鼻,隻聞了一下,就讓人精神大振。

    老者可是經驗老到之人,立刻驚喜的知道此『藥』珍貴之極,連聲向韓立稱謝後,才和其他幾人服用了下去。

    『藥』丸剛一入腹,立刻就化為了一股熱流分散到了身體各處,讓幾人馬上覺得傷勢大輕,心中更是歡喜之極。

    “我們走吧!這不是久待之地,黑煞教來了援兵,就麻煩了。”韓立望了一眼,俘獲的小王子和王總管二人,沉聲的說道。

    蒙山四友當然不會有其他意見,於是將這兩名俘虜往神風舟中一扔,韓立就帶著他人禦舟疾馳而去。

    破廟的上空再次恢複了平靜,誰也看不出此地發生過一場激烈的修仙者大戰。

    ……

    韓立等人一路無事的回到了秦宅,直接從空中降落到了住處。

    為了怕夜長夢多,韓立略一修正,就連夜開始審問小王爺二人。

    韓立隻打算訊問那小王爺一人,而將王總管則交予了蒙山四友等人處理,相信以黑臉老者的老辣,應該會給他一個滿意的答案的。

    讓修仙者說實話,也許對別人來說是一件比較麻煩的事情,但對粗通『迷』魂法術和精通『藥』物之道的韓立來說,根本不成問題。特別對方修為還和他相差極大的情況下。

    雖然這位小王爺一開始就擺出了一副絕不開口的架勢,但韓立僅淡淡的將問題問了一遍後,見對方拒不合作,就毫不客氣的硬灌了對方一瓶『藥』水。結果讓其暈暈乎乎,神智陷入『迷』幻之中。

    隨後韓立就用了一種普通的『迷』魂法術“幻『色』眼”,很順利的將其心神掌控到了手中,後麵韓立問什麼,此位如同木偶一樣的乖乖回答了一切。

    聽著了小王爺的講述,韓立麵容跟著變幻不定,由一開始的鄭重冰冷,到中間的驚訝愕然,最後則是滿臉的困解和鬱悶之『色』。

    在確認小王爺心中隱藏的秘密都透『露』了出來,韓立沉『吟』了片刻,從懷內掏出了一顆準備好的黑『色』『藥』丸,毫無表情的塞進了其嘴中,然後不再看一眼的走出了屋子,向蒙山四友的清音院走去。

    這顆“斷魂丹”可以讓其無聲無息的死去了。

    雖然毒殺一個毫無反抗的人,韓立心有些不太舒服,但是光憑小王爺修煉魔功,就用了十幾名修士血祭的事情,他死的也不算冤枉了。

    到了清音院時,剛好蒙山四友正麵『色』沉重的聚到了一起,在商量所問到的口供之事,見韓立過來了,紛紛起身將其迎進了主座之上。

    韓立沒有推辭的坐下之後,就開口問道:

    “怎麼樣,這位王總管有什麼交代?”

    蒙山四友互望了一眼,還是身為老大的黑臉老者站起來回道:

    “前輩可能也已經知道了,若是我們這邊的這位沒有說謊的話,事情恐怕有些複雜了。”

    說完此話,老者偷望了韓立一眼,可是韓立臉『色』如常,沒有任何的表示。

    老者隻好斟酌了一下,硬著頭皮接著說道:

    “在下從這王總管口中得知了許多和黑煞教有關的信息,但是其他的都無關緊要,隻有一件事至關重要和非常的辣手。那位黑煞教的教主,竟然就躲在皇城大內之中,而且當今的越國凡人皇帝,已被其『操』縱在手上,早就成了其傀儡了。如今皇宮就是黑煞教的老巢了。而皇宮的大內總管,一位叫李破雲的閹人就是黑煞教的教主。據說,正在閉關修煉之中。”

    黑臉老者說著說著,皺起了眉頭,感到實在不太好辦!畢竟即使修仙者再瞧不起凡人,但是對凡人世界的最高統治者,還是有幾分忌憚的!

    韓立聽了此話,臉上沒有什麼表情變化,可心同樣的歎息不止!

    他倒不是對皇帝有什麼畏懼,隻是深知當今的越國皇室,實際上是七派共同扶持起來的。

    但就因為如此,各派都有個不成文的規定,七派門下的弟子嚴禁踏入皇城半步,以防有哪一派仗勢挾持了皇室,而對其餘各派造成了不利。

    所以數百年來,越國的皇城之內連一個七派弟子的影子都沒有。隻要越國皇帝不犯什麼對七派不敬的大錯,七派之人對其是完全放任自由的。恐怕就是因此,才給了黑煞教以可乘之機。

    韓立的這番思量,從小王爺口中問出實情後,就早已反複斟酌了數遍,仍是拿不定主意該如何做才好!

    這個規定已經延續了這麼久遠,即使自己真揭穿了黑煞教教主的真麵目,但闖入皇城之事,誰知道能不能將功贖罪。說不定不但無功,反而要受一番重罰呢!

    這樣是非不分,讓人氣惱之極的事情,在七大派這麼久遠的門派中,可不是沒有發生過。

    有時候,某些規矩的權威遠在事情對錯之上,根本不能觸犯分毫的,讓韓立大為的忌憚!

    他可不想做一位出力反而不討好之人。

    不過話說回來了,這麼輕易的就得知了黑煞之主的真實身份,大出乎韓立意料之外!

    不過這也是機會巧合,要知道他從小王爺口中得知,即使是黑煞教的幾位築基期壇主,也沒見過教主的麵容,更不知其來曆分毫。

    而他們二人,是知曉黑煞教之主身份的僅有幾人中的兩個,則完全是因為王總管和小王爺兩人,與黑煞教教主的關係實在非同一般。

    一位是黑煞教之主的堂兄,對其有救命之恩。另一位則是其唯一的記名弟子,深受寵信。如此親密的關係,他們才能得知其真實身份。

    否則這麼大的越京城,怎麼也輪不到他們兩個煉氣期的教眾,主持此地的教務。

    

Snap Time:2018-01-24 09:45:48  ExecTime:0.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