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三百零九章妖化


    第三百零九章 妖化

    “不能接,快躲!”

    韓立手上的王總管強忍劇痛的大聲喊道,試圖提醒一下小王爺。

    顯然,他的提醒有些晚了。

    聽到此話,小王爺雖然下意識的身形一側,想躲掉青『色』巨劍的鋒芒,但巨劍突兀的改劈為削,從其腿部輕輕一擦而過,其護身的黑氣竟被一斬即散,絲毫作用也沒起到。

    結果,隨著兩隻小腿輕飄飄的被削掉之後,小王爺大叫了一聲,當場昏了過去。

    此位從小錦衣玉食慣了,即使心計過人,但也沒吃過什麼苦頭,自然無法承受這般斷腿的劇痛。

    不過,這情景倒讓韓立嚇了一跳,還以為青元劍芒長時間不用,失手掛掉了對方呢!

    等弄明白怎麼回事後,韓立又好氣又好笑的一把提起此人,向蒙山四友飛去。

    韓立大勝的心情很愉快,但是也感到有些納悶。

    從小王爺和王總管一開始給自己的那種危險感覺,這二人應該比較難纏才對,可這麼輕易的生擒了下來,難道他的神秘靈覺開始出錯了不成!

    韓立搖了搖頭,覺得有點奇怪。

    這時,還在遠處徘徊的殘餘黑衣修士見到此幕,知道再留此地也是無益,互望了一眼後,開始真正的四散遁走,轉眼間都不見了蹤影。

    韓立沒有想要追的意思。這些都隻是和蒙山四友一樣的外圍份子,根本不值得費勁追殺。

    他一邊想著,一邊飛回到了蒙山四友那,並將手上的兩名俘虜隨意的一甩,口中淡淡的說道:

    “給他二人止下血,還要從他們這取得口供!”

    蒙山四友的青年和老二馬上出手將這二人接住,不敢有絲毫的怠慢。

    此時的蒙山四友,對韓立不僅是表麵上的敬意,而是發自內心的大為敬畏,剛才韓立的大展神威,給幾人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

    “前輩真是功法通玄,晚輩等人大開眼界了!”黑臉老者滿麵敬意的開口說道。

    “沒什麼,隻是雕蟲小技!”

    韓立看到蒙山四友敬畏的神『色』,心也有幾分得意,但表麵上還是做出了一副不值一提的樣子,讓這幾人更覺得這位韓前輩高深莫測!

    就在這時,“當”“當”的連聲巨響傳來,讓韓立的麵『色』微微一變。

    蒙山四友急忙望去,其中的中年女子看清楚之後,馬上麵『露』慌『色』的一指,衝韓立說道:

    “前輩,快看!你的法器!”

    韓立已回過身子抬首望去,隻見那困住光頭大漢的“遮天鍾”,一邊麵發出驚天的巨響,一邊外表發生不可思議的變形。

    隨著每一下響動,遮天鍾的鍾壁就會無端的凸起一大塊,十幾聲巨響傳來後,此鍾轉眼間變得麵目全非,再也看不出絲毫的原貌。

    但更糟糕的是,銅鍾上的黃光黯淡了下去,麵的光頭大漢仿佛隨時都要破鍾而出的樣子。

    韓立心中駭然!

    雖然不知道為何會出現這種不可思議的現象,但顯然“遮天鍾”是困不住對方了,看來隻有另行設法了。

    想到這,韓立將盤旋在頭頂上的十餘件法器一收,扔出了七八頭獸形傀儡,和原先就放出來的四隻傀儡站成了一排,擋在了韓立和蒙山四友的身前。

    剛做完這一切,“轟”的一下爆裂聲傳來,那件“遮天鍾”法器,竟硬生生的四分五裂了開來,從麵“嗖”得飛出來了一個似人非人的怪物出來。

    “這是什麼?”

    中年女子一見之下,失聲的叫了出來。身邊的其他三人,同樣的臉『色』發青,『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

    韓立的眼中也『露』出了難言的驚訝之『色』。

    躥出來的光頭大漢,無論體態外形,已完全的妖魔化了。

    他如今身高兩丈、嘴『露』獠牙,頭生兩隻漆黑的彎角,後麵還拖著一條長滿了鱗甲的鐵尾,更令人心驚的是,其渾身上下長滿了黑紅『色』的妖紋,將其已赤『裸』的身體掩蓋了大半去,透漏出一股說不出的煞氣。

    從麵容上,隱隱能看出光頭大漢原先的容顏。可是此時的他,眼『露』碧綠『色』的凶光,充斥的全是嗜血殺戮的氣息,哪還有半分人『性』的樣子。他衝著韓立等人冷冰冰的望了一眼,身子突然一伏,就如同箭矢一樣的激『射』而來。

    蒙山四友見此,一陣的心驚肉跳,正不知如何是好才時,耳邊忽然傳來韓立的聲音。

    “祭法器!”

    隨著韓立的這聲吩咐,其身前的十餘隻傀儡獸同時大嘴一張,十來道光柱就一閃即逝的噴『射』而出,迅雷不及掩耳的擊到了妖化光大漢的身上,將沒有提放的對方一下就擊翻在地。

    蒙山四友見此景大喜,不加思索的把法器放出,圍著倒地的大漢狂擊了起來,希望能一下就解決這讓人看著心驚的怪物。

    可惜他們的美夢隻做了片刻時間,一道衝天的煞氣就從倒地的大漢身上傳來,接著其暴怒的一躍而起,任憑所有的法器打在它身上,竟傷害不了其分毫。這讓蒙山四友的眼珠子幾乎都要瞪了出來。

    妖化大漢仰天狂吼一聲,突然雙隻手臂如同風車一樣的狂舞了幾下,那圍著它的幾件法器,瞬間就被其鋒利無比的十指切割的支離破碎,變成了碎屑凡鐵。

    未等蒙山四友臉『色』剛變,妖化大漢眼中碧光一盛,身子晃了幾晃,就妖異的出現了韓立等人的護罩前,並伸出一隻利爪狠狠的抓下。

    “啦”一聲。

    那黑臉老者眼疾手快的將韓立那塊白磷盾祭了出去,正好擋下了此抓,可是盾麵上也留下了五道深深的抓痕,並且老者的麵『色』“刷”的一下蒼白無比,顯然是法力不濟的緣故。

    見到此景,大漢獰笑了一下,另一隻爪子也閃電般的向盾牌抓去下。

    可馬上他臉『色』一變。猛一收爪縮身,兩隻胳膊交錯成十字形橫在了身前。

    與此同時,第二次光柱的攻擊到了其跟前,再次結結實實的擊在了其身上。

    不過這一次,有了防備的妖化大漢並沒有被擊倒在地,隻是硬生生的被這強大的衝擊,擊退了十幾丈遠去。讓隻接下了一抓的黑臉老者,總算緩過了一口氣來,並略擦下額上的冷汗,緊張的對其餘三人說道:

    “對方攻勢太凶猛了,一人的法力接不了幾下的,大家合力驅使這盾牌!”

    聽到自己大哥此言,蒙山四友中的剩下之人毫不遲疑的將一隻手,同時擱置了老者的肩上,然後讓體內的靈力緩緩注入了過去。

    黑臉老者的麵容,瞬間恢複了血『色』。

    大漢所化的妖物一連兩次都沒有建功,顯得更加暴躁了。一等獸傀儡的光柱消失,它馬上就張牙舞爪的再次衝上,但同樣的被白磷盾檔下了一擊,接著被光柱擊回了原處。

    看到這一幕的韓立,緊皺起雙眉。

    這妖物既然連“遮天鍾”都能抓破,身體還能抵擋住獸傀儡的光柱攻擊,可見普通的頂階法器對其絕沒有什麼效用,隻有動用符寶了。

    想到這,韓立不再猶豫的衝著蒙山四友吩咐道:

    “你們暫時和獸傀儡支撐一下,我需要點時間來施法!”

    說完此話,韓立不等幾人答應與否,就從儲物袋中『摸』出一張青蒙蒙的符籙,雙手捧著鄭重盤膝坐下,閉目運功起來。

    韓立並沒有直說符寶之事,因為他很清楚,憑他們幾人散修的身份,多半還不知符寶是何物,而現在可不是解釋的時機。

    他如此幹淨利索的做法,說明韓立根本不容蒙山四友反對,這點蒙山四友也很清楚,隻好互望了一眼後,就由黑臉老者硬著頭皮答應了一聲。

    接下來,妖化大漢一連七八次的縱身撲擊,但每次都灰頭灰臉的無功而返。

    韓立那件白磷盾雖然被對方抓的傷痕累累,但總算在蒙山四友的驅使下,擋住了那雙碎玉斷金的利爪,然後那十餘隻獸傀儡的光柱攻擊,會立即將其擊退一定距離,不容妖化大漢連續攻擊,總算讓蒙上四友有了些喘息之機。

    

Snap Time:2018-07-21 10:24:11  ExecTime:0.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