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三百零五章後手


    第三百零五章 後手

    韓立既然如此說了,老者雖然還是滿腹疑『惑』,也隻好先回去了。

    不久後,老二麵『色』鐵青的回來了,果然並沒有追上那位五妹。但好在韓立已經有話在先了,這幾人倒也不用擔心韓前輩的惱怒。

    與此同時,越京城的某條偏僻之極的小巷子內,一個纖細的人影正跌跌撞撞的往南區方向跑去,在淡淡的月『色』略一細看,正是那神情慌張的年輕女子“五妹”。

    她一邊跑著,還一邊不停的回頭望著身後,生怕有什麼人突然出現似的表情。

    雖然女子的法力,被韓立大部分禁製住了,但好在修仙者的神識尚在,在發現身後一直都沒有出現他人後,心總算放心了一些。

    這多虧了青年放他走時,塞給她的一張隱匿符,才可以逃至了這。

    剛逃出來後不久,女子就發現了從上空掠過的瘦高男子身影,幸虧她眼疾手快的使用了此符,總算僥幸的應付了過去。

    此時,她這位二哥不是朝其它方向追去了,就是已返回了秦宅。這樣,她才敢如此大膽的在巷子內狂奔著。

    她現在要去的就是黑煞教在南區的一個秘密據點,想必將韓立的落腳地點和詳細情報告知上麵的人,應該能立下不小的功勞吧!如此一來,她就離可以築基的美夢就更接近了一步。

    想當年,她和其他幾名表現不錯的黑煞教外圍弟子,在見識了那位神秘教主可以令煉氣期修仙者築基的神人手段後,馬上就死心歸附了黑煞教,為的就是能有那麼一日,立的功勞夠多時,可以獲得教主恩賜幫其進入築基期。

    據她所知,大部分甘心受黑煞教驅使的外圍弟子,都是抱此目的,所以她始終不認為自己的選擇有什麼錯誤!

    畢竟憑她的資質,修為到了此種地步基本上就算到頭了,若想更進一層甚至築基,別無他選選。

    至於她那幾位結拜兄姐,雖然覺得有些遺憾,但是既然走上了此路,也就隻能斬斷一切情義了。他們若被捉住,是血祭還是再次控製起來,隻能看上麵的意思。她可不打算再去求情了,以後就一心的隻為了自己而活著。

    女子一邊在心狠狠的想著,一邊做著可以築基的美夢,腳下似乎也輕快了許多。

    遠遠的她望見了南區的街口,心一喜之下剛想再加快幾步,可是忽然覺得鼻下似乎有濕漉漉的感覺,她奇怪的伸手抹了一把,看了一眼,結果身形一震,滿臉都是驚駭恐懼的表情。

    隻見五根潔白的手指上,沾滿了黏黏的黑紅『色』『液』體。

    “這是?”

    五妹驚慌失措急忙用衣袖去擦鼻下的黑血,可是此時的鼻血如同放開了閘門一樣狂湧而出,並且轉眼間眼睛雙耳也開始流淌出了黑『色』的鮮血,

    年輕女子隻覺得渾身無力,雙腿一軟人就直直的栽倒在了地上。

    此時的她全身寒冷無比,心口一點暖意都沒有,想大聲呼救,可是嗓子幹啞無比,根本發不出絲毫聲音。

    隨後,她的神識漸漸的模糊起來。沒多久,就永遠的陷入了黑暗之中。

    而第二日清早時,路過此地的人會略奇怪的發現,這無緣無故的多出了一灘黑『色』的汙血,讓人不得不繞行而過,頗引來了不少的非議。

    在年輕女子斃命的一刻,韓立正在自己屋內,檢查身上的一切法器和符籙,做出發的準備。

    等收拾利索後,韓立望了望了望窗外彎彎的明月,臉上『露』出些寂寥之『色』,嘴中忽然低聲的自語道:

    “差不多了吧,應該毒『性』發作了。”

    說完此話,韓立輕歎了一聲,就出了屋子,向清音院而去。

    韓立對那名五妹的懷疑,其實在給蒙山五友解毒時,就已發現了不妥。其身上雖然也中了同樣的毒,但毒『性』可比兩外三人輕的多了,就是發作多半也不會致命的。

    與之相反的,倒是其身上的血咒,韓立費了好大的勁兒才能去除掉。這就說明年輕女子中血咒的時間,應該不短了才對,否則不會在其神識中留下如此深的痕跡。

    抱著警惕之心,韓立在給女子解除血咒時,刻意下了一個小小的禁製,當作後手。

    這禁製的作用很簡單,就是將其服下的兩瓶解『藥』的殘餘『藥』力,暫時聚集在其體內某一處,並在韓需要時突發異變為劇毒無比的毒『藥』。因為這兩瓶丹『藥』的名稱就叫“無常丹”,既可以用來做解毒的聖『藥』,也可以通過特定的手法轉化為毒『藥』,是韓立所保留的戰利品之一。

    而今夜韓立暗中叫來蒙山五友幾人,叫他們親眼目睹了此女做內應的事實後,才出手擒下此女,並順手用靈力在其身上點了幾指。

    這幾指除了可以禁製住她體內的大部分法力外,還順手激發了這潛伏的禁製。隻要一時半刻後韓立沒有再次解開,女子就會像上麵的一幕一樣,死的無聲無息,不會有什麼痕跡留下。

    韓立的心對這女子是否下殺手,礙於蒙山五友的情麵,也是模棱兩可之間。但絕不能讓這女子泄『露』了秦宅和他們的關係,這是韓立的底線。

    當時就激發禁製,隻是韓立出於謹慎的防備手段,沒想到還真派上了用場。

    所以韓立才在麵對黑臉老者的稟告時,如此的鎮定,不慌分毫。

    其實這女子若是好好的留在秦宅做俘虜,韓立還會替其壓製住禁製的發作。

    可是現在她逃走了,不管是不是蒙山五友主動放走的,從這世間消失了的她不會泄『露』絲毫情報給黑煞教的。而且他還賣了蒙山五友如此大的一個人情,對收服這幾人應該大有益處吧!

    到了清音院時,黑臉老者幾人雖然精神不太好,但還是做好了一切準備,正靜等韓立的到來。

    “出發!”一進屋後,韓立就幹淨利索的說道。

    ……

    馨王府在夜幕之下,如同一個巨大無比的怪獸一樣,威懾著一切想打此處主意的宵小『毛』賊。

    但今夜,韓立等幾人施展了隱匿法術,悄悄潛藏了進來。

    此時的馨王府,雖然因吳老神仙的莫名消失,而鬧騰了一整天。但如此的深夜,除了一些守衛和崗哨外,其他人都早早的入睡了,如今正是酣睡香甜之時。

    到了府內,韓立立即找了一名值夜的守衛,施展了控神術讓其吐『露』了王總管和小王爺的住處,就將其一掌打昏了。

    然後,才向其他四人說道:

    “這兩人中,那小王爺的修為最低,我們就先從他下手,最後再收拾那王總管。”

    蒙山四友早已被黑煞教的人竟是馨王府的人而大感驚訝,聽了韓立此言自然沒有異議,就紛紛點頭讚同。對他們這些修仙者說,這位小王爺雖然是皇親國戚,但是其黑煞教核心弟子的身份,才更讓他們忌諱。

    接著,幾人就無聲無息的接近了小王爺的住處,一個三層的小樓。

    附近還有數名王府的守衛,為了怕一會兒爭鬥起來,這些人會過來礙事,蒙山四友沒等韓立出手,就紛紛上前將這幾人放倒了。

    韓立看著他們熟練的身手,暗自的點點頭,覺得有些手下似乎還很不錯嘛!

    因為從侍衛的口中得知,小王爺居住在最高的第三層,韓立沒有讓他們幾人上樓,而是吩咐他們分別埋伏在周圍。

    萬一這小王爺太滑溜了,從韓立手中脫身的話,他們正好可以攔下此人,給韓立爭取時間。

    當然,為了怕驚動居住在府內另一頭的王總管,韓立不惜法力的施展了一個超大的隔音結界,以小樓為中心將方圓數十丈的麵積,都籠罩在了其內。

    然後,韓立才輕飄飄的飛上了三樓,一閃進了閣樓。

    當蒙山四友提心調膽的望著小樓的三層,眼都不眨一下的時候,一個人影飛快的從麵閃出。

    這幾人一驚之下,發現仍是韓立時,頓時心頭一鬆,同時也大感奇怪。

    這位韓前輩這麼快就得手了嗎?可怎麼沒看見那小王爺的人啊?

    韓立陰著臉的從樓上飛落了下來,一見這四人聚集了過來,就皺了一下眉頭的說道;

    “樓上沒人,隻有一個用幻術變化的人偶而已。看來,他肯定有事出去了。”

    韓立這話,讓其他幾人大眼瞪小眼起來,一時都不知該如何是好。

    

Snap Time:2018-01-18 23:49:03  ExecTime:0.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