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三百零四章內應


    第三百零四章 內應

    “大哥,難道你也不相信我嗎?”這位五妹強作笑容的說道。

    “就是大家相信五妹你,才給你一個辯解的機會,隻要匣子內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你主動打開才能讓大家解除困擾!”老者冷冰冰的說道。

    聽了老者這話,這位五妹臉上精彩非常,一陣紅一陣白,輪流交替著。

    她再向其他幾人望去時,瘦高男子等的人的痛惜表情,更是讓她心一涼,不知道再說什麼好了。

    於是略思量了片刻,她幹脆把心一橫,突然把手中的小匣子往身上一塞,同時飛快的掏出了一個藍『色』的圓珠,高舉頭頂的厲聲說道:

    “你們不要『逼』我,這顆天雷子你們都是認識的,我隻要求離開這!”

    女子的這番舉動,讓蒙山五友中的其他幾人臉『色』大變,特別是那一直對其很有好感的青年,麵容更是慘然之極。

    “看來不用再看那匣子的東西了!五妹,你真的跟那些同流合汙了。”老者『露』出了怒『色』的喝道,並握緊雙拳的猛然踏上了一步。

    “不要過來了,大哥!否則我真要祭出去了!”五妹『露』出了慌『亂』的眼神,並把那藍『色』的圓珠捧至了身前,做出了祭出的手勢。

    看到這一幕,老者雖然須發皆張,但是倒也真不敢上前了,畢竟這天雷子的威力,他可清楚的很。

    “五妹,你真的打算用這天雷子來對付我們嗎?要知道這件法器,可是我們幾人當年見你修為太低,特意湊齊了靈石才給你買下防身用的。特別是四弟,幾乎將自己所有的積蓄都拿了出來,如今你竟然拿來對付我們,是不是有些太過了?”中年女子非常失望的說道。

    而一旁的青年聽了此話,百感交集的嘴唇動了幾下,但還是沒有說出任何言語來。

    五妹聽了中年女子話後,麵容上『露』出了幾絲羞愧之『色』,但隻是一閃的就消逝了下去,口中仍強硬的說道:

    “現在再說這些還有什麼用?我和你們不同,我是一定要築基成功的!黑煞教的人說了,隻要立下的功勞夠大,教主甚至可以不用築基丹,就可以讓人強行築基成功,而且還沒有任何的風險。”

    瘦高男子聽得不停的皺眉,也忍不住開口了。

    “五妹,如今回頭還來得及!不用築基丹就可以築基的話,你也能信?他們肯定是欺負你年輕,故意糊弄你的!”這位蒙山五友的老二說的真真切切,誠摯之極。

    “哼,不用二哥教訓我,是不是真的我心自然有數。事到如今,也沒有什麼好隱瞞得了!其實早在兩年前的那一次外出,我就加入了黑煞教了。所以,本教教主的神通廣大,你們這些外人根本就想象不到的!”

    年輕女子冷哼了一聲後,說出了一件讓其他人大為震驚的消息。

    “兩年前你就加入了黑煞教,那這次他們幾人的被擒,也是你做的手腳吧?”原本一旁默不作聲的韓立,突然間『插』口說了這麼一句。

    這句話,頓時讓老者等人的心波滔再起,神『色』又變的盯向了年輕女子。他們都不敢相信,這位五妹真的這麼做了。

    五妹的臉『色』陰晴不定起來,猶豫了一下後,還是慢慢說道:

    “不錯,我是把大家的行蹤告訴了黑煞教的人。但我的初衷也是好意,隻是想讓大家能一齊有築基的機會。否則按照黑煞教的慣例,生擒的人十有八九都被血祭了,哪有這麼容易留下『性』命的。”

    年輕女子覺得到了這步,再隱瞞也沒什麼意思了,幹脆實話實說了。

    “嘿嘿,照著麼說我們幾位兄長,還應該感謝五妹嘍!”黑臉老者怒極而笑的說道。

    “不管你們怎麼想,我反正的確對大家沒有惡意的!你們還是別『逼』我了。”女子娟秀的麵孔,微微有些扭曲的說道,接著又把手中的天雷子舉了起來。

    可就在這時,韓立忽然衝女子淡淡的一笑,說道:

    “天雷子,的確是個好東西!”

    話音剛落,其身形一模糊,就從原地消失了。

    “你?”五妹倒也機靈的很,一見此幕當即就想要抖動手腕。

    但是一陣輕風迎麵吹過,五妹舉著天雷子的手腕上突然一緊,韓立如同鬼魅的貼身出現在了其身後,並一把抓住了她的玉腕。

    “這東西太危險了,還是我來保管的好!”韓立毫不客氣的強行將天雷子,從對上手上拿了開來,並隨手扔進了儲物袋中。

    五妹見自己最大的倚仗,如同兒戲的被韓立給破解了,臉『色』“刷的”一下變得鐵青,竟一時忘了了掙紮,眼中首次『露』出了恐懼之『色』。

    “她是你們的義妹,人就交給你們了,隻要說出她知道的黑煞教的事情,想怎麼處理都隨你們。但我想,你們也不會笨到放她回去通風報信吧!”韓立大有深意的望了蒙山五友的其餘幾人,神『色』自如的說道。

    隨後其手上白光一閃,快如閃電的在女子的嬌軀上點了幾下,禁錮了其真元,讓其無法再動用法力。

    接著,韓立沒有一點顧忌的從年輕女子的懷內『摸』出了那個匣子,就把此女輕輕一甩,扔給了那還有些恍惚的青年。

    “多謝,韓前輩!”

    黑臉老者自然知道韓立如此做,可是賣了他們幾人一個好大的人情,故而感激的說道。

    韓立不語的擺了擺手,憑空放出了幾道黃『色』的法決,將附近偷偷布下的隔音結界隨意的收了起來,就緩緩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大哥,我們怎麼辦?”

    老二神情複雜的望了著韓立的身影,悄悄地跟黑臉老者小聲說道。

    “先將五妹帶回屋內控製起來再說,等我們今晚行動結束後,再來處置她吧。”老者沉『吟』了一下,就說道。

    “這樣也好,最起碼有時間讓大家都冷靜一下子。”老二連連點頭的表示讚同。接著,他就回頭向還抱著年輕女子的青年說道:

    “四弟,先帶著五妹回屋去吧!”青年茫然的點點頭,抱著女子木然的轉身就向清音院走去。

    看到青年淒涼的背影,老二歎息了一聲,麵容上浮現了憐憫之『色』。

    此時中年女子也湊了過來,說:

    “四弟沒事吧,他可一直都對五丫頭癡心一片的,可如今……”中年女子連連的搖頭,『露』出了不忍之『色』。

    “咳,我原先也看好他們兩人的,可是現在是不可能了。”老者突然『露』出了疲憊不堪的表情。

    最近發生的一連串的驚變,讓這位一向果斷剛決的老人,也大感心神憔悴之極。

    接著這蒙山五友中年紀最大的幾人,又大為感慨了好一會兒。

    “咦!就四弟一人帶五妹回去的嗎?”老者忽然想起了什麼似的,臉『色』一變的說道。

    “是的,大哥!有什麼不對嗎?難得你覺得四弟他……”

    老二先被問的一怔,隨後麵『色』同樣一變的『露』出了恍然大悟的擔憂之『色』。

    隨後兩人就一句廢話也沒有說,風風火火的向清音院趕去了。

    隻留下了還有些不解的中年女子,『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

    清音院內,青年一人孤零零的坐在客廳的椅子上,木然的發著呆!

    在他身前,則站著麵麵相覷的黑臉老者和瘦高的男子。

    年輕女子早已不見了蹤影。

    “老二,五妹身上還有前輩下的禁製,走不了多遠,你馬上快去追!我去和韓前輩請罪,順便讓前輩也一同出手,一定不能讓五妹跑回去跟黑煞教的人通風報信。若是,她實在不從或者有什麼人接應的話,就下殺手吧!”老者神『色』森然的說道。

    “知道了,大哥!”

    老二先是一怔,但馬上就知道現在不是心慈手軟的時刻,就鄭重的點頭應道,匆匆的走了出去。

    “四弟,你……,咳!”老者見瘦高男子出去了,才回頭望了一眼青年。

    可是見其神不守舍的樣子,又實在不忍心再說他,隻好歎息了一聲後,就去找韓立了。

    ……

    “沒事,跑了就跑了吧!若是貴二弟,沒追上的話,就不用再追了。”

    大出乎老者意外的事,韓立聽說年輕女子逃出了秦宅,並沒有『露』出驚慌之『色』,隻是輕描淡寫的說道。

    

Snap Time:2018-01-19 15:45:18  ExecTime:0.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