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三百零二章對策


    第三百零二章 對策

    傍晚時分,秦府客廳內秦言正來回的走個不停,臉上都是焦急之『色』。

    今日一早,前去給韓立送飯的仆人來報,說韓立竟然不在屋內,好像一夜未歸的樣子。

    這讓此位不大為擔心起來,他倒不是擔憂韓立的安危,而是生怕這位保鏢突然不辭而別了,這讓他們秦家如何應對魔道的加害啊?

    “秦平,再去看看韓少爺回來了沒有,一有消息就馬上來報!”秦言有些急躁的吩咐道。

    “是,老爺。”秦平心竊喜的恭敬答道。然後,一溜煙的從廳內跑了出去。

    在他看來,秦言越是對這位韓少爺關心,就越說明他沒有抱錯大腿,看樣子他在秦宅內飛黃騰達時候指日可待了。

    “老爺何必這樣呢?年輕人偶爾出去轉一轉,這是很正常的事,何必這麼著急上火!”那位秦言最寵愛的三夫人也在這大廳內,嘴說的話雖然是為韓立開脫的言語,但聲音中的酸溜溜的味道,還是明顯之極。

    這也難怪,自從韓立到了秦宅之後,這位秦家之主總是寸步不離的將韓立帶在身邊,原先非常寵愛的一些秦家少爺和小姐,卻一個不再提攜了,這麵就有這三夫人的兒女,如今忍不住的醋意大發了。

    “哼,女人家知道什麼?”秦言當然聽得出來三夫人話的意思,但是他心懸全家的生死,那還顧得著這些爭風吃醋的小事,瞪了她一眼後,就不再理睬了。

    秦言這樣的態度,自然讓這位三夫人更加覺得委屈,但也知道自己這位夫君最討厭女人撒潑打鬧,隻好強忍著將這股怨氣咽了下去,不再言語,擔心卻對韓立更添了幾分惱怒之心。

    不知過了多久,秦平忽然滿麵喜『色』的跑了回來,並且一進屋子,就大聲喊道:

    “老爺,韓少爺回來了,而且還帶了幾個客人一起回府。韓少爺希望老爺能在他的住處附近,就近安排這幾人住下。”

    秦言一聽此話,提著的心總算放回了肚子,隻要這位大神不是不告而別,別說帶幾個朋友,就是帶十幾個、幾十個人回來,他都不會有任何怨言的。

    “既然韓賢侄如此說了,就把附近的清音院讓他們住下就是了。可別怠慢了韓立賢侄的客人。”秦言不假思索的說道,這讓那位三夫人臉『色』越發的難看。

    “是,小的這就去辦!”秦平再次風風火火的跑了出去,一副幹勁十足的樣子。

    “老爺,這有些不妥吧!我們秦宅家大業大,讓幾個陌生人突然住進來,是不是太冒失了一些!”三夫人還是忍不住的小心說道。

    她這話倒不是完全針對韓立了,而是真覺得有幾分不安。

    秦言聽了此話,微微一愣,但是猶豫了一下後就把手一擺的說道:

    “不礙事的,韓賢侄的朋友不會有什麼問題的。”

    聽秦言這麼寵溺韓立的話語,三夫人徹底無語了。

    ……

    此時的韓立,正坐在自己住處的椅子上,身前還坐著其他五人,正是蒙山五友。

    其中的青年,正滔滔不絕的講述著什麼事情,另外幾人則在一旁偶爾補充著幾句,韓立『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

    在越京城外的荒野之地上,韓立依靠神識強大,竟真的成功將先前四人的血咒抹了去,隨後就帶著這幾人潛入到了唯一位留守的中年女子那。

    出人意料的事,他們非常順利的將其接了出來,沒有絲毫的困難。

    雖然略感意外,韓立還是同樣替其解了血咒,就帶著他們一起返回了秦宅。

    其實這幾人另找他處住下,也不是不行,但韓立確有點不放心這幾人。

    在沒有自己盯著的情況下,他可不敢保證蒙山五友真得就會老實的和自己共抗大敵,即使自己對他們有了解咒之恩。

    人心最難測啊!

    今天他可能對你感恩塗地,願意為你出生入死,但明日就可能覺得自己的小命更加重要,可以做出任何忘恩卑劣的事情,這一點韓立可不奇怪!

    而且他們可和自己沒什麼結拜之義,多半還是更珍惜自己的小命吧!

    當然,若是同樣對他們下禁製和使用毒『藥』,也不是不可以強行控製住他們。但是這樣做的話,在他們的心目中自己恐怕和那些人沒什麼區別了吧。時間稍長肯定會遭受他們反噬。

    若是僅給對方留下惡劣的印象,韓立倒不再乎用此手段。但是在內心深處,韓立卻還另有一些想法。

    如果這次七派真的抵擋住了魔道的入侵,恢複了以往的修煉生涯,韓立打算找一些人,專門幫自己搜集丹方和『藥』材原料。這樣他就不用如此辛苦的東跑西逛了,可以全部時間都用來苦修,如此修煉的進度肯定能大大的提升了。

    而這蒙山五友的法力修為不太弱也不是多高,正是最好的合適人選。所以韓立不打算用一些見不得人的手段,來強行控製他們。

    不過韓立也有自知之明。沒有足夠的好處,就是修為再低的修仙者都不會給其他修士一直當跑腿的,而且這幾人的心『性』到底如何,他也要多接觸一段時間,才可放心的。一切還要等此事結束後,再做定奪。

    “……慚愧的很啊!我們幾人到如今,除了認識幾名和我們一樣被挾持的修仙者外,發號施令的那兩人的真容還沒見到半點!實在所知不多啊!”青年說完了一切後,苦笑了起來。

    “沒什麼,已經知道對方是一個叫做黑煞教的邪教,而且對方抓人主要是為了修煉邪功,這就足夠了。”韓立聽完了後,淡然的一笑。

    “不過,韓前輩!我們是不是就這樣一直藏在此地,等侯援兵來再行動。”新救出來的中年女子,突然試探的問了這麼一句。

    其他四人聽了,同樣『露』出關心神『色』的望向了韓立,看他怎麼回答此事。

    韓立聽了心冷笑一下,這幾位看起來都巴不得不用再和黑煞教人的接觸。但是七派那兒,哪有什麼援兵可派!現在各派為了和魔道之人對抗,連留守的力量都大大不足了,他就是想辦法如實的報上去,肯定也不會有什麼人來的。

    但好在剛才返回時,他通過越京內的黃楓穀聯絡人,給李化元去了一封求援信,將此事略微講了一些。

    門派不問此事,但這位師傅總不會不管不問吧。他可是為了給其辦事,才惹了這麼大的麻煩,而且還隻能死撐著沒跑!否則惹不起,他還躲不起嗎?早就溜之大吉了!

    但到底會有什麼援兵來,韓立還真沒多少底,估計會給他派幾位門下的師兄吧

    心這樣想著,表麵上韓立神『色』輕鬆的回道:

    “當然不行了,最起碼我們應該在援兵來之前,多『摸』清楚對方的據點和重要人物的情況,這才可以一網打進。否則就待在秦宅幹等,有些太被動了。這也讓他們有時間追查我們的下落,對我們很不利。絕不能讓對方從容的布置一切!”

    聽了韓立的這番話,蒙山五友麵麵相覷,黑臉老者則捋了捋下巴的胡須,沉聲的說道:

    “前輩說的很有道理,但是僅憑我們手頭的這點線索,根本就抓不住他們的尾巴!原先我們待的那個據點,肯定是被他們給放棄了,我們好像無處下手啊!”

    瘦高的老二默默的點頭,表示讚同。

    “放心吧,從你們描述的那兩位發號施令的黑煞教人看,我已經知道那兩人是誰了。隻要將他們活捉了過來,有關黑煞教的事情就可以弄清楚了一多半。”

    韓立似乎早有所預料,不慌不忙的說道。

    這話讓幾人先是一愣,隨後都『露』出了驚喜的表情,對韓立更加有了高深莫測的感覺!

    “好!既然韓前輩已經有了計劃,我們就一切聽從前輩吩咐就是。”黑臉老者斷然的說道。

    韓立聽了,滿意的點點頭。

    “今晚就行動。隻有動手越快,對方越沒有多大提防。”韓立眯起了眼睛,冷冷的說道。

    “今晚?”蒙山五友,不由得都『露』出了吃驚之『色』。

    

Snap Time:2018-07-21 02:41:01  ExecTime:0.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