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三百零一章驅毒解咒


    第三百零一章 驅毒、解咒

    “不要說了,我意已決!”瘦高的老二毅然的說道。

    年輕女子急了,連忙回首向青年和老老者發出求助的眼神。

    這二人對望了一眼後,青年默然不語,老者卻歎了口氣的說道:

    “五妹,讓老二去吧!他這是在為先前的事悔過呢!隻有這樣做了,他心才能覺得好受一些!”

    “可是,二哥這樣……”女子還想爭辯幾句,那位二哥卻已走到了韓立麵前,平靜的說道:

    “前輩,開始吧!用我做下試驗。”

    這位說的頗為悲壯,但是下麵發生的事,卻讓這四人如同冷水潑頭,呆若木雞起來。

    “你們幾人是不是搞錯了一件事情?我什麼時候答應給你們解除血咒了!”

    韓立說出的話寒冰刺骨,讓讓蒙山五友麵麵相覷起來。

    “前輩若不打算給我們解咒,為什麼要在我大哥身上研究此咒!”這位蒙山五友的老二,在愕然之後慌忙的問道。

    “我說過是為你們解咒,才研究這血咒的嗎?我隻是好奇而已!”韓立麵無表情的說道。

    看著韓立冰冷的麵容和聽著其無情的話語,這幾人傻在了當場!

    “可前輩不是要知道那些人的事情嗎,不給我們幾人解除血咒,我們怎麼可能回答前輩的問題?”青年有些吃吃的問道,臉上滿是著急之『色』,顯然絕不想放走眼見的希望。

    韓立聽了此話,斜瞅了他幾眼,然後冷笑幾聲,就不語的仰首望天。

    如此明顯的問題還要問他,韓立可不屑於回答了。

    “四弟不要問了。這位前輩覺得從我們身上得到的情報,根本不足以換取我等的『性』命,所以才不願輕易出手的!”黑臉老者不愧為年長許多,閱曆不是那青年可比的,一針見血的說出了要點所在。

    “前輩到底有何條件,才會出手?就直接說吧,隻要真的能去除血咒,我們蒙山五友一定不會二話的。”隨後,老者冷靜的繼續說道。

    “好!早說出此話,大家都不用兜圈子了。”

    韓立忽然鼓掌微然一笑,變得笑容可掬起來。

    但看在這四人眼,卻更加的覺得韓立此人喜怒無常,讓他們心不知不覺中產生了敬畏之感。

    “條件很簡單!若是能解除你們的心腹大患,你們幾人不但要將知道的一切都告訴我,還要從今日起暫時聽從我的吩咐,幫我應對一下這夥人的襲擊。我估計,他們應該不會這麼輕易的放過我的,而我同樣也想在短時間內解決掉他們。”

    “不過,你們也不用擔心敵眾我寡!在下是黃楓穀的修士,來越京隻是處理一些門派的事物罷了。隻要撐過這一段時間,我就會請求援兵來的。到時,就不用懼怕這些鼠輩了。”

    韓立和顏悅『色』的將條件講了出來,並毫不客氣的扯起了門派的大旗,隻有這樣才能讓他們死心塌地啊。

    “前輩是黃楓穀的修士!”

    老者雖然早已猜測韓立的來曆應該不出七派範圍,但是聽到其親口承認了,臉上還是『露』出了笑容。

    “好,一切就依前輩所說,我等不會置身事外的,畢竟一解除血咒,我們肯定也就成了他們追殺對象了。跟在前輩身邊,倒還安全一些!”黑臉老者答應的非常爽快。

    青年和女子聽了老者的話,也是麵『露』喜『色』的沒有出言反駁!顯然同意了老者的做法。

    對他們來說,七派自然比那些用血咒控製他們的勢力,要強大的多了,當然可以投靠了。

    那瘦高的老二,卻一臉的躊躇,似乎想說什麼,但又遲疑的樣子。

    “若是前輩的解除血咒之法真的有效,我等還有一個請求,望前輩能答應。”黑臉老者望了老二一眼後,忽然肅然的向韓立提了一個要求。

    韓立見到此景,心有了幾分預料,但嘴上還是淡淡的說道:

    “什麼事情,隻要不是太出格的話,我會盡力滿足的。”

    這時的韓立,仿佛出奇的好說話了。

    “在下的四妹,還留在越京城的一間民宅內,現在我們失手被前輩擒來了,也不知道她現在是否有事,希望前輩到時能出手相救。”老者一臉鄭重之『色』的說道。

    “大哥!”

    瘦高的老二聽了此話,滿麵感激之『色』。

    “行,既然你們暫時跟了我,我自然會將你們的同伴救出的。但現在,還是抓緊解除一下你們體內的劇毒吧!否則,不出一時三刻!你們就一命嗚呼了,還談什麼解咒!”

    韓立一口答應下來,但卻後麵話鋒一轉,說出一句讓這四人心驚膽顫的話來。

    “什麼劇毒?我們身上應該隻有血咒!”青年臉『色』一變,有些驚慌還有些懷疑的問道。

    韓立見青年懷疑自己所言,並沒有動怒,而隻是把臉孔一板的說道:

    “剛才檢查血咒時我就發現,你大哥體內除了血咒這個言咒外,還中一種劇毒。此毒不但毒『性』強烈之極,而且非常的不穩定,估計就快發作了。但好在,在下對解毒之道還有些心得,解除它們隻是舉手之勞而已,並不用多擔心此事。當然,你若是不相信的話,也可以等個一時三刻,看看是否真的會毒發身亡!”

    韓立此話說出來後,這四人倒信了大多半。

    “原來是這樣,我說吩咐我們辦事的那人,為何在我們出發前,突然硬叫我們陪他共飲一杯酒水,原來那酒有毒。我們都以為身上已經有血咒了,對方不會再動手腳的,誰也沒在意此事。他們的手段可真夠毒的!”瘦高的老二神『色』很難看的說道。

    青年和年輕女子才『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而那老者則陰沉著臉,看來早已想到了此事。

    既然韓立已決定拉攏蒙山五友做自己的幫手,自然就不會磨磨蹭蹭的讓這幾人毒『性』發作了,就立刻一伸手,從儲物袋中『摸』出了一白一青兩個瓷瓶,拋給了黑臉老者。

    “這瓶中的丹『藥』各服下一顆,就可驅散大部分毒『性』,以後慢慢運功再『逼』出殘毒就可以了。”韓立說的簡單之極,黑臉老者馬上就按照其所說的,將丹『藥』分給了其他三人,並毫不懷疑的率先服用了下去丹『藥』。

    看來這老者心很清楚,韓立如果要對他們下手的話,根本不用在解『藥』上做什麼手腳,因此倒也放心的吞下。

    服下韓立的丹『藥』不久,這幾人腹中就傳來了一陣激烈的腹痛。

    那年輕的女子臉『色』一紅之後,突然一跺腳,人勉強禦器升空,飛向了附近的一個小山丘之後。隻是身上還有韓立下的禁製,飛行的速度實在不快。

    其他三名男子見此,也都不好意思的各找了一個隱蔽的地方,將腹中的毒物排泄了出來。

    過了一會兒後,這三人麵帶尷尬之『色』的重回了韓立身前。

    稍等片刻那女子也飛了回來,隻是臉上還殘留著緋紅之『色』。

    “好,現在就開始消除血咒!誰先來?”韓立也不拖拉,直接說道。

    “當然是……”

    老二剛一開口,並想上前一步時,卻被一隻幹瘦無比的手掌,一把拉住了其臂膀!

    “老二,你還有三妹呢!我一把老骨頭既然無法築基,是活不了多久了,還是我先來吧。畢竟三妹肚子中的小孩,還需要你照顧呢!”黑臉老者平靜的說道。

    “大哥!這不行,怎麼能讓……”

    瘦高的老二,神情激動的將頭搖的跟撥楞鼓一樣,說什麼也不答應。

    而青年和年輕女子見此,也開口要求先以身試險!

    “不要爭了,還是讓你們大哥先來吧。畢竟我剛才檢測過的就是他的身體,這樣把握更大上一些!”

    雖然這四人表現出來的結拜情義,非常的感人。但畢竟事不關己,韓立可沒心思去用心體會去。他現在急於想知道,自己是否真能解除血咒。萬一不行的話,他前麵所做的事情可都白費了,隻好再另作打算。

    韓立如此說了,四人就沒什麼好爭搶的了,老者就神『色』鄭重的走了過去。

    其他三人互望了一眼後,隻能用擔心的目光,注視著老者的舉動。

    “砰”砰”……,一連六七聲響動。

    韓立一揚手,數個真人大小的士兵傀儡,在一片白光中,手持兵器的出現在了韓立的身後。

    “我在驅散血咒時,無法分身應敵。這些傀儡就是一種警戒手段。任何人走進我身側的方圓十丈之內,它們都會主動的攻擊!你們最好離遠一些!”韓立的話,毫不客氣的指出了現在還無法信任他們的意思。讓這三人隻好無奈的後退了一些。

    

Snap Time:2018-01-20 09:37:22  ExecTime:0.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