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三百章血咒


    第三百章 血咒

    “哼!閣下身為前輩也不必如此羞辱我們,有什麼手段盡管施出來就是了?”身材瘦高的那位蒙山五友中的老二,突然衝著韓立大聲說道,竟一點也不顧忌命懸於韓立之手的處境。

    這讓其他三人大為一怔!因為在他們心目中,這位老二一向都是謀而後動的,實在不是如此衝動之人啊!

    那名覺得韓立有些眼熟的三十許歲青年,腦子轉了一轉,突然想起了什麼似的,立刻驚怒交加的衝瘦高之人大叫起來:

    “二哥,你這是什麼意思?是不是故意想激怒這位前輩,好讓他一怒之下把我們幾個都殺掉!”

    這句話一出口,不要說黑臉老者和年輕女子,就是韓立都微微一愣,不知青年為何會說出此話來。

    而那位二哥“刷”的一下,臉『色』蒼白無比,並沒有分辨一句。

    “四哥,你瘋了!二哥好好的怎麼會想讓我們死。”年輕女子聽了此言,卻有些生氣的替瘦高之人分辨道。

    接著這女子又回過頭來,想對黑臉老者說些什麼的樣子,可是誰知入眼的卻是一張陰沉之極的臉孔。

    頓時其心咯一下,有些不知所措起來。

    “老二,是不是因為三妹還留在他們手上,所以你想讓大家都死而讓三妹獨活啊!”黑臉老者冷聲的問道。

    “對不起大哥,你們也應該知道他們的手段,若是泄了口風,還在他們手上的三妹肯定會百受折磨、生不如死的,還不如直接魂飛魄散來的痛快!”瘦高的老二,終於臉『露』羞愧之『色』的說道。

    年輕女子聽了此言,臉『色』蒼白無比,嘴唇動了幾下,卻什麼沒有說出口來。

    “哼,即使三姐是你的道侶,你也忍心用我們三條『性』命換三姐一條嗎?”那三十來歲的老青年,惱怒之極的衝老二大聲的怒喝。

    “老二,四弟雖然說的有些衝,但是不無道理!要知道,我們五人當年一同結拜時可是說了,要同生共死的。但現在你為了自己一念之私,就要故意害死大家,這怎麼也說不過去吧!”黑臉老者的聲音中,充滿了失望之『色』。

    “不錯,我是想要害死大家。但我又有什麼辦法?三妹的肚子,剛剛有了我的親骨肉,我不能讓我們李家絕後!否則,好死不如賴活著,誰會想主動找死呢?”

    瘦高之人被這兩人說的臉『色』紅一陣白一陣的,忍不住雙拳緊握的也吼了起來。

    這句話,立即讓老者和請你男子微微一怔,『露』出震驚之『色』,竟一時不知說什麼好了。

    而那女子則張大了嘴巴,滿麵都是吃驚之『色』。

    “幾位說完了嗎?說完了就該在下說了吧!”原本一直在前麵冷眼觀瞧的韓立,突然冰冷的說道。

    此聲音傳來,立即將這三人一驚,這才想起真正決定他們生死的人,其實是眼前這位築基期的修士。

    頓時,這幾位滿腔的憤慨全都消失的無影無蹤,重新麵麵相覷起來。

    “我不管你們幾位是真心像尋死,還是做戲給我看!我隻想知道幕後之人的一切信息,就是真要死,也要在告訴我消息之後才能死。到了如今,你們還以為生死由得你們做主嗎?”韓立的話語中滿是冷酷無情之意,讓這三男一女臉『色』大變。

    “你想知道什麼,我們知道的也不多,而且身上被他們下了一種叫血咒的禁製,不可以將一些重要的事情泄『露』給外人,否則立即就會禁製發作,心髒破裂而死。”黑臉老者一咬牙,還是開口說道,看來已經屈服的樣子。

    “血咒?有點意思,讓我檢查下!”韓立好奇心大起,頗有興趣的說道。

    黑臉老者聽了此話,精神略微一振,稍遲疑了一下,他就抱有一絲希望的主動上前伸出了手臂。

    他也渴望韓立能將這心腹之患去除,隻是覺得希望實在不太大。

    因為當時下咒之人說的非常自信,被下過血咒之後,還沒有任何一名修士泄『露』過他們的機密。那些意圖通風報信,或者故意泄『露』機密的人,都當場斃命了。

    這時,韓立一把抓住了對方的手腕,靈力在老者的體內緩緩流動起來。他此時神情一換,變得肅然無比。

    蒙山五友的其他三人,同樣聚精會神的盯著二人,希望韓立這位高人真的能有辦法解除血咒。

    一盞茶的時間後,韓立放下了老者的手臂,低頭凝思了起來。

    片刻後抬起了頭,神『色』不變的向老者問道:

    “給你下咒之人修為如何,下咒時有沒有念什麼古怪的咒語或說什麼奇怪的言語?”

    韓立此話一問出,對麵這四人同時『露』出驚訝之『色』,還參雜著一絲喜『色』。

    “說了,說了一些我們聽不懂的怪話。似乎像咒語,但又好像某一處的方言,我們幾人都確定誰也聽不懂這些言語。而下咒的是一名築基期的修士。”青年不等黑臉老者回應,就興奮先開口回答道。

    “而且說完這些話後,還有拿了一碗不知什麼東西的黑血,在我們每人的手臂處都劃了一個奇特的符號,怎麼洗也洗不掉這鬼東西。”老者連忙補充的說道,接著袒『露』出了整條手臂,在末端處『露』出一個糊糊的怪符號。

    韓立上前仔細看了幾眼後,就點了點頭,然後再次低頭想著什麼。

    沒多久,韓立突然抬頭對他們神秘的一笑,說道:

    “這就對了!看來我應該明白這血咒是怎麼回事了!”

    “前輩此言當真?”黑臉老者有些顫抖的說道,其他三人也都『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

    要知道,這血咒就猶如架在他們脖子上的一把利刃,令他們不得不服從那些人的命令。若是眼前的韓立真可以去掉這個心腹大患,那他們豈不是重獲自由,不用再任人擺布了。

    “這個所謂的血咒,其實應該是一種言咒而已!對你們起作用的禁製,完全是靠那些古怪的咒語。和後麵的什麼黑血和畫在膀臂上的符號,一點關係都沒有,隻是那人在裝神弄鬼罷了!”韓立淡淡的解釋道,似乎胸有成竹的樣子。

    可是他心卻在暗歎僥幸。

    這言咒之術,幸虧在當日查詢大挪移令時,有一本非常冷僻的書中提起過,否則還真是一點頭緒都沒有。

    “前輩能否解除此咒語?”這次是年輕女子,忍不住開口了。

    “不知道?”

    韓立冷冷的一句話,讓這幾人的心“咯”了一下,原本『露』出的狂喜之『色』,也不禁收斂了起來。

    “前輩此話,是什麼意思?”黑臉老者連忙陪著笑臉的小心問道。

    如今,解咒的關鍵就在韓立手中,他可不敢得罪韓立分毫了。

    “解除言咒,有兩種方法。一種是知道解咒的口訣,我隻要拿到手中衝你們用靈力念上那麼一遍,就可安然解除掉了。另一種就是我用神識侵入你們的神識海內,強行抹除言咒的痕跡,這種方法要求除咒人的神識必須遠大於下咒之人才可,這樣才能一下就抹去此印記。但是同樣,若是不成的話,就會立即刺激言咒發作,有什麼下場你們自己應該很清楚。”韓立皺了一下眉後,沒好氣的說道。

    “什麼,會馬上發作!”年輕女子不禁失聲的說道。

    血咒發作後的血腥場麵,當初下咒之人可是用一個大活人,當場給他們幾人演示了一遍。

    受術之人,口吐數塊碎裂心髒的淒慘模樣,讓他們都記憶猶新,這才讓幾人對血咒談虎『色』變,如此的懼怕。

    其他三人的臉『色』同樣的不好看,這豈不是要他們賭命嗎?

    韓立望了他們幾人一眼,冷笑了一聲,就想說些什麼時,瘦高的老二卻猛的一抬頭說道:

    “前輩盡管給在下強行解除就是,我們幾人都是同一人下的血咒,若是我可以解除此咒的話,其他兄弟肯定也行!”

    這話一出口,其他三人都愕然的睜大了眼睛,呆呆的望著此人。

    “二哥,你這是幹什麼?這太危險了。”女子清醒過來後,急忙焦急的勸說道。

    

Snap Time:2018-01-23 02:17:16  ExecTime:0.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