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二百九十八章生擒


    第二百九十八章 生擒

    “幾位想去哪,要不要在下送幾位一程?”

    未等這幾人剛想掏出飛行法器離開時,突然上空傳來一聲冷冷的聲音。

    這聲音冰寒刺骨,一下讓這四位蒙麵人,全都大驚失『色』起來,幾乎同時的施法防護,然後四散了開來,才敢往頭上望去。

    隻見在數十丈的高空中,韓立正衣衫飄飄的站在神風舟上,麵無表情的望著他們,目光中中寒意森森。

    這四人的心同時都往一沉,不約而同的想道,這人是何時回到這的,我們怎麼毫未察覺?

    “散!”為首的大哥,毫不猶豫的喊道。

    接著率先激『射』後退,同時一個圓盤一樣的法器從懷內飛出,他踩上此物就飛天而去。

    而其他三人,也各選一個方向,四散飛開。

    這幾人心都很明白,憑他們幾塊料根本不可能和築基期修士對抗,還不如立即飛走,逃生的希望還更大上一些。

    那位年輕的女子在幾人法力最弱,所以即使在禦器飛馳中,也情不自禁的回首望了一眼天上的韓立。

    結果,令她驚訝情景出現在了眼前,韓立站在那小舟上紋絲沒動,一點要起身追他們四人的舉動都沒有。這讓女子愕然之際,心竊喜不已,覺得此次全身而退,應該大有希望。

    可就在此時,一聲淒厲之極的尖嘯,由她身前突然傳來。

    女子一驚之下急忙扭頭,隻見一道刺眼之極的箭狀紅芒由對麵破空而至,氣勢洶洶的直奔她而來。

    蒙麵女子駭然之際一抬手,隻來得及將手中扣著的一張冰槍符扔了出去。

    那晶瑩的冰槍和紅光一接觸,爆發出了一團白霧,竟未能阻止那紅芒分毫,讓那箭矢的光芒,還是『射』到了護身的水屬『性』護罩上了。

    頓時紅光、藍光在她眼前四『射』了開來。

    她身子一震竟被硬生生的擊退了數丈許遠的距離,不過總算護罩沒破裂開來,這讓女子大鬆了一口氣。

    這時,她才驚怒交加的向前方望去,同時心還有點打鼓,莫非那位築基期修士還有同伴埋伏在四周不成?

    等她看清楚前方襲擊的“人”後,這蒙麵女子的眼中一呆,黑布下滿是不能置信之『色』。

    前麵竟然是兩隻士兵打扮的玩偶,身穿鐵甲漂浮在半空中。其中一隻手持一把大弓,上麵正有一隻相同的箭矢狀紅芒,在被漸漸的拉開。而另一隻,則手持一件散發著黃光的厚背長刀,正緩緩向她飛來。

    這女子雖震驚兩隻死物竟然如同真人一樣的襲擊自己,但也知道如果不立刻將這兩個玩偶擊毀的話,她是不可能順利的逃走。

    想到這,她玉牙一咬,從儲物袋中『摸』出了一件藍瑩瑩的飛刀出來。

    此物可是她花了所有的積蓄,才從他人手中換來的一件上階法器,平時其根本舍不得動用此物,但如今脫身要緊,可也顧不得許多了。

    “去”

    女子低聲叫道,然後那柄飛刀化為了一道藍光,『射』向了那隻正接近她的玩偶。

    藍『色』的飛刀轉眼間就到了玩偶的麵前,毫不遲疑的狠狠的砍向它的頭顱。

    可就在蒙麵女子的期盼中,“當”的一聲輕響,那玩偶動作奇快的舉起長刀,一刀就將那藍『色』飛刀擊飛了出去,然後繼續有條不紊的向女子漂來。

    蒙麵女子的臉『色』大變,用手一指飛出數丈遠的法器,讓那飛刀立即兜了一個大圈,從玩偶的身後斜『插』回來。

    但讓她目瞪口呆的事發生了,那玩偶如同背後長眼一樣的照樣一刀,擊飛了她的法器。

    這下女子真的慌了!

    剛想另行設法時,尖嘯之聲重新響起,持弓玩偶的箭矢『射』了過來。

    無奈之下的蒙麵女子,急忙往一側一飛,想讓過此箭矢。

    可這紅芒竟如同有人『操』縱一樣,隨著她的身形移動,也同樣的跟隨了過去。讓措手不及的她,不得不再次硬挨了此下,結果身形再次被震退了數步。

    而這時,那手持長刀的玩偶終於飛到了她身前,毫不客氣的舉起長刀就硬砸她的護罩。

    蒙麵女子怎敢讓他得手,急忙往後閃過。

    就這樣,在兩名玩偶的一近一遠的夾攻之下,這蒙麵女子空有一身不俗的修為,也被『逼』的連連倒退不已,更談不上什麼脫身了。

    當這女子指揮著飛刀,勉強抵擋著玩偶的攻擊,被殺的香汗淋漓之時,突然那近戰的玩偶往後一躍,離開了她身前。同時持弓的那個也將手上的大弓垂了下來,不再進攻了。

    女子見此一幕,不由得一呆。接著身後忽然傳來一句歎息聲:

    “咳!五妹,你也被『逼』回來了!”

    蒙麵女子一聽此話,身子一怔,接著緩緩轉過身子。

    隻見在她身後,其餘三名蒙麵男子都垂頭喪氣的站在那,其身後各站著三到四名和她身前一樣的玩偶,隻是其中除了士兵打扮的外,竟然還有數隻虎豹一樣的野獸玩偶。

    女子眼『露』絕望之『色』的往四周一掃。果然,她在不知不覺中竟已被『逼』回了原來的位置。

    而她這三位兄長人人兩眼無神,似乎已被下了禁製了。

    蒙麵女子抬頭望了一眼空中的的韓立,黯然的將手中的飛刀法器往地上一扔,就不再做任何反抗了。

    韓立看到此幕,毫不客氣的一揚手,頓時數道綠芒打入了蒙麵女子的體內,讓她就覺得異物入體的同時,身上的真元一澀,再也無法運轉自如了。

    做完這一切的韓立,並沒有著急詢問這四人任何問題,而是用手一招,將這幾人全都從地麵上牽引進了他座下的神風舟之內。

    此處可不是久待之地,再不走的話,萬一對方有高手到來,就要麻煩大了。

    任選了一個遠離越京城的方向,韓立載著這四人,化為了一道白光,真正的飛離了此地。

    就在韓立剛走了沒多久,這個小丘陵上又出現了兩名和被韓立帶走的四人同樣打扮之人,隻是他們的衣服是鮮血一樣的濃紅之『色』,讓人看了大為的不舒服。

    這二人四處張望了一下,就站在韓立擊出的那個大坑跟前。

    靜靜的默然了一會兒後,其中一人突然歎了口氣,開口說道:

    “看來蒙氏五友失敗了!”

    這人的嗓音有些蒼老,聽起來年紀應該不小的樣子。

    “哼,沒有的廢物!不但沒有成功,可能還被別人生擒去了!這一點血腥氣都沒有留下,看來那人很輕鬆的就製住了他們四人。”另一人眼『露』輕蔑之『色』的說道。這個人的年紀倒是不大,似乎隻有二十許歲的樣子。

    “這有些麻煩了!蒙山五友並不真是酒囊飯袋之輩,否則當初就直接將他們血祭了,何必還要留下他們一條小命。估計,他們不是遇到了人數太多的煉氣期修仙者,寡不敵眾,就是有築基期修士『插』手此事了。”第一人有點不讚同的說道,聲音中流『露』出了些許擔憂之『色』。

    “怎麼,你還怕那幾個家夥泄密不成?他們都隻是本教新吸納的外圍修士,根本沒接觸到本教的任何秘密。而且在吩咐他們辦事前,我早已在他們身上下了暗手,他們頂多還有半日可活了。”年輕人輕笑了一聲,不在意的說道。

    “哦!這就好。相信如果隻是半日的時間,他們應該不會外泄絲毫事情的。畢竟他們幾人還要顧慮身受血咒禁製之事,等到時他們發現不妥之時,相信也已說不了任何話了。”老者鬆了一口氣,緩緩說道。

    但是老者話鋒一轉,聲音有些陰寒的說道:

    “不過,倒底怎麼回事?不是都商量好了嗎,讓那吳老道當你的傀儡師傅,然後讓你慢慢的在修仙界『露』麵,這樣本教才能實施金蟬脫殼計劃,讓教中的核心弟子都在修仙界另有明麵上的身份,可你怎麼突然闖進了老道的屋內,吸幹了他的精血啊。你應該不差他那點法力進補才是!”

    聽了老者的此話,年輕些的蒙麵人苦笑了幾聲,無奈的說道:

    “你以為我想這樣做的嗎,我是被『逼』無奈啊!

    

Snap Time:2018-04-26 03:51:03  ExecTime:0.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