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二百九十七章裂痕凶訊


    第二百九十七章 裂痕凶訊

    韓立見少女一臉的失望之『色』,突然笑了起來,接著輕聲的說道;

    “我雖然不能收你為徒,但也別灰心!我倒可以介紹另一位同樣築基期的師兄做你的師傅。但能否拜師成功,這還要看我這位師兄,是否對你滿意了?”

    “真的?”少女原本失望之的神情,聽了此話後立刻精神一振。

    韓立二話不說的從身上掏出了一塊傳音符,輕聲對符籙低語了幾句後,就將此符籙和一塊玉牌交給了少女。

    “你拿著這符籙和玉牌,可以到黃楓穀百『藥』園找一位姓馬的前輩,到時是否拜在其門下,還要看你的造化了?”韓立神『色』淡淡的說道。

    少女沒想到韓立雖然不願收她為徒,但還能另有機會,又燃起了一絲希望,連忙對韓立拜謝了一下。而那老者同樣的振奮起來。

    “介紹拜師的事情,因為不一定能成,我就再送你們兩件上階法器吧,也算抵償了你們祖孫的道書之情。”

    韓立說著,從儲物袋中掏出了一件翠綠錦綾和一把藍『色』小劍,隨手遞給了老者。

    老者見此,麵『露』驚喜之『色』。

    他本以為韓立既然給少女介紹師傅了,這好處就算不小了,沒想到韓立竟然另給他二人好處,不禁大為感激。

    老者慌忙的連聲稱謝,才恭敬的接過了法器,『露』出對這兩樣法器喜愛之極的模樣。

    上階法器,他修煉了這麼多年,身上就隻有一件而已,如今一下就再得到了兩件,哪還有什麼不滿的!

    接下來,韓立沒有在此久留,隨手將潛伏在對方身體內的兩團靈氣收回,人就在祖孫二人的目光恭送中,飄然離去。

    等看到韓立真的走遠了,老者才喜哄哄的將錦綾遞給了少女,自己把那把小劍留下了。並準備擇日就出發,去黃楓穀找找那位馬前輩去,看看自己的孫女有沒有這個機緣,可以拜在七派的門下。

    不過蕭姓老者也有些奇怪,韓立為何會和秦家之人攪渾在一起的,那些人可都是貨真價實的凡人啊!

    ……

    不提蕭姓老者的胡思『亂』想,韓立終於興衝衝的回到了秦府。

    因為用法器直接降落在自己的住處,所以他的歸來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神不知鬼不覺的就出現在了自己的臥室內。

    新得到的這套無名斂氣口訣,韓立覺得非常實用,就連夜掀開古書修習了起來。

    口訣隻是一些靈力運用上的小技巧而已,在韓立深厚的法力支持下,掌握起來倒也沒有什麼難度。

    僅一晚上的時間,他就領會了七七八八了。

    到了第二日早上,韓立剛剛打坐煉氣起來,覺得自己最近運氣還不錯的時候,突然從身側的儲物袋中傳來了“砰”的一聲悶響。似乎有什麼東西破裂了一樣。

    韓立的神『色』馬上變得很難看,臉上陰沉了下來。片刻後,他才伸手從儲物袋中『摸』出了一顆紫『色』珠子,竟和他送給那白發老道的法器一模一樣,隻是這顆珠子晶瑩光滑的表麵,卻裂開了數道深淺不一的縫隙。

    韓立默然了一會兒後,忽然一言不發的走出了屋子,然後在院子中四處望下看到沒有人後,神風舟立即脫手而出的浮在了身前,接著人一閃就上了小舟,從秦宅中不聲不響的消失了。

    一刻鍾後,韓立出現在了越京城外的一個小村莊上,他神『色』不變在村莊的上空四處眺望著,似乎在找什麼東西的樣子。

    終於,在離村莊數外的一個偏僻丘陵上,韓立落下了法器,目光閃動的盯著一顆碩大的楊柳樹不放。

    半晌之後,韓立兩手一掐法決,口中輕吐一個“收”字。

    頓時從此樹深埋土的根部,飛出了一團綠『色』的光團,光團中包著一顆圓珠,紫燦燦的顏『色』,表麵同樣的裂開了數道裂紋。看那裂紋的形狀大小,竟然和韓立手上的那顆一模一樣。

    韓立歎了口氣,衝那光團一招手,破裂的珠子立即在光團的包裹中飛到了他的手中。

    珠子一到手心處,表層的光團就立即消融到了韓立的體內,隻剩下光禿禿的珠子在其手上把玩個不停。

    韓立沉『吟』了一會兒,手指突然一彈,一團拳頭大小的火球從指尖處彈出,在大樹根部擊出了一個大坑出來,正顆楊柳樹瞬間化為了灰燼。

    韓立上前仔細觀察了一會兒,可是毫無所獲。

    “看樣子,多半糟毒手了。”韓立搖搖頭的喃喃自語道。

    他當初挑選出來送給老道的”紫光珠“法器,其實全名應該叫“紫光感應珠”。

    這法器一經煉製出來後,就是一副兩顆。它們不但可以釋放出防護光罩,而且隻要一顆珠子因光罩攻破而被毀壞時,另一個顆珠子則隻要在千之內,竟也會同時的毀壞裂開,堪稱不可思議。

    這種法器,是魔道六宗中的合歡宗弟子,最常用的防禦法器。韓立在邊界廝殺中繳獲了數副,因為覺得很稀奇,就留下了而沒有出售。

    他給老道此法器時,其實就有了萬一老道遭遇了不測,自己立馬就可知道的別樣心思。

    但萬萬沒想到的是,僅僅一晚的時間,老道就動用上了此法器,而且看來凶多吉少的樣子。

    這太出乎韓立意料之外,頗有措手不及之感!

    韓立站在坑邊一動不動,似乎在考慮著什麼。

    一盞茶的工夫後,韓立的神『色』似乎動了動,然後麵無表情的將神風舟放出,跳了上去,化為了一道白光飛遁向了遠處。

    這個荒蕪的小丘陵,似乎恢複了寂靜,除了幾聲小鳥嘰嘰喳喳的叫聲外,再次變得死氣沉沉起來。

    “呼哧”

    半個時辰後,在附近響起了一聲深深長籲之聲。

    接著在離大坑十幾丈遠的另一顆小樹下,慢慢鑽出了一個人影出來,這人渾身上下都被黑布蒙的嚴嚴實實,隻『露』出了一雙暗精光四『射』的眼睛,外麵還頂著一個黃『色』的光罩。

    但是此人一完全出土後,黃『色』光罩立即變淡,隨後完全消失的無影無影蹤。

    這人出來之後,警惕的往四處和天上看了一遍後,才沉聲的說道;

    “出來吧,那人真的走了!”

    隨著此聲話落,四周的幾處地麵同時凸凹了起來,再次鑽出了三個同樣打扮的人來,同樣的黃『色』光罩,同樣的黑衣蒙麵。隻是其中一人身材纖細,竟好像是位女子。

    “大哥,這可怎麼辦?他們可是吩咐了,讓我們將來人給生擒或者殺掉的。可現在,我們眼睜睜的放這人走了,不會有事吧!”新鑽出來的一位身材修長的人,不禁焦慮的問道。聽其口音,似乎年紀不太大的樣子。

    先出來了那人聞言,身子不禁顫抖了一下,這句話正說中了他所擔心之事。那些給他們下命令之人的狠毒無情,他們幾人可是深有體會的。

    “應該沒事吧!他們吩咐時,可並沒有說來的人是築基期的修士。這可是遠超出我們能力之外的事情,我們就是出手,也隻是找死而已。”這人有些不自信的說道。

    “哼!大哥說的對,我們憑什麼留住人家築基期的修士,我還不信那些人,真的一點道理都不講了!”三人中唯一的女子,有些不忿的說道。

    聽了此話,另外三人不禁麵麵相覷的苦笑了起來。他們這位小妹,到現在還是如此的天真,命都懸於對方手上了,人家哪還會和他們講理啊!

    “不過,小妹說的也不是一點道理都沒有,估計,他們也是沒想到來的會是這麼一條大魚,否則不會隻將此事交予我等了。而至少應該派一位築基期的修士幫忙才對。”最後一位瘦高身材的人也開口說道。

    “是啊,我們將事情解釋清楚,應該不會受太大的處罰!”身材修長的人似乎精神一振,急忙附和的說道。

    可是怎麼聽此話,怎麼像自我安慰的意思居多。

    “不過,有點奇怪。我總覺得這個築基期的年輕修士,似乎再哪見過一樣,有些麵熟!”這人眼中忽然『露』出了一絲疑『惑』之『色』,輕輕的自語道。

    這句話,讓其他三人都是一怔,大感驚訝。

    特別是那女子,眼中好奇之『色』一閃,張嘴就想要問清楚此事。

    可是那個被稱為大哥的人,忽然一擺手的打斷道:

    “好了,我們還是趕緊離開此地吧。有什麼事情,留在以後再說。”

    那女子見此,隻好將到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同意的點點頭。

    

Snap Time:2018-04-23 19:07:27  ExecTime:0.262